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昨天在实验室治了个韩国人,太气人了 ZT

老娘今天不砸乐趣老人,因为昨天发生了一件让老娘极为不爽的事情,气炸了!

老娘教声学,班上有四个外国人,一个台湾人。那个台湾人是靠关系进来的,去年研究生考试,那四个外国人考得都比他高,他考的分数让老娘看了恨不得踢死他,真给老娘丢脸!

那四个外国人是两个美国人,一男一女,素不相识,没他们的事,不说他们。主要就是后两个外国人,一个韩国人,一个越南人。

昨天下午有我两节课,我就带大家去做实验。我把那四个外国人分一组,然后台湾人跟着老娘后面看。你们不知道,那台湾人真是太笨了,我教声学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笨的学生,居然连人声的频率范围都记不住!

闲话少提,实验做到末尾,大家都已经上计算机分析了,老娘也在一字一句地教那个台巴子:“你把软件打开,点击‘下行’,就可以分析低于……”那台巴子正在委琐地问老娘弱智问题,突然整个实验室暴出一声巨响,把老娘震得大脑充血!

镇定下来,老娘一看,那韩国人和越南人用的电脑显示屏炸黑了!我主!

是这样的:先是四个四个做实验,然后由于电脑有限,只能两个两个地用电脑,那四个外国人做完实验,就分开来了。

老娘气疯了,什么人能把这么好的电脑用到爆炸?

那显示屏还在烧壳子,老娘立刻拉下电闸,然后对那个台巴子说:“走廊上有个灭火器。”

那台巴子“哦”了一声,不动。老娘急了:“去拿!!”他这才跑出去了。

老娘在一片寂静中走到那两个外国人面前,其他所有的学生都看着他们。那个越南人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电脑;那个韩国人倒镇静,跑到后面的椅子上坐下了。

老娘先问那个韩国人:“怎么回事?”

他抬眼看看我,说:“做实验。”

敢跟老娘玩花,你狗眼没瞎!老娘转回身问身后的学生:“同学们,我们今天是做爆破实验吗?”

没一个敢吱声,老娘又问高丽棒子:“为什么会爆炸?”

他从口袋里把烟掏出来了,说:“多少钱?”

我走上前,把越南人拎起来,问他:“谁干的?”

越南人说:“他!他用打火机烧……”

老娘气红了眼,一回身把那高丽棒子嘴里的香烟摘下,问他:“你用打火机烧电脑?你大脑进水啦?”

棒子无动于衷,继续说:“多少钱?我赔。”

老娘说:“你赔得起吗?操作系统,正版的,9000美金!分析仪,40000美金!你赔!你现在就掏钱!”

棒子说:“还不如我的电脑。”

老娘要疯了!“不如你电脑?我这电脑光内存就两个G!你电脑什么牌子的?把你们LG公司掏空也造不出来!”

棒子一拍桌子站起来了,大叫:“我们公司什么都能造出来!”

敢跟老娘拍桌子!老娘叫道:“大伟、杨子,把这傻B治了!”

大伟和杨子是我班上最身强力壮的男生,他们二话不说,上来就扭住棒子的两只胳膊。

先吃中饭,吃过中饭再来讲,太气人了!!

那棒子被两头大熊扭住,还敢挣扎,不住地用高丽话大喊大叫。老娘走上前去,抓住他衣领,问道:“讲人话!为什么要用打火机烧电脑?今天早上吃没吃药?”

他不听,继续用高丽鸟语朝我大吼大叫。我另一只手伸出来捏住他喉咙,把他捏得脸发涨。

老娘放开他,再问:“快讲人话!不然花了你!”


这时那个台巴子跑来在老娘身后大叫:“老师,灭火器拿不下来!”

老娘怒气冲冲地走到他面前,揪住他,把他拖到棒子面子,对他说:“你,去抓住他胳膊。”

台巴子一愣,老娘朝他大喊:“不然就去拿灭火器!”

台巴子乖巧地抓住了棒子的一只胳膊。

老娘对杨子说:“你去拿灭火器。顺便找根绳。”

杨子跑出去后,老娘让那个越南人讲是什么原因。越南人很委屈,结结巴巴地说,本来做分析做得好好的,那棒子不知道动了个什么键,就死机了。越南人要重启,棒子说他会弄,就开始用手指狠敲显示屏,把液晶显示屏弄得花花绿绿的。后来还是不好,他就开始拆,拆不下来就用打火机烧结缝,最后就爆炸了。

老娘肺都气炸了!有这么玩电脑的吗?走到棒子面前问他:“这叫电脑,电脑!见过没?不是泡菜!你们国家有电脑吗?傻B!”

