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所长开煤矿被免职 为摆平案件花费上千万

孝义市东风煤矿原是一家全民所有制煤矿,1998年由孝义市二轻总公司投资设立。2005年8月,孝义市政府、孝义市企业改革改制领导组对该矿进行改制。根据相关改制文件要求和决定,东风煤矿改制成由李华文等人持股的民营股份制企业,但未进行产权置换登记审批和采矿变更登记。


2006年3月13日,李华文等人与孝义本地人成够生签订转让合同,将全部股权以2800万元转让给成够生。2006年4月28日,孝义市企业改革改制领导组下发《关于孝义市东风煤矿变更法人代表的批复》称,“经研究同意法人代表由李华文变更为成够生”。


按照转让合同,成够生须在合同签订之日支付1400万元,余下的1400万元,一部分以清偿东风煤矿债务方式给付,另一部分则要在十日内一次付清。


成够生开始筹款。2006年3月中旬,他以孝义市亨利建筑公司(成够生哥哥成贵生的公司)的名义向霍耀山等5人借款1000多万元,其中向霍耀山借款550万元。


霍耀山,孝义市公安局中阳楼派出所所长。按照成贵生的叙述,由于自己的公司在中阳楼派出所辖区,霍耀山和自己相识多年。霍耀山得到消息后主动要求入股,但办理手续时打的是借款条。


让成贵生没想到的是,霍耀山的入股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相反,还一步步把他的煤矿据为己有。


成贵生说,鉴于借款原因,霍耀山等5人被聘为煤矿董事会成员。根据转让合同并经各成员推举,成贵生为董事长(实际投资人),负责煤矿生产、经营、管理和财务支出的审批,霍耀山负责财务初审,成够生等两人负责煤矿日常的生产和安全,其他成员负责原煤销售等其他工作。


矛盾很快发生并日渐尖锐。成贵生说,霍耀山先是越权签批煤矿生产经营中的各项支出,继而采取不交财务不入账的方式将900多万元售煤款据为己有。


成贵生说,董事会规定,出产的煤每人都可以寻找买主,谁的报价高卖给谁,这样每个股东都会受益。当时有人找我,每吨煤150元,对方上税。霍耀山提出他可以卖每吨155元,但是自己上税,实际只能收入120多元,煤矿的利益受到损害。


矛盾终于在6月底的股东会议上爆发。东风煤矿核定的开采能力是每年9万吨,孝义市地税局只能开9万吨的税票,然而,东风煤矿不到3个月就出煤9万吨,将来税票怎么开?


成贵生说,我提出税票问题后,霍耀山说他可以开假票,我当时就和他吵起来了,我弟弟是法人代表,将来出了事得我弟弟顶着,我不能干!


会议不欢而散。然而,霍耀山逐步成为了东风煤矿的真正主人,掌握着成够生的个人印鉴和银行账户,成贵生兄弟则被一步步排挤出东风煤矿。


在多次协商不成的情况下,从2006年7月开始,成贵生兄弟退出了东风煤矿。成贵生对记者说,当时退出主要考虑安全生产和税务两个问题,弟弟是煤矿的合法所有人,出了问题就要承担责任。反正煤矿已经被霍耀山实际控制,只能被迫退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