扫码订阅

从2006年3月开始,在短短不到3年里,山西省孝义市东风煤矿被3次非法倒卖,倒卖的背后,则是中阳楼派出所所长霍耀山参股经营甚至伪造政府文件骗取工商登记等一系列的违法行为。案发后,伪造公文的王志贤和杜青卫已被逮捕并移交检察机关,但霍耀山却只是因“年龄问题”被免职,目前孝义市和吕梁市两级公安机关都“找不到”他,吕梁市检察院也决定对霍不予起诉。据称,霍为摆平此案花费1000多万元。(《中国青年报》10月6日)


此案的时间跨度很长,涉及的部门和人员很多,三言两语无法说清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不过,主要事实还是比较清楚的:一、霍耀山参股煤矿已被吕梁市纪委调查认定;二、直接导致爆矿非法倒卖的几个政府文件是仿造的,只不过王志贤和杜青卫仿造文件是否为霍耀山指使或者霍耀山是否直接参与了仿造还没有查实。


中央以及各地都曾下发过多份文件,三令五申公职人员不得参与煤矿等生产经营活动,并要求对拒不改正的人员进行严肃处理。然而,霍耀山正是在孝义市禁止公职人员参股煤矿经营的文件下发几个月后入股东风煤矿的。而且霍被免职还不是因为违法违纪,也就是说,参股煤矿并获得巨大经济利益的霍耀山并没有受到任何处理,这是什么道理呢?


王志贤是霍耀山的司机,杜青卫是工商所的副所长,与东风煤矿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他们伪造公文变更煤矿工商登记的最大受益者是霍耀山,两人为什么要冒着犯罪的危险却让他人获利?霍耀山与伪造文件没有关系吗?公安机关调查表明,霍耀山被解除“双规”后,请王志贤和杜青卫吃饭,商量如何摆平煤矿原主人成够生举报他入股煤矿之事。无论是事实还是逻辑,都足以说明霍耀山也是伪造公文共同犯罪的嫌疑人,而要查清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至少要找霍耀山调查。如果确实“找不到”他,那么公安机关也应该发布通缉令乃至网上追逃。然而,霍耀山却一直在法外逍遥,莫非各有关部门的办案人员真的都被“摆平”了吗?


一起实质上并不复杂的案子,就这样在推诿中一直久拖不决,这不能不让人联想起山西频频发生的矿难。就在霍耀山案见诸报端的同时,山西省娄烦尖山铁矿“8·1”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被刚刚成立的国务院调查组认定为重大责任事故。而此时,山西省襄汾县发生的“9·8”尾矿库溃坝特别重大安全生产事故,也还在调查处理之中。如果回顾的目光再远一点儿,类似的矿难可以说不胜枚举。矿难就像“连珠炮”,省长犹如“走马灯”,山西何以总是矿难频仍?纵观所有的矿难,根本性的问题总是不断重复上演——权力不作为乃至被收买,导致监管的缺位以及公民人身财产安全没有保障。


襄汾溃坝的那个尾矿库就像“堰塞湖”一样悬在当地居民头上已经很长时间了,几年来,不断有人反映到各有关部门,直到给数百人带来灭顶之灾。现仍被霍耀山占有的东风煤矿,虽然至今没有发生事故,但如果哪一天不幸发生了,谁会觉得奇怪吗?违法违纪甚至涉嫌犯罪这样的事情都可以“摆平”,煤矿生产中的安全监管对霍耀山会有效果吗?在霍耀山及其东风煤矿这样的监管“真空”中,什么惨剧不会发生呢?


霍耀山违规参股乃至伪造公文仍然逍遥法外一事,为山西以及全国的各种重大责任事故作了一个注脚,它可以让人们从另一个侧面认识到矿难频仍的根源。 (盛大林)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