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想当年在虎牢关前,张飞向连败数将正感觉十分良好的吕温侯挑唆时大骂其为“三姓家奴!”。于是乎这个号称让“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吕温侯,纵使英武的形象和盖世无双的武力也抵挡不住这个“三姓家奴”逢主必叛的恶名,仿佛成了三国中最没人品的代名词。

如果不涉及个人问题,单从屡次叛变上来说其实在某种意义上这确实是委屈的我们的吕布同学,因为“屡次叛变”的人又非温侯一人,为什么其他人就可以独善其身?

首先,最大的“三姓家奴”出场,他跟过的主子一点也不比吕布要少,但却留下了仁义的大名,真是一位很有本事和手段的人物。他就是刘备。

这位刘皇叔在前半身经历坎坷,每次维持自己势力的时间都不长,在很多情况下只好跟着各路大哥混事。那位张三爷在臭骂吕布的时候竟然也不回头看看自己的大哥,看看他的经历是如何的…

第一个,公孙瓒,在讨伐董卓时刘备身份低微,在各路诸侯的面前几乎无立锥之地,所以他就站在了旧识公孙瓒的麾下,即使这个时间很短,但这个也是刘皇叔的第一个东家,在这个阶段通过“温酒斩华雄”和“三英战吕布”确立了自己在各诸侯间的名望。而这位暂时的东家并没有让刘皇叔安顿下来,随着联盟军的涣散,随之抛弃,公孙瓒的提携对刘皇叔确实恩德不浅,在之后有在公孙瓒的地盘上当了平原令,但刘备并没有以忠诚相待,而是后来出兵相助报了这恩情。

第二个,陶谦,虽然在虚情假意的让了三次,刘备还是在陶谦的手下得了徐州,对于以前最多只是县令的刘备,这次得一个这么大的城池,首次在军力财力上有了和各路山头上的大哥分庭抗礼的本事,陶谦是为了报恩,刘备则坐享其成,虽然并未在陶谦的麾下效力,但继承了陶谦的遗志,所以陶谦也勉强是个东家。起码算是半个。

第三,吕布,在袁术军事威胁下,刘皇叔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也依附了这个以“没人品”和能打仗、反复无常著称的吕温侯,此刻两者虽名义上互为唇齿,但吕布势力远比刘备要强,麾下张辽高顺的统率能力和陈宫的智谋也远优于刘关张当时队伍的水平,所以说到了依附吕布也并不夸张。然而呢,在恩恩怨怨之下,刘备又依附了之前被其骂为汉贼的曹操,回来抄了吕布的老窝,并在吕布的死上以“君不见丁建阳董卓乎”的致命一击,彻底终结了吕布的人生。刘备这次不但是背叛,而且还亲自参与了消灭旧主的行动中,不管是因财起意还是道义所为,叛主的恶名是甩不掉的。

第四,曹操,刘备依附曹操实属无奈,只为了报仇而已,可这次却算的上彻底的在其麾下效力,为曹操服务的相当一段时间,但刘皇叔终不想在人之下,之后,叛变,又另立山头了。并于曹操对着干。

第五,袁绍,在于曹操的对抗中刘皇叔又败了,这次连家小兄弟都扔了只身投靠袁绍,这时的刘备以到中年,单人独骑的投靠未免令自己的身影多了几分悲惨,投靠和效力的目的依旧非常明确,向曹操报仇,但袁绍无能,在优势兵力下败给了曹操,刘备呢也最先抛弃了这艘要沉没的破船,去找自己的兄弟要令立山头。古城聚义时张飞能因为他二哥关羽依附了一次曹操和关羽大打出手,却能容忍刚他那从袁绍那出来,并早已换过四五个东家的大哥刘备,这是什么道理呢?不理解…..

第六,刘表,这是刘备最后一个东家了,再次输给曹操之后北方以无东家可以投靠,刘备也只好长途跋涉前往荆州,投靠通是宗亲的刘表,从其手下混得个小城新野权且安身,在这里刘备得到了诸葛亮的协助,并在赤壁之战时以“孙刘联盟”的旗帜,再次打出了自己的旗号。

看刘备跟过的这些东家,除陶谦那个略算勉强,其他的都是名副其实的依附和效力,算上自己之后自立门户之后的名号,刘备起码是“六姓家奴”,但六姓又如何?终三分天下,如果死心塌地的跟了第一个东家公孙瓒,并在其手下死节,倒是成就了张飞口中的那句“大丈夫终生不侍二主”的“真理”,但意义又何在?

