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隆]舍命拼为[四野]撰史,出新著《枪杆子:1949》

[张正隆]舍命拼为[四野]撰史,出新著《枪杆子:1949》

张正隆何许人也?

1989年他出版了以四野为描写对象的长篇报告文学《雪白血红》,因客观、真实地反映战争的残忍、血腥而遭禁。但他冒天下之大不韪写史的勇气,呕心沥血、倾尽生命试图还原历史真相的努力得到了人们的极大认同。最终,《雪白血红》洛阳纸贵,一时竟飙升至600元一册!此后,张正隆便被民间称为“研究四野和林*彪的第一人”。有此名头,张正隆也自然责负于身,以血书之于竹帛。

此后的二十年间,张正隆在四野上倾注了几乎所有精力,《战将》、《鏖战锦州城》等等,几乎都是有关四野的。今年9月,他出版了《雪白血红》的姊妹篇——《枪杆子:1949》,描写辽沈战役后,四野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的传奇经历。张正隆说,他有两个孩子,一为《雪白血红》,一即为《枪杆子:1949》。因为《雪白血红》,诸人(例如一些官方的所谓专家)谈张正隆色变:“张正隆我知道,他的《雪白血红》根本就不真实,他的这本书肯定也不真实啊!”但张正隆在这20年中,从不追悔自己最初的选择。“历史中的新闻很多,你不深入进去就抓不到。而最重要的是宏观上的把握,即本质的真实。”

关于《枪杆子:1949》的写作,或者对四野的书写,张正隆在《枪杆子:1949》的后记中说:

[谁也不能走进历史,但你必须竭尽全力走近它。这本《枪杆子:1949》断断续续写了15年。我早已说过,我的作品是用脚写出来的。十几万字、几十万字的东西,每当快写完时,就觉得累得快要顶不住了。有时就想,去了谁都得去的那个地方,在墓碑上挂个“请勿打扰”。]

尽管如此努力,如此为一段历史倾尽心血,但仍有令人感觉悲哀的事情发生:

[2003年秋,某单位(“单位”两字显然不大准确)邀我写篇东西,写完寄上级有关部门、领导审读,书稿却不知给弄哪去了。这篇东西倒是不长,十几万字,那也字字皆辛苦呀?去找,找出一嘴泡,牙也疼。没辙了,却又大难不死。再送审,这回可是完全、彻底了——时至今日,也不知书稿哪去了。]

书写一段历史可以全人,亦可以毁人。当你倾尽全力或可以成功,给人们一段历史的真相,但同时你也可能因这段历史而遭人冷宫,被冷宫绝不会因为历史本身,只能源于试图磨灭历史的人。讽刺的是,当一些不愿被揭示和还原的东西被人为遮蔽时,那些需要灌输和洗脑的东西一样会成为遭人遗忘的东西!张正隆试图以一己之力还原历史,他已完成自己的使命!

在禁书《雪白血红》出版后的第三年,作协向张正隆伸出了橄榄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