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位电视女主持人的情感写真

中国第一位电视播音员沈力的如歌岁月


岁月的风尘抺不去对电视真爱的回忆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陈年的酒,夕阳是迟到的爱,夕阳是未了的情,多少情爱化作一片夕阳红……”伴着这悦耳深情的歌声,中央电视台《夕阳红》节目飞进了千家万户。




伴着这悦耳深情的歌声,主持这个栏目的沈力以端庄、亲切、大方、高雅的气质走进了观众的心里。认识沈力不能仅从这里开始,其实,她的名字是和中国的电视发展史紧紧相连的。从1958年至今,沈力的屏幕生涯已经进入第50个年头。50年间,沈力8年任播音员,8年做编导,随后这位中国第一位电视播音员又开辟出第一个电视专栏节目——《为您服务》,成为中国第一位电视专栏节目主持人。在铺满鲜花、掌声的征途中,她荣登过全国优秀节目主持人、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等领奖台。


在沈力75岁的漫漫旅途中,还有8年当兵的历史,也正是有了这段得天独厚的旅程,我们才能认识屏幕上的沈力。


那时她叫沈立环。只是觉得好玩,走进了军营。差一点成了“逃兵”。“一专三会八能”给了她受用不尽的本领。

1949年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北平华光女中高一学生沈立环和千千万万个热血青年一样,激情澎湃,刚过十六岁的她就来报名应征入伍。招考的人问她为什么参军,沈立环说:“挺好玩的!”后来她似乎觉得这么说不妥当,又补充了一句:“穿着军装多神气呀!”因为怕家人反对,入伍前的手续都是她自己办理的。


一天下午,沈立环穿着崭新的军装,微笑地站在父母的面前。家人先以为是女儿借了一套军装闹着玩的,待知道实情后,父母惊呆了。父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母亲泪流满面。这倒不是对女儿报国之心横加干涉,只觉得自幼娇生惯养的女儿不是那块材料,弄不好给部队添乱。临行前,父亲还断言:“你当不了几天,就会成为逃兵的。”


部队是谭政、陶铸领导的南下工作团。分兵时,首长觉得这个小女兵长相挺好的,就给她分进了文艺班。从北平出发之后,部队在河南信阳武胜关的鸡公山上练兵一个月。当时,那一带仍有土匪出入,环境相当复杂。文艺兵晚上演节目,白天下上背给养品。刚住下不几天的一次,沈立环背一条大冬瓜上山,前面是男兵开路,后面是男兵压阵,中间夹着她们几个女兵(这是为了安全考虑的)。沈立环越背越觉得冬瓜像个不听话的孩子在背上不老实,其实就是自己体力不济,在家里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苦哟!她一边艰难地上山,一边想着能回家多好,眼泪一个劲地在眼眶里打转。班长看出了沈立环有些勉强,主动伸出了援助之手。一个人干一份活,哪敢劳驾别人,她强打着精神,完成了最艰难的一次背给养品。那天二十多公里的行程在沈立环一生中留下深深的印象。晚上,睡在稻草铺就的大通铺上头,沈立环怎么也睡不着,双腿发胀、腰部发酸,白天的困境一一涌上心头,她实在太想家了,巴不得一头扎进母亲的环抱撒娇哭起来。这天夜里,她确实哭了,一边流泪,一边痛恨自己,为什么别人能挺得住,我就不行呢?外面漆黑一片,山风正在呼啸,她不敢往外走,她在痛苦之中想到了心地善良的母亲和生性刚强的父亲常说的一句话:“咱什么也不要跟人比,要比就比骨气。”何况父亲早已有言在先,自己真的要当逃兵吗?迷迷糊糊之中沈立环走进了梦乡。


完成了练兵之后,部队每天行军,十天后到达桂林,沈立环被分在24军步兵学校文工团。一个多月的艰辛,正是花季少女的沈立环变了,脸晒黑了,身子瘦了,最可笑的是头上身上长起了虱子。当然,收获更大了。当兵之前对文艺一点也不感兴趣的沈立环学会了练声、发音,还学会了拉小提琴。那时,上面有要求,文艺兵一定要“一专三会八能”,也就是说会得越多越好,能力越强越棒,沈立环很快成为团里的业务骨干,吹拉弹唱报幕打杂样样都能独挡一面,还因为她天性本分、善良,领导把管理服装的重担也交给了沈立环。但是,好景不常,三年之后,上级撤销了这个学校,人员各奔东西,沈立环辗转到汉口,成为第一高级步兵学校文工团的一员。


