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谁应该为次贷风暴负责?

谁应该为次贷风暴负责?


作者:鲁克


奥巴马和麦凯恩首场辩论由经济议题开始,围绕金融救助,开支,税收等等议题,足足辩论了三十分钟。谁胜谁负,我暂时留给各位读者自己结论。


不过,在回答是否要通过金融救助来结束这场次贷风暴造成的金融危机时,奥巴马严厉指责布什说“金融危机罪魁祸首是布什的经济政策,而同时麦凯恩曾是这些失败的政策支持者。”奥巴马直截了当把这顶所谓的“失败的经济政策”大帽子扣到布什头上,而其后他并没有再给出对此的解释。


那我们就要追问一下奥巴马先生:“为什么说布什政府的经济政策错了,到底是他任期哪些条政策造成了如此可怕的金融危机?”扣帽子很容易,如果没有逻辑和常理来胡乱扣帽子,那么你的言论还有没有意义。


我们现在回过头来讨论一下次贷风暴,都知道这次所谓的经济危机,不是发生在Main Street(缅因街),不是普罗大众的商业经济整体出了大问题(在今年前两季度美国的GDP也不是负增长)而是Wall Street(华尔街)出了事情,是一次金融界的信贷危机,当然Wall Street 的坍塌,必定会拉Main Street下水,这也毫无疑问,当全世界的民众都不相信美国的银行和世界最硬的通货--美金,灾难可想而知。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金融体系垮了,就象多米诺骨牌推倒了最关键的第一张,其他关联的金融体也将一个一个跟着倒。


自去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来,首先是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机构新世纪金融公司破产,随后在2007年7、8月份,大批次贷机构纷纷倒闭,今年3月贝尔斯登成为银行界第一个牺牲品,紧接着二房(房利美和房地美)爆发危机,现在雷曼兄弟也要清盘,甚至差点没有买家,美林已被变卖(给美国银行),美国保险大鳄 AIG(美国国际集团) 因为被旗下从事的次贷业务子公司拖垮,陷入破产困境,摩根士丹利和高盛集团因此(由投行)转型为传统银行控股公司,美联也濒临倒闭,花旗集团的巨亏150 亿,真是曾几何时,这些金融巨头如今纷纷被次贷风暴拖下水。


那么这场金融海啸究竟是什么造成的?媒体评论家各说其是,什么对金融衍生品监管失效所致,是纵容金融创新,自由化(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而闯了大祸,是华尔街金融集团CEO的不顾风险,贪婪,豪赌,违规操作,什么是避险基金出了问题,要怪卖空投机的秃鹰,有的找格林斯潘替罪,因为他的自私(前些年)采用了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是说政府机构的问题,但是媒体的基调都是在批评华尔街的金融CEO。有的人说,“凯恩斯”就要要回来了,你看,企业上市是资本主义,现在现在用纳税人的钱去救助,就是要走共产主义的路。有的学者甚至结论断言“不要盲目迷信市场的自我调节效力,市场并不是万能的,不能过分相信“ 放任的自由经济”的“隐形之手”。


次贷问题是卡特政府的CRA造成的


难道真的是市场失灵了?的确,市场表现出来需要政府再次干预,但决不能说是自由放任的经济模式有问题,更不能由此得出结论政府要加强对房市和金融机构的管制。主流媒体说自由放任的金融,造成了贪婪,失去诚信道德,但对于产生次贷问题的根源却很少有仔细分析。


什么是次贷?所谓的次级抵押贷款是指向低收入、少数族群、受教育水平低、金融知识匮乏的家庭和个人发放的住房抵押贷款。可基本归纳为(1)个人信用记录比较差,信用评级得分比较低。(2)贷款房产价值比和月供收入比较高。(3)少数族群占比高,且多为可调利率,或只支付利息和无收入证明文件贷款。(4)拖欠率和取消抵押赎回权比率较高。


这么四类其实属于不值得贷款的对象,或者说对其贷款风险极高,但是为什么银行却偏偏要违背常理,贷款给他们购房,承担这么巨大,而且不必要的风险呢?


