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




等龙羽他们赶到对面的山上,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好在今天的月亮分外皎洁,亮如银盘一般,四野在银色的月光下一目了然。

顺着山麓是一条狭长的山谷,怪兽的吼叫之声就是从山谷传出来的。此时离得比较近,尚能听得清人类与怪兽的打斗之声。

“这荒岛之上怎么会有人类?”胡大有点纳闷。

“会不是我哥哥?”慕容云燕也紧张起来,问道。

“不管是谁,我们都要去看看!”龙羽沉声说了句。

他举目一望,但见这片谷底,黑沉沉的好大一片,四处尽是怪石嵯峨,或坐或立,其状怪异无伦,狰狞可怖,在这阴沉黝黑的谷底,仿佛有什么东西躲在阴暗之处虎虎耽耽,择人欲噬!

他再仔细一瞧,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在一堆堆灰黑的巨石傍,尚不时冒起丝丝白色水气,恐怕这白气之中还有毒。

从山谷里吹过来的呼啸山风中搀杂着“噗噜--“噗噜”声,这似乎是泥沼底下冒起的气泡破裂声,也使得这片山谷更为阴森、恐怖,使人毛骨悚然。

“你们紧跟在我的身后,按着我的脚印去走,前面是泥沼地,稍有不慎就会沉下去。”

龙羽仔细向胡氏兄弟和牛二壮交代完后,忽然想起自己怀里还有莫言送的辟毒丸,虽然自己不需要用,但是其他几人总用的上。

可是慕容云燕在他怀里,他又不能去摸,只得尴尬道:“慕容姑娘,我怀里有个白色瓷瓶,里面装的是辟毒丸,还麻烦你帮我拿出来让众人吃了。”

慕容云燕摸索着,将手伸进龙羽火热的胸膛,她的心乱的象小鹿一样蹦蹦乱跳,感觉自己仿佛都快被对方胸口所散发的热力给融化了,好半天才将瓷瓶取了出来。

龙羽见她找到了瓷瓶,也松了口气,这丫头在自己怀里摸来摸去,让他心中有团火似的在燃烧,莫非这就是女人的魅力!

他从瓷瓶中先取出一粒让慕容云燕服下,然后交给胡大,吩咐每一人颗,这才辨别了一下方向,缓缓向谷中行去。

此时,谷底里更加阴沉幽暗,四周沉寂,一片嗨迷雾气。

龙羽的缥缈无量已经达到了朱雀上层境界,他的目力比起普通人何止十倍之佳,他游目环视中,远近景物,均清晰可见,却看不出一宗异处来。

他挑拣谷中的乱石之处,小心翼翼地避开冒着白气的泥沼,虽然他百毒不浸,却依然被蒙蒙的白气熏得有些恶心,可见这泥沼毒气之厉害。

牛二壮的身手可不象练过武功的胡氏兄弟那么灵敏,再加上心中对这山谷的恐惧,一个踉跄,便踏入一个软绵绵的泥沼之中。

他又惊又怕,急急用力一拔,却是丝毫不能自泥沼中抽出,仿佛池沼底部,有一股绝大吸力般,更将他那只误踏泥沼的脚,缓缓向下吸去,同时感到被泥沼淹没的地方奇热无比,压力甚大,血液运行竟也遭到了阻碍。

在前面的胡大听到身后的异响,转身见牛二壮陷入泥沼,赶忙拉住他的手,用力一拔。牛二壮但觉脚下骤然一轻,已然完全被拔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龙羽察觉到了后面的变故,见人已经被拉了出来,只得再次叮嘱要小心慢行。

他们越行越下,很快就过了这片泥沼地,寻到了打斗所在之地。只见一个青年,手持一柄通红的长剑,正在和一只半人多高的蜈蚣打斗。

“哥哥---------!”慕容云燕见到青年,惊喜地叫道。

那少年闻声一惊,看见了龙羽等人,惊喜道:“你们来的正好,这鬼东西把傻牛和小猴都伤了,得取得他的丹珠才能救他们!”他这一分身,差点被蜈蚣给喷来的黑气击中。

龙羽这才发现傻牛和小猴两人全身被黑气笼罩,身上已经肿得象注了水的猪肉一般。

“主人,我们上去帮忙,砍了这鬼东西!”