在这里,仅一年的功夫,学校又宣告解散。沈立环调到了北京,走进总政歌舞团,刚开始她是合唱队里的一分子,后来又调入总政歌剧团当了一名话剧演员。在沈立环的话剧生涯中,能够留下记忆的是两次奔赴抗美援朝的战场演出。为了慰问参战部队,团里排了一台话剧《志愿军的未婚妻》,沈立环扮演配角团支部书记的B角,主角未婚妻由乔佩娟和张海伦分别担任AB角,这部话剧在前方反应强烈。回团不久,应前方将士的要求,又慰问了一次。


1957年,沈立环要求转业。八年的军旅生活,确实给了她无尽的锻炼,但在文艺的道路上要想有大的发展,必须具有一定的天赋。沈立环深知自己最大的弱点是音域比较窄,很难在唱歌上有大的作为。打报告的时候,她和另外一名女同志抱着同样的幻想,去北大荒,开垦那块处女地。转业是被批准了,北大荒却未能成行。


蓝茜指路。齐越领进播音门。开创中国电视史上两个第一。离而未休走进《夕阳红》。

赋闲在家中的沈立环,难熬孤独,常常回到部队战友中间。有一天,她和总政歌舞团的蓝茜相会,蓝茜说:“你的嗓子很有特点,何不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考播音员。”那是因为她们曾同赴东欧访问演出,作为随团演员兼秘书的沈立环,经常拿个小喇叭在火车上下达通知,九天九夜的火车行程中,蓝茜发现了这个握着手提话筒的秘书有好的播音基础。其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在全国各地招收播音员,沈立环真的去报考了,主考是著名播音艺术家齐越、林田。那天,沈立环患重感冒,咳嗽得厉害,考完之后,齐越、林田安慰她:“你回去养好病,再来考一次吧。”第二次去就被录取了,并荣幸地成为现场解说开国大典的齐越的学生。启蒙之师齐越为沈立环取艺名沈力。从此,沈力的名字就一直沿用至今。


1958年,我国组建第一座电视台,当时名叫北京电视台,是中央电视台的前身。5月1日进行试播,各地推荐了很多播音员,经过筛选,最后留下了沈力一人。可以想像,成为中国荧屏第一人的沈力,当时该多风光!可沈力说:“那时候的年轻人,让到哪儿就到哪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都是党的工作。再说,那会儿电视事业刚刚起步,一般人家都没有电视机,对电视的威力也不了解,影响比广播小得多,不像现在影响面大。所以,一切都很平静。不过,这是去开拓一项崭新的事业,我感到很荣光!”电视台从1958年9月2日正式开播,在将近两年的是时间里,国家电视台只有沈力一人上荧屏,新闻节目、社教节目都要播。因那时没有录音设备,所有的节目都是直播。这样以来,哪怕细小的疏漏和差错都会带来无法挽回的影响。为了保证画面对得准确,为了避免差错,沈力忙得晕头转向是常事,吃饭顾不上也不稀奇,有时就连上厕所也要小跑。特别是遇到重大新闻,一年一度的元旦贺词,还有许多急稿,那就是更是忙得一塌糊涂了,这滋味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她还心有余悸。不过,沈力笑着说:“真亏得当兵打下了吃苦的底子,否则,我恐怕真的应付不下来!”