棒子大怒,又用高丽鸟语朝老娘喊。老娘问那个台巴子,你懂不懂他的话?台巴子摇头。老娘说:“你给我扇他一嘴巴子。”

台巴子说:“可是我不知道他有没有骂你耶!”

老娘十分不悦,说:“他骂我的,我听见了,叫你扇你就扇!”

台巴子于是小扇了他一下。老娘说:“你同性恋啊?这么爱他?”

台巴子一张粉脸涨得通红,扬起手狠刷了一记,把棒子眼泪都打掉下来了。身后同学齐声叫好。老娘点头说:“一年多了,你终于做了一件让我满意的事。”

台巴子小声说:“谢谢。”

老娘气势高昂地看着那张泪流满面的高丽大饼脸,问:“愿意赔钱还是愿意去极乐世界?”

高丽棒子猛地大叫:“极乐世界!!”

一时大家都愣了,然后“轰”地一声,个个笑得东倒西歪。他妈的,老娘教了一辈子学生,从没见过比这位还傻B的!

老娘忍住笑,说:“好,你愿意去极乐世界,我成全你。”走过去把他口袋里的香烟掏出来,点燃一根,送到他面前。他呆呆看着老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老娘慈爱地说:“抽吧,这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抽的最后一根烟了。马上你就会去极乐世界享福。”

大概过了十几秒钟吧,棒子反应过来了,狂叫一声猛摇头,然后拼命挣扎,两条腿乱蹬,哇哇大喊。大伟和台巴子根本弄不住他。

老娘把烟一扔,冲上去就对他小腿骨狠狠一踢!他又抱住小腿在地上打滚。老娘对大伟说:“压住他!”

大伟就直接朝他身上一扑,死死压住。

这时杨子把绳拿来了,老娘一看是拔河用的羊毛绳,有手腕粗,问杨子:“从哪拿的?”

杨子说:“甲班上体育课,直接拖过来的。林老师说这个好捆。”林教师是体育老师。

老娘又惊又气:这绳子有他妈四万公里,怎么捆?杨子说:“我来!”拿着绳子就上去了。

大伟让开,但还是跪在棒子背上,接过绳子,从腰开始捆起。棒子已经闹得精疲力尽,没费什么事就把他捆成了一个大粽子。然后让台巴子把绳子另一端扣在暖气管上。

老娘问杨子:“让你拿灭火器的呢?”

杨子说:“灭火器拿不下来。”

老娘看台巴子一眼,心里有点惭愧,然后对杨子说:“去其他地方拿,要泡沫的,不要干粉的。”

杨子说:“泡沫的不能灭电器起火,而且现在也不烧了。”


这时那个台巴子跑来在老娘身后大叫:“老师,灭火器拿不下来!”

老娘怒气冲冲地走到他面前,揪住他,把他拖到棒子面子,对他说:“你,去抓住他胳膊。”

台巴子一愣,老娘朝他大喊:“不然就去拿灭火器!”

台巴子乖巧地抓住了棒子的一只胳膊。

老娘对杨子说:“你去拿灭火器。顺便找根绳。”

杨子跑出去后,老娘让那个越南人讲是什么原因。越南人很委屈,结结巴巴地说,本来做分析做得好好的,那棒子不知道动了个什么键,就死机了。越南人要重启,棒子说他会弄,就开始用手指狠敲显示屏,把液晶显示屏弄得花花绿绿的。后来还是不好,他就开始拆,拆不下来就用打火机烧结缝,最后就爆炸了。

老娘肺都气炸了!有这么玩电脑的吗?走到棒子面前问他:“这叫电脑,电脑!见过没?不是泡菜!你们国家有电脑吗?傻B!”

棒子大怒,又用高丽鸟语朝老娘喊。老娘问那个台巴子,你懂不懂他的话?台巴子摇头。老娘说:“你给我扇他一嘴巴子。”

台巴子说:“可是我不知道他有没有骂你耶!”

老娘十分不悦,说:“他骂我的,我听见了,叫你扇你就扇!”

台巴子于是小扇了他一下。老娘说:“你同性恋啊?这么爱他?”

台巴子一张粉脸涨得通红,扬起手狠刷了一记,把棒子眼泪都打掉下来了。身后同学齐声叫好。老娘点头说:“一年多了,你终于做了一件让我满意的事。”

台巴子小声说:“谢谢。”

老娘气势高昂地看着那张泪流满面的高丽大饼脸,问:“愿意赔钱还是愿意去极乐世界?”