第二位出场的“三姓家奴”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此人非是旁的,乃是自称“破黄巾,擒吕布,收袁绍,灭袁术,缴张绣,深入塞北直抵辽东”奸雄曹操。

曹操的第一位东家是何进,或者说算是朝廷,曹操在朝为官,目睹了种种官场黑暗之后曹操并没有辞官的打算,并乐在其中,经管职位低微无法干预政策,也做出了“乱天下者必进也”或者“乱天下者必袁氏兄弟”等等预言。但他并未有所作为,而是得过且过的继续自己的官宦生活,当何进因自己无能死于刀锋之后,似乎对曹操的冲击也不大,或许还因为自己的预言命中偷着乐也说不定,这次虽然算是失去了东家经管不是背叛,“换门庭,换姓氏”也算是了。

第二位东家是董卓,如果之前还算是朝廷,行使国家的职能的话,在这个凶暴的董卓面前,以前的一切规定和机构都是废纸,一切都是随他老人家便。当时对朝廷忠诚的人或已死相拼或辞职而去,书中描写朝中之官去者大半。即使自己没把何进当成是自己的东家,哪起码也应该是忠于朝廷的,而曹操这时仍旧是无所作为的,既没有反抗,也没有退出,而是在董卓手下继续为官,看着董卓胡作非为。也默认也自己的新东家,虽然后来也有借献刀之名去行刺的举动,但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侍奉过董卓肯定是曹操个人简历上抹不去的污点。

第三,算是自立门户了,恢复了自己本来姓氏,并将自己的旗帜覆盖了大半个中国,如果仅仅为了忠诚而去和那些以死相拼和辞官退隐的人效仿,确实是成就了忠义的美名,但自己一世的威名呢?恐怕就难以实现了。

第三位“三姓家奴”出场,这也是大家极为熟悉的角色,在某种程度上也成就了自己忠勇的名声,这位就是在当阳长坂创出一世威名的赵云赵子龙。

赵云的第一位东家是袁绍,在向公孙瓒报家门时就说过了,自己在袁本初手下做过事,因为觉得袁绍非英明的主子而离去,并迅速的加入了于其对抗的阵营中,或许我们不该指责赵云的叛主行为。应该讨论的是人心难测,赵云去投袁绍想必也是慕名而去,但这种慕名也由很大的欺骗性,谁都会为自己打造一个好的名声,除非近距离的接触,很难分清是非,难道寻主就是一锤子的买卖?

第二位东家是公孙瓒,虽然赵云也很快看清了公孙瓒“亦属袁绍之流”但这次他并没有立刻起身离去,而是辅佐公孙瓒直到其势力覆灭,当然这段事情并没有被深入的描写,不知道赵云没有立刻离开的理由,而是搭上了自己整个的青春年华,离开公孙瓒时以是近中年,也许是不想留下走马灯似的的换主的名号吧,大概。

第三位东家是刘备,也是赵云的最后一位东家,赵云在刘备的手下闯出了自己的名号,并也履行了自己忠诚。在刘备最落魄时也没有抛弃刘备,蜀国存在的时间并不长,可也有忠勇赵云的一分心血做了根基,如果假设一下在辅佐刘备时再被俘,恐怕赵云是不会投降的,为了自己忠义的名号而赴死。何时成全自己的忠诚,何时又该换东家而保存生命,看似简单,但确实很难的一个抉择。

第四位“三姓家奴”,贾诩,最开始在李傕郭汜手下混饭吃,后来又投了张绣,帮助既无大军又无大将的张绣胜了曹操,后来又投身于曹操的门下,并在自己第三位东家的门庭下停止了换主的步伐。

第五位“三姓家奴”庞德,虽然人侍三主,但一点也不耽误自己的忠诚的大名,最开始在马超底下做事,后来马超兵败投靠了张鲁,并在其麾下作战,后来又降了曹操,为了曹家拼死对抗关羽,死在了关羽的手下,抬棺椁决死战成就了庞德的忠诚之名,一俊遮百丑一般对过去的两次背叛既往不咎。而和他同时出征的于禁就远远没有那么好运了,仅仅一次背叛请降就落上了叛徒的恶名。命运的不公平简直到了极点。

