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枭雄——袁绍 第二节、 路远见贤心、又添两膀臂(一) 第四十一节 孔明利言骂腐儒 周瑜诡计不尝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7/


终观中原诸侯目前能抗衡大汉帝国的只有江东孙权,帝国的统一之战下一个目标是益州,然向益州进军需长时间准备,关键征战期间江东孙权能否趁机出兵,在讨论征讨益州作战计划朝议时,中书令诸葛孔明说道:陛下,假大将军孙权占据江东六郡有长江天险为防线,地处江南富裕其治下兵强粮足,加上孙权假惺惺的礼贤下士,蒙蔽了很多英明之士,江东颇有才气英雄相投众多,我朝大军要出兵益州要考虑甚多,益州北靠外族,西有马腾且与朝廷志向不明这不足为虑,要想征战益州就必须先稳定江东,臣有一计,可安孙权之心,我道:爱卿快快到来。孔明说:江东富裕是其豪门大户进行商贾流通带来的结果,有钱的人皆怕政局动荡,这是人之本性,此计可从富户豪门下手,在思想上设置安逸氛围。陛下,贵妃娘娘自入宫一直没回江东省亲,陛下何不派贵妃娘娘回江东以探亲名义率我等随往,到达江东后臣等可明正言顺的结交江东豪门望族,向其灌输对抗朝廷之厉害,对于英雄忠义认识趁机吸纳,为将来战江东埋伏钉子。


庞统出列道;陛下,统,也有一计,定可让孙权几年内无力出兵。讲,江东富户畏惧战事这是其一,其二,山越蛮族是江东最不安定因素,可派遣细作深入山越,论说江东不是,山越之地偏僻荒凉,居住山民生活疾苦,下山居住进行男耕女织乃历代山越民众心中夙愿,圣上可下一道谕旨如山民愿意归一朝廷,可按照朝廷旨意给予优惠条件,以待时机成熟作为内应。


我望着这个最近来投历史上死在落凤坡的奇才笑道:二位爱卿真乃吾之膀臂,照爱卿计划安排事物,二人各负其责,孔明、庞统诺。孙尚香得知陛下让她回家乡省亲,喜得一夜未眠,在皇宫中的女子好比关在笼中的金丝雀,轻易是不得出入皇宫半步的,年少的她如何不想出去溜达转转。


贵妃孙尚香及孔明领队在精锐军士的护卫下前往江东柴桑郡探亲,孙权见过多年未曾谋面的妹妹也欣喜异常,详细询问朝中众事后老感觉心中无底,召集众文武在厅堂议事,众爱卿,今闻所谓朝廷尚书令孔明护送尚香回江东探亲有何异议?大将军臣感到娘娘回乡省亲一事必有原因,据探子回报,朝廷对益州存在虎视眈眈之诡意,臣想娘娘这次回江东恐怕是袁绍安慰大将军,以探明我江东对于征益州有何动向。子敬此言甚是。孙权暗想对随行尚香前来交访的孔明,确实感到事必有因,娘娘回家乃是人之常情一般臣子陪护就可以了,好像没有丞相大人相随的先例吧?问堂下众人,久闻“伏龙、凤雏”二人智慧过人,有惊天地泣鬼神之才,两人得其一等于得天下者,孔明号称:卧龙先生,想必此人才能定是不凡,孙权此话一出,堂下文武面色均露藐视神态,孙权见状暗自难过,一个诸葛亮就让自己信心大失,这样很不好,会让手下以为自己胸无大志,不是明主,下次绝不乱说话了。于是转移话题问鲁肃:子敬,孔明现在何处?鲁肃道:主公,朝廷使者现在驿馆休息,等待主公接见。鲁肃一声朝廷使者惹得顾雍等人大怒,纷纷要求孙权处理鲁肃言失过错。孙权无奈:子敬过错下不为例。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子敬领孔明前来相见,说罢回后宫去见孙尚香探讨口风去了。


次日,孔明随鲁肃来到孙权议事馆,只见顾雍、程普等文武二十余人分列站在两侧,对自己好像面色不善啊。孔明心道,江东有钱也不能这样,我又不抢你老婆,这样瞪我干啥?小样。


