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李小萌: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来到《新闻会客厅》。在神舟七号载人航天任务实施期间,观众朋友在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屏幕上发现一档节目叫做《中华看神舟》,这是一个由来自两岸四地的四位主持人共同主持的节目,其中一位女主持人以她成熟洗练的风格引起了观众朋友了注意和好奇,不过这个好奇只是对于大陆观众的,对于台湾观众来讲,四个字,家喻户晓,她该是来自台湾TVBS的新闻主播方念华,今天我也把念华请到演播室,欢迎你念华。


方念华:你好,小萌好,还有央视的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方念华,现任台湾无线卫星电视台TVBS新闻部资深制作人兼主播。从事电视新闻工作19年,是台湾最具知名度、最有影响力的电视新闻主播之一。 曾专访过陈水扁、马英九等台湾地区重要领导人。台湾无线卫星电视台TVBS是台湾本土第一家卫星电视台,它旗下的新闻台是台湾最有影响力的电视新闻频道之一。在这次神七直播报道中,方念华与来自香港、澳门和中央电视台的三位主持人共同主持《中华看神舟》节目。


李小萌:这次节目播出这段时间以来,有没有直接听到一些大陆观众对你的反馈?


方念华:比较特别的是,有一天我喝茶,也没有时间吃完饭,就是我们进了老舍茶馆,就有一对夫妇过来,说可不可以跟你合照,他说我昨天在旅馆里面,因为播出的时候正好接近这边的连续放大假,他说在旅馆里面有看到,你是不是主持那个发射的节目。我跟你合照,还蛮有意思的。


李小萌:像这样的情况我想在台湾应该经常会发生,但是在大陆出现的话,对你来讲还是一个新鲜的事情。


方念华:就是蛮新鲜的。


李小萌:像《中华看神舟》,不仅在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在TVBS也会播出,在那边的收视表现怎么样?


方念华:《中华看神舟》其实对于台湾的观众朋友来说,最特别的一点就是它的科普性,不管在亚洲地区或者我们讲在华人地区,它能够成功地把载人飞船发射,还有出舱活动,这些都标志了一个相当大的里程碑,所以我们还特别制作了,对台湾观众来讲他有一个进入的门槛,特殊报道,不管是我或者我们另外一组,就跟你们一块,在酒泉发射中心的记者,我们用不同的角度,另外还制作了适合台湾观众朋友收看的新闻专题跟报道,有六分多钟的、十分多钟的。据我所了解,问了一些我们同事,还有他们所听到的反映,他们是觉得非常新鲜,因为电视新闻画面很重要,你所看到那些画面,还有那些幕后团队努力的过程,都让大家对于外太空的遥远,这个距离感减低,我觉得这个对电视新闻来讲是很重要,就是拉近距离。


李小萌:对于神七你有一个点评,你说因为载人航天工程,人和外太空的距离都拉近了,人和人之间的距离还算什么呢?这一句话被很多媒体在转载,我想至少有两个理由,一个理由是说你以一个个人的视角在看待这样一个重要的科技事件,另外还有一个理由就是,你来自于台湾。


方念华: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觉得是在记者会上比较有感而发,我但是我听大家讲的时候,很多都会把它跟国家民族的荣耀连在一起,我觉得这个是很自然的,因为你生活在这边,目睹了从神一到神七,那么短时间不容易的历程,作为我来说,我觉得比较特别的是,到了9月23号,我已经看到有很多人在这个过程里面,透过你们的报道,透过我们的采访,还有很多无名英雄在背后,也就是说当他成就了神七发射最后圆满成功的这件事情,是一代接一代无名英雄的心血浇制灌溉的,所以人的价值在这里面很重要,我也感觉人的价值应该特别被突出跟彰显。既然是台湾来的话,如果今天中国大陆能够做到地球跟太空的距离都可以透过这么短的时间去拉近跟实现,我觉得两岸之间人跟人的距离,只要同样具备神七发射成功的三个条件,我觉得就是意志力、特殊的智慧,还要借助普世的经验,我觉得这三个条件在,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最重要就是要持之以恒,往一个希望前进的方向去努力。


