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欧洲骑士vs日本封建武士 zt

中世纪欧洲骑士vs日本封建武士By J. Clements ARMA Director

1 中世纪欧洲骑士vs日本封建武士By J. Clements ARMA Director

人们总是不时会为这样个问题反复考虑:如果日本武士和西欧骑士这两种同样强大,而且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相遇会发生什么情况?推测在一场正面交锋里,这两个性质并不相似的人中究竟“谁会赢”实在是容易激起人们的兴趣,这是一个经常出现的问题,但事实上却只能停留在假设面上。在比较骑士和武士的过程中,首先双方都有盔甲和武器,也会按照他们那个世代特定的方式战斗,两边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可能有把握战胜任何一个对手。因此某种意义上,这问题似乎进一步就是说,谁能是更好的泛用士兵?更好的林地战士?更强的散兵战者?这些都取决于具体条件,但是仍然让人觉得会是一个有趣的相遇而值得考虑。都有一定的自身武器及战术训练经历,同时当然也有机会关于对手武器有一些了解,于是就对这样一个比较问题,我下面将开始试图用自己有限的学问来进行一次推测描述。 背景条件 首先,我们必须问,这两个孤立的人是在哪里相遇的?当地的环境条件如何?由于在这种假想战斗中环境会起重要作用,现在先理想化地假设战斗发生在一个开阔的区域,双方有很多空间活动但是没有可以隐蔽自己的条件。尽管双方都可以担任优秀的骑兵,现在也假定这只是一场徒步进行的单人决斗,没有其他任何人参与而单独进行,并且没有远距离武器供使用。当然了,给战斗双方同一个气候条件应该也是更符合逻辑的。 这里还有很多无形因素,双方对于对手的了解程度,以及随之而来的对将来战斗的惯性思维将是一个重要的需要考虑的内容。双方是否都已经有一份对手的详细资料?还只是一场偶然发生的战斗而他们对于对手的优势都毫无所知?我们现在只假设这两个理想化的战士都已经对于对手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度,因此已经从心理上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当然,假如我们想给两位“标准化的战士”安排一次碰撞,我们还需要确切地问一下,到底怎样才算“标准”化了?1100年左右的西欧骑士和1200年的日本武士大致在装备上可以平等,但是只要看看在1400年的情况就很不相同了。我们现在讨论的双方确确实实都曾在一个类似的气候和地理环境下,为了类似的理由而战斗,但是他们的装备也在随着科技进步而调整发展,很难定出一个“标准”中世纪骑士或者一个“标准”日本武士。对“标准欧洲骑士”来说,很难确定他们究竟是来自哪一个国家,又是中世纪具体哪一个时期中的人物。对“标准日本武士”来说,他们倒是一个孤立的、稳定的文化产物,他们以这种传统延续生存下来,自己的战斗技巧也大致在时代中保留,所以现在相对同期的欧洲骑士来说,我们关于武士的标准化还能有一个多少更理想化的思路。但是接着,我们又一次发现今天日本大众化的“战斗方式”,与当年纯军事式的“战斗技巧”有很大本质差异,而我们已经不再在当代世界保留有完整未动的骑士战斗技巧,关于他们战斗方式只有那个时代留下的一些训练手册可以从技术上指导我们。 对骑士来说,我们现在该是假设他是一位1066年(诺曼征服,中世纪著名标志性时间之一,译注)中的诺曼人,穿着锁链甲,携带剑和风筝盾?假设他是一个 1350年英国或法国骑士,穿着半身板甲,正用自己的剑准备好参加竞技赛?假设他是一个1450年的意大利雇佣骑士,正穿着华丽的礼袍?或者是一个大约 1400年的,“武装到牙齿”的条顿骑士,穿着哥特板甲带着大剑(bastard sword)?而日本武士是穿着老式的像盒子一样的室町时代(Muromachi)盔甲带着太刀(tachi blade,可能就是中国唐朝传入日本的式样,也看到过称其“横刀”的说法,译注),还是镰仓时代(Kamakura)的全身盔,用着我们更熟悉的日本刀(katana)(这里有语言习惯上的问题,我们汉语所谓的“日本刀”,其实主要都是指katana,下文出现的所有“日本刀”也同样作此特定解,译注)?此刻的武士又是否允许同时使用他的武士刀和胁差(wakizashi)?这些都是重大的因素,也就能让这种“谁能赢”、“谁更强”(或甚至说谁的装备更强)的问题变得难以回答。 当然,为了分析起见,我们不妨假设他们都是具有可比性的个体,每人都有经过高度的训练和他们时代对应的战斗技巧和经验,他们将在一个战场上孤立地战斗直到一方死去。作为一种很有趣的历史架空讨论,我们至少可以进行一些理智的猜测,分析出一些在这种遭遇战中可能会产生关键作用的因素。 战士的能力 我们可以有理由认为,人的基本能力诸如强壮、速度、体能、年龄、健康条件和勇气,都是对这些职业战士同样重要的因素。假设我们能够有一种办法解构并控制这些因素,我们也会对双方的能力作出平衡调整,因为某人压倒性地更有强壮优势,或者更敏捷的情况并不是绝不会发生。但是,我们难以把基本身材的问题具体量化在内,而事实上欧洲骑士在这方面有必然的优势(16世纪的日本武士盔甲大约针对的是5英尺3英寸到5英尺5英寸的人,而同期或者更早的欧洲盔甲都是设计成适合6英尺到6英尺5英寸),尽管其他证据可以说明,16世纪欧洲人的平均身高大约也就是刚超过5英尺。有趣的是,欧洲人到15世纪,对于战士身材的价值观仍然继承了来自罗马人的经典观点,要求瘦的腰部、宽肩膀以及精干的身体,而日本人心目中的理想身材却是更粗大,从下身到躯干都更宽大的形象。

