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三卷 北伐》 八 杞县解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完颜福寿连连点头,道:“白将军,你说得是,我看就由你带铁浮图打头,我带大军在后面接应。”


白留奴点点头,他自在白土镇一战之后,链锺和盾牌俱失,一时间也来不及重造,于是暂时弄了一条狼牙棒使用。当下一挥狼牙棒,对身边的士兵大喝一声:“跟我来。”率领着自己部下的三千铁浮图向宋军冲了过去。


“魏都统,金军的铁浮图来了。”魏胜身边的一个卫兵大声提醒魏胜。


魏胜冷笑道:“铁浮图对如何。”说着开弓搭箭,一箭射出,正中一名铁浮图的面门,那名金兵大叫一声,一头栽倒下马去。宋军齐声喝采。


魏胜不慌不忙,挂好弓,大喝道:“儿郎们,跟我上。”说着催马舞刀,率先冲了上去。


魏胜手中的大刀转动如飞,劲力十足,既使是铁浮图的铁甲也挡不任,刀影之中己连斩两名铁浮图。宋军一涌而上,和金军杀成了一团。


白留奴挥动狼牙棒,迎向魏胜:“宋将,拿命来。”狼牙棒化作一道光瀑,向魏胜当头砸下来。


魏胜奉刀相迎,“挡”的一声刀棒相交,两人各退了几步。魏胜暗吃一惊,这金将的力量好大,到不可轻敌。两人也不搭话,各自举起刀棍,又杀在一处。魏胜手中的大力犹如雪片一般上下飞舞,在日光纷外耀眼。白留奴手中命狼牙棒似黑龙矫飞,也毫不逊色。一时之间两人杀了个难分难解。


但其他的宋军显然挡不往铁浮图的冲击,宋军的阵势敦像被巨大的滚木碾过一样,硬生生被压出了一条血路。宋军眼前支持不住,纷纷后退。魏胜见势不妙,也不敢恋战,两马错镫之时,魏胜回马便走,和宋军一到且战且退。完颜福寿见状大喜,立刻指挥金军乘势追击,随后掩杀。希望能够一鼓作气,一举击退宋军。


完颜福寿也催马舞刀,连续砍倒两个宋兵,只见宋军大队正在节节败退,心中十分高兴。就在这时,金军的背后一连大乱,一个金兵急急忙忙跑到完颜福寿的马前:“郑王,有一支宋军从我们的背后杀上来了。”


完颜福寿大惊:“宋军抄了我们的后路,简直太狡猾了。”还没等完颜福寿想出对应之计,金军的后军以被宋军冲开。这支宋军全是骑军,为首一员大将,黑马大斧,面带一个凶恶狰狞的青铜面俱,在惨白的月光下更是平添了一分恐怖的气氛。只见他手中的大斧翻飞,左砍右劈,拦碍的金兵无不损命,简直是势不可挡。


这宋将正是毕再遇,他按李宝的吩咐,率领一千骑兵绕到金军的背后,魏胜在前面和金军作战,故意指挥宋军后撤,引金军追击,由毕再遇在金军后面掩杀。


完颜福寿嘴里发苦,但身为主将这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迎战。他催马轮刀,一刀向毕再遇砍去。毕再遇挥斧一架“挡”命一声,完颜福寿顿时握不住刀,脱手而飞。紧接着“呜”的一声,大斧又砍过来。完颜福寿吓得一缩脖子,只听“咔喳”一声,头盔被大斧砍掉。完颜福寿只吓得真魂出窍,拔马就跑。主将逃跑,金兵群龙无首,立刻大乱了起来。毕再遇率领宋军一阵砍杀,金军死伤无数。


这肘前面的魏胜也带领宋军停止了后退,又重新杀了回来,两面夹击,金军更是招架不住。铁浮图虽然骁勇,但也架木住宋军人多,尤其是宋军又以四五人为一组,各执长枪大刀,以群狼战术对付铁浮图。在加上金军又是后院起火,铁浮图也友持不往了。而这时魏旺又舞动大刀,再度和白留奴杀在一齐,也使白留奴无瑕分身指挥金军作战。


