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小山村数男子集体患怪病 生殖器莫名内缩!!

安徽的一个小山村里,发生了一件蹊跷又让村民恐慌的事情:一个月内,包括四名男孩和一名成年男子在内的五个村民得上了一种“怪病”,他们的阴茎、睾丸、阴囊突然内缩,好像有的甚至缩到了肚子里,而且还疼得满地打滚哇哇喊叫。对于这样的“怪病”,有的老人说,山里有“山鬼”专门咬男人的“鸡鸡”;也有的村民说,他们的祖上没有积德行善,才导致他们得了这个要断子绝孙的“怪病”。


一时间,传言和猜测加重了村民的恐慌情绪,村里的男人都害怕“怪病”会传染到自己的身上,以至于每天几次偷偷看看自己的“命根子”,发现它还完好无损长在裆下的时候,这才放下心。


雷电交加的秋夜,男孩看到了“山鬼”


第一个得怪病的是12岁的男孩小刚(化名)。这是一个非常不听话的调皮男孩。


那是一个秋天的夜晚,虽然刚刚入秋,但山村的凉意却浓厚异常,而且当天傍晚还下起了雨。


小刚的爸爸在外地打工,只有他和妈妈在家。吃了晚饭后,妈妈要到邻村的亲戚家办个要紧事,叮嘱小刚看家,不要乱跑,正好把作业写完。那个时候村里还没有通电,在烛光下,小刚写起了作业。


外面的风声雨声越来越大了,从门缝、窗缝钻进来的秋风,把烛光吹得摇摇晃晃。


听着外面尖利的风声,看着摇晃不定的烛光,小刚的心里有点发毛。妈妈和邻居的二奶奶都跟他讲过,“小孩子如果不听话,山鬼就要来找你算账”,一想到这,小刚更害怕了。


“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啊?”小刚紧紧地趴在桌子边,手里拿着笔,对着作业本发呆。他再也没有做作业的心思了,一门心思盼着妈妈赶快回家。


吃晚饭时,小刚喝了两大碗汤。作业刚写了一会儿,他就有了尿意。但听到外面的风雨声,他不敢出去小便,就想先忍着,等妈妈回来再出去。


到了晚上九点多,妈妈还没有回来,小刚实在憋不住尿了,听着外面的风雨声小了不少,他壮着胆子,把房间的门推开了一半,站在门槛上,就朝着外面撒起了尿。


外面黑漆漆的,小刚紧张地盯着前方,生怕真的突然冒出个“山鬼”来。就在他紧张撒尿的时候,一道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轰隆隆的雷声接踵而至,一阵冷风陡然朝房间内吹来。小刚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在闪电照亮的那一刻,他好像看到家门口的水塘里,真的有个红毛绿眼的“山鬼”钻了出来,朝着他张牙舞爪。


小刚“啊”的一声惊叫,还没有尿完,就拎着裤子跑回了屋里。冷风已经把房屋内的烛光吹灭了。他摸着黑把房屋门插上,黑暗中,他又把吃饭的桌子碰翻了,剩饭剩菜撒了一地,他也不管了,蜷缩在床上的角落里发抖。


外面的雷电还在继续,每次闪电的时候,小刚都把头深深埋在膝盖里,不敢朝窗外看,他生怕看到来找他算账的“山鬼”。


“命根子”跑到哪里了?


妈妈终于回来了,小刚听到敲门声,赶紧冲过去把门打开。


“怎么又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你这个调皮的孩子,真是拿你没办法。”看到家里的饭桌翻了,地上到处是剩饭剩菜和破碎的碟碗,妈妈气不打一处来,戳着小刚的额头骂了起来。


看到妈妈又发火了,小刚不敢吱声,更不敢把刚才自己看到的告诉妈妈。他想,如果告诉妈妈,妈妈一定又会骂他“编瞎话”。


到了半夜,妈妈突然被小刚的叫声惊醒。她点亮了蜡烛,吃惊地看到小刚蜷缩着身体,两手捂着裆部,连声喊疼。妈妈摸了下小刚的额头,没有发烧,“这孩子又在骗人?”妈妈仔细看了小刚,觉得小刚疼得汗都出来了,并不像在说谎。


妈妈掰开小刚的双手,拉下他的短裤,吃惊地发现,小刚的“鸡鸡”缩下去一大半,而且“蛋蛋”也不见了。


“晚上你一个人在家到底干啥了?”妈妈赶紧问。小刚这才把晚上自己所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妈妈。妈妈也害怕起来,难道真的有鬼?


