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


9.

在县城正北处是几栋高大的厂房,这就是兴泰织布厂,占地400亩,在戊戌变法前一年,还只是小型的家庭作坊,作为地方乡绅的徐祖泰有先见之明,感觉世界在变,特别是外来的经济形式具有很大的诱惑力,拥有先进头脑的他决定不再固定于手工作坊,开始向外购买机器,开设工厂,雇佣工人,当时就有了一间厂房,形势也很喜人,徐祖泰在那年积累了大量的原始资本。

辛亥革命爆发后,对兴泰公司来说,不但没受到影响,反倒促进了工厂企业的迅速发展,兴泰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势头,也成就了兴泰在湖南工商业界的地位。

徐家大公子徐孝儒作为他的得力助手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徐祖泰真的不想在儿子新婚就叫他来上班,但除了他孝儒,无人能独撑大局了。二儿子孝仁虽然聪明好学,但因为不是大太太亲生,由大儿子带着经营公司,但也没多大建树;三儿子孝贤为二太太所生,虽然天资聪慧,有商业头脑,但贪玩,做事毛躁,总让人不放心;至于小儿子孝智在省工业学校毕业就一直在工厂当技工,经营之事却从不过问。

徐祖泰嘴里叼着大烟斗,心事沉沉的对身边的大管事说:“形势越来越糟啊!又有几家工厂关门了。”

“好不容易取得的革命果实,却转瞬之间失去,他们还靠出卖国家的主权和利益来取得帝国主义的支持,这无异于自杀啊!”

“省那边来消息,说形势更糟,我们也成了城池之鱼啊!”

“县城刘家绸缎庄今天宣布破产,关门倒闭了!柳家钱庄也岌岌可危了。”大管事徐则惋惜地说。

“你看,这些忘恩负义的工人还跟我造反了,说要增加工资,要不就罢工,就让他们去罢,看他们想不想活?”徐祖泰一边说一边拿起一叠文件 “啪”的一声气愤地扔到办公桌上。

“要不要我去叫大少爷过来商量商量?”徐则对他建议。

“恩,公司面临很多问题,都是刻不容缓啦!你叫他立刻来公司吧!”

徐则应声离开了,就留下徐祖泰心事沉沉的坐着抽闷烟,看着窗外黑压压的浓云遍布东南角,空气也越来越闷,有点透不过气来,感觉有场大雨了。不一会儿,一道巨大的闪电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划破阴暗的天空,隆隆的雷声紧接着从远处隐隐而来,徐祖泰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一阵猛烈的雷声后,外面下起了大雨,徐孝儒望着雨帘,心里顿然生出一丝焦躁。这段时间雨水特别多,外河水也涨得飞快,这几天都停航了,原料和成品都冻结在仓库里。如果再不想办法,工人就只得停工了。想到这里,他叫了一辆黄包车,一下子淹没在雨雾里。

一进父亲的办公室,一边问:“形势怎样?”一边脱下淋湿的外套。

“你自己过来看看!”徐祖泰用手指了指桌上的那叠文件。

“现在最主要的是看如何解决这次公司危机,至于那些穷工人,囔囔几下也掀不了多大的风浪。”徐孝儒看了看手头的文件郑重的说。

“日本人一步步占领中国的市场,外事机构越来越多,政府也干预不了半点,任由他们操纵。”

“我们现在就别指望什么政府了。”徐祖泰点了点头,如今也只能走险中求胜了。

“老则,您吩咐下去,叫工人们从明天起只上半天班,分上下午计算。”徐孝儒侧过脸对大管事徐则说。

“这----------”徐则有点犹豫。

“怎么啦?”

“大少爷,这不很妥吧?”徐则望了徐老爷一眼对徐孝儒说。

“恩,工人们现在都在反对工资太低了,这个时候不让他们上班,他们更不答应的。”徐祖泰认同大管事的看法。

“您放心好了,都是一些没主见的人,齐不了心的。”徐孝儒很有把握的说。

一场大雨后,把工厂外的白粉墙冲刷得干净了很多,辛苦一天的工人陆续从车间走出来,一张很大的红告示粘贴在白粉墙上,一下子,工人闹开了。

“这还叫人活吗?”

“原来那点工钱都无法养家糊口了,现在不是更少了?”

“我们不管上半天还是一天,我们要一天的工钱。”

“对,合同上不是说得好好的?”

“对他们还能讲什么法律?法律是他们订的!”

“不行,我们要争取自己的权利!”有人大声的喊着,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李泽年,他一说完,旁边很多人跟着附和了,金贵在旁边拉了拉他,示意他不要出头,可李泽年却没半点顾及,神情倒是越来越激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