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刀连长尖刀兵 第一卷红牌连长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14/


“嘟嘟嘟嘟嘟---------紧急集合”

一阵急促而尖厉的哨音和一个高声大喝,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回荡在沉睡的二连楼宇之中,哨音和喝声突起的一刹那,穿门直入,传进二楼会议室,进入连长室,躺在床上刚进入梦乡的赵军立猛然被惊醒,“腾”赵军立由床上弹坐而起;

怎么回事,谁拉紧急集合?

心里带着疑问,赵军立三两下衣服裤子三结头皮鞋穿戴利索,抓起帽子武装带旋风般冲出连长室。

大步奔跑中,赵军立整装扎武装带戴帽子,卷起一阵风冲向楼下,陡然,冲到一楼楼梯拐角,赵军立突然刹住身形,一个上士正堵在楼梯口,只见上士刮得蹭亮的光头此时正低垂着,一手掐腰,一手扶在墙上,一只脚踩在平地,一只脚踏在两层楼梯上,赵军立扫了一眼无人的岗桌和空旷的楼道,竖起了眉毛,冷声向上士发问:

“是你站岗吗,谁拉的紧急集合。”

听到赵军立的声音,上士抬起头,仰望赵军立,摇摇晃晃扶墙壁攀到赵军立身前,停住,身子前探,整张红扑扑的大脸凑到赵军立脸前十公分处,两眼迷离盯着赵军立:

“嘿嘿,终终终于还还还是出出出来一个,嘿嘿,你你你谁啊,我咋咋咋看你那么眼生呢?嘿嘿,新新新新来的吧?”

随着上士的话音和呼吸,一股股令人闻之作呕的酒气喷涌而出;

“你喝酒了?”

赵军立语气冰冷,脸色变得铁青,后侧半步,让开上士喷着酒气的嘴脸。

“喝喝喝了,怎怎怎么,你你你还还还要再请我喝点。”

上士说话结结巴巴,站立也是摇摇晃晃,看来着实喝了不少;

“在哪喝的?”赵军立冷眼看着上士。

“外外外边,富富富华楼,绝绝绝对够够档次。”

上士晃晃悠悠手舞足蹈,一个站立不稳“噗通”栽倒地上。

“咋咋咋回事,人人人呢?”

爬在地上,上士嘴里还没闲着,双手一阵乱划拉,扶着墙壁又站了起来,晃了晃脑袋,终于看到赵军立:

“嘿嘿,你你你逗逗逗我,以以以为我我我喝多了是吧,跟我玩玩玩捉捉捉迷藏,我我我告告告诉你,我我我没多,没多,不信,咱咱咱再喝,再喝喝喝一杯试试。”

“哼”赵军立鼻子发出一声低音,冷冷站立,盯着上士:“你是没喝多,我知道你还能喝,跟谁喝的,喝了不少吧?”

“当当当然我还还还能喝,今今今晚我高高高兴,哥哥哥几个请请请客,我我我能不多喝点吗,喝喝喝,多多多少我我我我都能喝。”

“哪哥几个啊,都谁啊?”

“说说说你也不不不认识,妈妈妈的,够够够意思,哥哥哥几个绝对够够够意思,喝喝喝完酒,还还还安排了个妞,那那那妞真他妈正正正点,爽、爽、爽,都他妈上上上天了。”

“噢,你喝酒了,还找小姐了。”

赵军立点着头,铁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找找找了,喝喝喝了,怎怎怎么着,羡羡羡慕我我我啊。”

“嗯,我是挺羡慕你,刚才紧急集合哨也是你吹的,那一嗓子也是你喊的了。”

赵军立扫了一眼无人的岗桌,听了一下动静,紧急集合哨吹了这么长时间了,楼里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赵军立的火气渐渐升了起来。

“对对对极了,正正正是本本本人,嘿嘿,一一一般人不不不敢,老老老子不不不管那事,老子什么也不怕,没人敢敢敢管我,你你你新来来来的吧,没没没事,以后跟跟跟着我我混,保证没没没人敢敢欺负你,老老老子罩罩你。”

上士还在胡言乱语着,扶着墙壁,慢慢背靠墙壁一点点坐了下去,看样子是酒劲上来,他挺不住了,一会儿功夫,上士身子蜷缩成一团在墙角呼噜声大起。

赵军立冷厉的眼神在上士身上扫了一眼,压着心中的怒气,跨步向楼下走去。

工兵团营房布局是以连为单位,每个连队一栋楼,每栋楼三层结构,按照三三编制,每层住一个排,每排三个班,营房由中间楼梯划分一分为二,左侧:一层为一排,班级排序依次为一班、二班、三班,二层为二排,班级排序依次为四班、五班、六班,三层为三排,班级排序依次为七班、八班、九班。右侧:一层是图书室、健身室;二层连部会议室,连长办公室,指导员办公室;三层是连队教室,事务长、副连长办公室。