原来美国银行贷款并不是随心所欲的,可以按照自己意愿和原则来做的。他们的贷款要受到金融监管的制约。其中要提到就是 CRA(Community Reinvestment Act)《社区再投资法》了以及《平等信贷机会法(Equal Credit Opportunity Act)》这两项法案。


1977年,卡特政府及其民主党议员,全然不顾来自银行界对监管法案强烈不满,通过了这项充满争议的CRA法。按照其法规迫使银行向低收入家庭和低收入社区提供住房贷款。同样平等信贷机会法如此在隔年通过,要求贷款机构不能因借款人种族、肤色、年龄、性别、宗教信仰、原国籍和身份差异有任何信贷歧视。


这些法案作为金融监管的政策列入《联邦监管法典》,比如,在法典的第12部分,明文规定,货币监理署有权要求其成员的国民银行执行CRA(《社区再投资法》)的规定;执行公平信贷。


执行CRA法案的主要是四大联邦政府机关,联储体系,货币监理署,财政部的储蓄监督办公室,联邦储蓄保险公司。一旦某家银行遭到“社区组织”相关(CRA)投诉,那么这四大政府机构可以直接终止或延缓这家银行的所有发展业务,比如银行增加分支,分行合并,支行的扩大等等,如此严厉的惩罚措施会让银行损失惨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银行往往被逼无奈,选择开辟一些高风险的次贷业务。


当年推动CRA法案主要是来自各个左翼(卡特的铁杆支持者)游说团体,其名目繁多,大都是所谓的“邻舍组织”,诸如“ACORN"社区组织,(全名 “改革社区组织联合 ”(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for Reform Now)。他们曾号称依据CRA法,已经迫使银行贷得款项将近美金一兆亿。


米瑟斯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汤马斯•罗瑞周 Thomas J. Di Lorenzo在《是政府制造了这场次贷风暴》文中提到,一位来自美国邻舍帮助公司(Neighborhood Assistance Corporation of America)的成员,名叫布鲁斯•马克 Bruce Marks的人曾在纽约时报吹嘘,他十年之内,就靠CRA向美国银行等金融机构为自己的组织共贷到38亿美金。这简直是用CRA勒索银行。要知道这才只不过一个波士顿社区组织的“业绩”。


CRA被克林顿政府发扬光大造成了二房成为危险的导火索


据统计,这种不良次贷共贷出了一兆亿美金,贝尔斯登更是首当其冲。到了克林顿政府时代,为了响应让所谓让中低收入的人“居者有其屋“的号召,也是迫于克林顿政府提高所谓购房率的政策压力,国家资助的房利美公司开始接受这些次贷业务,光“我的社区抵押贷款“ 房利美就购买了20亿美金。从1994年到1999年,房利美A级次贷按揭规模直线上升,房价也开始迅速上涨。


二房作抵押担保(你首付都不够,不要紧,我帮你担保),然后再将这些未偿抵押贷款(不良贷款)包装后转卖给银行和金融机构。房利美要想得到更多的抵押金,就得把贷款人的收入要求调降,不良买家进入也越来越多,加上客户可以享受头几年“(ARM)浮动按揭低息”这样的利诱,买不起房的人开始买房子,而只能买小房的人冒险买大房屋,有便宜谁不要?反正签签字就可以,而至于购房人收入证明文件基本上很少,风险评估也只是走走过场而已,而且弄不好,银行搞的严格了,还要吃歧视的官司。


(二房,房地美和房利美两家公司最早是政府出资创建,后来被国会改为私营机构,但和联邦政府有紧密的联系,被称为“GSE”所谓政府资助事业,其实还是一个半官方的机构。在美国,“二房”的信誉几乎与美国国债信誉相当,到如今二房几乎占据着全美5万亿美元房屋按揭市场的一半份额。)


那么二房是怎样成为次贷风暴的又一导火索呢?原来二房在,1992年,克林顿执政时期,国会通过一项法案,要求二房投入更大的贷款比例来支持所谓“居者有其屋(affordable housing)”(能让大家都可以买房供房)


而且,在1993年初,克林顿要求增加CRA管制条例,让农村以及城镇贫困区也可以得到更多的按揭贷款。终于在1995年,新CRA生效,而且其中增加了一些条款,以鼓励社区组织投诉没有给具体的群体(例如种族等等)足够贷款金额的银行,并要求贷款评估完全符合CRA的规定,而且让为特定团体贷款的社区组织收取银行的经费。


结果,不但银行设立CRA部门,以贷出这些糟糕的次贷,以免违规。而且“讨贷款”的社区组织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根据参议院的银行委员会估计,在2000年,这些组织光从银行得到的经费和工资就有95亿。前面提到的ACORN 就有7亿6千万。


