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主任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


周一早晨,刚刚上班,郑天龙突然接到周子敬的电话,点名要求他带领销售部长丁大庆和相关财务人员马上去国资委开会。这个周子敬,在电话里丝毫也听不出有什么异样,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依然例行公事一般发号施令。

上周末,郑天龙指意郑天虎派几个兄弟“关照”一下这个不识抬举的外来户,意在挫一挫对方的锐气。本想,这周上班后,要侧方面观察一下“关照”后的效果,没想到这个家伙会主动招呼自己,而且感觉不到有什么变化。难道是“关照”的火候不够么?

国资委主任亲自召唤开会?还要带上负责产品营销的主管和财务人员?莫非要调查自己转移销售渠道的内情?看起来,这个周子敬毫无收敛的迹象,难道真的是无所畏惧么?

郑天龙心情忐忑地带领一干人员来到国资委,万有金主动迎候。

郑天龙小声问:“老万,开什么会?”

万有金摇动硕大的脑袋:“具体内容不知道,周主任交待,要大家等候市委领导。”

市委领导?

郑天龙惊愣愣地有些茫然。

会议室里,毕然和齐伟已经在座,两个人互不相干地都在闷头抽烟。郑天龙一行人进来后,大家互相淡淡打个招呼,只有毕然对郑天龙表示出一种单独的亲热。

万有金给大家一一送上茶水,众人面面相视耐心等待。

过了些许时候,楼下传来汽车驶入的声音,万有金慌忙起身奔到窗前观望。

楼下,周子敬迎来岳书记和孙秘书,后面还有两位身穿制服的法官和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孙秘书相互介绍,周子敬同客人一一握手,然后鱼贯步入楼门。

万有金回身,一脸惊色:“是市委岳书记!”

众人大惊,都露出惶然不知所措的神情。

万主任快步开门迎接,周子敬引领着岳书记一行人走进会议室,室内的众人纷纷站立起来。

周子敬带头拍手,众人慌忙随之鼓掌相迎。

“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岳书记面向众人笑着摆摆手,诙谐地嗔怪:“你们这个周主任呵,他是故意出我的洋相,这种拍手迎接的场面感觉不自在嘛。”

室内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众人笑着纷纷落座。

万有金殷勤地给客人送上茶水。

“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周子敬指着二位法官,“这二位是省高法的同志。”

二位法官起身向众人致意。

周子敬又指着身着西装的先生:“这位是律师同志。”

律师也起身致意。

“今天召集大家开这个会,是岳书记的指示。”周子敬停顿了片刻,继而加重语气,“这说明,岳书记对这个会议的内容非常重视。”

众人神情肃然,洗耳恭听。

郑天龙刻意地观察周子敬的表现,似乎看不出经历过凶险的痕迹,依然是那么神闲气定。同时,他自己却是惴惴不安,省高法的人员和律师的出现,显然还不会是调查什么产品营销,很有可能是针对贺铮的案情。岳书记亲自大驾光临,表明异乎寻常的重视。想不到事态的发展如此之快,完全是紧锣密鼓,步步逼近。

“在此之前,我已经向相关同志打过招呼。”周子敬环视众人,“今天这个会,就是要求大家协助省高法的同志和律师同志复查贺铮同志的案子。”

众人闻之震动,都有一种紧张不安的情绪,只有齐伟神色坦然。

“有关具体要求,请岳书记指示。”周子敬结束了开场白。

岳书记不紧不慢地点燃一支烟:“大家都知道,十年前,我们的中纺集团出了一个销售回扣的案子,贺铮同志为此吃了官司。十年了,贺铮同志始终不服此案的判决,一直坚持上诉,我在省城工作的时候就曾批转过贺铮同志的上诉材料。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居然无人过问。”

岳书记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前不久,省高法接受了贺铮同志的上诉。同时,贺铮同志也为自己聘请了律师。今天,省高法的同志和律师同志来到我们中州,就是要向相关人员和知情者核查此案的真相。”

岳书记的目光从在座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在座各位都是此案的参与者,是知情人,有的同志本身就涉及此案。所以把大家请来,同省高法的同志和律师同志直接见面,以便于核查工作顺力展开。可以告诉大家,市委对此案的核查工作高度重视,委派孙秘书代表我负责全面协调,具体事宜由子敬同志安排。”

孙秘书和周子敬郑重点头。

岳书记捻灭了手中的香烟,面色严肃:“我知道,在座的同志绝大多数都是党员,我以中州市委书记的名义要求你们,要用你们的党性做出保证,必须实事求是地反映情况,真实作证,积极负责地配合省高法的同志和律师同志核查案情!”