李小萌:那一句话的言下之意多人都读懂了,所以念华这次来北京是今年当中其实并不是很少见的,这次是为了神七,但是之前她已经多次来北京了,有一个节目叫做《中国进行式》,我们先来分享其中的片段。


TVBS播出的第一期《中国进行式》:“长城脚下的国际村”片段 。(讲述一位曾留学美国的北京人唐亮,在慕田峪长城脚下租用农舍,办起国际化小旅社的故事。)


李小萌:刚才这个片段当中我们看到了演播室的主持人是念华,外景的采访记者是念华,但是对于《中国进行式》这个节目她的角色还不仅仅是一个出镜,还有哪样的角色是你承担的?


方念华:其实也很像我们台湾新闻团队的一个制作模式,第一个就是因为我在公司实际上的职称是资深制作人,所以我大部分,包括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新闻报道,还有像《中国进行式》,我自己播报主持的节目大概都要自己做制作人,《中国进行式》这个题材,我相信台湾很多电视台都想做很久了,我自己也很喜欢采访,所以在每一天的工作时间之外,你必须要另外做很好的时间管理,再拉出时间来,能够到中国大陆来采访,采访之后,听带,写稿,念带,跟剪接制作讨论,然后再做完整的报道。


《中国进行式》节目是TVBS今年7月才开始推出的重磅深度报道节目。每月播出一期,每期一小时,由方念华担任制作人和主播。这是TVBS近年来比较罕见地用大篇幅连续报道中国大陆。方念华希望《中国进行式》能成为台湾观众了解大陆人真实思想的一个观念沟通平台 。


李小萌:它既然叫进行式,那就是讲变化当中行进中的今天的中国。


方念华:对,所以我们在讨论节目定名的时候,我们曾经起过很多名字,我记得好像有China Today,今天的中国,中国今天,中国进行式,还有想取过比较炫的,叫Chinaing,他就是要讨论并且试图去了解不断变动当中的中国,什么样的人的什么样的想法,成就了什么事,因为这些事情渐渐地让中国呈现出不同的风貌。


李小萌:对,其实从这个立意上来讲,是一个很大题材的节目,但是我们刚刚看这个片段是第一期,恰恰是从很小的一个人的故事,长城脚下的一个小旅社讲起的,为什么会这样去选择呢?


方念华:在进入《中国进行式》制作的时候,我们整个制作团队,那时候跟大家交换意见,就是希望我们在看一个事情的时候,不止是中国大陆的,这个社会的一些事,你要找到这个事,每一个事它被推动,一定有影响力,它的核心影响力是什么?这个核心影响力一定不是教条,一定不是守则,一定是一个人的经验智慧,这个经验智慧里面哪些是普世的经验,哪些是这边独特的经验,因为这个经验都是社会孕育、灌溉的,你透过这个人的经验,就可以在经验背后辐射出这个社会长期孕育灌溉的结果,因为人是最生动的,而且就我们采访的关系来看,这个人在你面前假不了,如果你有一定的采访经验,如果是事情,你一下子被丢到这个事情里面,你可能会抓不到边。就是这样的一个原因。


李小萌:像这样的节目肯定是希望能够给台湾的观众一些新鲜的感受,新鲜的一些题材和内容,比方说像长城脚下国际村,可以在观众的哪些观念或者意识当中进行一个扫盲的作用呢?


