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應助美救市

美国次贷风暴加剧,引发了华尔街金融海啸,最终可能引爆美国经济危机。这决不是天方夜谭。这是真实而严酷的美国危机。这是全美国和全世界,特别是美国资产债权人,尤其是最大债权人的中国,正在面对和将要面临的金融风险和经济风险。是陪伴美国这艘“泰坦尼克号”一起沉没,还是壮士断臂自救?这是中国亟须果断采取的应对战略抉择。


美国面对这场来势汹汹的华尔街金融海啸,已意识到其引爆经济危机的危险性,断然决然地采取打破保守主义的“自由经济”“自由市场”的禁忌,从拯救贝尔斯登到接管房利美、房地美和美国国际集团等,大规模地实施国家接管的政策措施。美国现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保险公司和房地产公司。发达的资本主义美国大搞国有化的“社会主义”救市,这在美国和世界金融史上、经济史上是破天荒的。


中国面对美国次贷危机、华尔街金融海啸,及其引发和加剧的世界金融动荡,毅然决然地采取了“国际主义”的救美措施。迄今,中国已把1.8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的绝大部分,都花在购买美国国债和其他债券资产上。这在中国和世界金融史上、经济史上也是破天荒的。


美国爆发华尔街金融海啸,首先摧垮了华尔街的金融体系和体制,紧接着引发全美金融、银行系统多米诺骨牌效应,大小投资银行和大小传统银行纷纷倒闭或濒临破产。美国金融危机深不可测,深不见底。美国所有的救市措施,包括正在国会即将通过的7000亿美元救市方案,能否破解空前规模的金融风暴、化解潜伏凶险的经济危机,是一个未知数。可以说,绝大多数人和市场对此都深感疑虑和缺乏信心。美国之所以有今天,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金融危机是系统性、体制性危机,实质上是美国国家危机,本质上是由美国资本贪婪的掠夺性、资产疯狂的膨胀性、过度高消费型的经济模式造成的。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格林斯潘认为,美国已陷于“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随着危机的迅速蔓延和加剧,以及经济危机苗头的显现,不少人预测此次美国危机的严重性不亚于1929年的“大萧条”经济危机。美国正在和还将采取的规模巨大的救市政策措施,甚至令当年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新政”都自愧弗如。但是,对于美国危机的严重危险性、长远危害性,似乎还有人认识不足,准备不足。尤其自认为资金雄厚、经济基本面尚好的中国,对此尚未有清醒的认识和危机意识。例如,中国银监会新闻发言人廖岷明确表示:“美国金融市场动荡并不会对中国银行业的基本面带来重大影响,中国银行业能够经受住美国金融市场的动荡。”言下之意,对中国的经济更不会带来重大影响了!这种对美国金融危机及其对中国影响的漫不经心的轻描淡写,实在有些想当然的盲目乐观。


近日,总理在联合国大会发言也明确表示:“我们愿与美方加强协调与配合,也希望世界各国团结一致,克服困难,共同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众所周知,要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首先就要解决美国金融危机,维护美国金融市场的稳定。不言而喻的是,向美国公开发出了要协助美国救市的信息。这既让美国人高兴,也让中国人困惑。


面对历史上罕见的美国危机,中国究竟应该如何应对呢?这得从根本上来讨论。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GDP的高速增长是以投资和出口为主导,以资源能源和人力资本高耗费、生态环境高污染为代价的。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世界制造中心”以来,中国经济发展模式是一种过剩生产型增长模式。中国不仅以廉价商品,而且以廉价的资金,来满足美国负债型高消费、过度消费。这也正好配合和促成了美国资本贪婪、资产膨胀、过度消费的经济模式。中国在源源不断地向美国供给廉价产品的同时,也源源不断地把逐年积蓄的外汇储备变成美元资产购买美国国债5000多亿美元、短期债3000多亿美元、次级债2000多亿美元、“两房”债券3600亿美元,及金融投资上百亿美元,再加上中国企业在美的应收账款1000多亿美元,现已总共持有美国债权约1.5万亿美元。这一巨大财富是中国人民积30年艰辛奋斗、付出无比沉重代价换来的血汗钱,是中华民族的一笔宝贵财富,是中国国家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经济下滑、通货膨胀、美元贬值,部分债券违约,尤其次贷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的美元资产大量缩水,损失惨重。在越演越烈的美国金融危机,以及随之可能接踵而来的经济危机,美国可能出现财政危机、国债危机,美国可能推迟若干年偿付国债,也可能对国债的海外投资者征税,甚至干脆赖账不还。届时作为美国最大债权国的中国也许会血本无归了。


现在连市场都意识到美国危机将引发美国财政危机、美国国债违约危机、美国国债偿付危机。中国必须充分认识到,中国作为美国的最大债权国,已经深深陷入为美国金融危机买单的严重风险,如果还要继续大量购买美国国债,帮助美国救市,则中国经济损失将极其惨重,灾难性后果不堪设想。


中国虽然外汇储备居世界第一,经济规模占世界第四,但拥有13亿人口且多灾多难的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穷国。现在美国虽然陷入危机,但美国仍然远比中国富足,只不过出现了因资本贪婪过度、消费过度而闹金融饥荒。有一个形象生动的故事说,雍荣华贵的贵妇人美国,为患严重金融饥渴症的孩子,向贫穷的中国奶妈救助,居然得到了节衣缩食的穷奶妈中国慷慨喂奶。善良而又狠心的中国奶妈,却是抛下自己患金融贫血病、枯瘦如柴、嗷嗷待哺的可怜的孩子不管,而为贵妇人美国献出宝贵的奶汁。贵妇人美国对穷奶妈中国的回报是,照单收奶不付费,许下口惠而实不至的政治诺言,以满足中国奶妈希望得到一时政治平衡的虚荣心。这真是值得中国深思啊!


其实,就美国金融危机和可能爆发经济危机,以及对中国的严重影响而言,中国并非仅限于1.8万亿美元资产损失,更重要的是对中国经济的沉重打击。的确,美国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是很难量化的。对美国而言,伴随美国危机而来的是美国经济衰退,消费萎缩,市场停滞,若干年之后或有转机。更为严重的可能是华尔街丧失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美元丧失世界主导货币的地位,美国丧失经济霸主的地位。美国危机不仅意味着美国资本贪婪、资产膨胀、过度消费的经济发展模式走到历史的尽头,也意味着中国过度依赖出口的过剩生产型经济增长模式走到历史的拐点。中国应在高度关切、紧急抢救中国的美元资产的同时,也应把握好这次虽然不幸却又难得的历史机遇。乘美中主导世界经济增长模式失衡的调整,即美国资产膨胀性过度消费型经济模式和中国过剩生产型经济增长模式的双重调整,中国应从国际战略的高度、从维护国家利益出发,对美国危机之后的国际货币体制、国际金融体制进行全局性的全球化评估,加速对经济增长方式、发展战略的变革性调整,坚决把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推力尽快尽早转移到国内需求上来,并积极主动地参与国际货币体制、国际金融体制调整或重建。此乃是中国应对美国危机的上上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