高丽棒子猛地大叫:“极乐世界!!”

一时大家都愣了,然后“轰”地一声,个个笑得东倒西歪。他妈的,老娘教了一辈子学生,从没见过比这位还傻B的!

老娘忍住笑,说:“好,你愿意去极乐世界,我成全你。”走过去把他口袋里的香烟掏出来,点燃一根,送到他面前。他呆呆看着老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老娘慈爱地说:“抽吧,这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抽的最后一根烟了。马上你就会去极乐世界享福。”

大概过了十几秒钟吧,棒子反应过来了,狂叫一声猛摇头,然后拼命挣扎,两条腿乱蹬,哇哇大喊。大伟和台巴子根本弄不住他。

老娘把烟一扔,冲上去就对他小腿骨狠狠一踢!他又抱住小腿在地上打滚。老娘对大伟说:“压住他!”

大伟就直接朝他身上一扑,死死压住。

这时杨子把绳拿来了,老娘一看是拔河用的羊毛绳,有手腕粗,问杨子:“从哪拿的?”

杨子说:“甲班上体育课,直接拖过来的。林老师说这个好捆。”林教师是体育老师。

老娘又惊又气:这绳子有他妈四万公里,怎么捆?杨子说:“我来!”拿着绳子就上去了。

大伟让开,但还是跪在棒子背上,接过绳子,从腰开始捆起。棒子已经闹得精疲力尽,没费什么事就把他捆成了一个大粽子。然后让台巴子把绳子另一端扣在暖气管上。

老娘问杨子:“让你拿灭火器的呢?”

杨子说:“灭火器拿不下来。”

老娘看台巴子一眼,心里有点惭愧,然后对杨子说:“去其他地方拿,要泡沫的,不要干粉的。”

杨子说:“泡沫的不能灭电器起火,而且现在也不烧了。”


老娘把眼一瞪:“让你去拿就去拿,这么多话!”

杨子又跑出去了。老娘转身对学生们说:“本学期你们声学的平时成绩都是满分,期末考已经考过了,没及格的都及格,及格了的加10分!”

一阵欢呼。那台巴子走到老娘面前,结结巴巴地问老娘:“老师,那……我呢?”

“你今天好好表现,平时成绩满分,期末考80!”

台巴子又惊又喜,80分对于他来讲就是这辈子的理想。

那棒子倚在桌腿边,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什么。老娘蹲下来,问他:“想好了吗?你准备去极乐世界了吗?”

那棒子一直在嘟囔,也不理老娘。老娘凑到他唇边,只听他一遍遍重复:俺不射、俺不射……

老娘回头问学生们:“俺不射是什么意思?谁学过一点点高丽鸟语?”

孩子们都摇头,老娘生气了:“你们平时都干嘛去了!学点外语会死啊?”

有个女生说:“就是学外语也不会学高丽话,那不是人说的!”

老娘一听,也是,不能怪学生们。这时那台巴子走到老娘身边,小声对老娘说:“他说的好像不是高丽话,好像是英语。”

“那这英语是什么意思?俺不射?”

“是大使馆的意思吧?embassy,按韩国人的发音,就是俺不射。”

老娘一拍脑袋:对头!大使馆嘛,竟忘了这茬了!

拍拍台巴子的肩膀,对他说:“希望今天是你变聪明的开始。”

老娘又蹲下来对那棒子说:“你想找俺不射啊?先把这事解决了再说。”

棒子猛地抬头,哭着说:“你不能这样。”

杨子喝问道:“不能怎样?”

棒子说:“你们在犯罪。”

老娘冷笑一声,说:“犯罪?你有什么证据?”

棒子一扫四周,看来是想找人帮他。老娘才不会如他所愿,回头问同学们:“你们看到什么犯罪了?”

大家都说:“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台巴子说:“我不知道。”我瞪了台巴子一眼,他立刻改口:“我也没看见。”

棒子又气又急:“你们犯罪!你们错了!大使馆!”

老娘说:“是你犯罪!你想抢我钱,还烧了实验室一台电脑!”

棒子还想辩,大伟一声断喝:“别跟高丽棒子多话,先把他裤子扒了!”上来就扒他裤子。由于有绳子捆着,大伟触不到他裤口,就去找了一把剪刀,从裤脚开始剪起。

那小子开始还左躲右闪地,被大伟威胁道:“把你把儿剪了!”就老实了。

剪到大腿根时,棒子终于精神崩溃,哀求道:“赔钱!赔钱!”然后把头埋到大伟怀里哭。大伟慌忙把他推开,骂道:“变态杂种!”

