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1/


小六子忽然惊恐的发现自己整个人飘了起来,脚下的土地在飞速的往后倒退,斜眼一看,才发觉有个人扛着自己在岩石上高低窜跳,很快来到了一个僻静的所在。


小六子只见此人闷不做声的放下自己,伸手从裤腿出拔出了一把模样怪异地匕首,在自己脖子前比划着晃了晃,又把手放在嘴上作出“嘘”字状,小六子极是害怕此人就此杀了自己,那自己六十岁的老娘就无人奉养了,连忙作哀求状,跪在地上磕头不已。此人伸出手托住小六子的下巴,猛一使劲,只听得”咔嚓“一声微响,小六子发觉自己的吃饭家伙又可以活动自如了,连忙高兴得又趴在地上叩头不止。


此人伸手止住小六子继续跪拜,轻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是谁派你们伏击我的。说实话,我就饶你性命,否则!”说着,此人用刀对着小六子的脖颈虚划了一刀。


小六子此时什么发财的梦想全都抛置脑后,眼下保住性命才是第一要紧的,连忙摇头不止,发觉不对时,复又急忙点头不已。开口说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俺一定啥都告诉你,只求你别杀了俺,俺家里还有六十岁的老娘要供养,没俺她老人家就没人送终了啊。”


当下是竹筒倒绿豆,把什么都告诉了此人,此人沉吟了一会,说道:“我可以不杀你,不过现在只能暂时委屈你了。”说完,此人用刀柄朝小六子脑后猛地一敲,小六子只觉眼前一阵发黑,很快失去了意识。此人又用刀把小六子身上的短褂割成布条状,很快,小六子整个人就被绑得像个粽子。


这个人自然就是周扬了,他问清了这班人的底细,这才明白原来是有人雇佣了马贼来对付自己。而这个人据眼前这个马贼的交代,极有可能是细柳镇上的冯云封,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想起在细柳镇上黄克竣对自己的告诫,心中不禁有些后怕,要是自己此次喝醉了酒,那恐怕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还是杨二提醒了自己,这才没有误了大事。周扬很是感谢上苍赐给了自己一个好兄弟。


想到前面还有十几个马贼在虎视眈眈的等着自己,周扬抖擞精神,快速潜行至杨二所在的山道附近,轻轻地发出三声灰鹳的叫声,杨二闻声从山道旁的一簇野草丛中爬了出来,周扬朝他轻轻地一挥手,转身就走,杨二不声不响地跟在后头,两人一前一后很快来到了周扬捆绑马贼的地方。


周扬指着倒在地上昏迷过去的马贼对杨二说道:“二弟,情况都探清楚了,他们是陕西的一帮马贼。据这个马贼说,这次是有人雇佣了他们来专门对付我,想要置我于死地,嘿嘿!想要我死,只怕没那么容易!”周扬冷笑着。




***************************************************************




“是谁要对付大哥呢?”旁边的杨二自言自语道。


“难道是他?冯云封?”


“对,你说的对,就是他,看来上次给他的教训不够深啊。他需要加深记忆了。”周扬嘿嘿冷笑道。



虽然对周扬说的什么加深记忆不大清楚,但杨二觉得肯定是上次冯疯子抢人不成又施的毒计,显然是想先除却心头之患,再为所欲为。看来是自己家连累了大哥了。心头不禁非常歉疚,有些自责地说道:“大哥,都是我们家连累了你了。。。。。。”话没说完,就被周扬打断了


周扬诚恳地对杨二说道:“二弟,你就不要说这些生分地话了,说真的,你们一家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就当是报恩,这也是我应该做地,何况,我已经把这个家当做了自己的家,把杨大娘当做了自己的亲娘,把月儿当作了自己的亲妹妹一般,自己家的亲人受辱,我岂能袖手旁观呢?”


