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不必制裁 美国在自掘坟墓!? 阿弥陀佛!

今年8月18日,拙作《谁来制裁美国?》在《联合早报》言论版发表后,竟被中国几十个中文网站转载,引来网民的热烈讨论。网论中一些论点不无道理,但有些确实太过激烈或带点自嘲。最令我难忘的是,其中有一个说:“不必制裁美国,美国人会自宫……”“自宫”可能太难听和太残酷了,而年轻的读者也许需要查字典,且让我在这里把它改为“自掘坟墓”吧。


且说本月2日,美国参议院以大多数票通过70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但纽约道琼斯指数却跌了348点或近4%,NASDAQ跌了4.5%,伦敦股市跌了1.8%,德国跌2.5%,法国跌2.3%。



两天后,众议院再对几经修改的救市方案投票时,终于以263队171票通过。但仔细分析后发现,在171张反对票中,有108票是来自布什总统的共和党,仅有63票来自民主党。在野的民主党有172票支持,来自共和党的支持票反而仅有91张。由此可见共和党内有很多议员是反对这项要动用 7000亿美元救市的方案。



其实,民意调查已显示有80%人民反对该方案,但布什总统连日为拉票接见了30几位民主党议员,把他们争取过来投赞成票。救市方案通过后,纽约股市的道琼斯工业指数反应也不好,下跌了157点或1.5%。上周道琼斯和标普指数的跌幅,都是仅次于2001年的九一一恐怖袭击,足见其严重性。



法国总统萨科齐本月4日在巴黎召集法、德、意和英国迷你欧洲峰会,讨论最新局势和对策。因为美国引发的金融海啸已经波及欧洲,许多银行已经倒闭和被政府接管或注资营救。



会议上,据说由法国提出的3000亿欧元救市基金得不到支持而告终,德国尤其反对。希腊政府由于人民纷纷到银行提出存款,原来最多只为存户每人担保2万欧元的顶限也解除,变成全面担保。



更早时,爱尔兰已经先采取这种紧急措施,以免银行现款被客户提完。德国和英国都非常反对这种单方措施,担心其本国现金会被转存到这些国家。



会议公告表示今后各国能够用各自的方法和手段解决危机,但却希望大家能够互相协调,以求金融体系的稳定运作。四国首长也同意政府可以插手被救助的银行和处罚倒闭银行的执行人员。



美国之所以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因为它挥霍无度,想用武力称霸全球的结果。上世纪50年代的韩战和70年代的越战,都已经使美国人民作了很大牺牲。这40年来,美元已经贬值两次。60年代末,一美元可以换到3新加坡元,如今剩下不到一半。依我看,美元迟早会和新加坡币等值,也许不到两年后就能实现。


老布什总统1990年第一次攻打伊拉克时,把过时的军备武器都丢到哪里销毁,却由日本人埋单。当时的小日本口袋很饱,给傅高义的《日本第一》一书和东京房地产价格的飞涨冲昏了脑袋。当时日经指数逼近4万点,他们表示只能够出钱,不愿意出兵。


不久后日本经济泡沫爆破,就此滞胀(stag-flation)了18年,日经指数如今已经快要跌破1万点大关,可怕吗?上周五闭市的纽约道琼斯工业指数是10,325点,看来也已难守。


美国的国债是天文数字,对外贸易赤字也是全球第一。在本文截稿时,我查了美国国债的网站,其累积赤字共达US$10,154,154,819,044.06 ——即10万亿美元。美国现有人口3亿,平均每人要负担国债3万3000美元。这个天天在更新的网站也揭露:自2007年9月28日以来,美国国债每天增加30亿美元。



克林顿总统在交棒下台前,美国的财政预算已有大量盈余。到了小布什总统,他三两下就把它花光了,过后又再大量举债和拼命打仗。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美国每个月需要动用120亿美元,占每月总税收的54%。


单是这两场战事,小布什就已经负担不了,他后来竟然还想搞伊朗和要在格鲁吉亚插一手。家里头的厨房失火了才从恶梦惊醒。最初看来还以为只是一场美国国内的次级物业贷款风暴,没想到竟演变成全球性的金融大海啸。