2 中世纪欧洲骑士vs日本封建武士By J. Clements ARMA Director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他们由于种族不同造成的天然差异,但是显然会影响到他们对应发展的战斗技术而是必须被考虑在内的。 我们也会考虑这两位战士所经历过和专长的战斗形式。早期的武士根据一种仪式化的规则形式参加战斗,他们根据事先确定好的协定在战场上孤立地单独决斗,后来则替换出骑马射箭的战术,以及适应战场上步兵长矛队形战斗形式的能力。他们的部落战斗有封建性质成分,当然也有获取个人荣誉的目的在内。散兵战并不罕见,也包括了一些大规模远征韩国及邻近岛屿的事件,不过更主要的战斗还是发生在他们自己的岛群上。 而形成对比的是,骑士强调骑马并使用横躺骑士枪时的冲击能力,在战场之外,也有一种精神化和法律规则化的决斗以及竞技比赛。西方骑士的战斗方式有超越传统的歼灭目的式战斗的内容(指根据骑士精神,在战场上失败的骑士可能可以作为受优待的俘虏而安全生还,译注),当然,关系个人安危的问题还是很现实而且普遍。骑士的武器和盔甲是诸多文化混杂后的产物,例如拉丁文化、凯尔特文化、日耳曼文化、以及土耳其文化和阿拉伯文化。他们战斗的环境多样化而有广泛性,从寒冷的斯堪的那维亚半岛到中东沙漠,从西欧的平原到东欧的森林以及之间的沼泽地、旷野和山地。毫无疑问,对骑士来说对物理条件的适应力也是他们骑士侠义精神的一部分,就像大量当时留下的文献及图像证据所为我们显示的那样。

我们不能忽视文化对这种竞争会产生的作用。日本武士生活在有严格封建体系下的保守文化下,要求服从和忠诚超越个人。骑士则处在一个更复杂更有变化性的社会,强调在一种传统个人价值观基础上的个人发展。所有两种文化都有对外部事物的斗争经历:欧洲人遇到过土耳其人、蒙古人、撒拉森人以及其他,而日本人遇到了韩国人、中国人、蒙古人等。因此,考虑到他们在历史中与不同文化在异地发生冲突的经历记录,我们能认为其社会有更大外部交流性的欧洲骑士可以在武力上增加一些优势吗?