赵军立下到一楼,在一楼门厅,面对楼道负手站定,三个班级战士的打鼾声此起彼伏传进赵军立耳里,对二连这帮屌兵赵军立有了更深一层认识,紧急集合哨吹响这么长时间,竟无一人出来,看来这帮屌兵根本没把紧急集合当回事,把军规军纪都视同了儿戏。

“哼”

赵军立鼻子发出一声冷哼,两眼精光闪过,移步向楼梯口,手指按向墙壁上的开关:

“铃铃铃铃------------”

电铃声大作,长久不息。

“重装紧急集合。”

赵军立放开嗓门,铃声夹着喊声回荡在二连楼宇之中,久久振荡。

“XXX的有完没完啊。”

“让不让人睡觉啊,XXX”

“XXX,想死啊,紧急集合这玩笑也开。”

“--------------”

楼上楼下传来一片骂声,电铃声终于叫醒了这帮嗜睡的屌兵;

“谁他妈拉紧急集合啊,没死过是不是。”

伴随着叫骂声,纷纷有人从班级跑出询问。

“我,连长赵军立,二连所有人给我听着,重装紧急集合。”

赵军立仍然按住电铃不放,虎声回应众兵询问。

“妈的,快起来,是新连长拉紧急集合。”

“还他妈睡,紧急集合是连长拉的。”

“操,觉都不让人睡好,新官上任三把火啊。”

“XXX,折腾个鸟啊,三更半夜的。”

“----------------”

又是一阵叫骂声四起,不过好歹各班级终于有了回应,骂街声落下,随之又传出吵杂声:

“哎,那是我裤子,你裤子在这呢。”

“我背包绳呢,谁看见我背包绳了?”

“老李,这背包咋打啊,你快来帮帮我。”

“我鞋呢,我鞋呢,把灯打开,看不着了,快点。”

“-----------------”

五分钟后,赵军立终于看到第一个战士跑出班级,是一个上等兵,上等兵擦赵军立身边而过,脸上挂满了汗珠,歪戴着帽子,衣服扣未扣,鞋带也未系,虽然样子狼狈得很,不过,总算是出来了,随之,第二个、第三个----------战士们总算都着装跑了出来,十五分钟后,稀稀拉拉,乱如逃兵的队伍终于集合完毕。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

值班排长陈胜像说快板似的履行完整队程序,接照连横队队形集合的战士们,前三个动作压根就没来得及做直接进入最后一项内容报数:

“一、二、三、四、五、五、六、七--------”

“停,重报。”

“一、二、三、四、五、六、八、九----------”

“停,真他妈熊,抱数都报不明白,重报。”

“一、二、三、四------十五、十六、十七。”

报数声嘎然又止,第十八那位竟然一会功夫站着睡着了。

“XXX,熊兵,这你也能睡得着,XXX。”

陈胜张口大骂三步跨了过去,当啷一脚,十八被一脚窝在地上;

“给我重报。”

“一、二、三、四------二十五。”

终于,这次没有再错。

“新赵连长同志,二连参加紧急集合,集合完毕,应到九十人,实到七十五人,请指示,老排长陈胜。”

陈胜语带挑畔和不屑,并且着重突出新老两个字,报告完,不待赵军立做指示,竟一转身,人已跑向队列,赵军立一愣,正要做指示,人没了,一种被人戏耍的感觉陡然升起,不过赵军立是清醒冷静的,强压心头怒火,只是一刹那的呆愣,旋即恢复正常,面无表情,脸色肃然走到队伍前,站定,冷眼扫视了一圈二连官兵,两字由赵军立嘴里冰冷淡然吐出:

“解散。”

全连官兵皆为之愣住,赵军立脸上铁板一块,看不出任何波动。

“解散。”

赵军立再次重复一遍。

这次全连官兵听清了,全动了起来,转眼间溜了个干净,而赵军立仍然站在原地。

五分钟后。

“嘟嘟嘟------嘟嘟嘟--------”

短而急促的紧急集合哨音再起。

三分钟,时间一下缩短五倍,全连集合完毕,值班排长陈胜跑出队列,正欲整队,赵军立挥了一下手,陈胜迈出的步子收回,赵军立仍然面目严肃站在原位,冷眼扫视着全连官兵,良久,赵军立抬直手腕终于开口:

“现在是两点三十分,谁站岗?”

“我。”

应声,一个中士站出队列。

“上岗时间你干什么去了?”

“睡觉了。”中士理直气壮回答。

“岗哨职责是什么,为什么要设岗哨你知道吗?”

“你别问我那些,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天天晚上全连都这样。”中士完全是屌不拉唧的样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