这时毕再遇也领着宋军杀穿了金军的阵势,和前面的宋军碰头。金兵大乱,败局已定。白留奴见势不好,不敢再和魏胜交战,瞅了个空子,拨马就走。还没跑出几步去,只听耳边风响“呜”的一声,一柄大斧当头砍了下来。


白留奴急忙横握狠牙棒,一个“举火烧天式”架住大斧,斧棒相交,一股大的力量传来,使白留奴连人带马连退数步。仔细一看,挡住他的宋将正是毕再遇。


毕再遇哈哈大笑道:“金将,我们又见面了,这次把性命留下来吧。”说着举起大斧,又向白留奴砍去。


白留奴万万没有想到在这罢遇到了毕再遇,从里暗暗叫苦。他们在白土镇一战曾经交过手,白留奴被毕再遇打得抱鞍吐血,足养了二十多天才养好。但也知道这时如不拼力死战,恐怕就真的要把性命留在这里了。当下牙一咬,心一横,举起狼牙棒,迎战毕再遇。


但他毕竟是毕再遇的手下败将,未曾交战心里己先畏了三分,而这时金军大败他也早己心无斗志,只想找个机会溜走。毕再遇却是气势如虹,此消彼涨,才加上他本就逊色毕再遇一筹,交战十几个回合之后更左支右绌,眼看就招架不住了。


毕再遇猛徘大吼一声“杀“,大斧当头砍下,白留奴双手举棒,向上招架,“挡”的一声巨响,虽然架住,但也被震得血气翻滚,胸中一阵难受。紧接着毕再遇又是一斧砍下,白留奴只得咬紧牙关,举棒再架。只听又是“挡”的一声,斧棒相交,白留奴只觉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出。这时毕再遇再度发出雷鸣般的怒吼,第三斧又砍了下来。白留奴手一软,再也招架不住,被毕再遇一斧砍在头上,连头带头盔被劈成两半。


这时金军大败,完颜福寿丢盔弃甲,落荒败逃。月色之中也认不清方向,也不知跑了多久,猛一抬头,只见前面出现一队人马,为首一员大将,手握大斧厉声道:“站住,你们是那里来的人马。”


完颜福寿两眼一黑“完了,这下死定了。”身子一软,坐不任鞍鞒,吓得从马背上栽侮下来,躺在地上就闭眼等死。


过了一会儿,却不见有人杀他或是抓他,只听有人道:“你可是郑王殿下吗?陈和尚在此。”完颜福寿猛的把眼睁开“陈和尚?完颜陈和尚,你怎么在这里。”原来完颜长之奉命反攻山东,留下了完颜陈和尚镇守陈留、考城一带。今夜听说宋军袭击完颜福寿,立刻出兵接应,正好遇上败阵的完颜福寿。




在襄邑和金军对持的是时俊。这几天金军都没来进攻宋军,似乎还有调兵走的迹像,时俊将这一情况告诉李显忠,得到的回复是“恐金军有诈,不可轻动。”因此时俊也不敢轻举妄动。不过这天晚上金军大营方面杀声阵阵,时俊急忙派探子去打探,终于得刭消息:是李宝和魏胜率军来解围了。


时俊大喜,立刻率军出营接应,还没出大营,李宝己命人给他送信:宋军己打退了金兵,正要去复夺雎州,请时俊转告皇上,枢密使张浚,招抚使李显忠,杞县之困己解了。


当夜,皇帝赵眘,枢密使张浚,招抚使李显忠己接到好消息。第二天又有捷报传来:李宝和魏脏己复夺了雎州,并派人来信,说杞县毕竟不太安全,还请皇帝回驾雎州。


等赵眘一行回到雎州,李宝和魏胜立刻来勤见皇帝,将在兖州定计,杨炎领军远征黑阳山,烧毁了金军的粮草,以及两位公主不顾众人苦劝,执意要随远征军一同出战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在场的张浚、李显忠、等人听了,无不吃惊,即佩服杨炎的胆识、谋略,也佩服两位公主的气度和勇气。同时也为远征军的命运担心。


这时李宝将赵倩如所写的信呈位赵眘,然后和魏胜一齐跪下道:“臣等未能劝阻公主,还请皇上治罪。”


赵眘微微一笑,也不看信。亲自下座将两人扶起道:“两位爱卿何罪之有,这次朕御驾亲征以来,多见将士舍生忘死,为国尽忠。公主虽是朕的女儿,也该为国出力,就算是战死也是理所应该。”他环顾众人“不过,这杨炎、虞公亮皆是难得的人材,朕这次脱困也多赖他们不计生死,远征黑阳山烧毁金人的粮仓。怎样才能去接应他们平安回到大宋才好呢?”