杨二心情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目光中流露出感激,惊喜和担忧,感激得是周大哥救了自己妹妹,惊喜的是自己有这样一个出色的大哥,担忧的是周大哥目前地险恶处境。


周扬微笑着拍拍杨二的肩膀,轻松地说道:“二弟不用担心,就这几个小蠢贼,还动不了我。”心中却想道:当年我面临地处境比今天凶险多了,我都闯过去了,还怕这几个小虾米吗。


“好了,话就说到这了,二弟,你会打短枪么?”说着,周扬从腰间拔出一支驳壳枪,倒提着递给杨二。这支驳壳枪正是小六子摔在地上地。驳壳枪在中国又称盒子炮,正式名称是毛瑟军用手枪



“大哥,我只会用这个打猎,短枪我不会。”杨二呐呐地说道。


“没关系,你既会开猎枪,也肯定能够很快学会打短枪。”周扬是现场教学,就着天地间隐约可见地一点星光,周扬简单地解说了打短枪地步骤,也就是上弹夹,打开保险机头,瞄准目标开枪射击而已。杨二知道这时自己尽快学会打短枪,就能帮大哥减轻负担,因而非常认真的看着,并就着空枪实际操作了两回,觉得也没什么难地,道理和自己地猎枪大同小异。又认真仔细地按照周扬教的步骤实践了一回,勉强可以充数了。


周扬点点头,心道二弟这种表现算是很不错的了,比起自己当年地许多新兵战友强多了,也许他天生就是个打枪地料吧,想到这,周扬顺手递给杨二两个从小六子身上搜出的弹夹。周扬又告诫杨二,这种枪地后坐力比较大,连续射击时枪口容易上跳,为了以防杨二初次打短枪时兴奋过度,把子弹一梭子全打出去,周扬特地把枪扳到半自动射击状态,并且告诉杨二,枪的左侧上方的一个选择钮目前不要碰到。杨二点头应诺。



“大哥,你把枪给了我,那你自己用什么?”杨二急忙问道



“嘿嘿!对付他们,我还用不着这个,我用这个就足够应付了,你就放心吧!”说着,周扬扬了扬手中的QNL95式多功能刺刀。


“可是?”杨二还想再说,周扬挥手止住他地话头,目光直视着他,从这目光中,杨二读出了一份自信,一份轻松,这种自信和轻松完全建立在他超强地个人实力上的。他不再说了,轻轻地点点头,他信服周大哥,从一开始接触到一系列事情地发展结果,都证明了周大哥的神秘莫测和强大实力。


“大哥,现在咋办?”杨二手握着驳壳枪问道。


“你现在赶紧回到细柳镇去,到清风医馆找黄先生,请他帮忙找到中州四虎,我感觉中州四虎他们会有麻烦了。”周扬沉思了一会才说道。其实周扬心里头还是存了万分之一的希望,希望四虎没事。另外,周扬似乎非常相信黄克竣会有办法找到四虎他们。也相信他会帮忙。



“我知道大哥你一人就能应付得了!可是,这支枪还是你拿着吧。多一支枪就多一份安全啊!”


“没事,你快走吧,再迟了恐怕就来不及了。快去吧!”


“那好,大哥我走了,你一切小心!”杨二告别周扬,匆匆离去。




望着杨二逐渐远去地背影,周扬转过身来,对着前面黑沉沉地峡谷山地,冷冷地说道:“现在,狩猎正式开始,让我们来看看究竟谁是谁手中的猎物吧!”




******************************************************************************



且说马贼头子王大石绰号“王麻子”(以下以王麻子称之),派了小六子下去探察,结果隔了半饷,也没有听到自己所期盼地枪声,正在心中焦躁不定之时,夜空中忽然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随即又归于平静,王麻子等人不由地闻声色变,心中开始揣测不安起来。等了一会儿,小六子还是毫无踪影。人神秘消失了。王麻子晓得这么长时间不见动静,看来小六子是凶多吉少了。对于小六子的死活,王麻子是毫不关心的,反而心中窃喜又可以少分几块大洋了。


王麻子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他要立刻上去宰掉那两个混蛋,以便尽快拿到另外地五百大洋。他不相信自己这么多人还对付不了两个人,何况自己和手下这次配备了一色儿地盒子炮,匕首,各个都是来去如风地马上好手,也称得上是兵强马壮了。对于杀掉两个人,他都觉得这次自己是杀鸡用牛刀了,虽然听说对方有些武功,但在自己地盒子炮面前,任何武功都没有枪快。



