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还要“务虚”多久[影子]

我们还要“务虚”多久

一天下午,部门领导让我把今天天省里某领导前来检查的情况写一份材料,马上发到网上,上面等着要。我一听,有一点纳闷,省领导今天来检查的时候,同时还有两个国外代表团来参观访问,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都去接待去了,所以对于省领导来检查,具体说了什么,做了些什么无从知晓。而且这天天负责接待省领导的单位负责人也因为其他事情不在,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如何下笔。也许机关就是培养人“洞察力”的地方吧!从领导的眼神中似乎我琢磨出了答案,那就是,你自己去琢磨去。

不得已,我不得不把自己放在上级领导的高度来考虑问题,就当自己前来检查工作。琢磨了一会,心中就有了数,洋洋洒洒地写了三大篇,什么领导的指示要求、工作部署、希望要求等等罗列的整整齐齐。拿给部门领导看了以后,部门领导微笑地点了点头,除个别地方略作修改外,材料整体并没有改动。部门领导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比上级还要上级呀,把握领导的思维和意图很到位,不错,就这样上报吧!

听完部门领导所谓的“夸奖”之后,不知是“褒”还是“贬”反正我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值得炫耀的,相反却有一种被别人讽刺的感觉。其实,长期同文件材料打交道,你都会摸出一些门道,那就是领导的讲话以及工作部署一般都是模棱两可的,如果很具体,操作性很强的话,那就不是领导了。其实我写的那篇检查工作的材料,也没有跳出这个模糊的框架,似乎越是模棱两可,越是显示领导有水平。这也许就是务虚吧!

不知怎么的,在我们的现实周围,对待工作的标准的态度已经渐渐地远离了务实,真抓实干的精神已经被视为一种“傻”的表现,一个单位或是一个人越是会标榜自己,吹嘘自己,积极与上级单位或领导套近乎,就越发显得你有本事。记得,前几年,空军某位首长来昆明视察工作时,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那就是对待我们长期以来所进行的文字工作的评述,“长年累月地做无用功”。诚然,这句话很贴合实际,可是就是这些“常年累月的无用功”已经形成了一种模式,一种比长年累月做有用功还要严肃的模式—踏踏实实地去做务虚的工作,因为上级需要,领导需要,自己也要需要。

快到年终了,这种务虚之风将会刮得更猛烈。不是吗?年中各种评功评奖和检查接踵而来,至于那些人会受到评奖,似乎早在个别领导的掌骨之间,至于个人的所谓先进事迹材料的可信度有多少,你也根本不用去考虑,因为这个先进事迹比我闭门造车的领导检查材料还要闭门造车。另外各个单位提供给上级的单位总结材料里面的数字是不是抓阄得来的,也不值得怀疑,因为领导感兴趣的不是这些,而是你踏踏实实“总结”出来的“政绩”,至于政绩惠及到了哪些部门那些人,鬼才去调查呢?

我们就这样纵向横向地务虚着,都在为自己编造的成绩单而沾沾自喜。

汶川大地震的救灾专款,中央三令五申要专款专用,更不得挪作他用和据为己用,可是就是在汶川的受灾民众还未脱离苦海的时候,某些单位和某些人却肆无忌惮地挥霍救灾专款,为自己购买衣物,而在台面时的慷慨陈词早都被既得的非法利益所代替了,,在这些人眼里,务实就是如何贪得无厌地榨取利益,务虚就是公开向人民承诺和保证。之后就可以大书特书地向上面汇报自己和单位如何在抗震救灾中率先垂范,如何以人民利益为重了。

某地区的市领导更换频繁,而带来的是频繁的毫无实际意义的所谓“造福人民”的工作,公路一修再修,市政建设重复再重复,几年以来,这个城市到处灰尘满天,空气质量远不如以前,这还不算,城市的道路建设已经严重滞后,不得已到处挖掘进行拓宽改建,一次性到位还好,修出的路最多也只能应付5年以内的城市发展需要,目前交通状况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成为名副其实的“堵城”。有车的不如有电动摩托车的,有电动摩托的不如有自行车的,有自行车的不如步行的,步行不如在家呆着的,绝妙的黑色幽默讽刺应运而生。

务虚是对公,受害的是国家,务实是对己,受害的同样是国家。务虚地好处就是可以在一个虚幻的空间里任意堆砌,把自己塑造的无比完美,上面看到这么一个虚幻的华丽的空间,自然而然也会有一种快意。而务虚之所以大行其道,难道不与我们的一些不喜欢实地走走看看的领导有关系吗?一个巴掌是拍不响地!堂而皇之地一表严肃的务虚地开展工作已经在全国各地盛行,没有务虚就没有政绩,没有务虚就没有事情做。今年是国家非同寻常的一年,经济政治都遭受了一定的困难,可是下面的官员照样歌舞升平地务实地享受着人民给予的生活,而对于亟待解决的问题,除了打官腔以外,几乎看不到一点实际的动作。

务虚不仅坑害了部门以及国家利益,同样也严重挫伤了一些工作积极踏实的人。有的人一年到头,只知道埋头苦干,真正的是把人民集体的利益视为生命,可是到头来领导并不认可,因为你没有向领导充分展示自己,领导对你并不了解,也就预示着你只能在原地打转了。十多年前,我在连队干过司务长,连队的指导员给我印象很深,那就是从来不多占连队一点利益,而且言出必行。一次外出采购,误了中午饭,指导员的新婚妻子是跟着去的,我意思就是在外面吃点,顺便给嫂子接风,没想到,指导员把我说了一顿,硬是回来在连队煮面条吃,搞得嫂子很尴尬。在我担任的两年司务长里,这个指导员没有报过任何发票,也没有提出任何要求,连一粒米都没拿过,晚上也工作的很晚。相反连长确实显得很贪,每个月都要报发票和退伙食费,不仅如此还要拿这拿那的,在军人大会上放高调。到现在我都有一种负罪感,感觉欺骗了指导员。而连长呢因为喜欢标榜自己,适时与上级“沟通”,很得上级赏识,不仅重用而且还被评为军区优秀基层主官,而指导员,永远是那么默默无闻地,直到转业回家。

这种务虚已经成了一种毒瘤,而呈现无限蔓延之势,如果不从根本上打压务虚之风,国家的发展恐怕就会被罩上一层虚华的光环。少点迎来送往,少点听取汇报,多走走多看看,不要前呼后拥的,掌握了实际情况,才能因地制宜地制定惠民政策,否则,空谈乱谈的结果只能是大量地浪费国家的物质财力,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