然后从个体内部的因素分析,我们必须注意到日本武士的武士道中,关于宿命论的因素会对战斗起重大影响,对死亡的接受和追求驱动了勇猛的他们。但是我们也不能忽视信仰和信念会带给一位贵族骑士的伟大壮举,因为在理想化的骑士精神中他必须坚持支撑直到自己的死亡。有可能欧洲骑士确实对外部民族带有蔑视,他们眼里的“异教徒”对手。但毫无疑问,日本武士对荣誉无上追求和随时为领主献身准备就绪,也会成为他们在面对外人时的弱点:如果你轻视自己的生命、轻视战场上危险而未知的敌人、你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尽管勇气是重要的因素,只有这种战斗的精神是不充足的,这里必然有一些我们无法用可靠数字来评估衡量的无形因素。所有这些非定量的精神因素排除后,我们还剩下要考虑的问题是武器、盔甲和训练情况。

盔甲

盔甲会改变斗剑的过程与结果,假如你从没有经过相关训练,你不能想象它将会如何影响你的活动能力甚至做那些简单的动作。人们都认为,当欧洲人不断改进盔甲以打败刀剑的过程中,日本人却在不断改进刀剑以打败盔甲。这确实有一定的真实性,但是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更好的日本盔甲是用小型的上过漆而相互重叠的金属板块以丝线系住来对抗日本刀切开盔甲的能力,它能提供良好的活动空间同时又有完美的保护性。不过假如盔甲被淋湿,丝线会吸收水分而让盔甲变得糟糕地重。尽管早期的武士盔甲是用大块方形板甲(这应该就是作者认为早期盔甲如同“盒子”的原因,译注)制作以更主要防御弓箭射击,后期的形式则趋向永久地对抗剑士们的攻击,削弱他们剑的巨大劈砍能力。这种盔甲是耐用而且防护有效的,还能提供充足的活动能力,但是如果遇到骑士剑窄剑头的刺击,它会如何?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

中世纪欧洲盔甲则是被设计越来越能够偏斜开受到的攻击,同时吸收来自骑士枪和剑的钝冲击力(作者这里主要分析剑格斗,因此更适合进行钝冲击的锤系武器未考虑在内,而根据他的观点,剑也可以用于敲打式的钝器型攻击,译注),一套骑士盔甲可以是那种结构简单而能够吸收划破和切力的锁链甲,或者是充分填塞以加强结构的夹克,或者是金属的全身盔,既要能防御震荡冲击也要能对抗戳刺武器。锁链甲有大量的形式和类型,在15世纪西欧已经确实达到了顶峰,当时它编排紧密而用铆钉固定的环节可以抵抗任何试图划破的切割力,以及能够对抗很多来自于剑的砍击和戳刺,但这样的盔甲在日本没有被使用过。

3 中世纪欧洲骑士vs日本封建武士By J. Clements ARMA Director

一套完整而全身式的坚硬板甲,这种被称为在工艺创造力和自身坚硬度上都无可匹敌的盔甲,大致可以抵抗剑的刺击而需要纯粹是特殊性质的武器才能有效地打败它。用那经回火调质后的优质铁加工并且仔细划出凹槽的盔甲,对于剑的砍击已经无懈可击,可以猜测,对那些经过特殊锐利化的日本刀也是如此(16世纪一些地位较高的日本领主确实已经拥有了部分同时代的欧洲盔甲,被作为礼物收下或者购买得来,也会用到战斗中而不仅仅是作为海外而来的收藏品),用于徒步战斗的板甲是一种性能平衡,有机动性的装备,有时甚至也是用回火调质铁制成。它很适合穿去战斗,而并不是好莱坞出产的那种笨拙、累赘的玩意。除非你已经确确实实地穿过这种优异的板甲,你不会真正知道,它到底会影响一个骑士的活动能力多少。

由于没有必须的专业武器来对抗甚至打败板甲,任何单独装备着剑(无论是否是日本刀)的战士都会遇到困难。确实,全身化的欧洲板甲加上内层的锁链层保护可以很好地影响到原本性能出色的日本刀的核心优势。但是我们也不能忘记日本刀确实有那引以为自豪的切断能力,武士们却能成功地依靠他们的盔甲来防御这种攻击,也就是因此我们会完全有理由想象认为,骑士盔甲的防御效率可能也不过如此。所以如果我们假设双方的盔甲能更公平一些,就像骑士使用的是锁链甲或者1250 年左右的不完整板甲(指当时关于板甲原材料的制造工艺不成熟,只能制造小块板铁,因此板甲缺乏整体防护面积完整性,译注),情况会变得更错综而有趣。另外,武士确实总是带着一把完美的厚匕首,它已经得到过成功的使用。而且很新鲜的是,每一个武士都相当擅长在近身扭打中使用他们这种可以刺透盔甲的匕首(这种技巧在骑士们的剑术中通常并不存在)。

