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处陋室,友忽至。礼毕。友问曰:何谓“通读”者乎?骤闻之,惑!思良久,答曰:


吾以为“通读”者,须先拂扫静室,使之窗明几净不可有污;后以香熏之。毕。待侧室沐罢,方可入也……拜启先贤之卷敬置案中,端坐案前。或以檀木之器或以拇食二指轻捻卷页,勿使之染尘也。或高诵或默咏,勿求多但求解。读罢,正合卷页置椟中以待来。如此数般,卷之所载,由首及末了然于胸,卷谕之理,解之七八矣,方可谓“通读”也。


友闻之,默然。稍顷,再问曰:汝“通读”否?吾笑曰:


性闲散。但得暇,信手览之。直欲广博多未解之,故未尝“通读”也。


友晒之。去。

本文内容于 2008-10-6 10:41:55 被8334747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