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悍匪 第一章 第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9/


第一中队开到小五台山下时,天色已经亮了。

崔名贵小声的吩咐陈贵生小队长:“带着你的小队,小心点摸上去,千万不要贪功冒进。他奶奶的,这帮土匪可不好对付呢。”

陈贵生点了点头,一挥手,一个小队的伪军小心翼翼的朝山里摸去,陈贵生更是猫着腰,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陈贵生可是老兵油子了,知道要怎么才能保住性命。升官发财当然重要,可再重要也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吧?别人的性命嘛,陈贵生可管不了。

半山腰上,陈啸虎脸上带着笑容,正在一发发的装填子弹。见伪军过来,陈啸虎轻声说:“小蚂蚱,通知下去,大家以我的枪声为号,第一发一定要瞄准了。只许打三枪,三枪一过,立马给我一起钻山沟,谁也不许浪费子弹。”

小蚂蚱点了点头,猫着腰跑到每个土匪的身边,下达了三寨主的第一个命令。

二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打!”

中气十足的喝声响起,一颗颗子弹一起发出怒吼声,伪军一时被打得人仰马翻、哭爹喊娘。陈贵生反应快,一头缩在巨石后面,脸色惨白的叫:“弟兄们,快趴下!”

其实,不用陈贵生吩咐,那些老兵油子早就找地方躲起来了。这帮兵痞子,要他们欺负一下老百姓还行,真要上战场,也只有躲的份。

枪声一停,陈啸虎立刻一挥手,带着小蚂蚱他们钻进山沟里去。

听到枪声,高大炮急风急火的带着人马朝前冲,可这小山沟路窄,哪里容得下那么多人通行?小山沟一时乱成一片。

好不容易赶到,枪声早停了,陈贵生还战战兢兢的蹲在巨石后面,地上的伪军也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

高大炮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揪起陈贵生,正手反手给了他几记响亮的耳光,厉声喝骂:“窝囊废!老子怎么养了你们这帮废物啊!那才几条鸟枪!就把你们唬成这样!要是和八路对上了,你们还不得立马投降啊!”

崔名贵靠了过来,赔着笑脸递上一支香烟说:“大哥,你看,弟兄们也得混口饭吃不是?我知道,给小日本干事情,大哥你没少受气。来,抽支香烟,消消气。”

高大炮吸了一口,吐了个烟圈,这才恨恨的说:“看在你的份上,这次这不收拾他们了!他奶奶的,给老子报报,死了多少弟兄!”

陈贵生早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报告大队长,全小队的弟兄,只有一个阵亡,其他的都是受了点伤。”

“咦?”

高大炮诧异的看着陈贵生,一字一句的说:“谎报军情是个什么罪名,你小子应该是知道的吧?就刚才那阵枪声,只死一个?”

崔名贵从包里掏出一包哈德门香烟,悄悄的递到高大炮的手心里,赔笑着说:“大哥,你是不知道这帮小兔崽子的,都是浑身冒油的老油条了,哪能不多会点保命的工夫?不过,这样也好,咱们弟兄也可以多保存点实力不是?”

伸手摸了摸那可以媲美月亮的脑袋,高大炮笑了起来:“他娘的,想不到咱们这伙粗人里出了个精细鬼啊!一肚子的花花肠子!不错,这倒是个好招!他奶奶的,这年头,手上没枪,比没钱更惨!”

“不过,”话音一转,高大炮摇头不已,“现在,怎么也得弄上几个人头,给弟兄们泄泄火吧?咱们第六大队的威风,可不能就这么丢了哇!”

见高大炮执意不肯听从,崔名贵也只好对陈贵生使一个眼色,示意他小心,带上那群老油条兵出发。

陈啸虎刚刚跳过一条小溪,就听见小蚂蚱大叫:“三寨主!小心!”

陈啸虎还没听明白,就感觉一阵微弱的轻风吹来,身体本能的踩着八卦步避开,随手一记八卦掌劈了过去。掌风到处,一只拇指大小的蜂子应掌落地,挣扎了几下,然后扑楞着扇了几下翅膀,歪歪倒倒的飞走了。

“葫芦蜂?”

陈啸虎可还真吃了一惊。这葫芦蜂也叫俘虏蜂,又名马蜂,天生彪悍善战,就是不事生产,成天俘虏其他的蜂类为它们产蜜,毒性较大,而且经常是一大群的出动,委实难对付。

“三寨主,没伤到你哪里吧?”小蚂蚱赶紧跟着跃过溪头,仔细的打量着陈啸虎。要是这三寨主有个什么好歹,小蚂蚱估计,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没事。”陈啸虎笑了笑。

“不好!三寨主!快跳!”

小蚂蚱的脸色突然变了,拉着陈啸虎就往小溪里跳,其他的土匪也赶紧跟着跳了进去。

天空中突然传来了“嗡嗡”的声音,一大群葫芦蜂黑云一般压了过来,在溪水上方来回盘旋,似乎不甘心自然的猎物就那么消失了。

良久,那葫芦蜂才不甘心的散去。

“啊!”

陈啸虎从溪水里扬起头,忍不住长啸一声。声音在山谷里回荡,惊起飞鸟无数。

“三寨主,快走,这一下二鬼子该来了!”小蚂蚱听到这啸声,脸色突然一变,拉起陈啸虎就往山头上冲。

“别急。小蚂蚱,你看到刚才那些葫芦蜂是从哪里过来的吗?”陈啸虎脑筋一转,一个好主意又冒了出来。

听到啸声,陈贵生不由得大喜过望,这一下,不是在给自己送功劳吗?一挥手,陈贵生带着士兵朝溪水那头冲去。

才到溪水旁边,就见一路清晰的水渍,看那模样,对方也最多是五六个人。以一个小队对付五六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陈贵生的心里都乐得开花了。

一名伪军小声在陈贵生耳边说:“队长,这些山贼那么狡猾,怕没那么容易得手吧?里面会不会有诈?”

话音未落,一声清脆的枪声传来,一个硕大的蜂窝掉到了陈贵生面前。无数的葫芦蜂从里面飞了出来。

“妈呀!是马蜂!快跑啊!这些狗日的山贼,真他妈的太缺德了!”伪军怪叫着,一个个丢下枪,狼狈的抱头鼠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