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行动”----朱可夫元帅最惨痛的失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哈勒欣河战役胜利后的朱可夫和红军战士在一起

在 1942 年 11 月 19 日,在斯大林格勒经过了几个月艰苦而损失惨重的防御战之后,红军对一直行动顺利的德军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突击。使德军极度震惊的是,在一周内苏军即包围了德第六集团军。十周以后,该集团军所剩下的残兵败将投降,苏德战争中最有名的战役宣告结束。

历史上声称斯大林格勒战役改变了德国东线战事的进程并使国防军和德意志帝国走向了注定的屈辱的失败之路。历史遵循了斯大林格勒胜利不朽的荣誉,胜利的红军似乎再也没有遭受战略上或重大的军事失败(1)。斯大林格勒战役的策划者们已经作为将苏联带向胜利的不可战胜的英雄被载入军事史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苏联元帅,莫斯科、斯大林格勒、库尔斯克和柏林战役的英雄,格尔吉奥.康斯坦丁诺维奇.朱可夫。

然而,历史告诉了我们错误的信息。历史女神是善变的,她们只记录所报道的而忽略哪些没有报道的。有一句格言“胜利者才能篡改”,也适用于历史和战争。对于战争,历史对后代也施加了巨大的影响,这方面没有比德国的东线战事更明显的了。德国人只是骄傲地不断叙述他们在 1942 年底以前地胜利历程,苏联人则宣扬在此之后他们的军事胜利,对此没有德国人与他们有所争议。

1941 年和 1942 年的那些地名,如明斯克、斯摩棱斯克、基辅和哈尔科夫,唤起了对德军的胜利的想象,而莫斯科、斯大林格勒、库尔斯克、白俄罗斯和柏林则是苏军的胜利的象征。然而这些印象其实是虚假的。例如,虽然德军在 1941 和1942 年的推进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巴巴罗沙计划和蓝色计划还是失败了,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仍在苏军手中,而且紧接着就是德军的惨败,并以第三帝国的毁灭而达到顶峰。

同样,战争后几年的历史没有评价苏军那些似乎不会终止的胜利,这对我们的误导程度更大。可以理解,苏联非常不愿意破坏他们光辉的记录,而德国人通常以将失败归结于希特勒的歇斯底里和苏军压倒性的优势来避免心中的不快。这样苏联的记载就好像他们是完美地走向最终所注定的胜利那样。这种修改真实历史的做法通过隐瞒苏军大量的失败(这些失败将有损于红军的胜利)歪曲了战争的历史。苏联指挥官如朱可夫、科涅夫,他们那种必胜的名声被提高到了超人的程度,从而掩盖了他们也是人,也同样有人的性格弱点这个事实。

本文通过指出这些缺点,并在文中合适的地方列出那些被记载并宣扬的著名的战役来作为这个更正这场最残酷的战争的历史纪录的开始。对于以前几乎所有被遗忘的历史,这是一个公正的过程。

苏军的火星行动是苏德战争史中那些不为人知的事件中最为令人注目的。该计划本来计划于 42 年 10 月后期开始,但一直推迟到 11 月 25号,火星计划是作为与天王星计划(苏军斯大林格勒战略反攻的代号)具有相同地位的战役计划一起设计的。苏联最高统帅部希望通过执行这两个计划重新夺回东线战略主动权并使红军走上全面胜利的道路。火星计划由朱可夫元帅和一批著名的苏军将领制定并被冠以战神之名,它是苏军 1942 年秋战略布局的中心任务。其宏大的规模和雄心勃勃的战略企图使其至少和天王星计划同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然而,历史是那样容易被篡改,它遗忘了火星行动因为它失败了,同时它对天王星行动大肆宣扬,因为它成功了。

今天,已经可以获得足够的德方和苏方的档案材料来纠正历史的错误并对在该战役中牺牲的50 万苏军士兵和众多德军士兵给予应有的纪念,这个数字超过了美军在整个战争中的所牺牲的人数。

1942 年 9 月,苏联最高统帅部的军政要员制定了一个扭转未来战局的战略(4)。他们的计划反应了战争前所18 个月的艰苦经历以及他们所面对的军事现状。在1941 年战争的初始阶段,德军按照野心勃勃的巴巴罗沙计划已经推进到了列宁格勒、莫斯科和罗斯托夫之前,但苏军顽强的抵抗和苏联辽阔的国土耗尽了德军继续前进的力量。由于德军推进过远以及苏军的拼死反击使得德军的闪电战与 1941 年 12 月在莫斯科城下遭到了第一次失败,但这次失败是暂时的,虽然苏军在其后的寒冬之中获得的胜利,德军仍然占据对苏联首都有威胁的接近地。

德军的进攻未受在莫斯科的挫折的阻碍,相反,由于苏军 1942 年 5 月在哈尔科夫和克里米亚的攻势遭受的灾难性的失败,1942 年 6 月德军发动了“蓝色”计划攻势,意在重新夺回战略主动权并获得战争的胜利。几乎是 1941 年德军巴巴罗沙行动的翻版,虽然在规模上要小一点,在 1942 年夏季还是向东冲入了南俄无边无际的草原到达了伏尔加河畔的斯大林格勒,直指高加索产油区。在取得巨大的成功后,德军锋利的攻势在 9 月到达了伏尔加河但于 10 月在斯大林格勒的废墟和高加索山的北坡减速并停滞下来。德国再一次低估了红军的补充能力、在大纵深内作战的巨大挑战以及他们对手的坚韧和保卫家园决心。1942 年秋,国防军再一次难以逃脱苏军猛烈的冬季反攻,唯一的问题就是――反攻在哪里发动?

