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76/


曲涛带领了一班人马去了德国,我们和德国人商定,由他们把货从德国转运到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然后装船沿地中海运到埃及,通过苏伊士运河运到越南的海防港,再由我们的船把它们运回来,事情进展出乎意料的顺利。他顺便把信号发射器交给了那个郐子手,当然他不知道,还傻傻地表示将无时无刻地把它带在身边。最后到死,他还是那么紧紧的拿着。

在曲涛去欧洲之前,我让冷治平把他带到我这里来,我要求他去欧洲后办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希望他和欧洲的犹太组织建立秘密联系,希望从欧洲搞一部份犹太人的科学家、工程师、熟练技工过来。反正现在欧洲大陆到处出现了排犹运动,犹太人在欧洲很快将遭受灭顶之灾,而我们又急需一批高素质的人,不用他们不是白白浪费,何况我们这里可以给他们必要的庇护,想想这些犹太人落得到处无人要、无人敢于庇护的境地,真是惨透了。第二件事情是买一些科研设备,同时争取把在欧州留学访问的中国学者动员回来参加抗战。第三件事就是说过的就是扶植自己在德国的势力,并且把信号发射器交到那个郐子手的手里,让我们随时可以解决他。

大陆战事一天紧似一天,国民党的军队正在华北节节败退。在徐州地区,虽然中日双方摆出了决战的架势,著名的台尔庄战役也在准备之中,但比起二战时的战役那也不过是次小战斗,中日双方的实力的确是悬殊。虽然这是历史上早巳发生过的事情,但当我身临其境亲眼目睹中国这个既庞大又虚弱不堪遭到恶狼撕啃而陷于无效反击的悲惨境况时,心里的悲愤真是莫以名状。反击!反击!一定要反击!现在欧州的情况也是空前的紧张,德国巳经开始吞并奥地利,他们的眼睛已经盯上了捷克,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仿佛看到几头身躯硕大动作敏捷的恶狼瞪着凶残、贪婪、冷酷无情的眼晴,伸着血淋淋的舌头在广大辽阔的原野上寻找着猎物,当它们碰上合适的猎物便或单独或成群结伙地猛扑上去直到撕裂对方为止。不幸的是活了几千年的中国也变成了猎物,这是一个丛林世界啊!再过一年希特勒的纳粹军队将去撕裂波兰,斯大林也会积极地去挖一块,英法不甘心嘴里的肉被德国人攫去,第二次世界大战将全面爆发,六十多个国家政府军队和人民借着正义和反正义,侵略和反侵略的名义投入到这场被称之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浩劫的大战中去,最后有人赢了,有人输了,历史将由胜利者制定的标准来写,正义似乎被满足了。我们的极偶然的到来是否能改变点什么呢?对,我们一定要把希特勒干掉,换成我们自己的人。让中德成为最好的联盟,并最终统一世界。

前几天,我去建好的秀水港看了一下,运输船队正在码头上往岸上卸运装备,但由于码头上没有大型吊装设备进展很是缓慢,十来天了连一艘船都没有卸完。那些大型的重装备只能采取从运输船上先把它一件件吊装到登陆艇上再弄上岸,而大型集装箱的卸运更是困难。我们已经派上通过合适的途径搞几部大型龙门吊车来,否则在短时间休想把这些巨型运输船舰上的装备全部卸运上岸。

这天我和政委周昌明一起在后勤部长朱时兴的陪同下去参观一下他们筹建的后勤仓库,这个后勤仓库将主要用来存放运输船舰上的装备弹药,也为我们将来生产或搞来的物资找到存储的地方。按照后勤部上报的计划,这种大型仓库要建好几个。我们要去看的是先期搞的一个,基地选在了五指山脉中。我们一行乘上“金鹰”,在一架武装直升飞机的护航下向莽莽群山飞去,飞了大约有半个小时“金鹰”在一个宽大而隐密、风景十分美丽的山谷中降落下来。这里工兵旅的一部分和招募来的一批民工还在进行施工,但看上去己经有了些规模,这一段时间来可真是把工兵们忙坏了,他们在好几个地方在搞军事基础设施的建设。我一下飞机就环视着四周,心里直叹:这可真是个好地方!在这里修疗养院可能更好些。这是一个葫芦形的山谷,四面山岭高耸,树木葱笼,地势极为峻险。本来有一条不起眼的小路从葫芦口通向外边,葫芦口被一座石壁挡住,小道就是从石壁下的一个峪口通出去。现在工兵营正在修通往外的简易公路,机械化施工的速度自然很快,尽管是碎石路面,但在当前的条件下也算差强人意了,要知道目前我们的物资是很匮乏的。这个葫芦形山谷空间可不小,更奇妙的是山谷的四壁居然有不少的岩洞群。我们一行拿着手电灯进去看了看,这些岩洞可真够宽大的,有一个洞空旷得仿佛整座山都被淘空似的,真能装下不少的东西。据朱时兴讲这个山谷里还有一条小道通往另一个山谷,那里的景色还好一些,还有一条暗河。我听了兴趣大增,几个人又跑到那个山谷中去瞧,看得真是心恍神怡,我对政委说道:“这址选得不错,将来条件好了,要把这里好好改造一下。另外,我看还可以把我们拟定的几个绝密工厂设在这个山谷里,这里有水,而且还隐蔽。”政委点点头说道:“我看很合适,回头让治平、方平他们带几个工程方面的人过来看看,我们的金龙电池厂,军事科技方面的研究所,实验工厂,轻武器生产线,电动坦克生产线都可以搞到这样类似的地方来,这样保密性就增加了。”我们又看了一会儿感到比较满意就乘上“金鹰”飞机,刚升到空中正准备向三亚飞去,只见前面驾驶舱的副驾驶从机舱门探头说道:“司令,政委,参谋长电话。”

我说道:“接过来吧。”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