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非常罪,非常美 zt


实际上,有两个潘金莲,《水浒》里有一个,《金瓶梅》里有一个。可以说,潘金莲这朵罂婴花,开到《金瓶梅》里,就慢慢变得嚣张。《金瓶梅》里的潘金莲,难逃死罪,而《水浒》里的这个,确可商榷。

沈宏非写食主义专栏里提到过一种“蛇果”,有毒,艳丽,令人畏惧。潘金莲就有些像这种有毒且艳丽的“蛇果”。无论如何,在我眼里,潘金莲曾经那样危险地、美艳绝伦地开放过,有一种带罪的美。

对潘金莲的故事本是了如指掌,但是依然无法抗拒,小说里那些充满心机的心理描写,给人以阅读快感。它并非只是单纯地想要娱乐你,或是让人警醒,想成为一部当时抢手的读物。实际上,书中所写的故事,让我对潘金莲之流的女性一直怀有悲悯的情怀,无法释怀。

有一种说法,说施耐庵是和姓潘的有仇,所以写了潘金莲、潘巧云两个女子。其实,或是因爱生恨呢,也说不定。我看他笔下描写的这两位潘姓女子,个个都是一流姿容,就连写的出场诗,下笔也是又爱又恨。连起的名字,也别有讲究,一付纤弱美妇的情蕴。对比顾大嫂、孙二娘这样的名字,只好似从邻家闲妇那里掇拾过来,显得漫不经心,哪有潘金莲、潘巧云这样名号的郑重其事,好像翻查了不少史书才定下似的。

在施耐庵的笔下,潘金莲为爱情而作出的努力触目惊心。可是,从一出场开始,她就生活在逆水撑舟的状态,悲剧的命运也在被不断地暗示中。因此,再如何努力折腾,似也逃脱不了厄运。

她是个有追求的女人。她曾是财主张大户家的一个使女,颇有几分姿色。说起来,算得上聪明、美丽、能干。由于张大户的垂涎,要收她作小妾。而她不甘心被主人纠缠,所以去告了主母,可见,她原本是个自重自爱的女子。

可惜她也太自负,就是贾母最终也保护不了可怜的鸳鸯姑娘,更何况她只不过是个人微言轻的丫头。如此弄左使性子,结果,惹得张大户恼羞成怒,干脆把她嫁给了武大郎。

在那些浮浪子弟们的眼中,美貌如花的潘金莲与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就好比,一块羊肉落在了狗嘴里。可她并不就此沉沦,仍说:“我是一个不戴头巾男子汉,叮叮当当响的婆娘!拳头上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人面上行得人!不是那等搠不出的鳖老婆!”听她的这番话,就知道她对于客观世界的感觉,完全是错位的,逆顺不分的。但是,听这样干脆利落的话语,又透着说不出的好来。她从一开始便人格独立、不依附他人,有着些男人式的英武在内。同时,还可以看出她有些刻意的俏皮,就像是张爱玲所说的有着精致的淘气。想来,如果潘金莲不被杀,绝对是“荆钗齐家”的一流高手。

说起来,潘金莲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她的为人行事,是有些儿和鸳鸯相似的。虽然,她没有什么武艺,可说话行事却透着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想她这个脂粉队里的英雄,一定是喜欢天下的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的感觉,要以她为马首是瞻的。

潘金莲不爱财。如果爱钱,她早做了张大户的小妾了。那她要的是什么?说起来简单,是女人都会要的是爱情。

但,与武大郎在一起生活的岁月,面对武大天生的生理的缺陷,只会导致她心理上的不健全。潘金莲那生活芯子里藏着的黑和微苦,又怎能潜游出来?

如果,她的感情一直被撇在一边给冷冻起来,倒也无妨。但,女人总是要寻找参照物来对应自己的生活的。当潘金莲遇见武松,她心中的恶之花就开始妖娆,就此也就入了万劫不复之境。像武松这样的英雄,一表人才,又武艺非凡,自然寄寓了她玫瑰色的梦想。如果在风花雪月的文人笔下,原本应是有金风玉露一相逢的喜悦的。只是这一段,却被拿腔拿调的施老夫子写得极其理性,只能让人暗自揣摸两人初见面的内在心思。

其实,对于潘金莲这样一朵“恶之花”的形象,有一大把的人想新翻杨柳枝,可是要想翻出新意思,确实很难。但才女田晓菲还是说出了不同。她说:“金莲和武松,其实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在她眼里,金莲挑逗武松,又何当不是武松挑逗金莲。因为武松本并不是那天真未泯的淳朴之人,不然何以要在金莲面前每每低头;潘金莲说出的每句话,又何以让他反应如此剧烈呢?只是,这种拯救显得极其力微。事实上,潘金莲的人生际遇,在千百年来的历史中,一直处于流放之中。

可,她也就此陷入了窘境。正如玉娇龙对碧眼狐狸说:“……你给了我一个江湖的梦,可是,有一天,我发现我可以击败你,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害怕,我看不到天地的边,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我又能跟随谁呢?”对于潘金莲来说,武松的出现,也是给了她一个情感江湖的梦,无边无际,深幽莫测,但是,她却看不到前面的发展将会如何。

