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叶盛茂昨天在庭讯中当场要求法官不要让他在本周三和陈水扁对质。(资料图)

中评社台北10月7日电(记者 康子仁分析报导)台湾前“调查局长”叶盛茂昨天在台北地方法院被当庭收押。更值得注意的是,他在庭讯中,当场要求法官不要让他在本周三和陈水扁对质,叶盛茂到底在怕什么?

叶盛茂9月2日曾召开记者会,强调今年2月初,利用他与扁两人例行见面的机会,将扁家洗钱的公文交给陈水扁。但他在昨天的庭讯,则当场推翻自己过去的说法,强调只是将情资转告陈水扁,说词180度转变。

仔细观察叶盛茂的说法,已经开始呼应陈水扁日前所说,“只有情资,没有什么公文不公文”。可以理解的是,一旦叶盛茂坦承有将公文转交给陈水扁,不但扁会被拖下水,自己恐怕也逃不掉。因此,叶盛茂为了自保,改口强调没有转交公文,也顺带协助陈水扁全身而退。扁当时的说法,等于是和叶盛茂公开串供。

台北地院针对本案首度开庭时,曾经安排叶盛茂和陈水扁对质过,当时2人各说各话,没有任何交集。因此,法官在2度对质前,先行收押叶盛茂的动作,其实也是在向陈水扁喊话,希望他别再说谎。如果扁还是信口雌黄,当庭由证人改列被告,甚至被当庭收押,都有可能。

以往不告不理的法院,罕见的“多管闲事”,法官大动作当庭收押叶盛茂,还当庭告知叶盛茂触犯多项罪名。可以看得出来,对于检方只以隐匿公文和泄密罪起诉,却放过可以判处重刑的图利罪,法官以行动对检方近乎“放水”举动表达不满。

而外界不解的是,如果叶盛茂真的没有说谎,为何害怕和陈水扁对质。事实上,“立法院”昨天的质询当中,“国安局”的说法,似乎透露出一些端倪。在“立委”林郁方的追问下,“国安局长”蔡朝明坦承,各情治单位都会把搜集而来的情资上报,由“国安局”汇总,送交“总统”参阅。

因此,叶盛茂昨天突然改口,除了要自保,希望减轻刑责之外,也有可能是陈水扁掌握到他的把柄,甚至是过去多次吃案的纪录,被扁拿来要胁,让叶盛茂不得不配合陈水扁的说辞,担心一旦把扁脱下水,会让自己陷入险境。从陈水扁援引大水库理论,被特侦组约谈的民进党党政要员纷纷配合来看,这项推论并非空穴来风。

叶盛茂应该自知,法官之所以收押禁见,就是希望他说实话,避免和陈水扁串供,或是受到不必要的压力。台北地院本周三2度安排陈水扁和叶盛茂进行关键对质,此时,可以预见的是,到底要不要说实话,叶盛茂势必陷入天人交战。

一旦叶盛茂在对质当中决定吐实,面对犯行比叶盛茂还严重好几倍的陈水扁,法官焉有不收押之理;而如果叶盛茂和陈水扁还是否认到底,在法官心证已经形成的情况下,说谎的叶盛茂已经先被收押,谎话连篇的陈水扁,如果还能自由走出法庭,如何让社会心服口服。

扁家弊案司法侦办至今,荒谬剧情不断出现,明明是扁家搞钱,结果帐房被押;明明是扁家洗钱,结果人头收押;明明是扁家A钱,结果办公室主任羁押,至今扁家人依然逍遥法外。

从法官审判叶盛茂案所展现的气魄看来,或许全案有峰回路转,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转折出现。本周三陈水扁和叶盛茂对质之后,陈水扁还能不能全身而退,外界且拭目以待。

罪愈来愈重 叶盛茂还想保扁?

中评社台北10月7日电(记者 黄惠玟分析报导)台湾前“调查局长”叶盛茂遭法官当庭收押,所涉的罪名一罪比一罪重,法官究竟是在考验叶盛茂的能耐?还是挑动叶与陈水扁的心结?入了牢的叶盛茂仍决定保扁?还是全盘托出,弃扁保己?

根据相关法令的规定,隐匿公文罪约是2年的罪刑,而泄密罪则是3年以上的刑度,至于图利重罪则是依贪污治罪条例,刑度是5年以上,且一旦定谳,已经退休还领了退休金的叶盛茂,除了要背负贪污图利罪名外,还得把过去及现在领的退休金一次退回,可说是损失惨重!

