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现在的书籍大多介绍唐诗的风流、宋词的清高、元曲明清小说的雍丽繁复,很少有提及汉赋的文章,尤其是在讲到中国传统文学的书籍里面,很多把对象都放在一些名人(司马相如、扬雄、班固等)。

一般研究者喜欢把汉赋同前朝的楚骚结合起来研究,就文学的发展趋势,这是正确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汉赋的出现是因为西汉时高度发达的社会文明唤之而起的一种必然趋势。在政治领域;一大批卓有才干的人物陆续出现在中国的政治舞台,而当时的统治阶层并没有为国家的文化发展导向下太多的紧箍咒。当时中国的人才选拔制度是举孝廉。由地方向国家推荐,然后再由帝王和朝廷考察,层层过关,虽然说其中也有水分,但来自于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士,无疑丰富了西汉王朝的文化思想,而董仲舒的一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更使得在文化发展初期的汉王朝从新为自己的国家“学术”和理论发展定调,在这之前汉赋经历了一个由国家文化向民间文化过度和融合的层面!

试看汉赋的写法;就形式而言,在后来文人的眼里,汉赋属于那种“铺采擒丈”的以物和外象来层层对应垫底,其华丽为后世所惊叹,不过这也是汉赋写不好,容易流于繁杂和庸俗的缺点所在。在赋的内容上讲,汉赋和后期的中国文学作品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以物叙志”。不过这也是汉赋形成和衰落的过程当中的一个标志,过于程式化。

因此,汉赋就成了中国历史发展的一个写照,先秦时期的文学作品我们今天仿佛还能见到些,但不多。以屈原的《离骚》来说,简明扼要,点到即止,如龙行九天,华彩藏神。而《诗经》正是屈原作品成型的一个母体,也可以说是载体。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的理解,先秦文学作品来自于散落于各个诸侯帮国的市井、民间、贵族阶层。而中国的思想发展和文化发展也在这样一个漫长的期限内逐渐形成了。不过,文学或许还并不是当时社会的一种主流文化,只是政治的附属品。进入汉代,以前那种奴隶制度已在数百年的社会进化里渐渐消失,代之而起的封建社会是一个从各个角落都爆发出新生力量的较过去先进的制度。

刘帮;在这里提及他是因为他是第一个从平民走上帝王宝座的封建皇帝,和过去的贵族承袭制不同,刘帮应该说非常谙于所谓的市井流民文化,在“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里,我们足可以见到一个不是文化人的刘邦的豪放和胸怀。中国的封建历史在这时候开始了新的起点,由于皇权和牌位对加强统治的重要性密不可分,再则中国的文学和文化在秦朝的严厉压制后,也可以说中国的文化在历经磨难之后迎来了历史上的一个春天。

战争和压迫、流浪和分裂、高贵和低俗等等一切物质上和精神上的东西,经过一个巨大的动荡时期开始重新集结,而在集结的同时文学的融合和改变就早早的开始了。由于目前还没有可供左证的更多的材料,因此,我们只能从《吕氏春秋》上的文章来寻找汉赋形成的蛛丝马迹。《吕氏春秋》以生动的笔触和反复的辩驳来讲述不同的事情、宣扬其中的道理。而这本书里的文章在很大程度上即保有了《论语》、《列子》、《道德经》的风格,也让我们初步了解了当时的士族文化是怎么样一回事,全书构思精妙、哲理深远、叙事方式可谓娓娓道来。仿佛与西汉初那种泛滥于中国文坛上的华丽四射的汉赋没有丝毫关系,不过正是由于早期先秦作品的简单、练达、欲露又止的风格以及法家思想和诸多文化形成过程中的严谨性,才为后来历史的转折与解放、同时又是一切彻底的更新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启示和希望。汉赋在这点上,借用了以物言志,或以情喻神的手法才得以成形和更新的。

汉赋一般的手法都是以序开头,然后再加以本文的实质精神,在结尾处又以“乱”或“讯”的手法来收笔。即起到来那种辞藻华奢、文捧字媚的渲染功效,也带出了后来中国诗歌中常用的“对仗”行笔;在这里我们可以充分的肯定,汉赋是由早期的诗歌而形成的,也可以说是来自于民间和贵族文化结合的产物。

汉赋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的结尾,这也是作者真正表达自己思想的所在。现在我们看到的汉赋体裁大多以对帝王的歌功颂德和山水园林的概述以及个人游记等为主,不过其序和本文大都写的绯彩纷呈、气势宏大,但并没有真正的意义。中心思想全在结尾一处,早期的汉赋大家们以其深厚的文化功底对事物或人的描写在这里画上一个问号或者惊叹号,有的甚至略带讥讽。可见汉赋的体裁和内容还是深受集权统治的影响不那么自由的。汉武帝刘彻因为酷爱汉赋,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在,汉赋发展到后期就成了阻碍文学前行的“死板八股”。从这里就可以理解汉赋的成因和衰退所在。研究和读懂汉赋,这也是必须要弄清楚的一件事情。

最后,我在本文的结尾处加贴上古人的一篇《大雾垂江赋》,以餮读者,望有喜欢西汉文化的朋友都来仔细学习一下,从中你就能体会到那种气象万里、胸襟广阔的博大和势吞八荒、工整艳丽文章的魅力所在以及看到那远逝于浩瀚历史星空的西汉王朝强盛一时的壮丽景象。


古人所作——《大雾垂江赋》


大哉长江!西接岷、峨,南控三吴,北带九河。汇百川而入海,历万古以扬波。至若龙伯、海若,江妃、水母,长鲸千丈,天蜈九首,鬼怪异类,咸集而有。盖夫鬼神之所凭依,英雄之所战守也。


时也阴阳既乱,昧爽不分。讶长空之一色,忽大雾之四屯。虽舆薪而莫睹,惟金鼓之可闻。初若溟濛,才隐南山之豹;渐而充塞,欲迷北海之鲲。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鲸鲵出水而腾波,蛟龙潜渊而吐气。又如梅霖收溽,春阳酿寒;溟溟漠漠,浩浩漫漫。东失柴桑之岸,南无夏口之山。战船千艘,俱沉沦于岩壑;渔舟一叶,惊出没于波澜。甚则穹昊无光,朝阳失色;返白昼为昏黄,变丹山为水碧。虽大禹之智,不能测其浅深;离娄之明,焉能辨乎咫尺?


于是冯夷息浪,屏翳收功;鱼鳖遁迹,鸟兽潜踪。隔断蓬莱之岛,暗围阊阖之宫。恍惚奔腾,如骤雨之将至;纷纭杂沓,若寒云之欲同。乃能中隐毒蛇,因之而为瘴疠;内藏妖魅,凭之而为祸害。降疾厄于人间,起风尘于塞外。小民遇之夭伤,大人观之感慨。盖将返元气于洪荒,混天地为大块!


(ID昏头胀脑,2008年10月7日凌晨一点发表在铁血网,以此证明)



本文内容于 2008-10-7 1:54:41 被昏头胀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