方念华:我觉得第一个很好玩,第一期在播完之后,我们公司有主播网站,后面有连接部落角,就有观众来问我说,我想请问你,那个时候播是7月,他说奥运完之后我想去北京,这个地方怎么去。到底一个晚上多少钱,很多资讯。我那天去采访的时候其实是蛮开放的,我想如果这个题材可以,我就报道,不可以,我就看看。后来这个采访进行了大概五个小时,一整个下午,我跟我的摄影同仁。后来我觉得这可能,它就是一部分,我也从来不企图告诉观众说,现在长城脚下全部都是像唐亮这么能干的人,或是这么有国际经验,这么有钱的人,不是,但她确实是透过她的一部分想象,跟她一部分投入,她让活在历史里面变成一个真实的事情。


李小萌:像这期节目能够感觉到它传达出来的是那种善意的和肯定的一种姿态,但是作为一个新闻报道来讲,哪些题材你可能会从一个反思或者是批评的角度去做《中国进行式》吗?


方念华:其实有蛮多的,我举例来说,在我们同一集这集里面,我记得我们做了一个北京的交通,那个时候是5月来采访的,我本来就是想做北京式的捷运(地铁)工程,因为我知道,它是大刀阔斧地在奥运期间好几条新的捷运(地铁)线要通,我觉得采访有时候很有意思,就是你的亲身经验,第一知觉会告诉你说,这个题材可以往哪个方向走。我来的第二天很堵,那时候是5月,很堵很堵,我记得5月的第二周来,后来我在采访的时候,我们也经过前面的联系,还有国台办的协助,我们就采访到北京市交通局,好像你们称为北京市交委的发言人,他有句话就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我们提到了怎么样让大家进入捷运(地铁),他提到捷运(地铁)票价是两块钱,从三块钱恢复成两块钱,我就觉得很好奇,我就说你这样的话,等于政府做了大部分的吸收,所以到底捷运(地铁)政策,你的经济管理的概念是什么?他说就是一个福利事业,你把它想成福利事业,但是我觉得我脑子里好像有一个锤子突然锤了一下,就是你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他把这个捷运(地铁)当作一个福利事业,可是福利事业因为这样的话,大部分人他会没有成本概念的,他认为他所领受的一些都是白白受的,这个在我们报道里面,从他这个话,有一些配音跟我的文稿里面做了一些探讨。


李小萌:我想对于大陆的态度,台湾的观众肯定也是分阵营的,以这样的一个立场和感情来做这个节目的话,不一定能够取悦所有的观众,你怎么去取舍呢?


方念华:我觉得是基于对于台湾社会看待中国大陆的一个信心,就是中国大陆可以以一个比较开放的态度去接受媒体,来反映跟报道这里的真实,那是最基本的原则。而台湾的观众我觉得到2008年,可以用一个比较持平跟正常的心态来看待中国大陆,就是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台湾社会看待中国大陆,要不然就把它当作敌人,或者就是把它当作亲人,在敌人跟亲人之间我觉得就地理区域来讲,它是一个很重要的邻人,你不可能对你的邻人视而不见或者关着门,那就是一个陌生人,可这是一个掩耳盗铃的情况。我觉得那是基于对台湾社会,现在看待中国大陆,我觉得越来越不卑不亢,基于这个信心,所以在这个报道上面你相信,观众如果看你的报道,那是因为你的新闻专业,你报道得好,而不是因为你或左或右。


李小萌:作为这样的沟通的节目是出自什么呢?出于一个对未来的预期,对专业上的这种判断的自信,还是新闻人的敏感,还是所谓新闻人的职责所在呢?


方念华:我觉得是敏感,还有也是职责所在。我刚才讲了,敏感的话,其实这个节目的酝酿应该是从今年年初或是早于今年年初就开始的,但你这样做一个节目,你必须投入相当的时间资源,还有人力资源,所以这个心理准备一直在。我觉得还有一个职责跟敏感是说,台湾的电视节目从节目资讯性节目到电视新闻,它看待中国大陆,我觉得有几个阶段,如果以我自己的分类跟判断,觉得今年像我们这个节目是第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很早期,大概20年前吧,那个时候中国大陆的节目我觉得都带有很强的寻奇的色彩,太强的寻奇的色彩,寻奇的色彩里面,它会结合1949年之后很多人的乡愁,所以你会看到它所报道的很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