顾雍见孔明胸有成竹,气度不凡,丰神飘洒,心中自愧,同是爹娘精血合成的,你看人家长的要个有个要脸有脸的,看穿的服饰那是绝了,飘洒的锦服扬逸如飞,休闲极了,简直就是一个衣服架子。在想自己,长得跟个冬瓜,上下一般粗,离远了看像横着滚过来似的。丢人啊!丢人,要不是做个官,在乡下连老婆都不好找。真是人凭衣着马看鞍,光看外表这小子确实有名士风范啊,妈的,他是朝廷文臣之首,我自己也是江东文臣之首,不就差点级别吗,小白脸这是江东不是所谓的朝廷,看我咋收拾你,怀着极度不平衡心里顾雍以言挑衅道:雍乃江东微末之士,听井市人言说中书令先生自比管、乐大贤之才,可有此事?孔明心道:小样,刺激我,道:此乃是亮平生小可之比也。顾雍又道:先闻袁绍袁本初三临隆中,方请得孔明,自比得汝如鱼得水,今袁绍登基称帝,汉室大有宗亲人在,是否是逆贼篡权谋国。孔明大怒:向孙权施礼道:惊闻公之坐下皆都孔孟之生,今顾雍直呼圣上天名,如常日称呼仲谋也可谅解。孙权刚刚因为顾雍挑激孔明而高兴万分。现在一听孔明这样说他。脸上挂不住了,卧龙先生误会了,顾雍口直心粗,无犯上之意。孔明笑道:也难怪公于圣上乃一家亲,务怪务怪,


正在孙权尴尬之际,薛综起身道:今袁公日前吞并扬州兵屯兵数十万在庐江、戈阳郡等虎视我江东,先生以为如何?孔明笑道:扬州不听朝廷号令而逆抗天兵,圣上仁慈,没有怪罪已是天恩,江东于圣上乃亲家连亲,汝听闻妹妹犯哥之理,大军在州疆主要护土安民,长江多有盗贼,如无大军则民遭灾祸。


忽然一人道:孔明以为袁绍袁公如何人?孔明一看,陆绩,答道:我主乃四世三公,又勇救先帝于危难,蒙先帝爱识结拜于天地之间,现承接帝托救民于水火,外抗异族羌贼,扩疆土授孔孟贤礼于天下愚民,治下百姓富裕安康,民心思向,尔等再三不称圣上,乃抗天意,这种无君无父之言,乃不知大丈夫生于天地,当以忠孝为本,孔明转向孙权道:如再有犯上之言,吾将撞死在公之殿堂,以报圣上之恩。


孙权吓坏了,诸葛亮要是死在江东,袁绍不把我剥了,连忙厉声道:孔明乃当世贤才,朝廷护送贵妃娘娘之重臣,众君以呈口舌之利,传将出去别人误以为我江东有谋反之意。子敬随孔明先生探游江东,如有不便望先生谅解。诸葛亮面带微笑随鲁肃出去游玩了。


周瑜得到孙权令箭后,急忙赶回孙府,见到孙权后问何事?孙权道:细作密报,袁绍要起兵攻打益州,今派孔明来江东探知我等底细,周瑜:袁绍拥有百万军队,已登基称帝,其治下疆土达八州之面积,剿灭羌族又为其带来大量土地人口,其声望日益高涨,袁绍大军虽然屯兵与扬州附近,看似有过江之意,实际未露其形,我有一计可试探袁绍是否有意窥我江东。


孙权大喜道:公瑾道来。周瑜道:我江东六郡基业,天然靠水,可秘密起兵与夏口,以水贼的名义偷袭诸葛孔明,一举斩杀袁绍的左膀右臂,同时动摇袁绍朝廷的信心,孙权惊叫道:杀了诸葛亮那袁绍是否就此罢休。周瑜笑道:袁绍既要远征益州相必定要后方稳定,主公既于其亲戚关系,到时全部推到江贼身上,可和袁绍签订和平条约,为江东发展奠定基础。孙权连连摇头,公瑾,此计不妥,诸葛亮乃是朝廷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重臣,出行都有重兵护卫,江贼能杀得了他,再说,他要是死在长江中那袁绍定是不会善罢甘休。主公,还有一计,杀不了孔明先试探一下袁绍的水军战力如何?这倒是可行的办法,我们四处给他点火让他后方不稳。(*^__^*)嘻嘻……孙权再三考虑后方点头同意周瑜的第二计谋。