盾牌

我们必须考虑在这种假定式的战斗中,骑士是否使用了我们熟悉的比较短的剑加盾牌组合,还是只用一把长剑(long-sword)(从上下文分析,作者全文中指的“长剑”,实际上都是双手剑,长剑自14世纪针对盔甲发展而出现,最初形式仍然为单手剑,但是相当一些早期的双手剑看来也能归入“长剑”,译注)?如果使用盾牌,我们还必须继续问,那到底是什么类型的?他用的是那种中央加过工而突起的形式,还只是那些皮带捆扎的平木板?盾牌是那种很有保护面积效率的“风筝形”,还是那种小一些但是更容易操作的凸扇形,所谓的“扇形盾”(heater shield,就是我们最熟悉的扇形盾牌形状,它是诺曼征服时期那种筝形盾发展后的继承物,有一些资料也把它和kite shield混淆在一起,译注)?或者又可以是一个厚厚的铁质小圆盾(buckler)(一个用手握紧的手盾)?

事实上每种文化都有理由去发展他们自己的盾牌,盾牌也毫无疑问地因此被使用了数千年,它们是非常有用的东西。在15世纪的欧洲,是由于全身盔和双手剑、重型枪戟系武器、以及巨大威力的射击武器被发展才降低了这种长期以来地位牢不可固的装备的战场价值。中世纪的剑盾战毫无疑问和日本的双手剑猛烈斩断全身盔的战斗形式有所区别。中世纪使用短剑的技巧是挥舞臂膀加上腰部力量同时步伐前进或后退,攻击之前可以躲避在盾牌之后,同时还可以借助盾完成护卫、佯攻、化解攻击或者推逐。同时使用剑与盾很明显具有超越单剑的优势,剑盾组合可以提供相当灵活和全面的防御,很稳固地保障了更多的攻击方式选择,无论是在直接攻击还是间接进攻。

持盾者的剑可以很好地从盾周围的各个角度或者其底部发动攻击。由于使用盾的一个半面是如此好地受到保护,它的对手不得不被限制到只能攻击另一半侧---- --没有盾的这一侧,大型的盾屏蔽掉了进攻者原本拥有的大量攻击目标点,它也限制了防御者的反击自由但这个限制程度相对进攻者要小得多。当防御者从盾牌背后出现而反击时,进攻者会让自己的武器处于防御态势,或者说准备防御格挡,这是对付持盾对手的可取战术。然而持盾者的进攻并不是只有这一种进攻方式,在非常近距离的情况下,可以有大量方法把盾牌当作进攻性武器来使用。

4 中世纪欧洲骑士vs日本封建武士By J. Clements ARMA Director

日本刀是威力强大的武器而且使用了优秀的制造技术,但是认为它们能轻易劈开牢固的中世纪盾牌是荒唐的想法。一面盾牌并不会轻易被划开,哪怕对方是日本刀。中世纪的盾牌主要是由厚木材用皮革覆盖制成,然后辅之以金属的加固调整,这些盾牌很有效用,可以让单纯的剪切破坏变得很难。还有可能,一把剑如果进攻得太猛,会撞到盾的边上。并不像电影或者英雄史诗文学里描述的那样,如果剑劈中盾边它的剑刃会暂时陷在其中而需要时间来拔出才能再重新进攻(这还让进攻者失去了进入防御格挡的条件)。不使用金属镀边的盾牌,也就是因这种能力而受到欢迎的。

日本剑术,尽管包括了大量高效的防御格挡动作,仍然没有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对抗盾牌方法,尽管一个有技巧的武士确实能改变一些情况,在面对强大有用以及灵活多变的剑盾组合时仍然会遇到困难。盾的真正用法并不是如同那些电影、游戏、舞台剧或者历史扮演组织比如SCA所经常给我们带来的内容,对抗中世纪盾牌也不是简单的在盾牌周围活动然后试图找个空隙发动进攻。如果一个战士并不真正清楚盾牌,或者遇到了一个优秀的持盾者,那么很难想象他能如何有效地对抗它。