战役的准备

朱可夫元帅在 1942 年 9 月和10 月最高统帅部的计划指定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5),这主要是他证明自己是一个坚强而经常获得胜利的斗士,并以此获得了斯大林的信任。作为一个前骑兵军官,朱可夫在1939 年8、9 月与日军的战斗中赢得了声誉,他所指挥的部队在蒙古东部哈拉哈河彻底击溃了日军),使之成为以后日军决定不卷入苏德战争的决定性因素。然而现在很少有人想到朱可夫沿哈拉哈河的粗暴的进攻方式使其损失了近40% 的进攻兵力从而招致了红军总参谋部的严厉批评(6)。

战争初期朱可夫是红军总参谋长,他接到作战命令并在 1941 年 7、8 月的斯摩棱斯克与德军前锋的血战中起了重要的作用。9 月斯大林解除了他在西部方向的指挥职务并将他派到列宁格勒,表面上是因为他不同意斯大林关于防守基辅的灾难性决定(另一个版本是他被派往列宁格勒接替无能的伏罗西洛夫以改进该市的防守)。在列宁格勒周围的防御稳定之后,斯大林于 10 月将朱可夫召回了莫斯科,他需要一个斗士来阻挡势不可当的德军,朱可夫组织并领导了 1942 年的莫斯科冬季反攻作为对这个任命的回报。

然后在 1942 年的春夏,他负责指挥莫斯科方向的苏军。当德军前出到斯大林格勒时,朱可夫在中央战线对德军发动了数次攻势,包括 8 月在勒热夫突出部的那次主要进攻,那次进攻实际上成为了火星行动的预演(7)。

基于个人的战略分析和战斗经验,朱可夫相信“北方”战略可以赢得战争。虽然他未能在1941-42 年的冬天在莫斯科以及1942 年德军在苏联南部的推进中消灭德军,朱可夫还是相信粉碎莫斯科方向的德军是取得胜利的最佳方法。简单的说,朱可夫认为占据逼近莫斯科的勒热夫突出部的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对莫斯科和苏军的战果威胁最大,在他看来,面积大约 150km×150km 的勒热夫突出部作为 1941-42 年错综复杂的冬季战役的遗留问题,加上占领该突出部的中央集团军群精锐的第九集团军就像一柄指向莫斯科的短剑。因此,朱可夫主张粉碎该突出部上的德第九集团军,进而是整个中央集团军群,以此在 1942 年取得战略性的胜利(8)。

根据朱可夫早先的战斗经验,他清楚的知道这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沃尔特.摩德尔将军的德国第九集团军围绕着这个突出部筑起了坚固的防御并沿该突出部的外围将所有的城镇堡垒化,包括重要城市勒热夫、别雷和 瑟乔夫卡。德军还在突出部侧翼的河岸筑垒并清除了横贯突出部的南北向、东西向道路和铁路上的木障。朱可夫和摩德尔都意识到了谁控制了这些道路谁就控制了这个突出部。虽然茂密的森林和沼泽覆盖了突出部的中部和西部地区,德军还清出了足够多的地域以利于防守和在突出部内机动快速预备队。除此之外,到十月底土路和穿过突出部的许多河流应该已经结冰或接近结冰了。

朱可夫也知道摩德尔将军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他同样是一个斗士。1941 年冬摩德尔就是在该地区使苏军在进攻中感到棘手无比,而 1942 年的战斗也坚定了摩德尔的军队以不放弃每一寸土地的决心。然而朱可夫确信他的军队,加上大本营在1942 年夏近乎疯狂地组织起来的预备队,已经足够红军同时在两个方向发动战略反攻:一个是他所支持的对中央集团军群的反攻,另一个是其它人所支持的对斯大林格勒的战线过度延伸的南方集团军群。

在最高统帅部对这些建议的讨论期间,朱可夫强调苏军在有决定性意义的中央方向的优势。那里有得到莫斯科防卫区加强的苏军的加里宁方面军和西方方面军,兵力1,900,000 人,火炮和迫击炮超过 24,000 门,坦克 3,300 辆,飞机1,100 架(9)。另一方面,在苏联南部,在斯大林格勒拥有超过一百万军队,火炮和迫击炮约15,000 门,坦克 1,400 辆,飞机超过 900 架(10)。诚然,部署在南方的罗马尼亚、意大利和匈牙利军队增加了德军战线上的弱点,他们的出现无疑提高了苏军在那个方向获胜的机会。然而,朱可夫辨称,根除德军对莫斯科的威胁也可以不可避免地有助于南方的胜利,如果某一方向的进攻不利,大本预备队可以被用于发展另一个方向的攻势的胜利(11)。斯大林接受了朱可夫的建议,他也还在为以前未能击溃中央集团军群而焦虑。