幸好,过了半个小时,小刚感觉不到疼了。虽然小刚的“鸡鸡”还是比平常小,但妈妈心宽了,她想,这可能是小男孩在生长过程中正常的现象,被小刚这个调皮的孩子夸大了。


但后面几天发生的情况,让妈妈越来越害怕。小刚真得了“怪病”:“鸡鸡”还是比较小,“蛋蛋”也时隐时现,更要命的是,小刚的“鸡鸡”“蛋蛋”每天都会出现两三次的内缩,伴有疼痛症状,小刚经常疼得身体蜷缩,翻滚叫喊,小便也不怎么通畅。


他睡觉时拼命拽住自己的“命根子”


更让人害怕的是,小刚的“怪病”好像有传染性,村里不断有人得了和小刚一样的“怪病”。


邻居有个男孩二蛋(化名),和小刚是好朋友,也是同班同学,他到小刚家来玩时,正好遇上小刚的“怪病”发作。听说小刚是因为“蛋蛋”不见了,所以疼得满地打滚,他也害怕起来。晚上睡觉时,二蛋吃惊地发现自己的“鸡鸡”和“蛋蛋”也变小了,小肚子也疼起来。


小刚和二蛋得了“怪病”的消息迅速在这个只有200多人的小山村里传播开来。“怪病”也在不断地传播,没过几天,又有两名十来岁的男孩也得了这个“怪病”。


让恐慌情绪升级的,是一名成年男子也被传染上了这个“怪病”。同村的村民大李,当时才30多岁,结婚几年了,正准备要孩子。在听说几个男孩得了这个“怪病”后的第三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吃惊地发现,自己的“命根子”也比以前小了一半,而且还有缩小的迹象。


正当壮年的大李,没敢把自己的这个变化告诉妻子,他害怕妻子瞧不起自己。因为“命根子”不断缩小,他不敢和妻子同房。每天晚上,他都要找理由避开和妻子同房,一会说自己白天干活累了,一会说自己头疼。甚至当妻子主动提出同房的要求时,他也多次委婉拒绝了。一次勉强同房后,他和妻子的感觉都大大不如以前。


连续几天下来,妻子起了疑心,一天晚上,妻子终于爆发了,大骂他没有良心,并质问他“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夫妻俩打了一架后,大李才把自己的“怪病”告诉了妻子。妻子原谅了他,但恐惧却在他们的心头扎根。


为了不让“命根子”继续缩小,大李在晚上睡觉时,自己揪住“命根子”,防止回缩。但效果并不明显,他的“怪病”症状虽然没有小刚那样重,但不断缩小的生殖器,让他的心里充满了阴影。


村里的男人都害怕“怪病”会传染到自己的身上,不少人每天几次偷偷摸摸或看看自己的“命根子”,发现它还完好无损长在裆下的时候,这才略微放心。


村里的老人说,男人的“命根子”如果缩到肚子里,或者缩得越来越小,人也就没命了。村里有的男人在睡觉时,就让别人或者自己揪住生殖器,以防止其回缩。


真的是“山鬼”干的?


村里的一名老人说,以前村里有个50多岁的男的,在晚上回家的路上,被“山鬼”给咬死了,而且“山鬼”就喜欢咬男人的“命根子”。真的有“山鬼”专门咬男人的“命根子”?这让村里的人非常恐惧,一到了夜晚,大人小孩都不敢出门。


有的村民就给小刚的妈妈出主意,小刚病情最重,是“山鬼”缠身了,最好找个“能人”来“驱鬼叫魂”。在一些老人的张罗下,小刚的妈妈请了所谓的“能人”来“驱鬼叫魂”。开始几天,每次做完之后,小刚说疼痛的感觉好一些了。村里的人都很高兴,原来,真的是被“山鬼”缠身了。可是,这也就是开始几天的感觉,后来,不论“能人”怎么“驱鬼叫魂”,小刚的症状一点都没有减轻。而且,除了小刚外,村里并没有其他人真的见到过“山鬼”。看来,“怪病”并不是所谓的“山鬼”干的。


有些村民私下里嘀咕,“那是他们的祖上没有积德行善,这才得了这个要断子绝孙的怪病。”但这个说法很快就遭到了患者家人的斥责,“我们一个村的,都是一个老祖宗,你怎么能这样咒人呢?”还有些人在背后悄声议论,“看来村里的风水不好,要重修祖坟。”有些村民真的相信了这些议论,商量着请风水先生来看风水和重修祖坟的事情。


雷电打出了“怪病”或者是受凉所致?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怪病”?村里的人都在猜测和打听。


村里一名读过几年小学的村民站出来了,“哪有什么山鬼,这都是迷信,他们的怪病是被雷电打的。”此话一出,当即得到了一些村民的认可,因为小刚得病的时候,正好就是雷电交加的夜晚,而且当时小刚在门槛上撒尿,正好接触到了雷电。但有些细心的村民一想也不对,如果“怪病”是雷电带来的,那为什么后来其他几名当时在房间里的人也得了“怪病”?他们并没有遭遇雷电啊。