随着电视事业的蓬勃发展,传媒加强与观众的联系,更应该扩大直接为观众服务的分量。1982年,中央电视台决定将原设在播出部的《为您服务》栏目划归专题部,成立一个固定栏目,并首次设立主持人。沈力又一次获得了我国电视史上的第一,并被任命为栏目组组长。这对年近50岁的沈力来说,是一次严峻的挑战。从那之后,她就要与吃喝拉撒睡之类的生活琐事联系在一起,好在服从组织分配是沈力年轻时代在军营里牢记的一条准则,她对领导说:“我就从头开始学吧!”选题策划、采访串联、安排播出……每一道流程都得自己操作,尤其是主持这个栏目,电视节目主持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当时谁也不明白。沈力去请教辞典,上面写着:“主持,负责掌握或处理。”原来主持人应该有主动性,去参与节目,而不能像以前当播音员那样去背稿子。从1983年元旦开始,中国的电视出现了栏目主持人,《为您服务》栏目以崭新的面貌同观众见面了,以后每当星期日晚7时49分,沈力就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亲切地同观众唠家常,介绍各种知识,解答各类问题,这个节目仿佛成为一部“家庭百科”。15分钟的小栏目,刚一开办,仅5个月就收到了1.3万封观众来信,而90%是寄给沈力的。可想而知,《为您服务》栏目的主持人沈力该有多少的工作量。当然,也有观众寄来织好的毛衣,让沈力大妈穿着主持节目的,有来信说:“您是不是太累了,要保重身体!”对观众的理解、支持、厚爱,沈力只能是忘情地工作,加倍地偿还。


1988年,55岁的沈力离休了。对一般人来说,可以享清净了,沈力却不然,讲学、带研究生、被邀请当编导、做主持人、当大赛评委……常常是刚下飞机又上飞机,仍然忙得不亦乐乎。1993年10月22日8时35分,中央电视台为老人开办了一个《夕阳红》节目,观众一眼便认出了熟悉的沈力。创办伊始,《夕阳红》栏目全体同仁一直认为沈力是第一人选。当栏目负责人与沈力通话时,年愈花甲的沈力确实犹豫过,但同事们诚恳的邀请,特别是说“您的老观众都想念您、需要您”时,确实打动了沈力的心,没有提条件,没有讲价钱,沈力还是那句常说的话:“我就从头开始学吧!”这一学,就学到现在。《夕阳红》创立仅半年就和名牌《东方时空》一起傲居中央电视台白天收视率榜首。


痛失老伴,胆囊切除,经受了人生痛苦的考验。她觉得当兵前是一张白纸。80年代曾想再穿军装。又一位老战友走进她的生活。她的心中兵情是陈年的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沈力说,尽管早已脱下了军装,但她是一辈子没有离开军营,她的家至今仍住在魏公村总政干休所里。在她的家庭中所有的人都姓“军”,或像她一样姓过“军”,爱人吴殿勋原是总政歌舞团协理员,一辈子献身军营。儿子儿媳妇都在部队,直到1997年儿子才转业。


还是在汉口第一高级步兵学校文工团的时候,少尉排长沈立环和东北小伙子吴殿勋相识相爱,这对浪漫的青年军人,男的拉大提琴,女的独唱,舞台上一对黄金搭档,成为生活中的伴侣。几十年来,他们夫妻情、战友情相伴,恩爱和谐,相濡以沫。沈力到电视台工作后,吴殿勋几乎包揽了全部的家务事,每天晚上10点以后,当沈力精疲力竭地回到家里时,桌子上总有一杯蜂蜜茶在等候着她……1989年,吴殿勋不幸患了肺癌。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令沈力心慌意乱,平日里老吴身体好好的,连感冒、咳嗽都很少发生,怎么一下子就患了不治之症呢?沈力不知偷偷地抹过多少眼泪,但从来都是微笑着面对观众。为了减轻沈力的负担,鼓励妻子发挥余热做工作,吴殿勋硬撑着,总是一副乐观开朗的样子,还常常安慰沈力:“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他依然上街买菜,回家做饭。《夕阳红》请沈力出山时,老吴第一个举双手拥护。也就在沈力上班不久,吴殿勋的病情突然加重。沈力既要精心为《夕阳红》工作,又要照顾老吴、料理家务,工作、家庭双重担子将本来就很瘦弱的沈力压垮了,先是胆出了毛病,后来又相继多个部位来了问题,医生说她的胆囊需要手术治疗,可她哪有时间呀!待老伴稍稍好转一些,沈力才住进了医院,医生要她全休两个月,可是刚刚第13天,


