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五章 五尺之童(九)


近两个多月,为了韦建国的事情而奔波,曾清婷深感身心的疲惫不堪。这天整个下午,她都在床上躺着,晚饭也没做。天将尽墨的时候,韦希望从外面用钥匙开了家门,轻手蹑脚地走了进来。曾清婷听到客厅外面似有响动声,便很勉强地从卧室里出来,循声而至地走到厨房里,发现儿子蹲在煤气罐的旁边低头捧着一碗剩米饭往嘴里扒。那情那景,真让她做母亲的心里感到万分心酸。

“儿子,别吃冷饭呀。你再等一下好吗?妈妈这就给你煮鸡蛋面条啊。”曾清婷走上前来,出手抢下了韦希望拿在手里的那只饭碗。忽然间,她发现儿子的脸颊上这里青一块、那里紫一块,方才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和长裤都被撕破了好几块。她不禁吃了一惊,急忙追问道:“儿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跟别人打架了?说话呀,你这是为什么?”

“妈妈……”韦希望露出满脸的倔强劲,眼神里闪着不屈不挠的目光,嘟着嘴儿说道:“小胖和明明他们骂我爸爸是个大坏蛋,说我爸爸被公安局抓去枪毙了。我生气了就用小石头扔他们,后来他们三个就追着打我……妈妈,我爸爸真的回不来了吗?”

“我的儿子……”曾清婷把韦希望紧紧地抱在怀里,不禁泪流满面。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责备孩子的来话。此后,她把儿子带到客厅里,替他往脸上擦了些药水,又帮他换了身上的衣服,说道:“记住了,以后不准跟别人打架了。知道吗,妈妈现在只有你了……”

“妈妈,”韦希望抬起头,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转,无限盼望地说道:“我想要爸爸回家……”

再艰难的日子也要过下去,这就是我们在生命中最根本的信念。由于韦建国自身造成的原因,使更大的灾难降临了他那在贫困中为生存而奔波劳累的家庭,从而砸碎了夫妻俩想凭借着勤劳的双手奔上小康生活的美好愿望。如今,曾清婷痛失了丈夫的关怀和依靠;韦希望丧失了父亲的百般疼爱。在未来十年的里,这对可怜的母子只好相依为命了。可是,他们必须面对的现实却是如此的殘酷无情。这没了稳定工作和足够维持生计收入的日子将会变得每况愈下,朝不保夕。真的无法想象,在如此看不到生活前景的日子里,怎么可能让孤立无援的女人和孩子那脆弱的心灵在坚忍中挨下去呢?

第二天早上,当孙玉洁的商店开门时,曾清婷已恢复了这两个月养成的生活习惯,早早就来到店里上班了。年幼的韦希望便如此天天瞅着母亲在干活时那忙碌的身影,他的性格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更沉默寡言了。

每天,在“好运气”商店面前的那棵芒果树下,韦希望大都会一声不吭地蹲守在围棋盘旁,长时间地观摩大人们在下棋。来此娱乐的棋友们都知道,叶丛文经常忙于上班而多不在现场,这儿摆着几副围棋盘的摊主其实就是这个六岁的男孩。他们都亲切地称呼韦希望为“小平头”。下棋时,谁想要盒烟拿瓶汽水的,韦希望马上就会站起来给他去跑腿。有时候,一些围棋水平相当的成人也会指名道姓地找上门,与韦希望摆上一盘棋而厮杀个大半天的时光。韦希望开始学下围棋以后,曾经多次听到叶丛文和他赞不绝口地提起过,韩国有一个叫李昌镐的少年棋手真是了不得,年仅16岁就在1992年成为了世界上最年轻的围棋世界冠军,人送雅号“石佛”。于是,“我也要成为下围棋的世界顶尖高手”这样的人生梦想,就犹如在黑夜里让韦希望的手中举起一把火炬照亮了前方路途,开启了他那童年幼小的心灵。

一个月后的一天傍晚,曾清婷从商店里下班走出来,正朝着不远处北湖路菜市场的方向走去。见状,韦希望再也无心看别人下棋了。他一边嘴里呼唤着“妈妈”,一边奔跑过来拉着曾清婷的手,挺高兴地跟着母亲一起步行去买菜。

在菜市场里,曾清婷依次与卖鸡蛋和卖青菜的商贩讨价还价了半天,这才买了一斤鸡蛋和一把青菜。她手里还有一块多钱,准备用来去再买些盐和酱油。在母子俩经过菜市的肉行时,韦希望在一个猪肉摊前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并紧紧地拉住了母亲的衣角。

“咦?”曾清婷转过身来瞅着儿子的模样,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

“妈妈……我们家……好久没吃过肉了……”韦希望死盯着身旁台案上的那些猪肉块,忍不住乞求道:“就买一点点猪肉给我吃嘛,好吗?”

只有六岁的韦希望虽然知道家里的生活贫穷,可他实在是经不住眼前那些生猪肉块的诱惑,现在仿佛都已经能够嗅觉到了炒锅里飘出的猪肉香味啦。

“妈妈的钱不够了,”曾清婷开始没有当一回事,想拉着儿子往前走,说道:“下次嘛。走吧。”

没料到,韦希望闻之非常失望地低垂下了小脑袋瓜。

“妈妈明天带钱了再来卖,好吗?”曾清婷自顾往前走了几步后,发现儿子还站在原地,便又返回来欲拉着他走。她见儿子躲闪着,把小小的身子紧靠在猪肉摊的旁边,于是生气地责备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呀?”

韦希望噘着嘴儿,竟不顾油腻地用一双小手抱着案台板下的旁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孩子想吃猪肉,就给他卖点吧。”这个摆猪肉的摊主是一个长得嘴大牙突的中年妇女。面前这对母子之间发生的矛盾冲突,她都从头到尾地看在眼里了。她觉得这男孩挺可怜的,便忍不住出面劝说曾清婷,插话道:“我的猪肉很新鲜的,我便宜卖些给你。”

“不要,不要。”曾清婷对女摊主摆摆手。

曾清婷硬着头皮去拉韦希望跟着她一块走。韦希望眼眶里泪水开始在打转转了,可他还是不情愿离开这里,就是赖着不肯走。

“你不走,是不是?”曾清婷既生气也无奈,便自顾转身离开,回头说道:“那你就自己站在这里好了,妈妈走了。”

望着曾清婷走远的背影,韦希望仍站在原地迈不开脚步。此时,他的心里既有几分害怕又有几分难过,两眼里的泪水终于如溃堤似地涌流了下来……

“真没见过这样当妈妈的,孩子想吃点肉都不肯买。”女摊主为面前这小男孩打抱不平,对已走远的曾清婷既气愤又鄙视。她在案台上挑出一块有半斤秤头的精瘦肉装进塑料袋,拎着它来到韦希望的面前,亲切地说道:“孩子,这猪肉是阿姨送给你的,不要钱的。”

“……”韦希望摇着头,犹豫了好半天,就是不敢接。

“拿着!”女摊主干脆把那块猪肉硬塞到韦希望的手里,嘱咐道:“快回家吧,让妈妈晚上给你煮猪肉吃。”

“谢谢阿姨。”韦希望终于拎起那块猪肉,挺高兴地离开了卖肉行。

韦希望独自走出菜市场的大门口,远远地就看见曾清婷在前面的马路边上站着。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本能地把拎着那块猪肉的右手藏在身后,怀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进三步退两步地向母亲站着等他的那地方靠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