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风烟举自接到冰精的警告之后,带着一众师兄弟和同门后辈很快便离开了湖心岛,慢慢腾腾到了乱风坳外一带停了下来,静观事态的发展。他并不知道究竟是何原因,使得冰精一反常态,将洗剑湖方圆上千里的地方,全部封锁起来,只是敏锐地觉察到,接下来一定会有大事发生。无论是为了天翔飞剑,还是为了天翔阁乃至御风族,他都需要设法将其打探清楚。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接二连三。就在紫袖进入湖底之时,四个身着白衣的神秘人突然出现,而且一上来就大开杀戒。这四人修为简直高得出奇,短短半炷香的功夫,已有十几名同伴丧命,出手的仅仅才一人而已,而且还是一个女子!

堂堂天翔阁的修真者,世所公认的一流刺客,却被人欺到眼前都没有丝毫察觉,直到对方暴起伤人才悚然而觉,这需要何等的修为?天翔阁一向以身法飘忽不定,剑法诡谲难以捉摸著称于世,可是在对方面前却不堪一击。从刚才的出手来看,那女子施展的法术,根本就不曾在厚土界出现过,这些人倒底是什么来历?就算是天翔阁宗主沙漫天亲至,也绝对不是那女子的对手,当世有这等修为的,能有几人?

这四人三男一女,个个身材修长相貌古朴,头上均戴着一个翠绿的高冠,胸前是一团柔和的白光,白光内究竟是何物则无从知晓。最令人称奇的是,他们每人的肩头上,左右两边各有一只通体雪白的小鸟盘旋,始终在身前一尺之内。这等相貌,这等装束,再加上四人散发出的那种如山气势,在厚土界可谓是闻所未闻。这都是些什么人?

“你们倒底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风烟举脸色发白,握着琅桓骨剑的手指青筋尽显,咳出一口鲜血,一字一顿地问道。敌人突然出手,风烟举全力反击,却被眼前那个神情高贵的女子一掌逼退,并且还被震伤了灵胎。所幸那女子杀了十几人之后便即停手,众人才惊魂未定地聚在风烟举身侧,满是惊恐地看着四人。

“这些下界生灵太过愚笨,实在不经打,有什么话你们问吧。”那女子对风烟举等人根本不放在眼里,和同伴说了这句话后,径自走到一侧的冰崖边,俯看茫茫冰原。

其他三人点了点头,其中一人指着风烟举沉声问道:“几天前,你是不是被一个女子教训了一顿?”

那人说得很不客气,此话一出,风烟举心中大怒,隐约中觉得身后同门的目光聚集到后背,有说不出的难堪。当日被人逼问的事情,事后当然不会对任何人说起,今日被那人当众揭开,令他大感颜面无光。风烟举本就是心高气傲、刚愎自用的性子,双眉一抬便要反驳,刚一张嘴一股强大的气势直逼过来,将他的傲气顿时击的粉碎。同时,他惊恐地发现,这股气势和前几日那女子的气息一模一样,惊骇之下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只连连点头。

“她现在在哪里?”那人身形一晃,突然欺到身前,一把捏住风烟举的脖子,杀意大起,目光更加犀利。“噗通”数声,在那人强大的气势威逼下,除了少数几人还能勉强站稳,其余的人已被压得站立不住,纷纷坐倒在地,更别说出手相救了。

“我不知道,不过她极有可能去了沐芳谷。”这一下十分突然,风烟举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只挣扎了几下,对方灵力吞吐,登时动弹不得。

那人一听微微点头,知道总算是有了确切的消息,手上稍微松了一松,当即追问道:“沐芳谷在哪里?”

“此去两千里!”风烟举勉力朝西南一指,然后忍不住又咳出一口鲜血。

那人一笑,将风烟举往地上随意一摔,而后朝其余三人说道:“走吧!”话音刚落,四人化作四道白光,登时走得无影无踪。

风烟举缓过劲,强压住惊骇回头看了看同伴,人人均露出一幅劫后余生的表情,不禁对这四人的来历暗自揣测。联想到前几日那白衣女子也是追问苦行者的下落,当即省悟过来,莫非是苦行者惹上了极厉害的对头?难怪冰精会如此反常。为今之计,还是尽快离开的好。风烟举朝西南望去,心头一阵狂跳,对同伴大声说道:“收拾一下,我们立刻返回蜃楼!”

那四人速度奇快无比,只用了不到一天时间,就奔出两千余里。不过这一路狂奔下来,饶是他们修为深厚,也感觉到几分疲乏。

“龙姨,我们歇息一下吧!”在洗剑湖最南端的一座冰瀑前,先前问话那人小心翼翼地向那女子说道。

“嗯!”那被唤作龙姨的女子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说道:“也罢,先歇一歇,等会就去那个什么沐芳谷。”

“龙姨,都怪我们不好,不该贪图下界的景物,”那人一脸的后悔,沉声道:“不过你别担心,以公主的修为,下界的凡夫俗子根本不是对手,一定不会有事的!”