第六位“三姓家奴”甘宁,原来是自己立山头的绿林豪杰,后依附黄祖那个废材,最后投到孙家的门下,在后来的百骑劫营中得到了自己主子的首肯“曹操由张辽,孤由甘兴霸,足以相抵也。”从而留下了自己悍勇的美名。

,三姓家奴的列举到此为止,其实不到“三姓”,换主的名将也很多,黄忠、张辽、太史慈、徐晃等等都是有过背叛换主经历的名将,他们日后的功绩刚好为自己的背叛做了很好的掩饰,另一种可能就是自己的主子在之后就成了称霸一方的霸主,而自己的背叛也被说成了是一种天命所归的感觉,成了那些“识时务”的“俊杰”。

当然,其中也有例外的,魏延就是很好的例子,魏延和蜀国很多将领都一样,都有过叛主和改换门庭的经历{五虎上将仲唯一没有换主经历的似乎是张飞}。而魏延则独不被所容,如果不是有了诸葛亮后期不断的排挤和打击魏延未必会叛,在蜀国中后期的战斗中,魏延几乎是一场不落的参与了,在赵云死了之后也是蜀国唯一的还有些名气将领,同样叛主换主,同样是辛苦劳累,却得了如此的结果。

当然中国的历史上换主背叛的事情多不胜数,本人只是拿出大家几乎都耳熟能详的三国演义里的事情来举例子,三国演义虽为小说但不是那种不着边际的杜撰,里面也存在了很多古人对忠诚和背叛的看法,包括里面引用赞美忠诚的后世诗句,故引用了一下。

中国的道德伦理本身就很矛盾,在歌颂忠勇的同时又赞同哪些识时务的“俊杰”。这让人觉得自己的人生中徒增了几分险恶,在识时务和忠诚的选择上踏错一步就很可能是万劫不复,背上万世的骂名,如果历史上商汤、周武、刘邦、李渊、赵匡胤、朱元璋之流,他们失败了,估计也会背上叛主流寇的罪名,招人唾骂,而他们胜了,所以成了“识时务”的“俊杰”。

在道德上,忠诚是很单纯的一种感情,而“识时务”则是一种赌博胜了之后的一种狡辩心理。跟随主子是很盲目的一种选择,每个统治者无不把自己的名声做的很好,曹操起义的旗帜上写“忠义”二字,但事实并不是如此的,曹操的所为够不上忠义,刘备的以仁德自居,霸宗亲之地成天下三分之举也算不得仁德。统治者很难由清白这一说,政治斗争是很丑恶的,无论哪朝哪代,无论中国还是世界上任意哪个地方。

,如果某个人明知道这种丑恶,下定决心趟这股浑水而成就自己的威名,这就需要有自己的眼力,选对主子或者自己选择对属于自己班子成就威名,明眼识人是很难做到的,要不就不会有换主的说法了,而在大家所推崇道德上忠诚的说法恰恰是遏制这种做法的理论。要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算跟了董卓这种的主子也得维持忠诚,和主子一起耍流氓才是正道。

中国人心里歌颂忠诚,其实是对一种纯洁的仰望,无瑕疵的经历,无瑕疵的背景,个人认为对女性贞操的要求都是忠诚的衍生品……要求她们对自己的丈夫忠诚,然而这种苛刻的忠诚要求也是荒谬的,于是很多“识时务的俊杰”就开始反抗着种无谓的忠诚。

到这里,这种车轱辘话似乎说了一圈,忠诚和那种“识时务”而趁机搞政治投机成就自己的想法似乎都算不得完美的选择。这个问题上也永远不会完整的正确答案。

希望大家对历史上诸多的叛变与换主的事件上少一些火气,虽然不是全部,但很多的叛变都没有正义与非正义的分别,之所以名声的不同,完全的成王败寇所致。

在现在的社会上,和平占了主流,很难出现这种“忠诚”与“识时务”的选择摆在各位的面前,但大家又是如何看待忠诚和“识时务”的呢?当各位遇到这种选择时会做出什么选择?为忠诚执着?还是换门庭图更大的发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