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娶了媳妇忘了娘[第一军团]

娶了媳妇忘了娘

一说是养儿防老,一说是女儿就是父母的贴身小面袄儿。在村里谁要是有一双儿女那可就算是幸福圆满了。

村里的曹老汉夫妇很是幸运,他们有两双儿女。养活四个孩子虽然辛苦很多,可是想到自己四个儿女将来都大了,成了家,自己跟老伴儿膝上弄孙,优哉游哉的其不乐呼~!于是呼,夫妇俩起早贪黑的劳作,没日没夜的忙碌,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四个儿女也在父母的呵护之中逐渐的长大成人。

含辛茹苦二十年,大丫头到了出阁的年纪。村儿里嫁女儿还是比较简单的,不用花很多的钱,曹老汉夫妇左挑右选的找了个好人家好女婿。那天风和日丽,老汉夫妇虽有不舍,也还是在亲戚朋友的祝福之中送走了迎亲的队伍。还好女儿嫁的不远,隔三差五的常回家看看,来了之后夫妇俩是左看右看,胖了瘦了,笑了哭了的,从一家人围到一起吃个饭到临走时的依依不舍。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温馨和幸福。

大丫头之后是二丫头,也是千挑万选的相女婿,眼含泪水的送女儿。转眼大儿子也到了娶媳妇儿的年龄。夫妇俩是找人说媒相亲,好不容易找到了个满意的姑娘。儿子带人家出去转转走走,互相之间说说话儿,看看能不能合得来。然后在家里把家里有头有脸的人找来给儿子摆个订婚宴。一切忙过之后老两口便开始张罗了起来。在自己庄子的外面又找了块地,打算给儿子再盖5间新房。让儿子住新房这个是老夫妻的心愿,也是女方家的要求。

春夏秋冬,寒暑交替,一年之后一栋崭新的房子外加漂亮的大院儿坐落而成。看着落成的房子,儿子的开心笑颜,邻居的羡慕,满身疲惫而明显苍老的老汉夫妇,也是欣慰。接下来便是为儿子的婚礼定下日子,接着置办需要的家具来布置新房。再经过讨价还价的[说合谈判]之后老汉给了女方10000块的彩礼,然后风风光光的把媳妇儿娶进了家门儿。

这一趟下来,老汉夫妇明显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走起路来甚至驼了一些。看着欢天喜地的大儿子,再看看跃跃欲试的小儿子,老两口儿心里居然有了一些恐惧,怕什么?他们也说不清楚。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盼着膝上弄孙的曹老汉夫妇,在解决了三个儿女的终身大事之后,他们的生活却一如既往的,似乎没有什么变好的迹象。那边还有他们小儿子的婚事需要解决。

如今这些年村里的生活那是一年一个样儿,甚至半年都大不一样。人们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平房了,村里新起了一座座的楼房,虽然根本就住不了那么多。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不管你攀比不攀比,大势如此,老汉夫妇也不得不从,形势比人强啊!小儿子原本计划中的平房如今改成了楼房,预算肯定是要涨的,如今彩礼也不再是那“区区”的一万块,一万六这个是大众价格儿少于这个数人家姑娘就不嫁。再加上不太贤惠的大媳妇儿,对此生出来的不满,并不依不饶的吵闹,让老汉夫妇俩又补了些钱才算是罢休。这一闹下来,让老汉倍感吃力。随着小儿子婚期的日益临近,老汉夫妇的心中却早已经没有了当初娶媳妇儿嫁女儿时的的那种期盼,更多的成了一种责任。

终于小儿子的婚事也平平安安、热热闹闹的办了下来。老汉夫妻俩松了口气------终于都办完了。由于小儿子的新房是建在老院子的基础上的,再加上盖的是楼房,所以老两口打算就住在这个院子里,就住一间房,当然吃喝什么的都是自己弄,不打算麻烦那小两口儿。

然而矛盾也因此而产生。老二的媳妇儿认为既然有两个儿子,那么老两口一直住在自己的家里,是对自己的不公平,应该搬到老大那里去住。老大媳妇却认为,老二住的是楼房,自己的是平房,所以老两口儿就应该住在老二这里。这一来二去的,矛盾必然升级,终于到了大骂街头的地步。老汉两口子,感觉脸上甚是无光啊。可也无可奈何。两个儿子也是一脸的难色。终于二媳妇儿给老二下了最后的通牒:这房子我住,你父母就不能住,你父母要是住的话,咱们就离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终于,老汉夫妇俩妥协了,他们实在不忍心再看着一家人这样闹下去了,无奈的搬到了邻居一座空置了许多年的破旧老房子里去住。这样一来一家人总算是暂时的平静了下来。

经过这一连串儿的吵闹,让老汉夫妻俩倍感疲惫,老汉的媳妇儿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于是决定到两个女儿家住一段日子去,散散心去。先是来到了大女儿家里,一开始大女儿一家挺高兴的,可一听说要住段日子,大女儿和大女婿的脸马上就晴转了多云,三天没到就开始刮风下雨,两口子吵上了。于是,老汉媳妇儿只得收拾收拾,来到了二女儿的家里。然而,人物不同,故事却是相同的。无奈她只呆了两天就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家”。此时的老汉夫妇早没了当初生下四个儿女时的幸福美好。只剩下了弯弯的脊背和满头的白发,还有那一条条如刀刻一样的皱纹。

老汉病倒了。一辈子的操劳和受苦,身体早已透支,这一倒下,病的就很严重。老伴儿终日守侯在老汉的病榻之旁,悉心的照料着。老两口儿的积蓄为了儿女的婚姻大事早已花的精光,哪里还有更多的钱来看自己的病!老汉满指望两双四个儿女能为自己出一把力,可是四个儿女四个家庭却显得反应迟钝,病的似乎是别人的父母。

割心剜肉一样,两个儿子各拿出了几百块钱来给老汉看病,之后两个女儿姗姗来迟,看一眼老汉,就要回自己的家,甚至连个馒头都没打算带来。老汉的老伴张了半天的口,才问女儿可不可以给几个钱来给老汉看病。没成想到两个女儿异口同声的回答:没钱。在听到了邻居的质疑之后,两个女儿再次的同声道:女婿不给钱,我们自己没钱,说完迫不及待的分别开着自己崭新的摩托车飞奔而去,只留下一缕青烟。两个媳妇一听此言,本就不乐意给钱,现在更是一万个不乐意。

看着自己的四个儿女如此这般,老两口儿只能终日以泪洗面。

半年以后,曹老汉怀着对自己辛辛苦苦一生的回忆,对自己好不容易养大成人而又结婚成家的四个儿女难以莫明的心情和对自己老伴儿的无限眷恋离开了人世。

可以想象老汉的四个儿女在经过怎样的激烈争吵和讨价还价之后,老人终于入土为安了。

对于自己父亲的离去,四个儿女不但没有常人应有的哀伤,眉宇之间似乎还透露着一丝的喜悦之情,和另外的一种期盼,当然这份喜悦期盼埋藏的很深。

以后的日子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个佝偻的身影在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就迈着蹒跚的步伐拉着一辆破车,走出“家”门,车上放了两个馒头和一瓶水。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才又拖着满身的疲惫拉着那破车回到“家”中,车上多了一些个瓶瓶罐罐和人们丢弃的废物。这一来一去之中她会走过一座座灯火通明的院落,而其中的两座她和他不在的老伴曾经为之付出了一生的心血。



本文内容于 2008-10-6 21:48:42 被系甘嘎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