9 月 26 号晚,最高统帅命令在勒热夫和斯大林格勒同时发动主要的战略反攻。朱可夫指挥在前者的反攻,而和他有着同样地位的 A.M.华西列夫斯基将军指挥后者。华西列夫斯基当时是苏军总参谋长和国防部代表,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参谋军官,而且收到前总参谋长沙玻什尼科夫元帅的青睐和提拔。在战争爆发时,华西列夫斯基就是总参的作战部长,并且由于他出众的才能,他在四年内就从上校升到了上将。他作为总参谋部的重要作战计划制订者和关键战场上的“救火队员”所取得的军事成就赢得了斯大林的信任并在 1942 年 7 月被提升为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沉稳和机智往往能缓和斯大林和朱可夫的冲动和过激(12)。

得到斯大林的同意,总参谋部、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制定了这一对由两个阶段组成的战略进攻的计划并以行星的名字作为这四次行动的代号。计划在十月底开始的火星行动中,加里宁方面军和西方方面军应该在勒热夫突出部合围并粉碎德军第九集团军。两到三周后,在木星行动中西方方面军精锐的第五和第三十三集团军将在第三近卫坦克集团军的配合下沿维亚济马方向进行突击,与参加火星行动获胜的部队建立联系,然后在斯摩棱斯克以东合围并粉碎全部德军(13)。 华西列夫斯基的第一阶段行动代号天王星,暂定于十一月中发动,目的是在斯大林格勒地区合围德军第六集团军(14)。第二阶段的土星行动,定于 12 月初开始,华西列夫斯基的军队将夺取罗斯托夫,合围德军“B”集团军群,将其剩余部队挤压亚速海,并切断“A”集团军群从高加索撤退的退路(15)。

9 月 28-29 日,最高统帅部向西方和加里宁方面军发布了火星行动的训令,这些参战的方面军与 10 月 1 日向其所属个集团军发布了命令(16)。虽然进攻已经拖延到 10 月 28 日,阴雨的气候延迟了一般在十月开始的冰冻,结果该行动直到 11 月底才能进行(17)。在最高统帅部 10 月 10 日发给 I.S.科涅夫大将的西方方面军的修订过的训令中,除了原定目标不变外还提到:“西方方面军的右翼和加里宁方面军的左翼应该合围敌勒热夫集团,占领勒热夫,并打通莫斯科到维利基卢基的铁路”(18)。该训令要求西方方面军的第 20 和 31 集团军在第 29 集团军的支援下,沿瑟乔夫卡东北的 Osuga 河和瓦祖扎河对德军防御进行主要突击,一旦他们突破德军的战术防御地幅,一个骑兵机械化集群(第 6 坦克军和第 2 近卫骑兵军组成)应该通过第 20 集团军的战线,占领瑟乔夫卡, 从南面迂回德军勒热夫的防御并与从别雷地域向东突击的第 41 集团军建立联系。然后第 20 和第 31 集团军和支援他们的部队一起清扫突出部内的德军,并作好与第 6 坦克军和新锐的第 5 坦克军向南面对维亚济马进行突击的准备。

M. A. 普尔卡耶夫大将的加里宁方面军应该以第 41 集团军对别雷以南和以第 22 集团军沿别雷以北的 Luchesa 河进行主要突击,而在勒热夫突出部北部尖端的的 39 集团军应该向南渡过 Molodoi Tud 河对奥列尼诺进行次要突击(19)。精锐的斯大林第 6 步兵军将作为第 41 集团军突击力量的先头部队。一旦德军防御被突破,第1 和第 2 机械化军将进入突破口向东在瑟乔夫卡以西与第 20 集团军的骑兵机械化集群建立联系。加里宁方面军的的22 集团军,以第 3 机械化军作为先头部队,将向东前出到Luchesa 河谷,突破德军的防御,协助占领别雷,并与第 39 集团军一起合围奥列尼诺周围的德军。在主要突击胜利后,在激战中的勒热夫突出部周围的其余苏军将加入战斗,粉碎德第 9 集团军并为参加木星行动进行重组(20)。

在木星行动中,西方方面军在莫斯科-维亚济马公路两侧展开的得到大量加强的第 5 和33 集团军应该突破德军在维亚济马以东的防守。第 9 和第10 坦克军,随后是第 3 近卫坦克军,将利用这个突破口占领维亚济马,与加里宁方面军的部队取得联系,而且如果可能的话应该继续进攻斯摩棱斯克(21)。为了确保胜利,最高统帅部为朱可夫的两个方面军特别提供了坦克、火炮和工兵方面的加强(22)。事实上,朱可夫的 2300 辆坦克和一万门火炮和迫击炮已经超出了大本营分配给华西列夫斯基用来执行天王星行动的火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