曾无艳有一篇形容爱得盲目的女人,就像一个走夜路的人一样,低着头,就着一点点光亮向前冲。那一点点光亮,就是爱情,她以为可以照亮她一生的爱情。可是,她怎么能知道,其实,这条路,走着走着,便会遇着鬼。

潘金莲的爱情,也是如此,还在抽穗长条期,就被武松给扼杀了。其实,放在今天,潘也就是表露主动了些。她难道还有李师师向燕青示爱露骨吗?可竟遭武松的羞辱,让她只能一退再退,退到连自己也不忍的地步。最后,只得幽怨地说了句:“好不识人尊重!”这幽怨,仿佛暗夜的郁金香,因为自己的美而流露谨慎的芬芳。

很多人将潘金莲对武松的感情,比作《天龙八部》中的马夫人对乔峰的感情。其实,论情义,武松不如乔峰,后者才是结结实实的爱憎分明。而且,马夫人比潘金莲要狠毒得多,潘金莲毕竟对武大郎还是心存情意,在杀夫时表现出不忍心的一面。电视版的《水浒》,通过对潘金莲这个角色的修正,无疑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观众对她的好感。

王思懿饰演的潘金莲,在与西门庆接触前的形象,一直是饱满、圆润,有着妖娆的青春与不管不顾的韧劲。这种与常规对抗的顽皮是始终沉淀在她生命的底色上。她整个的人生姿势像极了隶书,一撇一捺里,尽显妩媚,仿佛都有墨香飘过来。

可是,自打遇到武松之后,她就陷入了暗恋的不劫之地。虽努着劲表达着自己的感情,但是,却始终没能将武松的情意激发起来。暗恋这种角色向来不易讨好,大多有些鬼崇,不够光明磊落。倒是在茨威格的小说里,那个暗恋的女子,能轻快平静地说:我爱你但与你无关。如果,潘金莲对武松的感情,就这样不咸不淡的倒也挺好,可以让她没走多远就知难而退了,只会小小地折腾一把。可在潘金莲的坚韧内心里,却并非如此想法,相反,她的爱情一旦解禁,就汹涌澎湃,什么也阻挡不了。正如,在《广岛之恋》中的一句表白:我爱你,多了不起的事啊!爱情,原本就是她一辈子的向往啊。而她原先的矜持,也在这种爱情名义下的近身肉搏中,被一点一点给撕得粉碎。毛姆在他的《刀锋》扉页里赫然写着:——欲望是刀锋,越过,便得救——。但是谁能在越过这样锋利的刀锋的时候不受伤呢?欲望之门一经打开,再想关上,便很难。毕竟因为压抑的久,所以爆发起来分外有激情。实际情形是,潘金莲宁肯选择与狼共舞,也不愿再退回原路。

说起来,潘金莲与西门庆之间只不过是情欲而已。因为那件事情给我的印象是,男女二人都没有什么真心。即便有,那也是白流苏范柳原式的,两个人较量来较量去,谁也拿不住谁似的,只当是做一场游戏。但,西门庆实在是肯向潘金莲下功夫,连金圣叹看了后,也忍不住大发议论说:“妙于叠,妙于换,妙于热,妙于冷,妙于宽,妙于紧,妙于琐碎,妙于影借,妙于忽迎,妙于忽闪,妙于有波桀,妙于无意思,真是一篇锦凑文字。”施耐庵如此细微地把两人偷情的磨合过程,层次分明地写来,可谓丝丝入扣。西门庆如此肯看重自己,对于少爱的潘金莲,虽内心似男子般英武,怕也难以抵挡了吧。加上,她不甘心感情遭挫的局面,才会顺势倒向他,而不再顾惜回头,也有些愤而抗争的意味在内。

而且,她的愤懑积攒得那么久,已渐成怨毒,只想破罐破摔,以至武大寻上门来时,她竟脱口而出,暗示西门庆对武大下毒手。其实,潘金莲若不是恪守妇道,她早就对武大作出冲动之举了吧?享受身体快感的潘金莲,精神无疑也放松了,可以平和地说出心中的想法,而无需紧绷着所谓的道德底线。同时,她也是以放荡的表层来阻止来自外界对她更深的伤害。因为先自伤而伤人,以至于最终将武大杀害,让她不能干干净净的退场,这也是我悲悯潘金莲的所在。

正如三毛所说,让我去爱,即使爱把我毁了!我宁可拥抱一个血肉模糊的人生,也不要一个形同虚设的空杯。

毛锦鹏有一部影片,名为《愈快乐愈堕落》,可以以此片名来形容我看潘金莲堕落时的精神感受,感觉那是弥漫着一种潮乎乎的黑色抒情,有一种自虐般的艳丽妖娆,出色透顶。

其实,她曾挣扎过,一味的想挣脱,像是一个正处在变态期的蛹,挣扎着希望完成一次蜕变,然后变成美丽的蝴蝶。只可惜她身不逢时。也许,有着合适的时间、空间、温度与湿度,潘会变成一只美丽动人的蝴蝶。

爱耶?恨耶?化作蝴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