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杀人灭口”

文革中,刘少奇背负着一个耸人听闻的罪名——“杀人灭口”。当年担任杨剑雄案的法庭审判员后来回忆说:“这是我平生做的最大一件混账事!”




文革初期,为了打倒刘少奇,以江青、康生、谢富治(公安部部长)为首,组成刘少奇项目组,为刘罗织了一大堆罪名,其中之一,是刘少奇“杀人灭口”。他们杜撰的材料是:1925年五卅运动之后,阶级斗争更加激化,时任上海总工会负责人的刘少奇害怕了,丢下工作不顾,私自从上海逃往长沙。12月16日,被长沙戒严司令部逮捕,湖南省省长、军阀赵恒惕亲批“就地斩决”。刘少奇为了保全性命,接受了赵恒惕提出的活命条件,投降了敌人。中共建政后,一个名叫杨剑雄的“知情人”被人民政府逮捕,刘少奇害怕事情败露,遂于1953年擅令将其枪毙,杀人灭口。




1949年3月下旬,中共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从西柏坡进入北平


杨剑雄,家住湖南省宁乡县七福桥乡铁锣冲,是当地一户大地主。他上小学的时候,与花明楼乡的刘少奇同时就读于宁乡县玉潭高等小学堂。


杨剑雄大学毕业后,他的姨父赵恒惕,当上了湖南省省长兼督军。杨剑雄于是谋到了一个肥缺——省政府会计。有了这样过硬的后台,杨剑雄不仅吃喝玩乐都报销,还将大把的公帑悄悄弄回宁乡老家,扩充了田产,增添了佃户,杨剑雄成了当地首屈一指的大富豪,而且鱼肉百姓,无恶不作。他给国民政府军队告密,使好几个中共党员被杀。


1949年8月,湖南被中共“解放”,刘剑雄自知劣迹太多,怕被新政府逮捕,惶惶不可终日。杨剑雄得知刘少奇任中共的副主席,便给刘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杨剑雄对自己的政治身分和欺压百姓的罪行完全隐瞒。杨剑雄的真实目的是投石问路。只要刘少奇给他复信,哪怕是只言词组,也将是一项极大的政治资本,一张铁杆护身符。


信发出去了,总得不到回音。这时,湖南的清匪反霸运动开展起来。杨剑雄逃到贵州一个山区小镇,隐藏下来。1952年10月28日,在贵州山区隐藏了3年之久的杨剑雄,终于落入法网。1953年1月24日,湖南省人民政府核准杨剑雄死刑。


这时,杨剑雄向法庭申述:1924年刘少奇在长沙被捕,是他向省长赵恒惕作保而营救出狱的。


中共清匪反霸,有8个方面的宽容政策。其中有一条:在某一时期参加营救过中共官员者,可以从轻处理。如果真是这样,杨剑雄可以将功折罪。

宁乡县公安局长、该案副审判长霍建国,即给刘少奇写了一封特急信件,请求加以证实。这封信,3天后就送到了刘少奇的办公桌上。刘少奇与杨剑雄自小学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联系。刘少奇给霍建国亲笔拟就电文:


霍建国同志:


1月26日来函悉。杨剑雄和我在小学同过学,以后卅多年未发生过任何关系,他所称1924年在长沙营救我出狱等语,并无其事。我1925年在长沙被捕,因很多人营救,在狱两个月后得以出狱,但与杨剑雄毫无关系。杨犯罪恶仍应按你们判决处理。


刘少奇 1953年1月29日


就是这样一件事,却被说成刘少奇“杀人灭口”。


1967年4月,有几个从北京来的人,在刘少奇的故乡──宁乡县城和花明楼乡,神秘兮兮地找人谈话、做笔录,事后要按手印。其实,这几个人就是刘少奇项目组派来的,他们要弄到材料,诬陷刘少奇曾在宁乡“杀人灭口”。在调查取证时,只能按照他们的意图写证词。如果不从,即遭毒打,有人招架不住,屈打成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