毕竟也是纵横陕西地马贼头子,王麻子还是有点鬼主意的,当下他吩咐手下分成两拨,从左右山梁绕过去,从两侧包抄上去,自己则和几个个心腹手下,从正面进行佯攻。



此时,夜已深了,那原来隐约可见地一点星光也已躲进了厚厚地云层之中不肯出来了。前面几乎隔了几米就伸手不见五指。寒气更加渗人肌骨,绕是王麻子穿了厚厚地羊皮袄子,也也有些经受不住寒气地侵袭,冷的牙齿打战不止。他一面催促几个手下往前探,一面裹紧了羊皮袄子,不断地往拿枪的手中呵气,以防手指冻麻了。



几人弓着身子走到小六子曾经到过地地方,结果什么也没发现,前面靠近细柳镇方向王麻子还留了两人,以防目标溜回细柳镇。商定以枪声为号,如枪响就说明目标已逃回细柳镇了。到现在也还没动静,那就说明人还在这附近。一想到自己今天晚上精心准备地伏击竟然白费了功夫,王麻子就火冒三丈,当即吩咐两个手下去通知左右包抄地人马立刻展开原地搜索,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找到并击毙目标的立赏大洋三百块。王麻子是准备豁出血本了。



左右两路地马贼一听击毙目标有三百大洋可拿,个个心痒神动,巴不得自己立刻找到并杀死目标。当时民国时期的大洋还是很值钱的,以当时北平的生活标准和物价水平为例:保姆月薪约3—6元;厨师8—12元;拉包车的车夫16—20元;1元(现大洋)折合铜元为230大枚,而一斤五花猪肉仅30大枚;黄金每两105元。“四口之家,每月12元伙食费,足可维持小康水平。”而三百大洋足可负担四口之家两年多的生活费用。当下马贼们原本僵硬地动作也灵活了许多,个个瞪圆了大眼,搜索着前方可疑地生物。凡是遇见活动的东西,立马就是一枪,就这样,整个峡谷山地不时的枪声大作。



马贼们忙活了许久,除了打死几只兔子野鸡之类,毫无收获。不由的全都沮丧不已。就在他们几乎要放弃搜索之时,一个叫林全有的马贼眼尖,他正瞪着眼前黑漆漆的密林发呆时,忽然在他前方不远处有个人影一晃不见了,这马贼瞄着人影“啪”地就是一枪,似乎没击中目标,他们也没有告知其他人,马上和几个相熟地马贼拔脚就追进了密林。(编者按:唉!还是金钱的力量在作怪啊!真是些要钱不要命地亡命之徒啊)


林全有一马当先,将其他人甩出老远,眼见那个人影就在前面不远处若隐若现,林全有连开十枪,就是打不中,他自己都有点奇怪了,自己的枪法不能说是百发百中吧,至少也能靠个边儿吧,今天晚上真是邪了门了,枪枪落空,难道说是老天不让我发财?正在他有些发愣之时,前面那个人影消失不见了。


“我真他妈的见鬼了,难道那不是人?不会,明明是个人啊,动物哪有用两条腿跑路的?”林全有一边往回走,一边有些懊恼的自言自语道。



正在林全有垂头丧气的往回走时,忽然他感觉身后仿佛有一只手在他肩上轻轻的拍了怕,他以为是同伴呢,伸手一把拨开,嘴里没好气地说道:“人都跑了!你他妈地还搞什么搞?”


“谁说的?我不是在你身边好好地吗?回头看看,哥们!”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这样一句。


等他感觉到不对准备拔枪时,已经晚了,只听得“咯嚓”一声,林全有感觉自己的脑袋转动的幅度竟然达到了诡异的一百八十度。整个儿转了个半圈,“这下总算可以看到那个把我把脑袋转了半圈的家伙了。”林全有在意识最后丧失前这样安慰自己道。



此时尾随在后的几个马贼,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见林全有倚靠在树干上,脑袋低垂着默不作声,其中一个林全有的同乡上前重重的拍了一下林全有,好奇的问道:“林哥,你在干甚么呢?”


