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5/


烦人的巷战(三)

我军对澎湖的城市攻坚战中,一直按照总前指的要求,没有使用重炮、和航空炸弹一类对城市建筑破坏性极大的攻击武器(象雷石六这样的精确对地打击利器的使用,那是要得到总前指授权的),就是一般的小口径支援炮火在使用上(当然对非民用的重要军事目标除外),也被严格细化,区别对待(这也是我攻击速度迟缓的原因之一)。

至于横穿澎湖的跨海大桥,我军只是使用小股部队进行监视,防止敌人利用其进行机动增援。选择攻击线路时,一直避开了这个标志性的建筑。

正是因为我军对城市建筑的刻意保护,因此战星的战斗分队,在高连国的指引下,很容易就找到了那条十年前被废弃的下水道。

忍着下水道里的恶臭,战星在95突击步枪上的战术手电筒发出的光柱下,在队伍的前头开路。

七拐八拐的走了有五、六分钟,前面的地势逐渐变低,一会前面的下水道就被污水堵住了。

“排长,这里是一片低洼地,有三十多米长,过了这里就来到我姐家楼下了。而敌指挥部就在楼后面的那栋12号楼的地下二层。”

走在战星身后的高连国,马上拉了拉战星的上衣后摆,轻轻的说。

战星做了个手势,大家停了下来,摆开了警界的阵势。殿后的高江和一个数字化士兵很快围到战星和高连国身边。

熟练的用左臂上的键盘,快速的调出了电脑终端机上的一份数字地图,数字化士兵程向东说:“排长,没错目标就在前面。”

“看看能不能接受到无人机传来的信息?”战星边整理装具边问道。

随着程向东手指的按动,无人机拍摄的目标区的照片就出现在终端机的显示屏上。

战星看到目标周围的情况后,没有忙着下命令。而是伸手在程向东身上的键盘上输入了一串口令。

这是在指挥部里,宋参谋长在给自己将行动计划时,写在纸上要自己记牢的。现在战斗机已经与另一架无人机联系上了。

这架无人机是我军刚刚研制出来的隐身无人机,现在它就盘旋在战星的上空。机上的红外和合成孔径雷达探测设备探测到的信息十分清楚的传到终端机上。

现在根据传来的信息表明,附近的街道和楼宇内,敌人部署有大约一个连的警界部队。

还隐藏有二辆坦克、5辆装甲车及4辆高机动车。有三队人数各在5人左右的巡逻队在附近巡逻。

战星拿出来随身携带的小本本,迅速地用笔在上面画了一些符号。边画边安排这各个人的任务,而图上两条被特意加粗的就是计划的进攻路线。

“他妈的!真臭!”刚刚从污水里露出头来的战星,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

战星从防水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机大小的东西,拉出天线,按了一下开关。红灯没有亮,说明高连国讲的情况没有错,这是一个早就废弃的下水道,敌人没有在这里安装传感器。

已经到了出口的下面了,由于是一个废弃了十年之久的下水道,因此出口被封闭在一处花坛下面,从下面是无法打开的,必须用炸药炸开,才能出去。

埋好定向塑胶炸药以后,战星通过终端机,将信息发了出去。

早已做好准备的我空中机群,在接到地面信号以后,就展开了轮番火箭弹和机炮攻击。

面对突然的空中打击,暴露在街垒中的守卫的士兵和巡逻队被大量的消灭了,少数反映快的凭借过硬的个人军事素质,利用各种遮蔽物,迅速的躲进了附近的楼宇内自认为安全的地方。

因为没有直升机参加对地面的攻击,因此敌人没有担心我军会实行机降作战,也就没有人愿意冒出头来与地面乱舞的弹片作亲密接触。

因为这里是白沙屿的中枢所在地,因此敌人的对空火力还是很强大的。我俯冲攻击的歼10们,不断受到不时出现在各处楼顶上的对空火力的打击。现在已经有两架歼10被击中负伤,不得不退出了战场。

现在,二中队的一架歼10正由俯冲状态状态改出,两边的楼顶上就出现了两组持改进型毒刺导弹的台军防空兵。

空中警界的王森马上发现了这个险情,一边通过无线电发出提醒,一边冲了下去。

王森以最快的速度把左边楼顶上的防空兵用机炮干掉了,这时,右边的台军已经发射了毒刺。

正在改出俯冲状态的歼10,要想躲过毒刺是十分困难的,因为全副对地攻击配备时,飞机负重很大,机动性就会大打折扣。

王森见状,猛地向歼10和导弹之间插了过去,同时打出一连串干扰铂条。

毒刺导弹被成功干扰掉,但将干扰弹误以为目标的毒刺爆炸后的钢珠,还是击伤了王森机翼上的两个控制舵面,飞机显的不那么好控制了。

王森并没有打算放过那个导弹射手。这不他刚刚躲过导弹,一个小半径盘旋,就将机头对准了刚刚要逃逸的导弹手,一个点射就解决了问题。

“嘟!嘟!……”机上的全向告警雷达由短变长越来越急促。显然被锁定了。

拉杆,轰油门,开加力,动作一气呵成。这是王森才瞄了一样雷达平显。

雷达显示,有四个红点在迅速靠近。

歼11吼叫着发出一阵颤抖,迅速爬高,但四枚从两个方向射来的霍克导弹在不断的与它拉近距离。

要是飞机向前没有受伤,王森自问躲避这四枚霍克还是有把握的,现在飞机已经不再灵活,而且常用俯冲摆脱高度也不够。

一下子把机上仅有的干扰弹打出去后,在铂条挥舞的一瞬间,王森迅速将爬高中的飞机改为向左下俯冲。

回头看时,仍有两枚霍克拐了一个弯,接续咬住自己不放。

向前被自己救下的那个歼10,这时已经反映过来,他从王森的侧前方,对着追击的导弹打出了一串长点射,终于打下了一枚导弹。

王森做了一连串的机动,试图摆脱那枚导弹,但一直没有成功。迫不得已,在导弹将要吻上机尾的一瞬间,王森拉动了座位底下的弹射手柄。天空中一朵伞花飘出时,也腾起了一团火球。

战星是在地面上接连响起爆炸声的时候,按下引爆装置的。爆炸过后,一缕亮光迅速照亮了附近的下水道。看着无人机传来的出口上方没有了敌人踪影时,战星抬手向动外打出一发烟幕榴弹。

不等战星下达没命,渔郎高江就一个飞步跳跃,左手在洞口边沿一按,出去了。

空中一拧腰,然后就势一滚,高江仆入一个弹坑之中,伸出阻击步枪,迅速的用白光瞄准镜观察了一下四周。

高江随即又连着几个翻滚,到了一处墙根下,装入了一处花丛里。

耳麦里响起了轻微的吹气声以后,战星用手语指挥着战友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下水道。

战星钻出洞口的时候,两个激灵的战士,已经在对面的两处窗口下按上了遥控定向雷,并迅速的占据了通往后面12号楼的通道两侧。

战星回头伸出了手,把高连国从洞内接了出来,最后数字兵程向东也出来了。三人在其他各组的配合下,潜到了一处阳台下面。

高连国用手势告诉战星,在12号楼的东南角,有一个通风井口,可以从那里潜入。

可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能到达那个通风井!因为地下车库的一个入口就斜对着那个地方,车库坡道哪里有敌人的防御工事。

当然几发PT89火箭弹过去,就能解决了,但也就暴露了自己。那时纵然能顶住四周涌上的警卫部队,却无法解决楼内用平民作人质后所带来的难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