老娘心里好笑,问道:“赔钱吗?好!我要韩元,1亿吧!”

说这句话时老娘心里没什么考虑,然后悄悄心算了一下,1元人民币换120韩元,那1亿韩元就能换83万人民币。赚了!老娘舒了一口气。

棒子低头不说话,好像也在换算。老娘说:“不用算了,大概相当于83万人民币,打个折,你给80万吧!”

棒子还是没反应,老娘踢踢他:“告诉你不用算了……”

这小畜生猛地一张嘴,紧紧咬住老娘的裤子就不松口,把老娘吓了一跳!

老娘把他的头往后扳,一边警告他:“快停!不然花了你!”还不松口!大伟冲上来就是一巴掌,终于打得松了口。


松了口就大骂:“巴嘎!”

老娘终于忍不住出手了,揪住他衣领,左右开弓地打他嘴巴子。一边打一边骂:“狗操的!还会说日本话!会用中国话骂吗?今天我来教你!”

棒子又叫:“赔钱!赔钱!”

这回老娘不信他了,照打不误,直打得他要晕了才停手。有个女生十分知趣,上来给老娘揉手。

棒子还在低声呻吟:“赔钱!赔钱!”

老娘冷冷地说:“这回我要2亿韩元!”

棒子说:“我没有2亿。”

大伟说:“银行卡总有吧?”就去掏他口袋。

其实老娘的本意是给他一个教训,然后要到赔偿就行了,本不想要那么多。但是现在骑虎难下,再说这高丽棒子太可恶了!

大伟从棒子的口袋里掏出了厚厚的皮夹子,交给老娘。老娘打开一看,我主!好变态!是他本人和一个女人的舌吻照!再翻里面,一迭人民币,有两千多块的样子;还有五六张高丽鬼钞,都是1万的。

老娘说:“怪有钱的。但不够!你的银行卡呢?”

棒子说:“卡没有2亿。”

“有多少?”

棒子哭着说:“我不知道!”

老娘怒了:“什么不知道!”上去作势又要打。

棒子把脸偏到一边,连连躲着老娘,喊道:“爸爸给钱!不知道!不知道!”

老娘听明白了,这畜生的老头子每次把钱打在卡里,而这畜生只知道取钱出来用,不知道看余额。典型的公子哥儿,老娘这回可捡到宝了!

不管棒子知道不知道,他银行卡里的钱绝对不会少。但老娘一时也没办法了,你总不能架着棒子去银行取钱吧?也不能让他说密码然后派人去取。这是真的犯罪,老娘还不想坐牢。

老娘想到了那两个美国鬼子,他们国家喜欢搞高科技犯罪。于是向那个女鬼子招招手,让她过来。

老娘问她:“能不能让他签个协议?”

她想了一会儿,然后拉着老娘来到一边,说:“我上中学的时候,也有个朝鲜人,非常讨厌。我们联合起来法治过他。”

美国人以自己为世界中心,因此把韩国说成朝鲜。不过什么叫“法治”过他?

老娘问:“法治过他是什么意思?你用英语吧,说简单一点。”

她点点头,说:“那个韩国人是个小矮子,特别地独立,但也非常自私,还喜欢占人家便宜。总之跟这个人一样。当时我们班的男同学在一天下午把他困在更衣室里,把他衣服脱了,然后拍了一百多张照片,让他老实点,否则就把照片发给女生看。”

老娘问:“那他变好了没有?”

她说:“变好了,但照片还是给我们看到了。”

“为什么?”

“因为那照片拍得太好了,有好多姿势。我男朋友给我看的,我还要我男朋友照着那些姿势做,然后我们整个晚上就……”

老娘慌忙打住她,说:“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给这位拍几张照片?”

她说:“我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

老娘感到很为难:给一个男的拍裸照,传出去老娘不成女流氓了吗?

女鬼子说:“老师,我来给他拍,你不用上场。”


老娘把眼一瞪:“那也不行!那我不成老鸨了吗?!”

男鬼子也过了来:“那我来拍。”

老娘想了一下,说:“不拍裸体的,你们把他压住,然后拍几张。”

两个人都不理解,老娘也感到不爽,说:“你们要想个好办法,不能脱他衣服。

台巴子走过来道:“老师,我有个办法。”我们三个人齐齐看他,他立刻萎缩下去,说:“还是不说了吧。”

老娘一把揪住他,说:“有什么说什么,不行再说。”

他说:“我们可以让他自己对着镜头说一段话,什么‘我是色狼’之类的,如果他不赔钱,我们就……”

老娘朝他背后狠狠一拍,高兴地说:“好小子!期末考你要多少分就给你多少分!”