《夕阳红》开播一周年要搞纪念活动,“来一趟吧,参加一下开幕式就行了”,沈力去了,过了一天,又来了电话:“请您再来一趟吧!”沈力干脆出院了,把那张医生开的全休50天的假条藏在抽屉里,连老伴都没告诉。1994年春节前夕,吴殿勋的病情急剧恶化,生命危在旦夕,沈力多么想陪护在病床前守着丈夫,然而,亿万观众在等着她,稿子要背,录像必须得出,只能在电视台和医院的两条道上奔忙。有一天,有位编导来电话让她去台里录个节目,这一去就是两天两夜没合眼。待第三天赶到医院时,老吴已经昏迷了。护士说:“昨天晚上,您先生让人给您打了三次电话,不停地说"叫她来,她没有来,她为什么没来……"”沈力痛彻肺腑,泪水夺眶而出。她好悔恨啊!她知道,不是到了危急的时刻,他不会这样的。几天之后,吴殿勋丢下了沈力走了……


在极度的悲痛之中沈力处理了爱人的后事,仅十天,她就上班了,她怕观众来信问她上哪儿去了,她知道这个时候惟有工作才能缓解心灵中的痛苦。没过多就,沈力的胆病又复发了。可这次即使有时间她也不愿意去。去年住院时老伴还来看她,今年呢?……然而,她终于从自己做过的《夕阳红》节目中汲取了力量,调整了心态,治好病是为了更好地为观众服务,她坚强地走进了医院,手术出院后仅一周,她又去录制节目了,而且一连录了四天。老战友知道后都说她:“你不要命了?图什么呀?”沈力只能笑笑:“我不是还没倒下吗?既然答应干了,就得干好,工作需要你了,你能说我干不了啦?这话我说不出口,我更不能让那么多的观众失望。”采访沈力之前就听人说过,她很谦虚,对记者、作家的采访都会婉言谢绝。当我拨通她的电话时,听筒里传来的也是:“没有什么好宣传的,真的,过去的一切都只是机遇,只能说我国电视事业发展辉煌,我个人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当记者表明是采访她军旅生涯的往事时,沈力则愉快地接受了采访。


在《夕阳红》栏目的一间杂乱的工作室里,沈力说:“我觉得当兵之前就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行。我的人生观、世界观都是在部队形成的,那种严明的组织纪律、吃苦耐劳的作风令我终生受益。离开部队不久,我就留恋部队、向往部队,1982年中央电视台组建军事部之初,我得知消息就报名了,军事部筹备组的领导也同意了。那些天我高兴得跟个孩子似的想着又要穿上军装了。可是,台领导没有同意,我难过了好长时间。我们南下文工团的战友,现在在北京的大约有二十人,几十年来,我们保持联系不断,每个季度都要聚会一次,战友情与地方上复杂的人际关系没法儿比较,我们的老战友在一起,可以无话不谈。如果我没有当过兵,也许就在娇小姐的生活之路上走了,不可能去十三陵水库劳动,一天挑一百多担土,被大喇叭表扬;不可能在下放五七干校劳动时,亲手杀过三头猪,被人称为"女屠户";更不可能在工作中加班加点吃得了那么多的苦……”


十年过去了,那次采访后,我们一直还保持着联系


沈力爱恋军营,独钟战友情,军人生活又给予她新的温暖和回报。1997年,她的一位老战友成为她生活中新的伴侣。关于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应追溯到半个世纪前。那还是在桂林文工团当兵时,这位哈尔滨的小伙子给她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后来,他们产生了恋情,由于双方都是战士,不允许谈恋爱,纪律割断了爱情纤绳,从此天各一方。老吴去世后,很多战友都来说媒,沈力依然固执,后来儿子说:“妈妈,您怎么高兴就怎么做,要是找老伴的话,不要找有钱和有权的,找一个对您好的人就可以了!”沈力感动了,更感动这位老战友对她几十年来的那份情谊,应该格外地珍惜。因为有过战友的基础,这对新人生活得十分美满。


这时,我的耳畔又响起了《夕阳红》那悦耳深情的歌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