武士的刀

在武士们相互之间的各主要战斗中,他们穿了一套盔甲并且用单手或者双手持了一把剑。对骑士来说,主要的武器始终是长骑士枪和剑,其次是戟矛、匕首和战锤。剑是骑士主要的格斗训练对象,而对武士来说,剑只是3种主要武器之一,其他两种为弓和yari(一种刺杀用矛)(就是所谓的日本矛,译注)。我们可以判断,尽管他们后来对剑术相当重视,武士的主要武器事实上不是剑。直到17世纪中后期内战结束,剑才成为了武士文化的首要武器并且用于礼仪仪式。日本武士是否都是优秀的剑士也是一个谜题(不比西部牛仔是否都肯定是优秀枪手的问题容易证明)。不管如何,日本解释他们的武士道时,主要的措辞都是“一条用马与弓的道路”,而不是“一条用剑的道路”,除此以外,和骑士传说以及战斗实例不同,日本文献中关于单独武士之间的战斗大部分都是用匕首进行而不是剑。不过为了讨论起见,我们还是假设双方都是按照那种假想方式参加。

作为剑,日本刀在锋利和切割能力上无可匹敌,而且它特别擅长切开金属(不过,它只在电影和游戏里切开过!)。然而,中世纪盔甲也以其擅长对抗切割而闻名,而且就算在电影里要看到切开一个躲避在盾牌或双手巨剑背后的人也不容易。日本刀的剑刃有锐利的斜面而使其强大,它有厚实的楔形,而切入的过程中仍然需要将切下的材料部分挤压出去,当然这种切割对血肉之躯来说能是毁灭性的打击,但它在对抗盔甲时要效率低下得多。承认这点后,一些日本剑术流派的发展方向也并不是切开盔甲,而是试图刺进其中的关节并将其卸开,也就像欧洲人对付他们自己的全身甲办法一样。除了在韩国交流到的异族文明以及和蒙古人的遭遇,日本刀始终在比较孤立的环境中发展自己,也不是它一些狂热拥护者所吹捧的所谓“终极剑”。日本刀的强大边刃为了便于切割而成斜形需要不断重新打磨抛光,它也会如同其他剑一样折断(哦,而且不能做的是,它们不能切开轿车或者剁开混凝土)。它不是设计出来给人滥用的,而且既没有运用上的灵活性,也确实不是如同中世纪剑不得不作的那样,需要同时对付软硬盔甲的。

日本刀的设计并不是钉死在石头里的东西,和其他所有剑一样,它也在一个个世纪的过程中改变和调整自己,缓慢地改进自己或者满足不同需要以及使用者的爱好倾向,包括剑的截面、刀纹形状以及长短。以13世纪为例,它们的剑头就经过了重新设计,为了易于砍断用金属加强过的“充填式”皮革甲(这种盔甲事实上和欧洲使用的皮革甲brigandine是同一种性质的东西),那种盔甲他们是从中国人和蒙古人处遭遇到。到18世纪,他们的刀已经不再主要对抗盔甲,而变得更长更薄更轻,主要只是用于教学练习(私下之间的切磋练习必然也包括在内,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内战已结束,缺少穿盔甲互相实战的事件的原因,译注)。

5 中世纪欧洲骑士vs日本封建武士By J. Clements ARMA Director

确实,日本封建武士也有他们自己形式的巨剑,这种东西的长度普通“打刀”(dachi blade)无法比拟,但是它们主要是由下层的徒步士兵为了对抗骑兵而使用(可能同时也为了对抗长枪)。所以,我们不能把它们和中世纪用于骑士之间格斗的巨剑等同,或者和那些16世纪欧洲战场上真正的双手剑比较(16世纪战场上“骑士”阶层已经基本消失,大致为雇佣兵在使用这些冷兵器,译注)。

从整体上说,日本刀是一种非常优秀而有广泛实用性的设计,它能够完美地用于切断和砍击,也能很好地用来刺杀。无论是徒步还是在马背上,无论是否穿盔甲它都合适使用,是一种精致美丽的工艺杰作,代表了数个世纪的工艺技巧结晶,也是当时时代之中的一种必用品。不过它也只是一把剑,一把人造的工具,用了高温调质并且打磨良好的金属。尽管制造的具体工艺有所差异,它们同样由封建时代的技术步骤完成,加热然后改变其形状并抛光,就和整个世界历史中的其他优质剑一样。如果不考虑设计和具体制作,所有的剑都有同样的目的并且用于完成同样的功能:防御对手进攻同时能发出自己致命的攻击。

