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主任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


下午,开完全体会,已经是快下班的时候了。周子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从桌案上选取了几份文件,又从柜里拎出二瓶“中州老烧”,然后关闭了电脑,切断电源,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出房门。

今天是周末,周子敬终于可以给自己放上二天假,同家人团聚了。

自从那个傍晚,周子敬被岳书记派去的孙秘书接到中州,已经近一个月没有回家了。老婆打来几次电话,一次比一次口气强硬,再不回去恐怕就要后院起火了。今天中午,在百家饭大排档吃沙锅的时候,周子敬抓机会给老婆拨了个电话,告之今晚肯定回家。老婆在电话里表现出格外的欣喜和亲热,说包好饺子等着老公到家后一起吃。在回机关的路上,周子敬特意买了二瓶“中州老烧”,满心期待晚上同家人团聚,一只饺子一口酒,悠哉乐哉。

周子敬驾着不入流的老爷车驶出机关大门,先回到招待所取了一大包需要洗换的衣服,又同林所长打了个招呼,然后才驱车离开中州市,驶上通往省城的高速公路。

气候渐渐回暖,路边随风摇曳的柳枝已经泛出淡淡的嫩绿,春天快来了。岁月流逝,四季更迭,对于周子敬来说早就没有了年轻时的那种激情涌动。但是,今年春天的临近却是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怀,仿佛心意殷殷,期待着生机复苏,期待着青山绿水,期待着鲜花盛开……

中州就像是一座被冰雪封杀的城市,如今已经是春风吹来,严寒悄然消退,坚冰开始松动,大地之下似乎听到了小草的歌唱。尽管春寒依然料峭,但是生命的力量一定能够破开冻土,中州的人民一定能够迎来花红柳绿的满城春色!

周子敬按动车窗,开启一道缝隙,猛烈的寒风响着呼哨吹进车内,有一种凉意透彻的快感,也能嗅出春意涌动的气息,令人精神为之一振。这辆不入流的老爷车虽然外观已然陈旧,档次也属普通,但是性能依然强劲,在平滑旷寂的高速公路上一骑绝尘……

周子敬双手把扶方向盘,全神贯注目视前方——突然,远远发现路边的停车弯道处有一个衣着艳丽的女人在急切地冲自己挥手召唤,身后还停放着一辆红色轿车。周子敬慌忙收住油门,刹车减速,缓缓地停靠过去。显然,这个年轻的女人可能是车辆发生了故障或是遇到了别的什么麻烦,需要救助。

周子敬推门下车,那个年轻女人带着浑身香气奔过来:

“先生,我的车子坏了,帮帮忙吧。”

周子敬对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有一种本能的反感,不禁皱皱眉头:“怎么坏了?”

“我也不知道呀,就是突然熄火了。”那女人一脸无助,“您给看看吧。”

周子敬感到为难,自己也不会修车呀,可是事到临头又难以推脱,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周子敬走近红色轿车,拉开车门,坐进了司机的位置,刚要扳动钥匙开关,蓦地,一条粗壮有力的胳膊从身后紧紧地勒住周子敬的脖子,一把明晃晃的尖刀顶住了周子敬的喉头,一个凶狠的东北口音同时暴喝:

“别动,敢动要你的命!”

周子敬猝不及防,瞬间惊出一身冷汗,暗叫不好,自己上当了。那个女人是个诱饵,这是精心设计的一场打劫。

周子敬极力强迫自己镇定,故作轻松说:“朋友,有话好说,要钱?要车?我奉送。”

“算你识相。”那人缓和了口气,同时也放松了手臂的力道。

另有一人从后门下车,转到周子敬的身边,同样举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厉声喝令:“下车!”

周子敬非常乖顺,慢慢地钻出车来。

那个女人一脸的得意:“老哥们,活该你倒霉。”

最初控制周子敬的那个人也钻出车,一把推开女人:“躲一边去,没你的事。”

“过河拆轿,哼!”那女人负气地钻进车里。

两个歹徒都穿着黑风衣,戴着黑墨镜,其中一人的脸上眼角处有一道月牙形的刀疤,十分醒目。

“走,去你的车里!”刀疤脸喝令。

周子敬的心情坏透了,本来是高高兴兴回家度周末,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能遇上如此倒霉的凶险。这两个家伙敢于当路抢劫,肯定是亡命之徒,切不可与之抗争,钱财无足轻重,况且身上只有区区数百元,为之身受伤害太不值得,暂且顺之为上策。只是感觉上实在秽气,真他妈的窝囊!

公路上不时有车辆高速驶过,谁又能想到就在这擦肩而过的地方正在发生着一起恶性的抢劫案件。话又说回来,既便有人发现,谁又会停下车来挺身相救呢?这年头,人们对此类事件避之唯恐不及,谁又能主动仗义勇为呢?

周子敬在两个歹徒的逼迫下钻进了自己这辆老爷车的后座上。

刀疤脸用刀威胁:“快,把手机和钱包交出来!”

周子敬顺从地掏出手机和钱夹。

另一个歹徒抢过手机和钱夹,把手机揣进自己的衣袋,然后翻出钱夹里面仅有的几张钱钞,大失所望:“妈了个巴子,你一个大主任,身上就有这么点钱?”

周子敬暗吃一惊,主任?歹徒怎么会知道自己是主任?看来,这不是普通的抢劫,而是专门针对自己设下的危局,背景可能更黑恶。

那个歹徒开始翻查周子敬的皮包,先拎出两瓶酒,不屑地“哼”了一声,按下车窗,顺手扔了出去。“砰、砰”车外响起两声酒瓶的爆碎,周子敬一阵心疼。

那个歹徒又翻出几份文件,睁大眼睛看了看,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燃,也顺手扔出窗外。风吹卷着燃烧的文件,瞬间变成灰烬,四处飞散。

那个歹徒最后拔下车钥匙,推门下车,挥扬手臂把车钥匙远远地抛向路边的枯草丛中。这家伙拍拍手,像是完成了任务,站在车旁等候刀疤脸。

刀疤脸持刀比划着:“姓周的,老子告诉你,中州不是你扬威逞能的地方,今后放规矩些,如果你不听劝告,妈了个巴子,老子随时能要你的命!”

刀疤脸说罢,退出车外,两个歹徒快速钻进红色轿车。一阵马达轰鸣,红色轿车疾驰而去……

周子敬机警地欠起身子,想看清对方的车牌号,结果大失所望,对方十分专业,车牌被遮盖了。

一切都明白了,这两个家伙是奉命而来,专程对自己进行惩戒和恐吓,完全有可能就是郑氏兄弟的指使,手机和钞票不过是顺手牵羊罢了。看来,中州的形势远比想象的更为险恶,自己的言行已经惹恼了权势贵族,不仅仅在官场上对自己明压暗抗,竟然还使出了黑社会的手段。说起来实在可悲,朗朗乾坤,法制天下,自己一个堂堂的国家干部却是要面对刀光剑影!

好在是一场虚惊,不幸中之万幸。

周子敬稍稍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推门下车,本想报警求救,可惜手机被抢走了。无奈,眼前只有一条出路,去枯草丛中去寻找车钥匙。

周子敬跳下公路,翻过拦网,大睁双眼遍地寻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