这场海啸已经淹没了好几家美国的老字号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例如贝尔斯登、雷曼兄弟、华盛顿互惠银行和美联银行。


同时, 摩根士丹利和美林则被安排让美国银行和摩根大通银行吃掉(收购)。



美国的这场史无前例的银行急救行动,包含着许多“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现象。其中还可能有很多公报私仇的内幕,将来一定会有人写书暴露。


美国历来财长和联邦储备银行首长都是名牌的投资银行出身,而且多是高盛的资深高层人员,现任财政部长保尔森就是其中一位。在这一系列的急救行动中,为什么有的银行被救活?有的会被见死不救?有的又被安排任人宰割(只要肉,不要骨头——有一家投资银行被收购的条件是只要其存款,不要其债务)和贱价卖掉?


金融炒家索罗斯认为最新的救市方案于事无补,他主张让这些有危机的银行先从私人方面筹措资金,由现有股东认购新发行的附加股或出售这些附加股的认购权。如有必要才由政府出资购买它们的优先股,凭单或债券。


他认为保尔森财长提出由政府出钱来买下银行的“毒债”(烂帐)是不对的,因为银行的这些烂账项目到现在还没法理清和难以估价。



我要是美国公民,我也反对用纳税人的钱来替投资银行的“毒债”买单,因为严格说来,这些“毒债”都是“赌债”——这些投资银行家或银行股东当年睹赢时所拿到薪酬和所分得的花红和优厚股息是数以千万元计的,有没有分给老百姓?如今输了钱怎能要人民埋单?既然已经是烂摊子,不如让他们关门大吉!这才是名副其实的资本主义和胜者生存的自由市场经济。


美国次贷风暴引发的金融海啸,是因为这些不负责任和不仁不义的吸血鬼“银行家”所造成的。他们用瞒天过海的手法,把不良的物业贷款重新包装成“糖衣毒素”的债务抵押债券和结构性投资产品,转卖给欧亚各国的银行和投资机构,再由他们零售给小户。可怜那些买了雷曼兄弟“迷你”债券的新加坡和香港市民,他们这次可真的贪小失大而被“迷魂”和“中毒”了。


这场金融海啸带给我们的最大教训是: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经济不是万灵丹,也不可能十全十美。如今英国和美国都已经向左转(社会主义化),把私有银行国有化,把私营保险公司国营化或由政府大量注资入股,否则情况实在难以想象。


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三国政府也经已注资接管巨大的富通银行和保险集团,否则必引发另一轮骨牌效应。


美国要根治其经济和金融业毒瘤的最佳效药是停止到处战争和称霸,多多拿点钱到全球布施(投资工商业)。否则将无异自掘坟墓,小布什将是第一个入葬的总统。


我个人认为,在这次的海啸中,新加坡的华侨银行和大华银行最有远见,他们未雨绸缪,积谷防饥,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发行了大批优先股债券。两行先后筹集了几十亿新元的一级资本,准备迎战和应对未来的艰苦岁月。因为接下来,随着各地存户纷纷在各国银行提款,世界银根必定紧缩,利息高涨,融资成本上升,憋帐和烂帐剧增,没有充足的子弹可能会打败仗。


在私人银行(PrivateBanking)和理财行业中,新加坡已经急追瑞士,如今是世界第二大的理财中心。当地金融管理局的严密监督,加上政府的主权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和淡马锡控股公司)的精明长远投资,我深信新加坡不但能够安度这场危机,而且有望崛起为亚洲太平洋的最大金融中心。



另一方面,人民在理财时一定要提高警觉和加强风险意识,绝不能老是想依赖政府保护。投资股票,更应该认清谁是大股东和主持人,他们平时是脚踏实地的正派人物吗?一路来手脚干净吗?是经验丰富和能干的企业领导吗?

奉劝大家:唯有眼睛雪亮和耳听八方,才能独善其身和自保。阿弥陀佛!(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 蔡良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