因此在1993年到1998年,CRA 的抵押贷款额接近四成。而且政策的改变给了二房很大的权力,让他们只需要收取2.5%的资本金(而银行要10%),这也鼓励银行给低收入的人群贷款,经常为那些几乎零首付,几乎没有收入证明文件的人作担保。


这样置银行于尴尬的局面,银行不得不吞下这些垃圾贷款,形成以后坏帐,为了弥补损失、降低风险,他们企图增加贷款的利息,可是马上遭到社区组织的投诉。银行减少这类风险贷款也不行,因为上面的四大金融监管机构正虎视眈眈。社区组织的发展壮大,CRA也随之发扬光大,而银行系统的漏洞也被越捅越大。


而新版的CRA也准许按揭打包成证券出售。按揭证券化之后,风险亦转嫁给投资按揭证券的个人和机构投资者﹐银行顺利套现﹐就有资金再做按揭。


房价回落,金融衍生品成为暴风眼


在信息产业泡沫破灭以及在911之后,因为担心美国的经济,美联储一直降息,货币政策相对宽松,当经济开始出现复苏,在CRA政策下,房价出现飚涨。恰好把这些风险隐藏起来,反正房子在升值嘛,无所谓了。但是,随着这两年的利率升高,房价见顶,而享用了三年的优惠贷款利率也到了时限,房价急速下跌,不良的购房人开始断供,把房子丢给银行,而后,才造成那些打包出售的金融衍生品CDO债务抵押债券(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以及CDS信用违约交换(Credit Default Swap,)大幅度贬值。本来银行想通过这些金融衍生品来分担自己风险,结果好景不长,遭遇房价急速下挫,金融衍生品成了金融界暴风眼,造成了金融机构的巨大亏损。主流媒体责怪华尔街的富人贪得无厌制造了金融衍生品,可从来不去考虑银行的坏帐究竟是怎么造成的。


奥巴马杯葛监管房利美法案,原来他是房利美最高层的朋友


奥巴马说是布什经济政策问题的失败,CRA不是布什搞出的,二房的扩张也不是布什造成的,美联储是相对独立的政府机构。到是布什总统意识到了二房业务规模扩张的潜在危机,于2003年,他要求在财政部设立机构来监管二房,阻止其市场投机及泡沫化。可是当时遭到民主党的杯葛,理由是这样可能伤害他们为低收入的群体提供贷款的能力。


民主党议员巴尼•福兰克Barney Frank 曾说:“夸大(风险)的人越多,给这些公司造成的压力越大,那么可供的房子的机会(affordable housing )就越少。”民主党议员.梅尔未•华特 Melvin Watt 则说“这样让最穷困的家庭买不起房子”。


奥巴马指责麦凯恩为失败的经济政策背书,可事实上,于2005年,麦凯也恩曾警告说抵押贷款的市场可能要坍塌。他推出了住房企业管制法案,来监管二房,可是又被民主党议员封杀了。2007年他再次提议,同样又被封杀。原因很简单,参议院有二房高层的好朋友,比如克里斯•多德 Chris Dodd 和这位大言不惭的奥巴马。


奥巴马的竞选顾问之一杰米•约翰逊(Jim Johnson)是前房利美的CEO,而且这位约翰逊(1991-1998)做房利美的CEO的时候,就是在CRA大行其道之时。他给奥巴马捐了4600美金(个人捐赠上限是5000)可谓大方。约翰逊现在是高盛的董事,而他的高盛公司给奥巴马竞选经费捐赠70万美金。


奥巴马的另一位住房政策咨询的对象是福兰克林•瑞恩斯Franklin Raines 。很巧的就是,瑞恩斯也曾是房利美的副总裁(1991-1996)以及房利美的CEO(1999-2004),更是在克林顿经济政策的高级幕僚(预算管理局主任1996-1998)。


毫无疑问,当然房利美给奥巴马的政治资助也是最多的。奥巴马和这些利益集团的头头关系密切,这也是奥巴马愿意在参议院挺他们主要原因,但是现在二房出了事情,他却把这个帐赖到布什和麦凯恩头上,以为谁执政谁就付全部责任,这是不是在低估美国民众的智商呢?



文章参考


1.Burning Down The House: What Caused Our Economic Crisis?

2.The Government-Created Subprime Mortgage Meltdown by by Thomas J. DiLorenzo

3. BARACK'S 'ORGANIZER' BUDS PUSHED FOR BAD MORTGAGES by STANLEY KURTZ

4. wiki : community Reinvestment Act

5. 次按风暴真的只有银行错? By Alvin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