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八 受困 八 受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


8.

李泽年领着星萍她娘俩,终于安全到达了县城,一进城,与城外真是两重天。城外难民成群,田园荒芜,杂草丛生;城内行人比肩接踵,往来穿梭,小摊叫卖吆喝声连连。

李泽年走到一杂货摊前问:“老人家,去将军府该怎么走?”

那摊主抬了抬眼皮,用浑浊的双眼打量着他们,说:“你们也是去将军家喝喜酒的吧?只是你们来晚了。”然后用手指了指,“咯,就是前头不远,门口有兵站岗的就是。”

“喜酒?!”星萍和她娘都同时问,难道他爹叫她们来就是有喜事?那是什么喜事呢?

“韩将军的大小姐出阁呀!”

“大小姐!”这回更是让她娘俩惊讶不已了。

李泽年更是搞不清状况了,于是对她们说:“去吧,回去不就知道了?”等他们离开,那个杂货摊主看着他们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这年头,只要沾一点亲也想去攀条出路啊,可怜的人啊!到哪还不一样?”

星萍娘俩急急的往将军府赶,终于在一个气势的高大门楼前停下来,两旁真的立着穿军装的小伙子,和去接她们的一个样。星萍娘心乱地走上前,对那两个小兵说:“麻烦你去通报一声,就说将军夫人和小姐来了!”

那两个站岗的一个小兵一听气势汹汹地说:“你们的玩笑也开得够大了吧?要不是今天将军家好事,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将军家就只有一个小姐,而且这个小姐昨天已到婆家去了,哈哈哈哈!”另一个满含讥讽地笑了起来。

“这不可能的,我要亲自去问那没良心的!”星萍娘气愤不已,作势要往里面闯。那两个小兵见状就取下肩上的步枪,齐唰唰的对着她,星萍他们都愕然了。

李泽年赶紧走上前去,拉开星萍娘,对她说:“他们是认皮不认人的,您这个样子换谁都不会相信的,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想想其它办法吧!”

“娘,我们走吧!”星萍怨愤的朝门口啐了一口。

离开将军府,金贵沉不住气了,对着她们吼起来:“是你们害得我们走这么远的路,现在都无路可走了!”星萍的心情比她们更糟,这时听金贵这么一责怪也不说半句话了。

“金贵,都这样了,再抱怨也是多余了,天无绝人之路的,还是多想想以后如何打算吧!”李泽年打断金贵的话,不忍地看了星萍一眼,一副楚楚可怜样。

“泽年,我们走吧,我们已仁至义尽了!”金贵无可奈何又忿忿地说。

李泽年没有走,对星萍娘说:“夫人你们怎么打算?”

“还能怎么打算?现在是进退两难啊!”

“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

“住?我们搜光身上所有的钱也只够在旅馆住一晚的!”金贵忍不住尖叫了。

“你少操心,我会想办法的!”

金贵无话可说了,于是他们先找了个廉价的客店住下来了。

一大清早,李泽年就出门了,大约午饭时分,就见他喜滋滋的回来,大声喊着:“金贵,金贵,有好消息了!”

金贵正在琢磨泽年去哪了,听见叫声,赶紧跑过去。

“还能有什么好消息?”金贵没好气的说。

“我在城东角找到了一所房子,虽然有点破,但租金很便宜的。”李泽年急急地说。

“再便宜我们也拿不出钱来啊!更何况我们可不能住着喝西北风吧?”

“都是穷家出身,我们有双手,还怕饿死不成?”

“你们还是先把我这玉镯子当了先应急吧!”星萍把镯子递过去,泽年不拿笑着说:“我找到了份工作,县城那个大型的纺织厂招工,我有织布这方面的经验,他们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真的?!”金贵终于笑开了。

“是的,我也替你报名了!”

“哈,我们终于有出路了!”金贵像孩子一样搂着泽年笑了,星萍娘俩看着他们也开心的笑了。

在以后的日子,星萍娘俩就在这安顿下来,李泽年和金贵就住进了工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