台巴子红着脸道:“还是80分好了,不然老爸不相信。”

杨子把DV拿出来了,有个女生写好了稿子,还全部注上了拼音,怕棒子不会读。

老娘踢踢棒子说:“照着这个念一遍。”

棒子看看老娘,老娘说:“不念就打。”

于是乖乖地读了一遍,全被拍下来了。

老娘让人给他松了绑,对他说:“滚吧!下学期最好转学,不然你就会去极乐世界。”

棒子一声不敢吭,拖着两条碎布走了。

棒子走后大家才哄起来,这个说:“老师你不应该!这录相见不得光!”那个说:“他要就是不给钱你找谁要去?”

老娘想了想,这才慌起来,电脑加设备5万多美金,合人民币40几万,把老娘胸罩扒下来都还不起!

老娘怒斥道:“早不讲!人走了才叫!”

已经快过年了,不要搞得大家都放不了假才好,我这有几个广东的学生,飞机票都买好了,就等年28回家。老娘说:“现在放假,大家快散!”

学生都不走,硬要等着看好戏。

老娘急了:“你们不是看高丽棒子好戏,是看我好戏!大使馆肯定来人,到时候我们都进秦城吧!”

台巴子说:“秦城全是政治犯。”

老娘给他一拳说:“现在不要来耍聪明!快走!下学期见!滚滚滚!”

女生们哭起来了,老娘大喝:“哭什么!我又没死!不许哭!”

男生有一个说:“棒子肯定先回宿舍换裤子,再把丫抓过来!”

老娘正要说话,大家连同女生一哄而散,都去抓人了。只剩台巴子留在老娘旁边。

老娘知道事有不妙,再去抓棒子,是错上加错。对台巴子说:“你去拦他们去!快去!”

台巴子不动,说:“老师你好笨!”

敢说老娘笨!老娘扬手就要打他,台巴子立刻闪到一边说:“反正已经犯错了,一不做二不休!”

老娘气得发抖:“你们是存心不让我过年呀!”

台巴子说:“老师你好像我妈妈!”

老娘怒道:“住口!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

实验楼的管理员老头慌慌张张跑过来了:“李老师快躲起来!校长来了!”

老娘正要说话,老头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说:“有初一就有十五,你李导有本事现在退休!”

校长大人!

老娘迎上去,直视校长凶脸,不发一言。校长和老娘对视,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校长说:“说吧,怎么补救。我先声明,这回我帮不了你,人家留学生已经通知大使馆了。”

老娘说:“不要你帮!这是我自己的事,你只要不落井下石就行!”

校长大怒:“李导你不要太狂了!平时看你年纪大不跟你计较,不要以为我怕你!你以前打学生打老师都是自己人,这回不一样!你要以为能用两个钱打发,你可就会错了意了!”

老娘从小就是吓大的!“校长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回怎么不一样?学生违反纪律毁坏公物就是犯错!在我的地界儿犯事我就能打!”

校长摊摊手说:“我不跟你辩,你有兴趣打就打个够,我管不着!只是到时候别来求我!”

老娘冷笑道:“我什么时候求过你?”

这时学生们都跑回来了,杨子大叫道:“不好了,老师!那棒子跑大使馆去了!”

杨子看到校长,说:“校长好。”

校长说:“我不好!你们李导才好!”

老娘说:“我不好!高丽棒子好!”

校长小眼精光四射,冲着老娘道:“警告你!一会大使馆来人,你不许高丽棒子高丽棒子乱叫!”

老娘气急了:“高丽棒子!高丽棒子!高丽棒子!!!”

校长也急了:“你叫吧!我看你是想提前退休!”

老娘说:“本来我就是要退休的,当时是谁要我再留校的?是谁?!”

杨子说:“校长,韩国人告到大使馆,怎么办?”

校长说:“不要问我!你们有个好老师,你们问她!我告诉你们,这件事要处理不好,你们一个个都别想过好年!还有你!”他指指台巴子。台巴子的脸一下子僵了。

老娘一搂台巴子肩膀,说:“不用怕!谁过不好年都没你事儿!”老娘说这话有根据,毕竟是台湾人,咱们有政策。

老娘又对杨子说:“灭火器拿来了吗?”

杨子从墙脚拿过灭火器,不解道:“还要这玩意儿干嘛?”