反观叶被起诉到当庭收押,也实在很戏剧性,检方先以隐匿公文罪起诉叶盛茂,也让叶与以证人身份的陈水扁当庭对质,有趣的是,两人对于对质的消息完全不对外透露,接着检方在上周五以追加起诉的方式,将叶依泄密罪追加起诉,接着,法院昨日审理后,法官即以有串证之虞,当庭将叶收押。

从叶在9月2日亲自召开记者会,坦承确曾将两次情资给了扁,当时,叶还强调“诚实是最好的政策”,然而叶为了脱罪,却违反自己所强调的“诚实”,在对到底是公文?还是情资?反反覆覆。反而是扁坚持“没有什么公文不公文的”,也就是定位为情资,叶的反覆,也透露出急着帮自己脱罪的意图。

私下,叶甚至透过好友连络名嘴为己辩白,国民党“立委”邱毅也在好友的拜托下,见了叶盛茂,还听了叶盛茂为自己说情一个多小时。没想到,邱毅替叶盛茂说出,叶交公文给扁时,当时的“法务部长”施茂林及“检察总长”陈聪明都在场后;叶竟在第一时间否认,让邱毅吃了闷亏,也突显叶的反覆性格。

担任“调查局长”6年,叶非常了解谈话性节目议题设定的影响力,过去在扁执政时代,在检调可以掌控情况下,还可以不理媒体的批评,但在改朝换代的此时,唯有让名嘴帮他,才有办法让大事化小。

只是,或许叶涉案太深,了解扁太多,让他在衡量与扁的关系,及算计自己的官司时,出现立场反覆的态度,或许连他都没有想到,法官不吃他这一套,让他提前入监吃牢饭。最讽刺的是,法官还以质疑他的“诚实”,做为收押他的动机。

如果,只是一个2年的隐匿公文罪,就让叶急着找名嘴澄清,那么长达5年以上的图利重罪,且目前又身陷牢笼,无法找人澄清脱罪,叶盛茂恐怕急到不行,其实,叶应该趁此机会可以好好静下心来,反思那句曾经从他嘴巴脱出的话,那就是“诚实是最好的政策”!

叶盛茂收押进看守所 脱裤张臀,只剩XXXX

中评社台北10月6日电/台湾今日新闻报道,前“调查局长”叶盛茂今天收押之后,从核对身分到脱衣裤光溜溜被检查,大家熟知的程序一样都逃不了,而且从此他不叫“调查局”情报头子,叫代号XXXX。

报道说,进了台北看守所的戒护中心,不管是扁家驸马,不管是上市公司老板,就算叶盛茂多有名,狱卒也会毫不客气的问你是谁?讲完最后一次“叶盛茂”,从此在看守所里他什么都不是,只有4个数字“XXXX”。

此时,叶盛茂出庭穿的衬衫、裤子,连钱包、假牙都得交出来,当然这时候叶盛茂已经脱得光溜溜,接下来检查身体,在看守所蹲过的张先生说,这些动作几乎让这些有头有脸的人泄了最后一口气。张先生表示,“也要看生殖器、手掌、脚底,向后转双手把肛门撑开。”

当叶盛茂做完这些动作,曾经不可一世的情报头子要面对的是满屋子的英雄好汉,多少烟毒犯、贪污犯被他在7年来送进看守所,要安排他的室友可得大费周章,否则在这3坪大的笼子里,洗澡、蹲马桶他一刻都不安稳。张先生表示,“都是冷水洗澡,也不可能让他像淋浴一样,都是舀水自己洗。”

洗澡完,睡的是上下铺的铁架床,一切单单纯纯,让叶盛茂好好想想除暴安良多年,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晚节不保。

当庭收押叶盛茂 法官告诫检警调别吃案

中评社台北10月7日电(记者 倪鸿祥分析报导)台北地方法院审理前“调查局长”叶盛茂涉隐匿公文案,依涉重罪及有串证之虞,当庭裁定叶盛茂收押禁见。合议庭此举,正是告诫具有司法刑事调查、追诉权的检警调单位,应本于法律赋予的职权查案、办案,不要任意泄密或是变相吃案。

检警调吃案时有所闻,法院不告不理,法官发现违法失职情事,不能自行发动侦办、追诉,否则有违法之虞。法官虽可依法告发,但检方只要消极办案,法官也莫可奈何,唯有藉由审理案件时,作出裁定或判决,才能对司法前线予以当头棒喝。

例如民众向派出所报失窃案,员警态度消极,尽说风凉话,不开报案三联单,反而随便纪录就宣称受理备案,蒙骗不知情的民众。

“调查局”追查重大金融犯罪弊案,明明大有斩获,最后却以案情无关为由,交出部分犯罪事证后,其他更重大具体的罪证,从此不了了之;除非经人检举,否则真象没人发觉。

例如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陈哲男与弊案牵扯,检方一直没有行动,直到新闻媒体揭露他与前高雄捷运公司副董事长陈敏贤在韩国济州岛豪赌之旅的照片,检调才开始积极侦办。

至于检方,虽然常言“证据到那就办到那”,但最可能滥用“检察一体”原则;或暗示与案情无关,局限侦查范围;或签分他案调查,却永远办不出来;或经由检察官裁量心证,谕令侦结不起诉处分等等,令社会大众质疑。

“总统”大选前,谢长廷与苏贞昌及其机要秘书所涉特别费案获不起诉处分,与吕秀莲、游锡堃、陈唐山等人同涉特别费案却遭起诉处分,即令各界质疑参选的没事,没有参选的却有事,就是一例。

叶盛茂涉嫌两度将扁家海外帐户犯罪情资向扁报告,造成特侦组侦办困难,让扁家获得利益,已涉犯贪污治罪条例中的图利罪,也有变相吃案之嫌。叶盛茂还疑似泄漏新瑞都案笔录、汇款记录给扁,涉嫌泄密,法院合议庭裁定收押禁见叶盛茂,实乃告诫检警调单位的具体行动。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