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公在民国期间的事迹(转载)

狎游之癖

蒋介石好做青楼之游,曾与一妓女热恋,在他的日记中多有记载。

旧社会的妓院作为一个行业,是完全公开的,在北京有八大胡同,上海

有所谓长三堂子、幺二堂子。一些官僚政客、富商巨贾,均以逛妓院为乐,

蒋介石也不例外,他的侧室姚怡诚就是在妓院中相识的。

1919年,蒋介石已有一妻一妾和两个儿子,但他的狎游之癖仍很强烈。

这时他又和上海一个名叫“介眉”的青楼女子,发生了热恋。4月23日,他

在日记中写道:“吾领其情,竟与之同归香巢。事后思之,实无以对吾母与

诸友也。”4月27日又写道:“情思缠绵,苦难解脱,乃以观书自遣。嗟乎

!情之累人,古今一辙耳,岂独余一人哉!”5月2日,介眉曾致函蒋介石,

用的是吴侬软语,信如下:

介石亲阿哥呀!照(你)奈说起来,我是只想铜钿(钞票),弗(不)讲情义

,当我禽兽一样,奈(你)个闲话说的特过分哉!为仔正约弗(下)寄拔(给)奈

(你),奈(你)就是搭我断绝来往。我个终身早已告(交)代拔(给)奈(你)哉。

不过少一张正约。倘然我死,亦是蒋家门里个鬼,我活是蒋家个人。

此后,蒋介石狎游之心仍然不死,据杨天石先生在《蒋氏秘档与蒋介石

真相》一书中披露,他在日记中有不少这方面的记载。

1919年5月25日:“蝮蛇蛰手,则壮士断腕,所以全生也。不忘介眉,

何以励志立业。”

10月1日:“妓女昵客,热情冷态,随金钱为转移,明昭人觑破此点,

则恋嚼蜡矣!”

10月2日:“以后禁人花街为狎邪之行,其能乎,请试之。”

10月5日:“其有始终如一结果美满者又几何?噫!色既是空,空既是

色,世人可以醒悟矣!”

10月7日:“无穷孽障,皆由一爱字演成。”

10月12日:“潜寓季陶处,半避豺狼政府之攫人,半避狐媚妓女之圈术

。”

10月15日:“下午,外出冶游数次,甚矣!恶习之难改也。”

10月30日:“自游日本后,言动不苟,色欲能制,颇堪自喜。”

11月2日:“迩日能自窒欲,是亦一美德也。”

11月4日:“色念时起,虑不能制,《书》所谓‘人心惟危’者此也。

11月7日:“欲立品,先戒色;欲进德,先戒奢;欲救民,先戒私。”

12月13日:“今日冬至节,且住海上繁华之地,而能游离尘俗,闲居适

志,于我固已难矣。因近来心绪甚恶,不知如何行乐事也。”

12月31日:“所当致力者,一体育,二自立,三齐家;所当力戒者,一

求人,二妄言,三色欲。”

1920年1月6日:“今日邪心勃发,幸未堕落耳。如再不强制,乃与禽兽

奚择!”

1月14日:“晚,外出游荡,身份不知堕落与何地?”

1月15日:“晚归,又起邪念,何窒欲之难也。”

1月18日:“上午,外出冶游,又为不规则之行。回寓次,大发脾气,

无中生有,自讨烦恼也。”

1月25日:“途行顿生邪念。”

2月29日:“戒绝色欲,则《中庸》‘尚不愧于屋漏’一语,自能实践

,污我、迷我、醉梦我者惟此而已,安可不自拔哉。”

3月25日:“迩日好游荡,何法以制之。”

3月27日:“又做冶游,以后夜间无正事,不许出门。”

3月28日:“色欲不惟铄精,而且伤脑,客气亦由此而起。”

3月30日:“邪念时起,狂态如故,客气亦盛,奈何!奈何!”

4月7日:“晚,游思又起,幸未若何!”

6月27日:“色念未绝,被累尚不足乎!”

7月2日:“抵浓家门积善堂招待者引余等人入私娼之家,其污秽不可耐

,即回慈北船中栖宿。”

8月7日:“世间最下流而耻垢者,是自入火坑也,焉得不燔死。”

8月23日:“午后,神倦假眠,又动邪念,身子虚弱如此,尚不自爱自

重乎!”

1921年1月18日:“我之好名贪色,以一澹字药之。”

5月12日:“余之性情,迩来又渐趋轻薄矣,奈何弗戒。”

9月10日:“见妹心动,这种心理可丑,此时若不立志奋强,窒塞一切

欲念,将和以自拔哉。”

9月24日:“欲端品,先戒色;欲除病,先遏欲。色欲不绝,未有能立

德、立智、立体者也。避之犹恐若污,奈何甘入下流乎!”

9月25日:“日日言远色,不特心中有妓,且使目中有妓,是果和为耶

?”

9月26日:“晚,心思不定,极想出去游玩,以现在非行乐之时,即游

亦无兴趣,何不专心用功,潜研需要之科学。而乃有获也。”

11月26日:“欲立业,先立品;欲立品,先立志;欲立志,先绝欲。绝

欲则身强神卫,而足以担当事业也。”

12月1日:“陪王海关医生诊治诚病,往游武岭,颇动邪思。”

1922年9月27日:“遇艳心不正,记过一次。”

10月14日:“前曾默誓除恶人,远女色,非达目的不回沪。今又入实验

场矣,试一观其成绩。”

1923年3月1日:“近日心放甚矣,盍戒惧来。”

3月6日:“外出闲游,心荡不可遏。”

1925年4月6日:“荡念殊甚,要此日记何用,如再不戒,尚可以为人乎

!”

4月11日:“下午,泛艇海边浪游,自觉失体,死生富贵之念自以为能

断绝,独于此关不能打破,吾以为人生最难克制者,即此一事。”

11月21日:“见可欲则心邪,军中哀戚不遑,尚何乐趣之有。”

此后,蒋介石的政治地位日益显赫,在日记中这方面的记载就很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