老娘不理他,打开保险栓,对准那台电脑就喷。

杨子这才恍然大悟,拍拍脑袋说:“不错不错!”

老娘看看学生,说:“都学着点儿!”校长阴沉着脸说:“插座上也喷点。”

老娘把空瓶子扔地上,说:“校长,我们必须合作。”

校长说:“还能怎么办?”

老娘说:“现在,大家想留下来的就留下来,想走的就走。不过记住,留下来的不准中途退出,不然连着一块治!”

有几个人有事,先走了,不过说如果有处分的话要一块扛。老娘说:“放心好了,有处分肯定少不了你们的。”于是那几个都高高兴兴地走了。老娘心里吃惊:连背处分都高兴,老娘教的是什么学生?

台巴子说:“老师,我也不走。”

老娘无奈地说:“你不走可以,但不准再说什么我像你妈之类的话。”

校长说:“现在我们只好坐等大使馆来人,不过要先把准备工作做好。证据毁了吗?”

杨子问:“拍的DV算不算证据?”

校长说:“你先留着,但绝对不准拿出来,以后可能有用。”

老娘说:“现在咱们来对口供,以防来人隔离审查。”

于是就串供:棒子在做实验的时候发疯,把电脑烧炸了,然后不但不赔钱,还打老娘,把老娘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然后就跑了。

老娘对于这青一块紫一块不以为然,因为老娘皮肤好得很,一块伤痕没有。大伟说:“这好办。杨子!”




两头大熊奸笑着过来了,抓住老娘的一只胳膊。老娘大叫:“你们干什么?想死啊?快放开!我发飙啦!”

他们不理我,大伟捋起老娘的袖子,露出雪白的小臂,然后和杨子一人抓一段,“一二三”一喊,一个顺时针,一个逆时针,同时一拧!老娘大叫一声,小臂上就多了十道指印,青紫青紫的。自己看着都怕!

老娘喘道:“你们是不是干这个的?”又被他们如法炮制另一条胳膊。都成烧蹄膀了!

全是畜生!

已经是五点多了,老娘有点饿,就打电话叫外卖,问大家想吃什么。校长说他吃不下,说学校有老娘这种人看看就饱了。老娘鄙视他!

最后叫了二十几份炒面,美国男鬼子给的钱。台巴子也在打电话,然后告诉老娘,说要了二十几杯珍珠奶茶!老娘教训他道:“钱不能这么用!”他说平时都是这么吃的,不喝珍珠奶茶就吃不下饭!去他妈的,反正是他给钱!

炒面送来了,正要打开塑料袋,远远地看到两个大盖帽在问路。

老娘对学生说:“公安来了,我和校长去应付,你们在这吃东西,没有事不要乱跑。”

大伟要和老娘一块去,老娘说:“后面有用着你的地方,你先吃饱了。”

和校长出来的时候,两个大盖帽正朝实验楼走来。

终于上趟了!高丽棒子,咱们斗法吧!

四个人在办公室坐下了,老娘和校长一边,两个公安坐对面。这两个公安有个特别年轻,长得帅极了,另一个有两颗大暴牙。

暴牙问:“你就是李XX?”

老娘说是。

暴牙说:“我们接到韩国大使馆的电话,说你殴打他们国家公民。”

校长说:“造谣!我们导师被打了!”说完扯过老娘的胳膊,捋起袖子给他们看。

帅哥公安看了半天,问老娘:“几个韩国人?”

老娘心里一阵荡漾,说:“就一个。”

帅哥说:“不对呀!除非你不挣扎,要不然一个人是没法搞成这种伤痕的。”

老娘暗骂大伟和杨子是蠢蛋,然后朝帅哥微笑道:“这韩国人太狠了,他好像会武功。”

帅哥脸一红,低头做记录了。

暴牙问:“其他人呢?怎么不帮忙?”

老娘和校长同时一震:这茬倒没想到!

校长想了一会儿,小心问道:“你们来调查情况,然后准备怎么办?”

暴牙说:“我们来调查,也是看你们的配合,否则就不会只来两个人了。”

说到这个份上再不明白就是傻B!老娘心一宽,说:“你们人民警察可得为我们做主!高丽棒子打我,烧了我们学校电脑,还不赔钱!还威胁同学!”

暴牙说:“你说他干了这些事,有什么证据吗?”

老娘说:“我所有学生都可以作证。”

暴牙沉思不说话。校长见状说:“你们可以让他们一个一个进来问话。”

帅哥说:“还不到这一步。关键是看大使馆那边什么反应。你们先‘组织’一下,有消息再来找你们。”

老娘兴奋极了,原来是自己人!