李宝道:“皇上请放心,臣己与杨炎订好,烧粮成功之后并不南返,而是向东到登州沿诲一带,臣己命子李公佐率水军接应。愿他们吉人天像,能平安返回大宋。”


赵眘点点头,知道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只能耐心等待结果。转头又问张浚道:“魏公,现在杞县之围己解,你们我们下一步是应该就此收兵搬师回临安,还是继续北伐收复东京呢?你和李卿商议一下,然后报于朕知。”


但随后的几天,不利的消息接二连三的传来:完颜长之率军反攻山东,连取兖州、沂州等地。完颜承晖和白彦敬、三人合军在偃城大败邵宏渊,追击七十余里,邵宏渊一路逃回襄阳。完颜承晖攻取了邓州,白彦敬取了唐州,至此东西两跑宋军所取之地大多又被金军复夺,李显忠的中路军己成了孤军,而这时完颜陈和尚与杨沃衍合兵进攻睢州。


留守宿州都督府的韩彦直也上书张浚,要求回早宿州。弦浚虽不甘心,但这时宋军的大势以去,再加上汤思退钱端礼等人一再阻挡,只得回复赵眘,决定回军。


在回军宿州之前,赵眘命李宝、魏胜立刻转回海州,无论如何,想办法接应杨炎的远征军回大宋。




杨炎自黑阳山烧粮成功并打退了金早的援军之后,立刻连夜向东急行出一百多里,在天光大亮之时,宋军己到达了季固渡口附近。连日赶路在加上黑阳山一战,宋军都己人困马乏,十分彼惫,杨炎估什了一下,金军一时也难以追上宋军,更找了一个僻静的地庆,先让士兵休息一会。他自已却在思考下一步如何行动。


虽然和李宝约好,赶到登州海边会有宋军的水军接应,但这一路近两千多里的行程怎样才能平安的到达登州海边呢?这可是在金国境内,稍有不慎自己这数千人马就会有全军覆没之危。在出发俞时候只是想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烧毁金军的粮草,别的都没有多想。但现在烧粮成功之后,杨炎才深感作为全军主将角压力之大,这数千人马的命运全在自己的身上了。


实然,杨炎心中一动,隐约听到衣袂挂风的声音。他猛地站起身来,辩清方向飞身掠去。


只见树林之中,一白一青两条人影乍开乍合,斗得十分激烈。白影正是赵月如,她到没有拿盘龙棍,使的是一口宝剑,剑光凌厉,身法轻盈,白衣飘飘尤如九天仙子一般煞是好看。


原来赵月如的小无相功己小有成就,在帐蓬里运行一个周天之后彼劳己一扫而光。这时赵倩如还在熟睡乏中,她一个人在帐蓬里坐不位,便出来走动。竟发现有人接近宋军,她见只有一人,自待武功高强不想惊劾其他人,一个人出头拦截来人。


两人一交手,赵月如不禁大吃一惊,这才发现对手都武功之高远远超出了她的想像。她虽然没有用盘龙棍,但水月和水镜教她的剑法乜是逍遥派的绝顶武功,丝毫也不弱于太祖棍法。谁知对手只凭一双肉掌便硬生生播如剑光之中,有几次都险险将剑夺去。


激战之中,突然对手长袖一卷,正好将赵月如的剑卷住。赵月如顿觉一股大力从剑上传来,自己几乎握不住剑。


她立刻变招,玉手一松,放开宝剑,食指中指并指如戟,径向对手的脉门点去。对方显然没有料到她会主劫弃剑,手立刻一缩,躲过赵月如这一指。


赵月如一指点空,敦势又重新抓住了剑柄。向回一拉,终于将剑从对方的衣袖中拉了出来。弃剑、出指、抓剑几个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对方也忍不住赞道:“好。”


