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长风流 第一卷。2. 第一卷.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16/


船长要声旺坐在自己房间的办公桌前正聚精会神地玩着电脑游戏.这个戴尔笔记本还是这次到美国装货时刚刚买的,塑料的机壳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一股新产品都有这样的味道.


要声旺最喜欢这种味道,他认为在这样的味道中享受一个新玩艺儿给人带来的快乐,是人生的一大享受.自从他大学毕业以后就很在乎生活中的一切东西是不是新的.为了得到新的东西,他可以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去争取.


新船员上船之前,公司会发给一件毛呢大衣,一套毛料的冬装,一套混纺的春秋装,两套白色的夏天装.加上皮鞋,领带,大盖帽,和二百元服装费.足以使一个人从头到脚焕然一新.


要声旺领到这些新行头时,马上穿戴起来,不过,皮鞋他穿的不是发的三接头皮鞋,而是从行包中拿出一双定制的皮鞋,擦亮了穿在脚上.


穿着崭新的制服,他站在楼道的穿衣镜前左摆又看,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从楼道中走过的同学们并不奇怪,刚才他们也都在试穿自己的新制服.不过很多人试完了就小心翼翼脱下来折叠好,放进行包.穿着这样一身毛料制服,戴上有金光闪闪帽徽的大盖帽在街上一走,在八十年代初的街头单调的灰,蓝,黑色服装人群中,无疑会让路人觉得你是在臭显摆.


两个招待所的女服务员悄悄地议论着:"瞧这个大学生哈,刚工作就这么显摆,瞧他样子也是个农村的,保不准会甩了家里的土对象."


这话让要声旺听见了.他转身对那两个女服务员说:"大姐,你们放心吧,我啥东西都喜欢新的,就是老婆还是老的好.这辈子我不会换新老婆咯!"


这两位中年女人很惊奇:"你才多大,怎么会就有老婆了,不是说大学生不许结婚么?"


要声旺得意地晃了晃脑袋:"无可奉告!"


要声旺出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普通工人家里,初中毕业那年,下乡插队到一个山村.山区的生活比不上城市,主要是种山地的庄稼,来自城市的年青人最初受不了自己挑水,做饭,天天爬山路,干农活的苦.整天愁眉苦脸的.


村里的人们对这些知识青年并不排斥,他们认为,这些年青人是毛主席派来的,应该好好对待他们.他们尽最大的能力给这些知青提供生活条件,却没有激起这些人的快乐.原因很简单,这些生在城市的人,并不甘心在这穷乡僻壤过一辈子,他们觉得这里不过是他们人生的一个过路点,只要有机会,他们还是要回到城里去.


要声旺与同伴们的想法不同,在他看来,人生有命,既然命运把他放到了这个山村,就要过好每一天,至于什么时候能有机会回城,谁不知道,也没必要去多想,该走时自然有机会走,整天数着日历过日子,只能给自己添烦恼.


白天他跟着大家上山劳动,晚上吃过晚饭,他不是去村里串门就是在宿舍里干些自己觉得开心的事.


他想好好地过每一天,可现实却不允许,第一个烦恼找上门来了:他吃不饱.十七八的小伙子本就能吃,天天爬山,干力气活,自然吃得更多,下乡的第一年,知青们的粮食是国家供应的,按一个月三十三斤定量吃.这样的定量,女知青勉强够,男的就不够了,特别是要声旺还是个很能吃的人.经常是离下顿饭还有三个小时,他已经是饿得肚子乱叫,眼冒金花了.


知青们粮食不足,村民们也不富裕,他们每年的口粮定量一个人只有四百斤毛粮,毛粮经过去壳,能吃到嘴里的只有三百六七十斤.尽管各家都有一小块自留地,那里面产出的蔬菜和粮食也弥补不足一家人的吃饱的需要.特别是那些家里男孩子多的人家,即使是天天两顿,吃稀多吃干少,往往刚到初夏,家里的粮食就快断顿了.


也有个别人家不缺吃的,村里有户人家就不缺粮,这家人家男人在县城的一个厂子里干炊事员,俗话说"大旱三年,饿不死厨子."这男人自己在食堂能吃得饱,还经常能给家里捎回些粮食和筋头巴脑的碎肉,猪下水什么的.更加上他家里人口也简单,只有媳妇,一个闺女.一个儿子,两个女人本来吃的就不多.所以,这家是全村少有的不缺粮户.


要声旺很快就发现了这家人粮食多,他开动脑筋想如何能接近这家人.有些知青为了在村里得到别人的照顾,也与一些人家建立了不错的关系,往往是与人家的孩子来往,交上朋友,或者帮着人家干些家务活,这家人的大闺女比要声旺小两岁,儿子还在上小学,交朋友是不可能的,帮着干活,要声旺可不想,本来就是想吃人家的东西,吃了再干活,里外里不是没得到啥.


要声旺决定直接切入,如果人家给就吃,即使人家不给也不会失去什么.


这天晚饭后,要声旺若无其事地走进人家院子,这家大小三人刚吃完晚饭,男孩坐在炕桌前做作业,女儿在刷锅,她娘正提着一桶泔水准备喂猪圈里的两头大肥猪.


看见要声旺进门,女人主动向他打招呼:"小要来啦!吃过没?"


要声旺回答道:"婶子喂猪哪,我吃是吃过了,就是还没这猪吃得饱哪."


婶子一听就笑了起来:"瞧这孩子说的,没吃饱咋行,半大小子,吃死老子,进屋炕上坐着去,桂花,给小要拿个饼子,盛碗汤."


站在灶台边的大女儿听见娘吩咐,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从吊着的干粮篮里拿出两个大饼子,又从瓦罐里盛了一碗菜汤,放在灶台上.


要声旺也不客气,端起碗蹲在灶台边,大口地啃着饼子,大口地喝着菜汤,吃得有滋有味.两个大饼子,一大碗菜汤他几分钟就吃完了,他满意地抹了抹嘴.


婶子在院子了问:"吃饱了没?还吃不?"


要声旺一边向外走,一边说:"吃饱了吃饱了.婶子,回见啊."


这一后,只要要声旺饿得难受了,就大模大样地去人家屋里吃一顿,每当炊事员回家来时,婶子也会打发小儿子把他叫去,这时候,要声旺可以和炊事员一起喝上两口小酒,吃上一顿有肉的菜.


这样的混吃混喝久了,要声旺也觉得不合适,想干点啥事报答一下人家,可他想不出能干点啥事,只到有一天,婶子的大女儿李桂花塞给他一双鞋,才使他和这家人的关系有了根本性的变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