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留学前的警示


出国留学之前,“海归派”的学长就告诫我,离开祖国温暖的怀抱,快快丢掉“革命就是请客吃饭”的信条,不要请鬼佬咪西咪西,否则,后患无穷。因为请他们吃饭,他们自然高兴,还带着一件鸡毛蒜皮的小礼品来,心安理得地大铲一顿。但你千万不要妄想他会回请你。更糟的是,下周末见了,他会毫不吝啬地夸你的饭菜如何可口,又堂堂正正地提出再来你家做客。到时候,他也不会空手而至,倒是带的礼物和上次稍有不同,变成鹅毛蒜皮这类了,他说不定还用蹩脚的中文说上一句俏皮话:你们中国人有句颇有哲理的话--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希望你喜欢……如此定式,他们会不厌其烦地演绎至永远,让你啼笑皆非。


导师请我去她家吃饭


我的导师是多伦多大学的Mary Kay付教授,她满腹经纶,不仅书教得好,且十分热爱学生。一个周末,Mary Kay叫住我说:米斯姚,今晚你若有空,请到我家做客,我做两个中国菜你尝尝,看正宗不正宗。

晚上我按时到了她的住处,乖乖,偌大的一座别墅。刚把车停好,Mary Kay就迎了出来,笑吟吟地说,你很准时。进了屋,餐桌上,饭菜已摆好。坐定,我展示了我的礼物--一幅名家国画。Mary Kay认认真看了看说:“这画家我熟悉,他的画不错,不过这幅画不是真迹,你看,这山石的皴擦点染都仿得逼真,就这水草,缺乏功夫。”我顿时傻了,不知说什么好,她见我难堪,便说:“虽然不是名家真迹,但画得很好,我仍然喜欢,感谢你送这样贵重的礼物。”

我还未从尴尬中回过神来,Mary Kay已在餐厅喊我去用餐了。菜只两道,一是青椒鸡丝,一是炖鸡汤。“可口,十分地道的中国味。”我边吃边夸奖,这菜味道正宗极了,我问她是否在中国留过学,中国话说得这样好,中国菜也做得好,对中国画也很有研究。她说:“读大学时,曾在悉尼一个中国画家的家中当过几年保姆,这些都是在那里学的。”嗨,我不得不刮目相看眼前这位鬼妹了。

喝咖啡时,我们聊了起来。在她纠正了我课堂作业上的一些错误后,问道:“你们广东很漂亮,是吗?”我自豪地说:“当然,南国明珠嘛。”她又说道:“据说,在广东,若是东西掉在地上,不能弯腰同时用两只手去拾。”我说:“哪有的事。”她继续说道:“都说广东人什么都吃,天空中长着翅膀的,除了飞机,地上的长着四条腿的,除了凳子,都可以做成美味佳肴。如果,你东西落在地上,弯腰用两只手去拾,就会被当作四只脚的动物抓去吃了……”我听了大笑道:“这是损我们广东人的。不过,广东人挺会吃的。广东人最会煲汤,下个礼拜我请老师喝我亲自煲的汤。”


我被驱逐出境


又一个周末很快到了,我煲好汤,汤中特地加了当归、党参等中药材。Mary Kay边吃边夸奖道,真鲜,比她的鸡汤好一百倍。接着问道,这是什么汤,我说鸽子汤,这里鸽子真多,常常飞到我的头上、肩上停着,我顺手抓了两支杀了煲成了汤,就地取材嘛,鸽子汤大补……没等我把话说完,Mary Kay便啪地推开椅子,兀地站了起来,蓝宝石的眼睛放出两道可怕的光芒,让我不寒而栗:“你怎么这样,恶心,我要告发你。”说完,拂袖而去。

第二天,我被通知去警察局交了2000加元罚款(合人民币12000元)。第三天,我接到了驱逐令,被驱逐出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