骑士的剑

准备完武士的装备后,我们必须开始考虑骑士在战斗中使用的剑了。我们必须先理解接受,骑士剑和盔甲有大量的具体分类,欧洲剑从某种意义上说总是被特殊细化而不是一种总体式的设计:有适合步兵战的剑也有适合骑马使用的,有单手和双手的区别,有直刃和曲刃的区别,适合穿盔甲战斗或者适合轻装之间的战斗,适合竞技赛,或者公众之间的决斗,理想化的刺突专用剑或者只能用于砍的剑,还有只能用于训练的剑。

一个骑士装备的剑通常是一把单手剑,特别适合配合盾使用(并不一直是这种装备情况)。他们的剑身阔而剑尖细并且坚硬,有凿形的剑刃,主要特别适用于在一次挥舞中切割开锁链甲并且深入对手的身躯。它们很轻而速度快,出手猛烈能灵活地制造各种伤口。随着时间变化它们也有所改变:宽度调整、有弹性者取代坚硬型、变细化以及头部的锐化,无论对板甲或者薄片甲(也就是鳞甲,译注)都适合进行突刺。较晚出现的著名剑型大剑(bastard sword)有尖锐的剑头,在突刺上表现出色,所以尽管日本盔甲很大部分都是用和他们刀同样性质的材料制成,欧洲剑并不会比以前对付自己盔甲遇到更多的麻烦。

尽管剑盾组合在中世纪很常见,长而需要双手持的刀刃也在1250年到大约1600年的欧洲有广泛的使用。当我们谈到中世纪的长剑或者战剑(war- sword)甚至巨剑(greatsword)时,我们讨论的并不是一种只有孤立形式的对象。它们有宽大的剑身以及与之平行的刀刃,很适合用于劈砍。在后期,为了专门对付重盔甲而设计的特殊剑有窄而相当坚硬的菱形或六边形横截面,逐渐变窄直到剑端。它们可以用来重敲盔甲以及刺进对方的关节。这些东西也就像较短的长矛或者战锤warhammer一样使用,当然同时仍能用来切割开轻型盔甲对手。

在这两大类不同性质的欧洲剑之间的差异是如此巨大,为使用日本刀和直身欧洲剑的方法又带来了进一步的区别。缩窄型剑有不同的平衡重量中心,经常是一种更轻的剑,在远离剑的头部有可以敲打对手的攻击用部位,而优秀的剑头可以有能力完成快速准确而威力强大的刺杀。而宽式剑可以完成种类更丰富的攻击,并且从根本上能更有效率地劈砍对手。不过那些后期的剑更使用灵活而适合用来格档,它也更适合将自己多才多艺的剑手柄(hilt)完成绞击和诱击(应该是指用柄上自带的圈环结构夹住敌人的武器,其中被动防御就是绞击,主动捕捉对手武器就是诱击,译注),或者直接用于攻击。与它相关的那些专业格斗技巧很少在电影或舞台剧中被准确地描述过,几乎从没有一次能够如同实际技巧一样表现出用快速步伐配合丰富角度刺击以及近身战中利用剑柄的情景。

剑能够攻击到的长度范围这个因素也不应该被忽视,尽管一个有技巧的战士可以有效利用短刃剑对抗一把长刃剑或者反其道,尽管无论是长剑还是日本刀都没有标准化的长度,从总体上说日本刀明显比欧洲双手剑以及巨剑要短得多。长而双边开刃的武器毫无疑问有特殊的优势,特别是一位身材高大者在用它对抗一个较矮小也只拿着短而单刃武器的对手时。不过有点令人吃惊的是,这两种武器实际上在重量上非常近似,完全处于同一档次。

