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边,人家华尔街出现所谓危机,倒了几家大银行,万八千人失业,美国政府出了点儿血,这边,就有所谓中国精英高喊“上海将取代华尔街成为全球金融中心”了,好像美国二三百年建立起来的以美国价值为绝对核心的全球金融秩序像你过家家用的积木,那边拆了,这边接着堆就成了。


做这样的梦,既无知,也无良。


就凭你们?


500年间,世界财富中心从亚洲到欧洲到美洲的转移,难道仅仅是几亿几百亿几万亿的钞票转移过程吗?


无论是大都(北京)、伦敦还是纽约成为世界财富中心的过程都有一个民族崛起、军事强大和思想启蒙的大背景,资本主义在欧洲到美洲的一步一步成功,也是几代人千千万万的信仰精英,他们本着振兴本民族的终极目的用智慧、鲜血换来的,在万有引力的世界里,向下倒塌永远是必然的,向上建筑却只有坚持对“偶然”和信仰才能做到。


什么意思呢?


美国可能会完蛋,不是这次也是下次,但是不是美国完蛋了就是中国崛起,纽约完蛋了就是上海上位,那“绝对”是未必。


我相信没有真正的努力,上海不成,东京不成,柏林也不成。纽约成为世界的核心是伟大的美国精英们赢来的,不是懒惰的英国人坐腻了世界第一的宝座让出来的。


什么样的努力?


虽然,我个人不喜欢现在的美国政府,也不喜欢现在的美国,但对华盛顿将军、林肯总统和比尔·盖茨董事长这样美国历史上的精英人物仍然充满敬意,对那些在美国历史上以一己之力推动当时的美国成为现在的美国的人们充满崇拜。


蒋介石为什么输给毛泽东?


理由很多,说法很多,但在我看来蒋介石输在投机,输在只于美国、德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及领袖的奋斗中只学会了皮毛――投机,老蒋终生在日本、美国、德国的诸多资本主义列强身上找依靠,终生在孙中山、耶稣、斯大林这样的领袖身上找信仰,最后把800万军队变成一根毫毛带进了台湾岛;而毛爷爷是从湖南的土地上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一辈子里,他的境遇、机缘和资本都改变巨大,但信仰从来没变过,那就是要自力更生救中国,所以,他最后拥有了中国。


以为一场金融危机就可以让华尔街把金融中心的宝座拱手送给上海,这本身就是投机的,有这样思想的人,现在被称为中国的的金融精英和财经专家,但在我看来,他们不过是一些职场掮客和企业炒手罢了――难道改革开放30年我们只学会了这两个字“投机”?中国,想指望这些人的这些本事,就趁着人家华尔街的倒霉捞到点什么好处,只不过是手淫。


华尔街,难道只是一个美元流通的巨大中转站吗?


华尔街,是美利坚合众国(USA)这个国名的核心价值的浓缩体,而美国拥有华尔街的原因也是为了通过美元的流动输出原教旨的美国价值,你所知的所谓美国值,哪一种不在华尔街有表现?哪一个不被华尔街的金融权力所支撑?即使在今天,华尔街已经危机重重的时候,你仍然不能否认100多年来那些为把华尔街推动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奉行美国价值的民族精英们的巨大贡献,以及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榜样作用。


纽约证券交易所大门上方有一幅巨大的美国国旗,这或者最能说明华尔街的一切。


简言之,华尔街是美国用金融手段攫取全球资源的主战场,而不是美国为全球摆设的施粥棚。


我在一篇介绍华尔街的小文里看到过这样一段话:


所罗门兄弟曾经提着篮子向证券经纪人推销债券,摩根曾经召开拯救美国金融危机的秘密会议,年轻的文伯格曾经战战兢兢地敲响高盛公司的大门(日后他成为高盛历史上的传奇总裁),米尔肯曾经向整个世界散发他的垃圾债券;在这些神话人物死去几十年之后,他们的灵魂仍然君临纽约上空,附身在任何一个年轻的银行家、分析师、交易员、经纪人或基金经理的身上,随时制造出最新的金融神话。这就是华尔街。


所罗门兄弟、摩根、文伯格、米尔肯――这些名字,哪一个不是热爱美国、相信美国的所谓民族精英,如果你知道汉密尔顿(美国第一位财政部长)和洛克菲勒(美国第一代世界首富),你就应知道他们不但是美元的制造者,更是美元的保卫者,又哪一个是靠仰人鼻息鹦鹉学舌和投机钻营获得成功的?


我相信,上海或者北京,想要取代华尔街成为世界金融中心,除了要有几家大公司的坐镇,除了有几家大银行的斡旋,有几万亿几十万亿现金的底气之外,更应有一批热爱“中国价值”的金融、财政界精英,就像华尔街所输出的也并不只是如流滚滚的美金,而是美国第一(民族主义)的信誉一样,“上海滩取代华尔街”就像一道我们必须要求解试题,没有对中国利益第一、没有中国价值至上的信仰和追逐,你休想找到正确答案。


我不相信靠那些一提到中国价值就冷笑,一听说中国利益就撇嘴的中国买办精英们能把上海滩变成以人民币流动为全球金融指向标、并全面服务于中国国家利益这个大目标的下一个华尔街。


在没有理解华尔街之前,谈什么取代华尔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