这时杨炎己赶来,看清两人,忙大喊了一声:“住手。”两人听见都停下手来看着杨炎。杨炎快步跑到那青衣人面前拜倒在地道:“外公,是您来了。”


原来这青衣人正是万显声,他一见是杨炎来了,心中大喜,一把将他拉起来,大笑道:“好孩子,到底被你做成了,做得好,做得好啊。”


赵月如这才知道来人是杨炎的外公,江湖三奇中的老大“龙鹰”万显声。她虽然贵为公主,但随水凤、水镜学艺,对江湖人士一直不敢轻视。也早听师父说过江湖三奇的名望和身份。并曾和乙休有过一面之识,也不敢怠忙,以晚辈这礼道:“晚辈见过万老前辈。”


万显声呵呵笑道:“小姑娘,你的武功到是不错啊,你师父是水镜还是水月呢?居然可以破我的那招流云卷。”


赵月如恭恭敬敬道:“晚辈早听家师和水月师叔提到过万老前辈的大名,刚才冒犯前辈还请前辈恕罪。”


万显声大笑道:“小姑娘也忒多礼了,不过想不到那两个老尼姑到是收了个好徒弟,要知道天下能破我这一招的人可不多呀!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年龄多大了?跟你师父学了几年艺了。”


杨炎见万显声真把赵月如当后辈弟子了,问个没完,赶紧拉了拉万显声道:“外公,这么是永安公主殿下。”


谁知他这么一说万显声反到误会了,他当然知道杨炎被召为了驸马,虽然他并不把公主当会事,但想到杨炎今后终是会做继续官的,被召为驸马也不是什么坏事。听杨炎这么一说还以为这就是将和杨炎成亲的公主。见赵月如的人材、武功都十分出众又是水镜的徒弟,当才对自已又是一派晚辈自居,毫无公主的派和架子,心中到也十分满意,拍了拍杨炎的肩膀道:“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了。”


赵月如一听,就知道万显声误会了,脸一下子红了,她也不好解释,只好狠狠瞪了杨炎一眼。杨炎忙低声对万显声道:“外公,错了,不是这位公主。”


万显声怔了一怔,哈哈大笑起来。到是杨炎和赵月如十分尴尬。笑罢之后,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杨炎,道:“炎儿,这是黄河渡口的分布图。我已听说金国调集了十余万大军追击你们,可是要小心对付啊!”


杨炎急忙接过了图纸,心中十分高兴,要到登州必须渡过黄河,知道了黄河渡口的分布对于宋军来说是十分有用的。


万显声道:“你二爷爷和三爷爷以经去联络河北、山东的绿林英雄,沿路都会有人接应你们,不过他们恐怕都难以和金军正面抗衡,所以还是要靠你们自已。他又叹了一口气道:”你也不必那么死心眼,一但情况不好就当机立断才好。“


杨炎明白万显声的意思。一但不对就放弃大军一个人逃走,以他的武功加上万显声这样街老江湖保护,逃回大宋并不是难事。但这样一来其他人能逃回去多少可就难说了。赵月如、赵倩如、虞公亮、辛弃疾、曹勋、高震等人又有几个能够幸免呢!杨炎是说仟么也不愿扔下他们独自逃命的。


杨炎看了看万显声,终于摇了摇头道:“外公,我己经泱定和他们生死在一起,要么一齐平安的回到大宋去,那么大家就一起战死,绝不一个人独自逃命。”


万显声怔了怔,终于点点头道:“好,不愧是我万显声的外孙。好吧外公会尽力帮你的,我先走,你好自为之。”


杨炎看着万显声远去,沉默半响,忽然对赵月如道:“公主,我们快回去,马上出发。”


这时咻息的宋军大多都以睡酲过来。杨炎一回来立刻传令集合。等士兵们整整齐齐的站好,杨炎对士兵们大声道:“各位兄弟,这次远征的任务我们己经完成了。现在,我们就要想办法平安回去。我杨炎在此发警,会尽全力带你们返回大宋,绝不再放弃一个弟兄,要么大家一起平安的回去,要么大家就一起战死。因此,我要求大家一定要上下齐心,我们同心协力,返回大宋。”


众士兵齐声高喊:“同心协力,返回大宋。同心协力,返回大宋。”


杨炎满意的点点头,道:“好,现在准备出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