回去见学生,他们一个都没动炒面,只有美国男鬼子和台巴子吃得稀里哗啦的。见老娘进来,都上来问情况。

老娘得意地说:“公安支持我们!有什么情况会先替我们顶一阵,我们要商量商量……你们不知道,那个小警察长得好漂亮!制服都笔挺的,腰有那么细!小双眼皮,眼睛看人时都这样这样勾……”



校长不悦地说:“谈正事。”鄙视他,就是见不得别人长得比他帅!

大家边吃饭边谈。有个女生说:“不如我们搞个联名上书,说高丽棒子殴打老师。”

其他人都摇头,说太老套,人家不会相信。

大伟说:“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怎么样让棒子把钱赔给我们,应该从这点出发。”大家都沉思,觉得这太难了。

确实,现在有公安支持,自己再低调一点,可以无惊无险,但要把钱要到手,那非主动出击不可。

突然有个女生惊叫一声,说:“我们就说高丽棒子意图非礼女生,让他赔名誉损失费怎么样?”

大家都惊呆了。

校长连声说:“不行!绝对不行!这事要传出去,那女生怎么做人?”

大伟说:“那强奸未遂呢?”

校长想想问老娘:“未遂行吗?”

老娘犹豫着说:“我看行,不过也比较冒险……强奸我未遂怎么样?”

大家都“嘘”地一声,台巴子的声音特别大。

老娘怒道:“你们这些小畜生!我就这么不入眼吗?!”

校长说:“李导你别开玩笑了,你都能当那高丽棒子的妈!”

老娘狠瞪校长一眼,说:“那棒子恋母可不可以?”

这时有个女生站出来,说:“我上吧。高丽棒子以前骚扰过我。”


那个女生长得很好看,长发飘飘的,高丽棒子还有点眼光。

杨子趋前一步,双眼喷火,问那个女生道:“什么时候的事?”

那女生低头说:“就是你元旦那天晚上送我回宿舍的时候,你刚走,他就来了。”

“然后呢?”

“然后他送我一束花,我没要。然后他又约我去唱歌……那么晚上,肯定没答应他。”

“然后呢?”

“然后他就开始牵我手,还搂我腰。”

杨子一言不发,突然就往外冲。大伟一把拉住他。

老娘问:“你干什么去?”

杨子说:“冲大使馆去!”

老娘说:“你以为演电视剧啊?立定!先商量好,以后有你冲的!”

校长说:“就是强奸未遂,传出去也不好。”

这时又一个女生上前说:“如果是三四个,或者五六个女生被他强奸未遂,是不是就好一点了?”

台巴子走到老娘身边,小声说:“他还骚扰过我。”



(9)老娘一推他:“死一边去!商量正事呢!”

台巴子急了:“是真的!他趁我睡觉时亲过我!”

这回所有人包括校长全部石化。

老娘最先反应过来:“这……这不可能!我翻过他皮夹子,上面有他和女生亲吻的照片!”

大伟沉吟道:“应该不假,刚才你们看到他要倒在我怀里哭!”

老娘环视一圈学生们,问道:“还有哪个男生被这畜生骚扰过?”

美国男鬼子耸耸肩说:“Me!我不喜欢他。”

校长咬牙切齿地说:“李导你教出来的好学生!”

老娘一回身反驳道:“这怪我呀?我只管教声学,谁管他搞同性恋了?”

大家在一起商量出了结果:先让四个女生出阵,公安或大使馆来人时到人家面前哭诉;如果大使馆的人态度强硬,大伟出阵;还不行就台巴子,这牵涉到两岸关系,不得不重视;到最后一步,只好用美国鬼子了:美帝谁也得罪不起。

分配任务后,老娘舒服地拿起一杯珍珠奶茶喝,喝一口吐出来了,问台巴子:“这是奶茶吗?怎么这么咸?”

台巴子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喝咸奶茶。”

杨子指了指身后一堆的珍珠奶茶,谁也没动。

台湾人怎么也变态?

校长的手机响了,他接后对我们说:“公安和大使馆的人一块来了。”

大使馆来的是个办事员,带个中国翻译。一看办事员那张大饼脸就知道是个正宗的高丽棒子,个子倒高,就是与身材不对称,像个竹杆子。还是那两个小警察。老娘舒口气:还好不全是怪物。

再进办公室。两个警察坐在外围,办事员和翻译坐在老娘和校长的对面。

交谈开始了。办事员用高丽鸟语说了一句话,翻译道:“今天天气有点冷,但是阳光很好。”

娘的!这不是废话吗?

