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晓军:美国“悍然”对台军售只是割了一点儿肉!

昨天我从郊区回来,就有人与我说到了美国政府"悍然"向国会提交对台65亿美元的军售。很多人认为美国在金融危机爆发有求于中国的时候(特别是中国曾经买了那么多美国国债的情况下),坚持对台湾军售简直是"卸磨杀驴"。我觉得这个比喻很有意思,1992年老布什寻求连任确因国内经济衰退支持率连连下滑,最后为了通用动力几十万张选票,"悍然"向台湾出售了150架F-16A/B战斗机。如果说那时中国很生气,经济还没有与美国搅活得那么深,中国与中东国家还有一些令美国不高兴的买卖。现在不一样了,中国在以美国为主的经济大盘子里,已经是一个出力、出汗的"驴"了。中国有些学者总以中国式的思维想美国,认为美国有一个长期的政策,认为当"驴"总能熬成"人"。且不知美国是超级的实用主义,1992年经济衰退时,《华尔街日报》就发表了"资本主义死亡"的文章,与现在美国金融危机很像,只是这次真实行了社会主义手段救市。在这个意义上看,这次美国对台军售只是割了"驴"一点肉,以美国超级实用主义做法,哪天饿急了把"驴"全吃了都有可能。因此,关键的问题是我们为什么当初敲锣打鼓愿意当"驴"呢?当"驴"到底是谁得到利益呢?

今天收到老友文杨的一篇文章,贴出来大家共享。


7000亿姓"社"还是姓"资"?

文 扬

这两天很关键,历史的方向盘正握在美国众议院议员们的手里,一旦政府$7000亿美元救市方案被通过,意味着最近被热炒的所谓"美国特色社会主义"将直接成为现实。

这个向社会主义转向的方案是由资本家阵营提出来的,也是资本意志的体现:资本的运转现在遇到了巨大的困难,需要一大笔钱来冲销金融机构的坏账使资本主义的资本游戏能够继续。既然现在只有政府能够做到这一点,对于只认金钱不论其他的资本意志来说,不管这笔钱姓"社"还是姓"资",能拿来救急就行。

劳动者阵营一时没反应过来:资本家们一直高举着自由资本主义的大旗,正是在这面大旗之下华尔街的资本家们才可以玩着一种不受监督、自成一体的圈钱游戏,现在游戏玩过了头,需要靠社会主义方案来替他们承担亏损,资本家们居然可以一夜之间城头变幻大王旗,一曲"社会主义好"唱红整条华尔街!

左派经济学家们指出问题的核心:这个方案的意味着利润实行私有化而亏损实行公有化,如果亏损公司被救活了,股东们继续收获利润,如果公司继续亏损,政府为其付账。

道理虽然明摆着,但资本家方面仍然振振有词。财长鲍尔森双重身份,既是华尔街资本意志的代表,又是美国政府公款的代理人,作为救市方案的首倡者,他的说辞是:虽然让美国纳税人陷入这样一个出钱为富人埋单的境地很痛苦,但如果不这样做,结果更痛苦。

又来了,对劳动者们来说,这个论调再熟悉不过了。从自由资本主义理论诞生的那一天起,所有为资本家的剥削行为提供合法性的说明,无不贯穿着这个体现资本意志的论调:你们必须接受劳动剥削的痛苦,如果不接受,结果更痛苦;你们必须接受贫富差别的痛苦,如果不接受,结果更痛苦;你们必须接受社会不公的痛苦,如果不接受,结果更痛苦...

自由资本主义带来的繁荣和东方社会主义实验的失败似乎证明了这个论调的公理性和普适性,没有选择的劳动者放弃了抗争,在资本意志的强制下无可奈何地接受劳动剥削、接受贫富差别、接受社会不公,接受着资本家的任何经济安排,直到有一天,他们睡眼惺忪地一夜醒来惊讶地听到这个最新的说辞:你们现在必须接受社会主义,如果不接受,结果更痛苦。

他们没听错,这句话正是从一直振振有词地反对任何社会主义计划和政策的金融资本家们嘴里振振有词地说出来的。可是这一次他们确实无法理解了:正是因为自由资本主义被认为具有公理性,才有了"劳动者必须接受资本家的所有安排,否则更痛苦"这个说法的公理性,如果自由资本主义被认为大错特错了,意味着上面这个说法肯定也有问题了,那么,"你们现在必须接受社会主义,如果不接受,结果更痛苦"这句话还怎么能够成立?

换个直白的问法:如果现在的资本意志是要实行一种"资本家的社会主义",劳动者接受这一安排后得到的好处到底是来自社会主义还是来自资本主义?若不接受这一安排所遭受的痛苦到底是来自社会主义还是来自资本主义?

不要说终日为生计奔忙无暇研究理论的普通劳动者无法理解这一次的制度大变迁,就是专门做学问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们也同样会陷入这个几周之内突然生成的理论泥潭。

但实际上,美国的资本家们却并不会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道理很简单:坚定的资本意志只以追逐暴利为唯一的、至高无上的终极目的,除此之外的任何东西,包括各种理论,对资本意志来说都是手段。这就意味着,当资本主义理论符合资本意志时,资本主义理论就是对的,当社会主义理论符合资本意志时,社会主义理论就是对的。

作为知识权力的理论可以是手段,作为政治权力的政府当然也可以是手段,到底要一个放松管治和控制的小政府还是要一个加强管治和控制的大政府,也完全视资本意志的需要而定。

现实是,美国自由资本主义发展到当今时代,特别是出现了集政治、经济、军事、舆论、知识、文化等各种权力于一身的权贵精英集团之后,已经强大到可以将世上任何事物都转变成实现资本意志的手段。目前在美国发生的情况无非是,权贵精英集团正在把美国政府以及美国政府的社会主义功能转变成服务于当前需要的手段,其根本目的丝毫没有改变,仍是资本意志的实现。

不难明白,作为手段的社会主义与作为目的的社会主义完全不是一回事,7000亿美元救市只是在形式上姓"社",在本质上仍是姓"资"。以为7000亿美元就完成了一场不流血的社会主义革命只是幼稚的幻想,一道社会主义的彩虹过后,仍将是资本主义的风狂雨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