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烟花·爱

烟花·爱



一整天,都在听《三吋日光》,梁静茹的一首歌。是她一如继往的风格,温婉干净的音质,却让人心思柔软得仿若清晨的云彩。

低俳的音乐里,看着电脑屏幕下打出的歌词,“一人一支闪闪仙女棒/好象我们之间有星光/安躺/可是很灿烂很漂亮/一点点光捧在手上像太阳/等到世界末日你才讲/那个愿望/一起紧握不放”,记忆的闸门突然打开,想起了那个久远的故事……


暂把女主角叫蓝,男主角叫海吧。

但凡故事里有男有女,总是关于爱情的。

是的,这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也是引人神伤的故事。


————————————————————————————————————————————————————————————--


孩提时的蓝和海是住在同一个小镇。一起住在政府小院内,两人一起读书,一起长大。海比蓝大三岁,那时他骑着一自行车,每天早上在蓝的家门前将自行车铃声弄得“叮叮”响,蓝就会急可可的背着书包冲出来。

蓝笨笨的,不敢跳上海的自行车。海每天咒着“笨瓜!笨死了!”,然后一脸鄙夷神色地将车停在那,等蓝坐上后座,他会突然骑动,故意左右摇摆,吓得蓝紧紧抓住他的衣裳……蓝心里忿忿地,暗骂:混蛋混蛋!!!

也有感觉很温暖的时候,春天阳光晴好的周末,海会在门外叫上蓝,坐上他那宝贝单车,去那小镇的一处地方,那里四周有青葱的稻田,空旷的河堤,他们在那河堤上放风筝,海的母亲是个慈爱温柔的美术老师,她给他们做的那种蜻蜓风筝,很精美,还能飞得很高。

当手里擎着那高飞在蓝天上的风筝线,懒懒地坐在河堤草地上,沐着春风暖阳的时候,蓝觉得那年少的时光多么多么美……

蓝还记得在她十二岁那年的春节,海那时已是一个长着青春痘高高大大的男生,元宵节,他们一起在院子里放烟花,蓝胆小,只敢缩旁边看着,海挥舞着那些烟花棒,发出五彩的夺目的光芒,让蓝眼花了好久,那些耀眼的光芒直晕到蓝心里去。

……


就是那年夏天,海随着父母从小镇搬走了,临行前海来向蓝告别,蓝问海:“你去的那地方远吗?”海大大咧咧地:“据说要坐一天一夜的火车吧?” 蓝不再吭声。

一天一夜的火车是多远?蓝不知道。但她明白,她和他之间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了。

其实分开后的蓝和海,一直是有联系的。

她总是定期给海写信,细细诉说自己的生活,说她的成长,说她的同学,说她的学习,说她的心情,说她常去他们以前放风筝时去的河堤,坐在堤边的草地上,身体后仰,手臂支撑身体,任由脑袋摇晃……那种时候,往往风和日丽,天空蔚蓝,有些云朵凝固不动…… 蓝盯着天空,思想却早游离在千里之外……

偶尔海也会回封信,简简单单地叙述一下自己的状况,或者及时告诉蓝他的地址更改情况,比如他进哪所大学,他在哪实习,在哪上班,然后又换工作了。

蓝不在意这个,她只把海当成一个树洞,只管倾吐。至于海怎么样想,她不在意。

蓝知道海最后的落脚地是上海,那个她在电视里经常看到的繁华都市。


蓝大学毕业后,留在她所在的省城。工作安逸无忧。她喜好安静,漆黑的发,素净的颜,明亮的眼,齐膝的棉布裙子。他们已不再写信。但她会经常往海的邮箱里发E-MAIL,也会将此时她的一些生活细节及她自己的一些照片发给他。一年后,她二十四岁,因为工作的机会,蓝去了上海。两人终于有了分别十二年后的第一次相见。

约在滨江大道的星巴克,见面时两人互望大笑,亲切感一如从前。他们絮叨过往,像走了半辈子一样的罗嗦。隔着玻璃能看到这个城市的夜景,那些让人眼睛应接不暇的七彩灯光,闪烁在黄浦江畔的夜空里,有一种温和的力量。蓝细细地浅酌握在手里的热巧克力,甜腻的味道,滑过喉咙,第一次发现最后的余味竟然是酸涩。

蓝说:“这里灯光多象烟花!”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十二年前的那个元宵节,那些擎在海手里的烟火,那些绚烂……末了,两人相视会心微笑。海望向蓝:“小丫头,你在我眼里是透明的呢!这些年,我知道你的一切,你的那些信及E-MAIL,详细地让我见证了你的成长。也许,我在你眼里也是透明的吧?我们是相互的镜子,能照得见对方的所有,却彼此相向无法取暖。”蓝无语听着,浅笑,望向窗外缥远的天,望向那无尽的江心深处……

夜深,他送她回酒店,夜凉如水,她缓缓地踱在他身边,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他向她伸出手,她递过自己的手,相握的瞬间,她就感觉到了来自他的温暖,那温暖让她的灵魂有了这十二年前所未有的安定,仿佛年少时她坐在海自行车后座上,她抓紧他衣服时的那种安定。river side旁边宽大的广场上,男子低低的唱着悲伤的情歌。低沉的声音,四溢的感情,随着夜风四处飞散。江面又传来隐约的钟声,夹杂着咖啡店里飘出来轻柔的音乐,这个夜就不再寂寞了吧。蓝静静的闭上眼睛,四起的风卷走眼角的一些潮湿,再睁开的时候,灰色的眸子里多了些颜色,在闪闪烁烁的灯光下,跳跃着光彩……

次日,海陪蓝逛街。南京路。蓝在一个不张扬的小店看中一个银镯子,正想买的时候,海止住她:“前面还有很多好的店铺呢,东西比这多得去了。”蓝微笑说好。

可一路逛去,那么大的商店,琳琅满目的商品,那么多选择的机会,可就是没有蓝中意的一款。无奈,海只得陪着蓝往回走,口里念叨:“你呀,十几年不变,永远只相信第一感觉。” ……

海还带蓝去坐了摩天轮,这也是蓝老在信里提及的。蓝曾说;仰望摩天轮,仿佛就在仰望幸福。也许在蓝的内心深处,和这个一起放风筝的少年一起坐一次摩天轮,一直是她耿耿于怀的愿望。也许,蓝想要的,只是想拥有一段和海在一起关于幸福的记忆!