村民又找到了当地的一名赤脚医生,赤脚医生说,“这是受凉感染导致的。”小刚的妈妈一想,也有道理,那天晚上小刚站在门槛上撒尿,不就是吹到了冷风打了个寒颤吗?她就带着小刚到赤脚医生那里挂水治疗感染,回家后,她又用热水袋焐在小刚的裆部。大李和二蛋也按照这种方法来治疗,但都是没有效果。


看来,他们得的这种“怪病”和受凉感染并没有关系。


南京的专家帮他们找回了“蛋蛋”


“怪病”之谜没有解开,村里的人依然恐慌不安。事情出现转机,是在小刚的爸爸从外地回来之后。


小刚的爸爸听说了村里的“怪病”后,从外地赶回来。对于这些猜测和传言,他也是将信将疑。在没有得到确定的答案之前,他决定带着小刚到大城市的医院找专家看看。


他和妻子带着小刚来到了南京,接诊小刚的医生是曾庆琪。现在已是国际中医男科学会副主席、江苏省中医院著名男科专家的曾庆琪教授,当时是泌尿男科医生,并随著名的男科专家徐福松教授攻读研究生。


仔细察看了小刚的症状,并详细问诊后,曾庆琪发现,小刚得的这种“怪病”,很有可能就是“缩阳症”。


“缩阳症是指男子阴茎、睾丸和阴囊内缩,伴有腹部疼痛为主要表现的一种疾病。病人自觉阴茎、阴囊及睾丸突发性内缩,有时疼痛剧烈,甚至四肢发凉,冷汗淋漓。很多情况下突然发病,也有缓慢发生者。青壮年、儿童及老年人都会发病。他们以为阴茎、睾丸在不断缩小,甚至缩入腹内,从而产生一种恐惧,是一种性色彩非常浓厚的疾病。轻则心理负担重,影响性能力、影响工作生活;重则大声惊呼,产生幻觉,并且自己或让别人揪住生殖器,以防止其回缩。”


“理论上说,大多数学者认为缩阳症属心因性疾病,发生和精神、心理、文化、社会等因素有关,是人的错觉,错误的观念、认知所导致,短期内对生理及脏器不具有特别危害。但由于有些患者过度恐惧,并采用一些所谓的祛邪治疗,极可能导致病情加重,并发生致残、致死等悲剧。”


曾庆琪为小刚开了舒肝温经的方子来治疗,并辅以心理疏导,半个月后,小刚就治愈了,“鸡鸡”变得正常了,缩在腹中的“蛋蛋”也出来了。


看到小刚的“怪病”好了,二蛋的家人也带着孩子赶到南京,找曾庆琪治疗。很快,二蛋也痊愈了。


“怪病”之谜解开了。大李也长舒了一口气,他没有来治病,没过多久,他的“怪病”竟然自己好了,“命根子”恢复正常,晚上睡觉时,自己再也不用揪住“命根子”防止回缩了。


为什么“怪病”会“传染”


为什么小刚所在的山村发生了集体缩阳症呢?


曾庆琪教授说,缩阳症的集体发生和一个地方的文化背景有着直接的关系。小刚所在的山村里,一直有着“山鬼”咬死村民并喜欢咬男人的“命根子”的说法,后来有些家长为了吓唬调皮的孩子,就在这方面又夸大地讲述“山鬼”的存在。


在文化程度不高、相对比较封闭的小山村里,长期下来,这样的传言就会越传越神、越传越真,有的人成天想着这样的事情,有时就有可能产生遇到“山鬼”的幻觉。结果,一旦有一个人受到了刺激发作,其他生活在同样文化背景下的人,也可能跟着发作疾病。他们村子里还流传着男人的“命根子”如果没了,或者缩得越来越小,人也就没命了的错误观念,这更加剧了缩阳症的集体发作。


曾庆琪说,其实,上面所讲的缩阳症类似于群体性癔症样发作的疾病,有时以流行病的方式出现,即在一个地区,有数百甚或数千人在短时期内相继发生。小刚和同村的人先后得了缩阳症,就是这个原因。


缩阳症容易被过分渲染,常蒙上迷信神秘的色彩,往往一人发病,多人受到心理暗示的影响,因而会引致流行的局面。现代医学认为缩阳症属于文化、精神综合征的一种。一些精神脆弱、焦虑敏感的人,受到突然的刺激,如晚间着凉、小便后寒颤,或遗精过多、性生活过频,或性交时受到惊吓,有可能诱发缩阳症。


我国清朝时期曾大规模暴发缩阳症,在一些东南亚国家,如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也出现过。这种病症既可集体发作,也有零散发生。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在海南岛就曾先后发生6次之多。


而近年来,随着文化程度的提高,缩阳症病人比较少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