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士官队伍学历升级热带来副作用

-秦春朝 李佳忆 赵权


一、“本领恐慌”下的“学历升级热”


身处当下竞争日益激烈的时代,“本领恐慌”成为人们的一种普遍心理,“充电”也成为大多数人的选择。这一点不可避免地在军营中有所反映。以成都军区某通信部队为例,在今年上半年全军自学考试中,士官成了参考的主要群体,占总人数的85%。


三期士官陈佳友入伍第一学历是中专,这几年通过自考先后取得了会计大专学历和中级厨师资格证书。目前,所参加的会计专升本考试13门科目中,他已过了8门。他说:“入伍学历低,面对竞争的时代,自己越来越有种赶不上趟的感觉。”


士官刘海为了在有限的军旅生涯中多掌握几门新技术、新技能,将自己工资的一半用在学习上。最近他刚刚捧回了计算机等级证书和法律大专文凭。他说:“尽管入伍这么久了,但我连驻地的公园都没去过。不过话说回来,学到了新知识,掌握了新技能,再累再花钱,也值!”


部队机关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近3年来该部士官通过参加自考、函授和业务培训等手段实现自身学历升级的人数逐年增多,由过去的28%增加到现在的78%。士官入伍后考取一种证书的占39%,考取2种以上证书的占12%。已考取或正考取的证书主要有:法律咨询员证书、计算机等级证书、厨师等级证书、驾驶证、保安证,以及部队或地方院校的大专以上毕业证、学历证等等。与此相对应的是,这个部队士官的当前学历也呈现出“水涨船高”态势:大专以上学历占总人数的80%。


二、“学历升级”缘何变成“学历包装”


对于士官队伍中出现的“学历升级热”现象,部队政委陈法分析认为:“一方面,部队迫切希望通过学历升级,使士官队伍的文化层次在短期内能有一个明显的跃升;另一方面,许多士官感到自身底子偏薄,迫不及待地要求掌握本领、提高素质、获得文凭,既能够胜任本职工作,又能为今后回地方作好储备。”


士官严章岳在参加自学考试的5年里,先后取得了南京政治学院大专、本科学历。他坦言:将来迟早要回地方面临第二次就业,若不学点“看家本领”,很可能退伍就下岗,与其“临时抱佛脚”,不如现在就提前做好知识储备。


然而,正是这种“本领恐慌”心理,使得军营涌动的“学历升级热”既包含着希望,也裹挟着泥沙,需要浪中淘沙,正确引导。


士官杨林曾是个专业尖子,在部队组织的学历成才活动中,他参加了园艺学习班,迷上了花卉种植。上政治教育课也偷偷捧着本花卉种植的书看,双休日还经常请假到地方专业户家学艺。结果,养花的本事见长,本职专业却荒废了。在一次业务考核中,他竟成为本专业士官倒数第一,连昔日几个徒弟的成绩都在他之上。


见到身边的战友大都在“学历升级”或“考证”,士官项杰感到“很有压力”,就同时报名参加了英语学习小组和法律专业自学考试。尽管他成天忙得不亦乐乎,两年里他自学考试仅通过4门课程,两次参加英语考试均未通过。


一位士官学汽车修理,连车轮子也没摸上一回,大专文凭就到了手。他说得很坦白:速成,也就是“开”个文凭。像这样的情况并非个别,为了尽快实现学历升级,什么文凭最容易拿到,他们的钱就掏得最痛快。拿了不少证,但实际能力和素质并没有多大提高。


这股“学历升级热”在掀起军营学习热潮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副作用”,如上述的“种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家的田”、“盲目从众”、“含军量”不足、片面追求“过级率”等等。如何有序引导,成为当前部队开展学习成才活动中的一个重要课题。


http://mil.news.sina.com.cn/2008-10-06/0618523953.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