“岳书记,请您放心。”齐伟郑重表态,“我们一定凭党性和良心,真实反映情况,严肃出证。”

岳书记满意地点点头。

“岳书记的指示非常明确,请大家必须遵照执行。”周子敬接过话题:“具体的安排是,国资委配合复查工作由老万负责,中纺集团就由老郑和老齐共同负责。记住,在此案的复查过程中,一定要在工作上提供便利,在生活上也要给予关照,如有怠慢,我直接过问。”

齐伟率先点头,万有金随后表示接受,郑天龙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毕然显得有些不安,丁大庆更是诚惶诚恐……

周子敬侧身询问岳书记,岳书记摇摇头。

周子敬又征询法官和律师,法官和律师也都摆摆手。

“那好,会议到此结束。”周子敬严肃宣布,“从现在开始进入此案的复查工作,具体复查程序听从法官和律师的要求,我和岳书记回避。”

言罢,周子敬同岳书记相继站起身,双双走出会议室。

岳书记去了一趟卫生间,然后走进周子敬的办公室。

“哈哈,你这个家伙,办公室满气派呀。”岳书记语气充满揶揄。

“这是人家提前给我准备好的,弃之不用岂不可惜。”周子敬坦然回答。

岳书记坐在沙发上:“中纺的情况怎么样?”

“我已经同郑天龙开始正式接触。”周子敬坐在岳书记对面,“不过,阻力很大。”

“你安排的那个齐伟同志上任了么?”岳书记又问。

周子敬如实汇报:“已经正式宣布了,准备马上进入中纺,开始清产核资。”

“这一步仅仅是开始,不要希望太大。”岳书记叮嘱,“人家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我明白。”周子敬点头,“我这一步也是投石问路,要想真正打开中纺的局面,还要等待贺铮同志重新出山。”

岳书记胸有成竹:“已经进入了程序,很快就会有结果。”

“老领导,有个重要情况得向你这位市委书记汇报。”周子敬神色严肃。

岳书记表示关注。

周子敬把自己遭遇抢劫的经过原原本本叙述一遍,并且表明了自己的判断。说起来,当时还算幸运,周子敬很快在草丛中找了车钥匙,不然的话,真是要惨遭挨冻受饿之苦了。

岳书记神情十分凝重,看得出内心交织着愤怒和震惊,也仿佛陷入了更深切的思虑……许久,才缓缓地问:“你报案了么?”

周子敬摇摇头:“我想,向你汇报之后再决定是否报案。”

“不要报案。”岳书记心机深沉,“我们就是要不动声色,让那些人摸不着头脑。我们愈是沉稳,对手就会愈慌乱,就会暴露出更多的破绽。”

周子敬表示同意:“我也是这样考虑的。”

岳书记面色严峻:“子敬呵,我们面临的是一场严酷的斗争,很有可能会流血呵!”

周子敬笑对凶险:“老领导,咱们可说好了,如果我在这场斗争中英勇牺牲,你可要追认我烈士哟。”

“开不得玩笑。”岳书记心意忧切,“随着事态的推进,我们面临的反弹就会愈大,要防备那些人狗急跳墙。你和贺铮同志都要提高警惕,尽量避免单独外出。”

随后,岳书记讲述了贺铮的企业遭受报复和省公安厅侦察员被劫持的事件。

“这些人也太猖狂了!”周子敬怒不可遏。

“他们愈是猖狂,我们愈要沉住气。”岳书记开导,“公安局无故扣罚贺铮的车辆,事后我没有追究;省公安厅对侦察员被劫持也没有太多责难;只是又秘密派人潜入了中州;你的这个事情依然要冷处理,以不变应万变。但是,人身安全要重视,不可掉以轻心。”

周子敬认同地点点头。

“我也向你通报个情况。”岳书记转开话题,“我们中州市内的几大银行和市委组织部、宣传部等主要领导近期内将进行轮换,新领导马上来中州上任。这一下,我们的招待所可要热闹喽。”

“太好了。”周子敬喜形于色,“有省委的支持,我们就更有信心了。”

