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14:00之前。政委他也无所谓时间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14:00之前。政委他也无所谓时间了。



政委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顺势向鞋的上方看去,隐约中果然看到了两个人站在卧室里。他没有喊,但是却听到了刘庆的喊声!

“政委!有人!”

。。。。。。

其实政委也看到了,这一次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这就是张海泉和任惠吧,政委和刘庆都是这样认为的。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们俩长的是这个样子,虽然在丰台区造甲村他们的家里曾经看到过照片,但是仍然对眼前出现的两人有着更新、更惊奇的认识。

张海泉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任惠看上去更加显得年轻,而且他们的穿着、装扮,以及神采,都非常的入时,尤其是任惠,他穿的是一件深咖色的皮裤,裹腿的那一种,上身穿的是一件鸡心领的羊绒衫,也是贴身的,把任惠的身材衬托的玲珑毕现,脚上踏着那双鲜红色的高跟鞋。张海泉的穿着虽然没有任惠那样扎眼,但是也是干干净净的,而且显得十分利落。

最关键的是,他们都有眼睛,他们不是无瞳怪人。

“你们会后悔没有离开这里的!”那个男人说话了。

“你们是张海泉和任惠吧?”政委问道。

“我们以前是,但现在又不是了。哈哈哈哈。”张海泉说道。

“我不管你们以前是还是现在是,总之,我想奉劝你们,停止剥夺别人的生命吧。”政委指着床上躺着的杨兴荣继续说道:

“你们看,这个孩子多可怜,他还有多少青春,他还有多少东西还没有经历过,现在就这样了。你们。。。。。。”

政委的话被张海泉的表情打断了。

“你的这些话说给那些倒霉鬼听去吧。他的青春?你是不是忘记了,我的青春早就没有了!比他要早!还有她!”张海泉激动的搂住了任惠的肩膀。

“。。。。。。”政委意识到了,并且再一次的提醒了自己,现在所面对着的,不是人,他们是枉死地狱的鬼魂。

“好吧!我理解你们。可是你自己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你所追求的那些荒唐,还会发生在华峰青年旅社的悲剧吗?”

“我告诉你,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要把那些肮脏的人统统收到这里来!”张海泉诅咒着,恶狠狠的说道。

“你有什么权利?你有什么资格去惩罚那些人?!”政委也不客气了。

“我就凭我自己的经历!”

“你这就是变态的厉鬼!”政委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出了这么一句愤怒到极致的话。

刘庆甚至做好了他们会迎面扑过来的准备了,但是没有,他们一动不动,甚至没任何表情上的变化。

政委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他观察着张海泉和任惠,自己也做好了躲闪的准备。

可是,让他们惊讶的并不是张海泉和任惠,而是那张大床。那张床在自己移动,直到床边挤靠了墙面,屋子里就像地震似的,急剧的抖动了几下,政委和刘庆都下意识的用手护住了头部,身体的中心也都自然的降低了。

当他们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震动结束了的时候了,这间屋子又一次的恢复成了舒梁曾经描述过的样子。政委和刘庆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里是我们的世界了。

窗帘是拉开的,外面投射进来的光线把屋子里照耀的恨明亮,甚至听到了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

“政委,我们回来了?”刘庆问道。

“也许吧。”

还没有等政委过多的反应,就听到门口有一连串的钥匙和门锁相互之间发出的声音,紧接着咣当的一声,门被打开了,一阵脚步声跟着进入了客厅。

“你们先随便看看啊,这里的家具是现成的,你们看看还需要什么新的东西。”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传了进来。

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屋子里的人吓了进来的人一大跳。

门口站着一个中年妇女,烫着头,身后还有两个年轻夫妇,他们三个人对卧室里的政委和刘庆感到异常的恐慌,因为政委他俩手里都握着枪,而且目光极为专注的盯着门口。

“你们是???”中年妇女开口问道,话音中仍有很多恐惧。

“你们是谁?”政委问道。

“我是房东,带人看房。”

“我们是警察!”政委掏出了证件,示意给那三个人来看。

“你们是警察?怎么会在这里啊?”