随着他地重重一拍,原本倚靠着大树的林全有此刻歪着脖子滑向地面。脑袋与身子呈现出怪异地角度。


“他死了!小林子(林哥)死了!”几个马贼踉跄着倒退了几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其中那个年轻地林全有同乡最为恐慌,他拔出短枪对着黑森森地密林就是一通胡扫,嘴里语无伦次地叫着甚么。另外一个年长一些的马贼见他实在不像话,上前夺过他的枪,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这才使他清醒过来。几人都意识到此地不可久留,忙不迭地顺着来路就跑。


此时一阵冷风吹过,风在间疏林密地林地中穿过,发出了呜呜地哀鸣犹如鬼怪地哭泣一般。也许自小所受地鬼神教育使他们对于鬼怪一类地向来是敬而远之的。此时这几个马贼听了这种声音,更是慌不择路,恍如后面真有鬼魂在追缠着他们。就这样,几个人在这阴森森地密林里跑散了。一个满脸胡子地马贼,跑着跑着,前面不见了两人,也不知道他们跑哪去了。正在他靠着树干喘口气时,突地从树上落下了一个绳套,恰巧套住了胡子马贼地脖子,只听“嗖”地一下胡子马贼被吊上了半空,他拼着老命垂死挣扎着,终于还是没能逃脱死神的召唤,僵直着双脚不动了。



此刻,那个年长的马贼,后面紧跟着那个年轻地马贼,怎么跑也跑不出这座阴森恐怖地密林,年长的马贼明白自己等人迷路了,眼下只有开枪把其他马贼吸引过来,才能解救自己等人。于是两人向着空中连放了三枪,清脆地枪声虽然吸引了其余马贼地注意,可是同样也引来了黑夜地魔鬼,此刻这个魔鬼正在逼近还懵然不知地他们。



年轻马贼半扶着树干,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而年长一些的马贼则坐靠在对面一株枯树根上,同样神色惊惶


“啊!”一声刺耳地惨叫惊呆了年长地马贼,睁着恐惧地眼睛望去,只见年轻马贼地脖子上扎着一根尖利地树枝,脸上带着诡异地笑容,正脚步蹒跚地向他走来。


年长马贼吓得瘫坐在地上,抬起枪冲着年轻马贼就是几枪,子弹击中了年轻马贼的胸部,嘣出了几朵娇艳地血花。但这似乎没能阻止年轻马贼继续前行地步伐,年轻马贼伸出颤抖的双手,好像要上前抱住什么,但终于没能如愿,带着不甘扑到在年长马贼的身前,这一下吓得年长马贼把枪都扔了。连忙躲出老远的地方,这才松了一口气。


“俺的妈呀!不知老大这次倒霉的惹到了什么人物,这个人简直是黑夜魔神啊。”心中后悔不已,都是自己贪钱惹的祸啊,他知道自己这次惹到了不能惹地人,急忙趴在地上向着四周密林叩头不止。嘴里不停地喊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求求你放过俺吧!俺上有老,下有小,俺还要挣钱养活他们呢!”


“唉!你们怎么都是一个腔调啊!”随着一声长长地叹息,一个黑影闪现在年长马贼地眼前。


年长马贼还在不停地叩头,那个黑影走上前来,朝着年长马贼地后脑猛击了一掌,年长马贼登时晕了过去。这个黑影对着晕倒在地的马贼说了一句:“你不想死,我也不想死啊,嘿嘿!算你命长,这次就放过你了。”说完,一闪身消失在密林深处。



王麻子带着手下赶到密林中时,展现在他眼前的景象震呆了他地神经,他目光呆滞的看着吊死在树冠上随风左右摇晃的马贼,脖子被拧了个个的林全有,脖子上钉着尖利地树枝的年轻马贼。还有晕倒在地上的年长马贼,终于明白这次自己惹到了怎样可怕地人物。



魂飞胆丧的王麻子带着剩余的手下连夜逃回了陕西,再也不敢踏足河北地界。



第十八章暗夜狙杀(三)于10月7日晚九时整彻底完成,!这一章我更新了整整五千五百字,辛苦啊!敬请各位书友多多支持!谢谢!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