……


然后他们回到各自的轨道里行走。

海告诉蓝他又恋爱了,对方是个精致美丽温柔的上海女孩。蓝在EMAIL里明媚地祝他幸福,还说,结婚时她要去做伴娘,蓝也告诉他,有男孩子喜欢她,她正在考虑要不要接受……阳光的文字下面,只有蓝自己深切知道,她心底的那朵爱情之花,无法再真正为谁绽放。

海的恋情顺利发展,他越来越少和蓝联系了。

再后来,蓝辞了工作,去到遥远的新疆。在那里的一所乡村中学当了一名语文老师。她还是一如继往地给海发邮件。她在信里描述:她爱上了那里,爱上了那逆风仍坚忍不拔的胡杨,爱上了那随风飘荡的淡淡炊烟,爱上那里质朴的乡民。还爱那空旷无垠的草地,还若隐若现通向远方的小路……那浓浓的静谧,能让记忆停顿,仿佛回到了和海在小镇生活的那一段,那种无忧的天真,那种淡淡的纯美……

每每看到蓝的信,海总要将窗帘拉开,让阳光斜斜地照进来,有那抹温暖里,他仿佛能进入到蓝描绘的世界里去,他们一起坐在河堤边的草地上,他听她安静地诉说……

海最后的一封邮件,是七月初,告诉蓝他要结婚了,婚礼定在七夕那天,问她还要不要当伴娘。蓝这次没有回信,而是直接拔通了海的电话,说当然要去!并告诉他已定好了七月初六上午飞上海的机票。

七月初六大早,海被急遽的电话铃声惊醒。他接听,里面是一陌生声音:喂,这里是乌鲁木齐XX医院,你的家人出事了,请速赶来……

海的心重击了一下,灵魂仿佛被捣空了,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蓝所在的医院,却只见到蓝静静地躺在医院里,没了呼吸。她穿着素白的蕾丝连衣裙,有点象婚纱的裙子,上面还有暗红的血迹,象一朵怒放着的妖艳颓废的玫瑰……

原来,蓝那日一早想赶去飞机场,神色恍惚,被一辆车撞了。她的手机里只有海唯一一个电话号码。所以,医生就和海联系了……

处理完一切后事,海来到了蓝工作的乡村中学,在她那简陋的房间里,海发现一个匣子,里面整整齐齐放着早些年海写给她的那些信,一封也不缺地躺在那里,还有近十本日记,里面细诉了蓝对海的思念……

海的泪再也不可抑止,一滴一滴,轻溅在蓝那娟秀的字迹上。

是夜,在学校空旷的操坪里,海将蓝珍藏于那匣子里的东西悉数烧了,他还燃放了烟花,那些绮丽的光彩,将寂静的乡村,照得亮如白昼……

海的神色寂寥,也许,再也无人能懂,他的悲喜……


————————————————————————————————————————————————————————————


后记:

已是深夜,依然还是《三吋日光》的音乐在低旋,透过窗外,目光所及,是幽深幽深的夜。我突然感觉自己已然苍老,怎么还常常会被这个隐约的爱情故事里的凄美,紧紧地揪着,深深地疼痛。

这爱是美的,却美得苍凉,美得让人心酸。

是烟花的爱情吧。

那个年少的海,用烟花的绚烂点染了蓝青春的颜色,却也点燃了灿烂过后那无尽的忧伤和无边的寂寞。充斥着生活的全部,旷野荒原上的寂寞,繁华街市的寂寞,海上生明月的寂寞,落花人独立的寂寞,忆君君不知的寂寞。

蓝之于海,是不曾言过爱的吧?

尽管她可以向他长久地轻轻地絮叨自己,那些琐碎的细节,那些淡淡的心绪,那些流动的情感,那些委婉的心事……

她真是只管倾诉,不管回应吗? 不是,那是弦断无人应的哀戚。

也许蓝相信时空和距离,可以一直相守和等待的罢?

她是傻的。一眼相中的手镯,纵是以后有再多款式的选择,也找不到喜欢的感觉。对海,也是一样吧? 纵使她的青春里有不间断的被追求与喜爱,可她的爱情,却无法为他们中的任一个开放!

是海迂笨吧?

也不是,聪明如海,自该懂她的心她的深情。

否则也不会坐在阳光下细看蓝的文字了。否则也不会静静地任思想悠游回到和她在一起渡过的那些时光了。

是海的不够勇敢,还是蓝的过于隐晦,抑或是蓝和海过于透明的曾经,使他们在朦胧里彼此相望却无法抚触?

爱需要勇敢,爱需要担当,爱真是一件百转千回的事!

心中突兀地涌出一些似曾相识的句子:

我们去看烟火好吗

去 去看啦

梦想之中如何再生繁花

梦想之上如何再现梦想

让我们并肩去这荒凉的河岸

生命的狂喜与刺痛

都在这一刻

宛如烟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10-6 15:22:42 被冬夜小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