“这也是经过讨价还价的。”岳书记实情相告,“你知道的,前次严省长紧急召唤韩市长,就是磋商此事。结果,调换干部的名单就打了折扣,一些重要部门的领导暂时还动不得。”

周子敬忿然:“严省长政治上糊涂。”

“不可乱讲。”岳书记制止,“这样的结果已然是大有进展了,任何事情都是要循序渐进,不可能一步到位。”

周子敬无奈地表示理解。

“我再向你透个信息。”岳书记又转开话题,“你要有思想准备,组织上有意安排你担任更重要的工作。”

周子敬颇感意外:“我目前的工作刚刚小有进展,脱不开身呐。”

“不是要你脱身,是要你挑更重的担子。”岳书记解释,“我们来中州,要在进行政治建设的同时,还要紧紧抓住经济建设,这也是我们党在新时期的中心工作。你已经有所了解,中州市过去多年的所谓经济增长,不过是浮夸的泡沫现象,而且严重地破坏了持续发展的基础。什么是中州经济持续发展的基础?就是我们的工业企业嘛。这方面你是专家,要准备挑起全市工业经济发展的重担。”

“我目前的岗位就是担负这样的责任呵。”周子敬似乎有些不解。

“份量不同嘛,要准备站在更高的位置,以宏观的力度促进工业经济的发展。”岳书记进一步说明,“你应该知道,以你现在的行政职务担任市委常委是有悖常理的,之所以这样安排,就是为你跻身更重要的行政岗位埋下伏笔,毕竟从省委苏书记和我本人在党内还是说话算数的,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呵。”

周子敬明白了,严肃表态:“老领导放心,我不会辜负组织上的信任。”

“很好。”岳书记满意地点点头,“之所以提前给你透信息,就是要你从现在开始从思想上转变自身角色,要以宏观的角度思考全市工业经济的发展,在企业改制的过程中着眼于长远,立足于持续,打下坚实的基础。份量不轻呵,我的同志!”

“我会努力的。”周子敬充满自信。

“你还要思考一个问题。”岳书记提出新要求,“国资委的岗位很重要,要考虑继任人选。”

周子敬稍作思索:“我看贺铮同志很合适,还有齐伟同志也有资格。”

岳书记摇摇头:“贺铮同志平反后,可以在你这里兼个副职,为的是更有力地打开中纺的局面。从整体情况看,贺铮同志留在中纺更能发挥作用,其码短时间内离不开。至于那个齐伟同志,还要进一步考察。好在还有时间,不用操之过急。”

周子敬点头同意。

岳书记忽然感慨:“说起来也是悲哀呀,在眼前晃动的这个长那个长多得数都数不清,可要选一个既信得过又能够独挡一面的干部却是难乎其难呐。”

周子敬颇有同感:“老百姓说的好,吃饭时人多,干活时人少。”

“所以,干部队伍建设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当务之急。”岳书记思虑深远,“你刚才讲的贺铮和齐伟,也包括你和我,都是五十开外的年龄,充其量不过是过渡性人物。干部队伍建设要从年轻人中培养,我们的目光不要局限于眼前的一亩三分地,要从全省乃至全国范围内招贤纳士,同时要逐步建立健康的人才竞争机制。另外,还要招聘应届的大学生、研究生和博士生,把他们放在基层去锻炼培养,等若干年后,我们退休的时候,这些孩子们就可以接班了。”

周子敬充满崇敬:“老领导深谋远虑呵。”

“这也是我们的责任。”岳书记语气坚定,“我们不仅要为中州人民开创一片纯净的天空,还要为中州人民建立一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干部队伍。”

周子敬深以为然地点头称道。

“好了,你我各司其职吧,我告辞。”岳书记站起身。

周子敬看看手表:“吃过饭再走吧,我们机关配发盒饭,每人十元标准,二菜一汤哩。”

岳书记笑了:“你这个子敬同志,愈发变得小气了,请我这个市委书记就吃盒饭?”

周子敬反唇相讥:“小气也是跟你学的,二菜一汤,够大方了。”

“你这个家伙,倒打一耙。”岳书记笑着说,“我还有事情,给你省下十元钱吧。”

周子敬送岳书记下楼。临上车时,岳书记严肃叮嘱:

“子敬同志,今天的谈话仅局限我们两个人,你可不要犯自由主义哟。”

周子敬笑着嗔怨:“你这个老领导,连我也不信任么?”

岳书记依然强调:“信任归信任,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两个人挥手告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