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虎事件,惩处周正龙只是一个省略号

一度闹得盈沸翻天的陕西假华南虎案,终于以始作俑者周正龙两年半徒刑的代价画上了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

之所以说它并不圆满,因为撒华南虎这个弥天大谎的是农民周正龙不假,但是,曾经试图圆这个谎的则有大大小小官员七八十来个,一个个,当初是多么地起劲、卖力,可是,这最后的鞭子抽下来,却都抽在了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周正龙身上。想想也是,一个炸药包再大,尽管它是一个危险品,尽管它威力无穷,但是只要没人点燃,它是不会无缘无故自动爆炸的,它得由导火线加以引燃,而这个周正龙正好起了这根导火线的作用。所以,从某个角度去思考问题,如此这般处理华南虎案,似乎并无不妥之处。

但是,我们这些也长了一个只是略显平庸的脑袋的小老百姓,总是有点不安分,喜欢钻牛角尖,于是,杞人忧天般的老是思考着一个问题,即导火线后面的那个炸药包。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这么说,即便周正龙的假华南虎照是整个案件的导火线,但是,如果没有这导火线后面那个巨大的炸药包,这假华南虎的案件有可能发生吗?能够引起如此轰动的效应吗?由此可见,假华南虎事件的发生,是导火线和炸药包一次非常自然的结合,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一拍即合!没有导火线固然不可能点燃炸药包,但是,没有炸药包就不可能有假华南虎事件。

由此,我们难道不应该拷问一下这个炸药包的由来吗?!很显然,这个炸药包是一直存在的,而且是由来已久的,只是缺少一根导火线,缺少一个适合爆炸的机会。所以,它一直在等待,等待导火线的到来,等待机会的出现。至于这个炸药包是些什么东西,肯定不外乎欲望:金钱的欲望、名利的欲望、地位的欲望;不外乎主观主义:凭着经验、凭着感情、凭着愿望、凭着意志;不外乎官僚主义:高高在上,滥用权力、脱离实际、思想僵化、墨守成规、不负责任、互相推诿、官气十足、欺上瞒下。所以,我们只要认真地想一想,就会认识到一点:即便没有这个周正龙的出现,以后出来一个张正龙、赵正龙之类的,类似假华南虎的事件还是会发生的,因为这个炸药包已然存在。因此,这个时候再回过头去看假华南虎案的盖棺定论,似乎显的有点轻率、有点滑稽、有点可笑,更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从周正龙的假老虎案件中,使我们深刻地认识到一点,在中国,看来即使违法或者犯罪,也还得说是当官的,因为他们总能得到方方面面的关照,和这样那样的保护,最后,当替罪羊的,只能是那些无倚无靠、无财无势的普通百姓。对于当官的,除非是出了惊天的贪腐大案,否则他们无论犯了多大的罪愆,也只是一个不伤筋、不动骨、无关痛痒的“问责”;而对于老百姓,因为他们无责可问,所以无论罪错的大小,一律必须问罪!

故而,我在此奉劝类似于我的小老百姓,得有点儿自知之明,今后办任何事情都必须先想明白了,不到万不得己,无论做什么事,千万不要和这个“官”字儿纠合在一起。因为,如果你办的是好事,纵使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哪怕你为此而弄得精疲力竭,到头来最多也就得个千儿万把的奖励了事,而那些个站在岸上袖着两只手看着你忙乎的官们,最后只须动动嘴皮子,他们却往往能够成为这件事的最大获利、得益者,他们不但能够捞取更多的金钱,还能博取名利和地位。而如果你办的事是具有风险的,或者根本就是弄虚作假的坏事,那么,最后承担风险的、或者弄虚作假的西洋镜被戳穿以后需要承担罪责的,则必定是你这个一文不名的老百姓,这所造成的捅破天的后果,或杀头、或坐牢,都得由你顶着,至于那些个官们,其上级至多也就是问一下他们的失察之责。

因此,我们不得不说,假华南虎案由周正龙作为典型代表接受法律的制裁,给整个案件画上的不是句号,而是一个颇具内涵和深意的省略号,我相信,只要这个周正龙不甘心,或者有哪位不谙事的冒出来,那么,说不定从这个省略号里面又会扯出一点什么东西来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