蔡瑁得到细作报,周瑜欲自宫亭县派水军进攻庐江郡,上报朝廷后,郭嘉道:今江东孙权定是不甘退守长江,其兵发庐江定不敢明目张胆,目的是试探我朝水军作战能力,圣上放心,我军可借此契机,向江东水军示弱,已骄傲其心,吾定能如周瑜所愿。命荆州北海将军蔡瑁领水军照常巡视水疆,如遇水贼胜可战,败则回。


蔡和、蔡中领水军巡视到三江口附近夜已三更,昏沉中的士卒发现前方隐约有船驶来,急报偏将军蔡和,蔡和得知后,前往船头查看,只见多艘舰船蔽江而行,为首一壮汉,大叫,留下钱财,饶尔等性命。他妈的,竟然有敢抢咱兄弟的贼子,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火冒三丈的蔡和命弓箭手放箭杀敌,两船靠近,箭如流星,枪盾相加,杀声一片,敌将搭箭射来,正在挥刀指挥的蔡和豪无防备加上夜色浓厚应声而倒,另一战船上的蔡中一见弟弟被射杀,简直发疯了,儿郎们给我冲啊!为蔡将军报仇,众军士拼命冲击,现在孤军作战,两侧又起杀声,水面上贼寇三路夹击,水下有水鬼凿船,荆州水军自三更杀至黎明,全军覆灭。


周瑜得胜后,将蔡氏兄弟尸体留下命水军消除战场遗迹撤军回寨,江东众将心里都喜滋滋的,蔡瑁兄弟哪是我等对手,在犒赏众军后,周瑜差人密报于孙权。天亮后周瑜等正常巡视沿江和蔡瑁,张允,文聘水军相遇,见荆州水军舰船雄壮,将士令行既止,训练有素,暗思袁绍军中只有蔡瑁等人熟悉水军操练,可利用其贪心好色之弱点,寻机会斩杀,到时冀州无水军良将,两军大战则才利于江东。两船想靠后,周瑜与蔡瑁等相会,周瑜面带悲痛道:今江东水贼偷袭蔡氏兄弟巡逻水军,以致将军遇害,瑜有愧都督职责,请蔡将军节哀等没营养的白话,蔡瑁望着被水浸泡肿如肥猪般的兄弟泪流满面内心火烧五肺,明知有鬼可是抓不着证据,表面仍作悲痛状,谢谢都督收敛我水军将士尸身,发誓要斩尽杀绝江中盗贼,以报杀弟之仇。


围剿蔡氏兄弟之时孔明及鲁肃正在宫亭附近把酒夜谈,接到斥候报告江面火光冲天,杀声震天,心知道定是周瑜小儿要治自己于死地,得赶紧离开此地。走不能白走得赚孙权点利息。将鲁肃喊道厅内,子敬,今江面贼人杀至,吾等兵少地弱,斥候又来报,发现我荆州水军败军,是大都督周瑜设计谋害孔明之命,子敬仁厚心宽,在江东立足无地,不如随我回朝廷效力,如何?鲁肃面带难色,吾深知孙权乃心胸狭窄之人,此公虽然礼贤下士,但实际嫉妒如火,毫无进取雄心,江东豪族世代居所,已习惯江南风花雪月,锦衣美食,守成则果,今圣上明理宽怀,以德治天下,马驱蛮族,广怀仁义,深得百姓士族拥护,乃明君也,吾心早已向往,然吾家眷在江东,如投朝廷恐孙权害之啊。


子敬放心,汝家人亲眷圣上早已派人接往冀州,大可放心,再说圣上对子敬也是期盼已久,今后你我同殿为臣,共同效力圣上,以安黎民及天下。


孔明派人向孙权汇报,就说遇江贼偷袭,身受重伤,在鲁肃陪同下,先回冀州养伤,然后连夜回邺城去了。孙权听到汇报后,心中惊喜异常,主公,陆绩听到鲁肃随诸葛亮回朝廷了就感到情况不妙,忙说,鲁肃素来与孔明交好,其心早就羡慕朝廷,今随诸葛亮回去恐怕难回江东了。主公应速速派人将鲁肃家人监控起来以为人质。孙权连声说好。急忙派人前往鲁肃家中抓为人质,发现鲁肃家中早已人去楼空。孙权真是打牙落肚子,血水自喝,有苦说不出。顾雍献计诸葛谨乃孔明之兄,令其为使者,前往邺城面见袁绍定无害事,无奈派诸葛谨为使向袁绍解释所发生事情。实在没想到的是诸葛谨一去不返了,被袁绍以朝廷名义征聘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