“你们莫要大意,不要忘了,仙界里那些高人,大都是从下界修炼成仙的。”

“是,我们记下了!”那三人同时躬身答应了一句,然后各自布下一个结界,默念法咒祭出灵胎,回复有些枯竭的灵力。

那女子走到冰瀑前,看着远处起伏不定的冰川,暗暗默念:“阿袖,无论如何我都会保你平平安安,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这四人均是鸾龙所变,正是紫袖的族人。为首的这个女子唤作龙琴,曾是紫袖母亲身边的贴身侍女,虽名为主仆却情同姐妹,所以紫袖一回到霜月海,她便忙前忙后呵护备至。上次私下到厚土界查探,并在天机山脉对高庸涵出手的,就是她。这一次到厚土界,她本该陪侍在紫袖左右贴身保护,但是紫袖出于诸多考虑,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无奈,在族中长老的调配下,龙琴带着三名鸾龙侍卫,远远地跟在紫袖身后,相机而动。

在族中长老看来,以龙琴数千年近乎仙人的修为,再辅以三名鸾龙侍卫,即便是遇到仙界或者魔界中人,也不逞多让。以这四人的实力,用来保护紫袖是绰绰有余,更何况紫袖身具鸾龙大帝的血脉,潜力无限,五人联手尽可以横行无忌。由于当日紫袖的态度十分坚决,所以龙琴等人始终不敢靠的太近,以免被发觉后平添一些不快,所以只是在身后三、四百里处徘徊,果然瞒过了紫袖的耳目。就是这一点点分别,却使得后来的事情益发复杂,也益发的惨烈。

这三名鸾龙侍卫,虽然是族中年青一代的佼佼,但却是第一次离开霜月海,对于厚土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当日跟随紫袖的气息到了九重门,三人以为紫袖在厚土界罕有敌手,于是恳请再三,想要游览一番。龙琴一时心软,准许三人去了一趟蜃楼,而后更是游历了阴魂盘踞的曲堰谷,这么一来自然耽误了几天时间。

等到四人循着淡淡的龙息,到了冰沐原之后,在洗剑湖一带突然失去紫袖的消息,龙琴当时就急了。以他们四人的修为,很快就发现了风烟举等人的行踪,更是在风烟举身上察觉到龙罡的痕迹。龙罡只有在鸾龙发威时才会显露,这足以表明,风烟举曾和紫袖交过手。情急之下,龙琴一上来就大开杀戒,等到杀了十几人怒气渐消,才发现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是紫袖的对手。还好,从风烟举口中得出了紫袖的下落,接下来就要看一看沐芳谷中,究竟有什么高手或者禁制,居然可以将紫袖的龙息遮掩的干干净净。

由于冰冰带着大队人马追烈九烽尚未返回,因此得以保住了性命,至于冰隙附近留下的几十个冰精,甫一露面就被鸾龙侍卫杀得七零八落。很快地,龙琴等人到了沐芳谷外,只一眼便看出了端倪。“装神弄鬼,十三郎,你去把那两个冰雕给我砸了!”

“是,龙姨!”其中一名鸾龙侍卫嘿嘿一笑,整个人突然变得如同一柄利剑一般冲天而起,而后一声龙吟,只见两团淡青色的烟雾当头拍了下去。

就在十三郎跃起的同时,那尊玄元道尊的冰雕仰天大吼,周身的玄冰随即碎裂,而后化作漫天的冰箭激射而出。玄冰剥离之后,一个身高十余丈的巨人,挥舞着两根巨大的冰槌急速旋转,冰槌舞动之际,一股如山的雄厚战意伴随着阵阵虎啸弥漫开来。另一尊纳兰的冰雕突然扭曲变形,瞬间化作一株苍天巨树,无数玄冰凝结而成的枝蔓舒展开来,将那巨人围绕在中间。两个冰雕的变化如此之剧烈,却展现出一刚一柔两种截然相反的结果,配合的天衣无缝,令众人皆是一惊。

“虎啸长河,灵风饮露!”龙琴等人虽不认识两座冰雕施展的法术,但是风如斗却十分清楚,眼前这两座冰雕根本就是两个成名已久的修真者。一个是源石族人,名叫铁虎,一个是栖绵族人,名叫花灵风;他们的成名绝技便唤作:虎啸长河,灵风饮露!“想不到他们销声匿迹数百年,居然就躲在沐芳谷,成了苦行者!”

风如斗虽大感震惊,十三郎却毫不在意,双掌一合,两团烟雾合在一起变作了碧绿色,朝那株玄冰巨树砸了下来。就见巨树猛然一震,树干仿佛不堪重负一般扭曲变形,摇摇欲坠。一声闷哼,四周的藤蔓猛然间倒卷过来,夹杂着无数玄冰附着在树干之上,树干总算止住了颓势。不过自树尖而下,数条碧绿的细线急速朝下延伸,玄冰巨树发出了阵阵令人牙碎的断裂之声。一阵虎啸,一座方圆二十余丈的大冰块猛地飞到半空,朝十三郎激射而去。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现眼!”十三郎一声冷笑,以手做剑凌空一斩,一道白光划过将冰块一分为二。冰块裂开之后,接连十几个冰块再度袭来,十三郎很轻松地将冰块一一击落。只是他大意之下,不曾注意到碎裂的冰块并没有散开,而是悬浮在空中组成了符篆的模样。

“你给我下去罢!”最后一块玄冰被劈开之后,随着一声暴喝,一个巨大的身影凭空出现,踩着散落的冰块如履平地,手中一对冰槌兜头砸向十三郎。冰槌去势极快,而且将敌人的所有去路全部封死,对方除了硬接之外根本不可能躲避。自铁虎自创虎啸长河以来,还从未有人能躲得过他的连环击杀。

大河滚滚而下,泥沙岂能挡得住?不过铁虎、花灵风,甚至是风如斗都没有想到,十三郎不是泥沙,而是一座大山,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

再大的河流,再汹涌的水势,在大山面前也只有绕道而行。可是铁虎的攻势一旦发出便无法回头,就如同巨浪卷去,要么撞碎在岩石上,要么冲毁一切,所以在铁虎出手的时候结局就已注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