胡适兄弟见慕容流风有些不敌巨大的蜈蚣,主动说道,见龙羽点头同意后,便拔出长刀冲向场中。

龙羽仔细打量着这只巨大的蜈蚣,只见它全身灰黑发亮,双眼闪闪发光,黑暗中,有如两盏小灯;那蜈蚣头上,尚生有四条蓝色似带的物体,上面生满了密密麻麻的小钧倒须,尚发出闪闪光芒,看来可怖已极。

慕容流风的那柄怪异的长剑,仿佛散发着红色的火焰,那蜈蚣对他的长剑颇有忌讳,但是它口中不时喷吐的黑雾也让慕容流风十分忌惮。至于胡氏兄弟的长刀砍在蜈蚣身上,如同砍在钢铁之上一般,除了激怒蜈蚣之外,似乎对它造不成任何伤害。

龙羽看了一会,便把胡氏兄弟喊下阵来,然后将慕容云燕放在地上,说道:“这怪物恐怕不是一般兵刃能伤得了,你且在这侯着,我去帮忙!”

“你要小心!”慕容云燕扬起小脸,叮嘱道。

说完,她脸色一红,心道:慕容云燕你是怎么了,连自己哥哥都没出声关心,怎么对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那么关心。

龙羽自然体会不到她怪异的心思,幻化出一个分身,趁蜈蚣有些迷茫那一瞬间,将玉剑射进了蜈蚣丑陋的嘴中。

只见玉剑带起一道金光,直接从蜈蚣头穿到蜈蚣尾,射了出来。

这只不知道修行了几百年的蜈蚣,想不到对方如此神速,略微挣扎了一下,便轰然倒地。

“龙兄如果早点出手,小弟就会不用这么累了!”

慕容流风擦着额上的汗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心中暗自揣测龙羽的修行境界。

这巨大无比的蜈蚣修行了几百年,也算得上妖物了。慕容流风虽然也有一把慕容太白赠送的烈日神剑,却终究对它无法造成致命伤害。而玉剑本身就是十大神兵,又经仙玄宗开了光,除了拥有神兵的锋利,更有降魔除妖的效果。

龙羽收回玉剑,向他微微一笑道:“在下只是运气而已,还请慕容公子取出怪物丹珠,救两人性命!”

慕容流风这才想到正是,拨开蜈蚣的厚皮后,找到它修炼的内丹,然后分别挤破给昏迷中的傻牛和小猴服下。

蜈蚣内丹一服下,两人身上的黑气也随之消散了,脸色恢复了红润,红肿也逐渐消退了下去。

慕容流风见两人没事了,这才想起刚才龙羽抱着自己的妹妹,莫非她受了伤?赶忙跑过去一问,知道只是崴了脚,才放下心来。

由于傻牛和小猴两人还没醒,众人只得临时在这里安营扎寨。相聊之下,龙羽才知道慕容流风也是急切想到另一边寻找妹妹,才和这怪物不期而遇。

龙羽看着还在昏迷中的两人,笑道:“这两个家伙倒是因祸得福!”

慕容流风何尝不知道这蜈蚣浑身是宝,只不过东西不是他杀的,虽见胡适兄弟分割蜈蚣,虽有艳羡,却也没放在心上。

此时月亮已经爬到众人的头顶,又圆又大,仿佛象树上的桃子一般,唾手可得。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忽然听到谷口处传来一阵奇异的怪叫,接着有隐隐水声作响。

“这是什么怪物,听其鸣叫之声,恐怕比刚才这个怪物还要厉害!”

慕容流风支着耳朵,惊讶地说道。他没想到这个荒岛之上,居然能碰到这么多怪异猛兽。

莫非日月神潭中果真藏有妖龙?龙羽这样想着。

这几人都年轻,尤其是刚诛杀了巨大无比的蜈蚣,似乎感觉没有什么应付不了的。

因此慕容流风一提议去看看,其他几人都没异议,但是地上两人还没醒过来,而慕容云燕行动也不便,总得有人留下来照看。

慕容云燕见龙羽目光扫向她,便知道欲把自己留下来,因此拽着她哥哥的肩膀撒娇道:“你带我去嘛,这里又黑又恐怖,还有血(蜈蚣尸体留下的),我害怕!”

慕容流风经不住她的纠缠,向龙羽说道:“我们看还是带他们一起去吧,如果这里再出现什么猛兽,恐怕一时也难以接应。”

龙羽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便让胡二和胡三背起傻牛和小猴,至于慕容云燕,有了慕容流风在这,自己才不会傻得去当马呢。

果然,慕容云燕向哥哥命令道:“哥,背我起来!”

却不想慕容流风抽身就跑,同时回首道:“谁背你来的,让谁背去!”

“哥---我回去告诉爷爷去-!”慕容云燕气得捶了一下地,喊道。但是慕容流风却象见鬼一样,已经溜得无影无踪了。

龙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心道慕容流风这个哥哥可真够称职的。他一回头,瞅见慕容云燕可怜巴巴地正望着自己,不由心软了,看来又要当苦工了。


读者群一:67240872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