“这里的住户不是一个小伙子吗,怎么要租给别人了?”政委问道。

“啊?哦!那小伙子啊,他不是不租了吗?我这房子不能闲着啊?!”

“不租了?什么时候不租了?”

“恩?早就不租了啊,得有大半年了啊!你们是找他的啊?”

“大半年就不租了啊?”政委被这位大姐说得糊里糊涂的。

“是啊是啊,您二位是怎么进来的啊?”

中年妇女身后的那一对儿年轻夫妇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的说道:

“谢谢您啊,这房子我们不要了!”说罢转身就要走。

“哎哎哎,你们别走啊,这房子多好啊!”中年妇女转身跟着他们,政委和刘庆也追了出去。

政委向刘庆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外面先稳住那两个年轻人,并且在外面等着自己,他叫住了那位中年妇女,说道:

“你等一下!”

这位大姐丢失了这么一对儿租户,感到有些沮丧,她叉着腰,看着政委,说道:

“你说,你们早就来过多少次了,怎么这个时候还来啊!再说了,你们来就来吧,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啊,你瞧瞧,我好不容易找着俩不知道底细的,还是让你们给搅和黄了吧!哎~~~~!”

“你说的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们来过多少次了?”政委反问道。

“恩?”大姐反复打量了政委几下,问道:

“你们是警察吗?”

“我们不是警察是什么啊,你再看看证件!”政委又掏出了警官证给大姐看,这次这位大姐接过了警官证,仔细的端详了几遍,交还给政委的时候说道:

“你们不是万寿路派出所的啊?”

“对啊,我们是海淀分局的。怎么了?”

那位大姐看了一眼周围,回身把402房间的门轻轻的关上了,政委对她的这个动作非常忌讳,并不是因为关门有什么不好,而是政委觉得这个门只要一关,这里就又回到了枉死地狱了似的,为此,政委特意转身看了一下卧室里的摆设。令他很心安,屋子里的摆设和刚才一样。

“这里以前的那个小伙子,大半年前死在这里啊,我这根本就租不出去啦,我自己有不敢住,你说我。。。。。。”

政委用最令人无法接受的眼神盯着这位大姐,以至于她都根本无法继续自己的话了。

“你说什么?这里的那个小伙子大半年前就死了?!!!!”政委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啊!是啊!就死在这里啦!”

“是怎么死的啊?”

“就在卫生间里,自杀的啊!”

政委突然觉得自己眼前有点发黑,胸口有一股子又腥又咸的东西涌了上了,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舒梁在想,为什么这里总是黄昏呢?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这里是某位水平很高的布景师布置的电影场景,自己在里面还傻乎乎的走来走去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该有多好啊。

“老大,再往前走就是奈何桥了!”童明停下了脚步。

“什么奈何桥?”

“不会吧?噬魂岛天天在说奈何桥、奈何桥的,您不会脸奈何桥是什么都忘了吧?”

“这里的奈何桥是不是真的奈何桥?”

“当然是啦!”

“可是,奈何桥不是要到地狱的最后才是吗?”

“对,你说的没错,但是每一个地狱出去的时候,都会有奈何桥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要受遍地狱之苦的。”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已经离开了枉死地狱了吗?”

“应该是,但是我们还是在地狱里,还没有走出镜子。”

“那我们要是走过了奈何桥呢?”

“那我们可就要去重新降生了啊?!”

舒梁低下了头,他在思考。

走过了奈何桥,就是现实中的世界了,但是就要彻底的告别这一生了。

到底应该怎么办?舒梁觉得肩膀上的殷月在看着她,舒梁转头去看了看,殷月仍然闭着眼,可是舒梁却发现自己身上现在突然有了很强的使命感。他看着童明说:

“我往奈何桥走,你去不去?”

舒梁之所以这么说,他心里明白,童明说他自己还没有死,只是被关在了镜子里的世界了,老陈既然也没有死,那就让他们随缘吧,如果可以离开这里自然更好,然而自己呢,已经是离开人世的人了,背着殷月一起走过奈何桥,就算是要离开这一生,又有什么遗憾呢!所以舒梁征求了童明的意见,也许他不愿意去呢?!

“。。。。。。”童明的回答。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