校长说:“或许明天会下雪,大家要注意保暖。”

翻译成鸟语后,办事员点点头,又说了一句。

翻译:“我谨代表大韩民国外交部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和中华人民共和国XX市XX大学提出口头抗议。”

老娘问:“口头抗议是什么意思?”

办事员(翻译过了的):“贵国教育部和XX大学对我大韩民国在贵国学习的学生的人权和精神进行了侵害,我代表大韩民国外交部的意见认为,贵国教育部和XX大学的做法已经违反了贵国的法律和大韩民国的法律以及国际人权公约。”

校长说:“你们找过教育部了吗?”

办事员:“我代表大韩民国外交部已向贵国教育部提出了口头抗议。”

校长问:“教育部怎么说?”

办事员:“我代表大韩民国外交部的意见认为,贵国教育部的意见不应该由我或者大韩民国的任何一个部门代为转述。”

老娘立刻说:“那你们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你们在抗议我教育部之后,不应该直接来找我们学校,而应该交由我教育部解决。”

翻译成鸟语后,办事员一愣,嘴唇闭得死紧。

跟老娘玩外交辞令,你级别还不够!

静了一会儿,办事员说:“我代表大韩民国外交部向贵国教育部提出抗议之后,贵国教育部答应立即处理,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贵国教育部还是没有向我们提供信息。”


(10)老娘心里一声欢呼:教育部不帮我们帮谁?

校长说:“按照惯例,即使是这样,你们也应该继续联系教育部,而不应该直接来找我们。你们这样做,已经侵犯了中国的主权。”

那两个小警察把身子坐直了。牵涉到主权,事情就严重了。

办事员睁大了眼睛,显然没有想到这一层。老娘和校长以及两个小警察都看着他,期待他的滚蛋。

果然到下一分钟,他已经没有了刚来时的气势,明显不举了,说:“我代表大韩民国外交部的意见认为,大韩民国无意侵犯贵国的主权。我代表大韩民国驻贵国XX市大使馆将继续联系贵国教育部,对此一举动给贵国及公民带来的不解,请你们原谅。”说着就要走。

老娘的地盘,你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哪能那么容易?不反击一回,你当老娘是个雌的!

冷笑一声说:“请问你个人到底代表贵国驻中国大使馆还是代表贵国外交部?”

那人一愣,说:“我个人根据情况分别代表大韩民国……”

老娘打断他:“请问你有授权书吗?”

那人出汗了,“啊”了半天不说话。

老娘笑道:“我可以把你扣留,因为你冒充大韩民国驻中国大使馆的办事人员,你没有任何授权书或者证明。”回头就要喊学生们上来。

翻译慌了,急着说:“等等,他是大使馆的办事员,是真的!”

校长把老娘一扯,说:“这是外交!你就行行好,别闹了好吧?”

哼!惹上老娘算你倒霉!你敢跟老娘缠,老娘就跟你缠到底!

不听校长的,还要出去喊学生。

帅哥警察上来了,说:“差不多行了,怎么能用暴力?再说扣留哪个也轮不到你们学校,还有我们。”

小帅哥说话,老娘怎么可能不听?立刻朝他眨眨眼睛,说:“好吧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一回。”

小帅哥红着脸说:“谢谢,多担待。”接着又看了老娘一眼,媚眼如丝,看得老娘心花怒放

回到实验室,学生们都上来问情况。

老娘得意地道:“打了个大胜仗!”接着把事情说了一遍,大家都称赞老娘有水平,台巴子更崇拜老娘了。

校长说:“天晚了,看来他们今天也不会再来人。大家散吧。明天再来。”

老娘把实验室门锁好,和校长出门。

校长说:“李导,平时看你疯狂得要死,打这个打那个的,没想到你也挺有头脑的啊!”

老娘不乐意了:“这是什么话?我没头脑能带那么多学生?”

校长说:“你别得意,明天才是真章。大使馆的人吃了闷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这是在跟一个国家作对。”

靠!校长总说不吉利的话!

回到家,老娘手机就响了,是在江阴的小妹打来的,一接听就是一声狂嘶,把老娘耳朵都炸聋了!

“姐呀!你还活着,太好啦!”

老娘气得发晕:“你放心,老娘好得很!昨天才来大姨妈的,活力四射!”

“高丽棒子没对你怎么样吧?听说把你打得鼻青脸肿的,还吐血了……”

“你听谁说的?”

“都这么说,还说你是被学生抬到医院的。”

“这事儿都传到江阴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