6 中世纪欧洲骑士vs日本封建武士By J. Clements ARMA Director

吃惊的是,长剑或者巨剑事实上是一种比日本刀更复杂的武器。尽管也有单边开刃的型号,它主要都是双刃,并有多用途的护柄以及配重球来保证各种专业化的战斗技巧。这里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欧洲剑也可以用于一种所谓的“半剑类”格斗技巧(“half-sword” techniques),第二只手确确实实地握住剑刃本身而一起将剑舞动,用各种方法完成重击、格档开攻击、绞击和诱捕击,就让剑如同成为了一把戟枪或者短矛。这种格斗技巧在对抗板甲时特别有效(由于对方缺少可直接攻击的要害弱点而造成绞力战流行,译注),我们必须考虑,对武士来说这是一种陌生的技巧还只是如同他们用短棍格斗一样熟悉?无论是否熟悉,由于他们那过于锋利的剑刃,太刀并不被用来完成这种技巧。骑士剑也可以是完美的刀剑,不过它们经常被收藏家和爱好者诋毁成不过是粗糙的大铁块,同时武士刀被这些人褒扬甚至有时已经到了荒谬的顶点(这种情况尤其在日本人之间被纵容)。糟糕的电影和缺乏知识的武术指导让这个已被掩盖的真相更加难以知晓,能够容忍的最底线观点是,中世纪的剑确实也是优秀的制作,它们轻而可以灵活用于格斗,在切开目标或者插入对方身体这些行为中应有并不逊色的价值。它们并不是如同在公众媒体中被描述的那样丑陋而沉重笨拙,远远不只是所谓的“带刃的棍子而已”,有趣的是,日本刀和长剑的平均标准重量都很接近而都在4磅内。

剑术能力

对那些不熟悉中世纪长剑或者巨剑的人来说,要理解这些东西的真正使用方法并不容易,因为大众以及研究亚洲武术的人员都过于熟悉并倾向日本刀的使用。假如我们给一位骑士装备上长剑或者巨剑而不是剑盾组合后,让他来对抗使用日本刀的日本武士情况会明显有变化,我们显然不能犯那种错误,把中世纪长剑类似入日本经典剑术来理解,以为那些长而双刃,带十字形刀把的中世纪剑使用时就和曲线的日本刀一样。

尽管这两种剑术之间确实有相似和统一的内容(比如在劈砍方面),但他们同时也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他们最基本的能力都同样是“7到8种砍劈轴线”(make the same basic seven or eight cuts)以及兼任刺突任务,但是作为一把曲线而又刀刃特别锋利的武器,日本刀的潜在优势是短距离而快速的切划。而逐渐锐化到剑头一点的长剑是更理想的突刺者。另外,在配重球的协调下,它的双边剑刃让自己可以用更多的角度手段进行攻击而不只是最标准的8种砍劈轴线。有两个方向上的剑刃就可以完成回转劈,这就保证了能从不同角度发动种类多得多的攻击。这种双边回转式的砍劈是挥舞长剑的主要方法,但是很少能被真正描述过。

日本刀的挥舞方法是快速施加扭转力,同时推动底部,这样会使曲线的它在切断对方的同时向前划出距离。徒步的劈砍动作更是这种施力形式的发展,只是用短距离的小跃步完成(哪怕已经是混战也是这种基本攻击方式)。但和日本曲线单刃完成切划的刀不同,中世纪的剑是用来劈砍的,主要依靠弓肘及肩膀施力,并且会进行大范围的攻击动作。这种攻击尤其在使用双刃武器后能更迅速而得心应手,可以只握住剑端配重球,或者移到把手上的其它部位(比如把手指按在剑身的宽大面以及十字柄上)。作为直剑,它可以用底部那扁平的6-8英寸完成攻击,而太刀主要使用的只是最后的几个英寸。如果我们现在转而讨论大剑,它可以有一个结构比较复杂的手柄,侧面上的环形结合成正面上的平面,以及所谓的“半手”握柄,更让人有不同的握剑方法,对大剑来说这个重要的攻击灵活的性质也同样存在,它的这种手柄让人能够自由选择单手或双手握持,更利于控制来突刺以及挥舞(应指在战斗中临时单手和双手握剑之间改换而带来的格斗战术变化,译注)。

在我们比较这两种剑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对其它一些问题保持清醒。我们现在之所以把他们都称为“剑”,是因为它们为同样的最终目的服务------杀戮,这也就是我们能够比较出的最大相似点。它们的区别在于它们不同的具体功能,以及实现这些功能的具体途径。我们也需要提醒自己,日本刀及其刀剑艺术是一种有生命力的传统文化,一种让西方始终保持了强烈研究兴趣的东西,而相对的,我们这些中世纪文化的继承者却对自己的东西事实上已经有数个世纪漠不关心,除了好莱坞的幻想题材及其演员的一再歪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