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美国时代终结 全球领导权转向中国!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10月4日文章,原题:美国世纪的终结? 上周,美国财长保尔森单膝下跪,恳求国会领导人支持7000亿美元救市计划。同一周,翟志刚成为中国首位太空行走的航天员。这是具有鲜明对比的两起事件:美国陷入危机而中国取得成功,美国脆弱而中国强大。它充满了帝国一兴一衰的象征意义。不妨来看看这两个场景。


在华盛顿,乔治•布什及其高层经济官员耗费数小时,游说和哄骗国会两党领导人支持救市计划。美国几家世界最大金融机构的垮塌之声犹在耳际,而布什已经变得越来越沮丧。



同一天,中国发射了神舟七号,把3名航天员送上太空。两天后,翟飘出太空舱,“行走”太空20分钟。


就在中国的太空舱安全返回地球数小时后,美国众院否决了政府的救市计划。投资者随即陷入绝望,美股应声下跌7%,是华尔街单日最大跌幅之一。



这一切是否象征着全球领导权从一个破碎的超级大国向一个崛起中的超级大国转移?



英国政治哲学家约翰•格雷持此看法。本周他撰文说:“历届美国政府都教训别国确保金融稳健。中国由于银行系统的缺陷不断遭到指责。但中国的成功却是建立在对西方建议的鄙夷不屑之上,而现在破产的也不是中国的银行。”



他认为这是具有深刻意义的时刻:“二战起美国领导全球的时代结束了。”



对于任何有心人士来说,历史的回音确实响亮。



保尔森下跪的房间是以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名字命名的。这位以“大棒”外交政策著称的领导人,是第一个认为美国已成真正全球大国的美国总统,并且开启了一个世纪的美国霸权。发生于罗斯福室的屈辱下跪居然标志着它的终结?



美国一些知名学者认为,早在最近的金融危机和政治失策开始前,美国时代就已在走向终结。《新闻周刊》国际版编辑扎卡利亚认为,过去500年里世界经历了三次“结构性权力转移”。最初是西方崛起,其次是美国崛起,我们现在所经历的“堪称其他地方的崛起”。扎卡利亚写道:“环顾四周,世界最高的建筑在台北,最富有的人是墨西哥人,最大的上市公司是中国的,最大的赌场不再是拉斯韦加斯,而是澳门……甚至连购物这一美国最伟大的运动都已走向全球———世界十大购物中心只有一家位于美国,最大的在北京。”



不过,明智的分析家不急于宣布美国时代的终结。毫无疑问,美国的相对实力已过巅峰。二战结束不久,美国经济占世界经济总量整整一半,现在约为1/4。



即便如此,美国经济的规模仍是第二大经济体日本的3倍,是中国的5倍。正如哈佛大学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说:“这种国内危机尽管糟糕,但对美国的对手来说往往更糟。”我们都知道美国挺过了数次严重的金融危机。而中国能吗?在后毛泽东时代,中国尚未经历过一场金融危机,但总有一天它将不得不面对。



没错,中国的太空行走展示了进步,但也暴露了落伍。美国第一次太空行走是在1965年。这意味着中国的技术落后美国43年。▲(作者彼得•哈切尔,汪析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