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六章 鱼龙混杂 054 理想人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第二天一大早,近岛便离开榔桥县城向太平县城返去,出了城,便快步向前,他不喜欢这榔桥县城城外的山,那山虽然都不高,但有几座却山势险峻,而且山连着山,把榔桥县城整个包在中间,而且凭着一名军人的直觉,他感到这山中透着隐隐的杀气。

正着急赶路,忽然,他的眼睛一亮,前方山路中出现一个人影。

前方山路上急急赶路的人,近岛平三却是认识,忙喊道,“谢桑,等等我,等等我的!”

听到近岛平三的喊话,前方人影身子一顿,回过头来,却正是羊皮坦村的维持会长谢云长谢老传,看到来人是近岛平三,神色间很是惊诧,但还是回头迎了上来,道,“太军,您老怎么一个人在这呢?部队呢?这个地方的,不太平的干活,太军的部队呢?”说着,还向近岛平三身后看着。

近岛平三哈哈一笑,道,“我的,没有带部队,我的,自己来榔桥县城侦察敌情的干活!”

谢老传却有些不信,露出怀疑的目光四处张望,在确实没有发现部队后,才伸手一跷大拇指,道,“太军自己来的?英雄大大的,英雄大大的!”

近岛平三听了恭维的话,自然欣喜,但也只是掩住笑容,摆了摆手道,“哪里,哪里,我日本皇军大大的英雄,大大的英雄!”

谢老传是铁了心将恭维话说到底的,听近岛如此说,便又跷了大拇指,道,“太军大大的英雄,大大的英雄!”

“噢,对了,谢桑,你的到这来,什么地干活?”近岛问道。

谢老传忙道,“俺的,羊皮坦村的日子穷,俺的,到榔桥地找生路,找生路!”

近岛平三一听谢老传来榔桥县城找生路,心头一亮,问道,“谢桑,你的真的找生路的干活?”

谢老传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俺的,上次太军到村子里,高兴大大的,俺的,倒霉大大的,太军走后,骂我汉奸的,房子被烧了的,大大的,土八路报复大大的,老婆跑了的大大的,没有办法大大的!”

近岛平三却是素知日军撤后,土八路的手段,感动地伸手拍了拍谢老传的肩膀,道,“没有关系的,谢桑,皇军的功臣,皇军是不会忘记的,你的,不要找活路的了,跟了皇军,房子的有!钞票的有!老婆、花姑娘的有!统统都有的!统统都有的!”

谢老传一听立刻喜上眉梢,忙一鞠躬,道,“俺的,可以跟着皇军的?房子的有?钞票的有?老婆、花姑娘的有?统统都有的?”

近岛平三刚才的话也是很冲动的一说,此时,脑子里转了一下,不由得想起先生的话,眼前的这个谢老传岂不正是合适人选,真是那个“什么什么无觅处,什么什么费功夫”啊,想到此,哈哈一笑,道,“不错,统统都有的,统统都有的,你的,我的侦缉队长的干活,愿意不愿意?”

谢老传的眼睛放出了亮光,连声道,“愿意!俺的愿意!”说着,忙着向近岛鞠躬。

近岛平三满意地笑笑道,“哈哈哈,你的,跟着我的,我们的,回去的干活!谢桑,开路大大的!”

“是!太军,开路大大的!”谢老传高兴地一鞠躬,转身在前引路,然而,近岛平三却没有发现谢老传转身间眼睛里流露出的一丝寒光,但那寒光亦是一闪而过。

谢老传点头哈腰地在前边引路,近岛平三在后趾高气扬,但他们都没有发现,就在刚才他们交谈的路边大树上,一个人影一动不动地蹲在树上。直到两人走得远远的看不见身影了,才如一只黑色的雄鹰般从一棵大树上飘向另一棵大树。


宋一牙早早地起来,就吩咐徐风备一份厚礼,原来,魏平登门造访,主要是他的娘家侄子在榔桥县城开了一家中药铺子,过来邀请宋一牙参加开业庆典。

宋一牙身着一袭长衫,戴了一顶黑帖呢的礼帽,坐了滑杆,万适之和徐风二人拿了厚厚的礼物,紧跟其后,这魏平的娘家侄子开铺子,礼物当然得厚重一些。

离很远便看到那中药铺子前聚了很多人,魏平在县城里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他的娘家侄子开店,自然巴结的人也很多,几个人又向前走,突然,宋一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周旋,惊诧之间,忙一闪身,躲在一处胡同拐角处。

徐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亦一闪身,挡在宋一牙身前,万适之急忙问道,“少帮主,怎么回事?”

“徐师兄,没有什么事,这个,这个魏平的良家侄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宋一牙问着拉过徐风到一边。

“少帮主,听说这魏科长的娘家侄子来自太平县城,在太平县城他爹开了个叫日福堂的中药铺子,对了,原来叫中福堂。”万适之答道。

“为什么改了名字了?”宋一牙已经知道刚才那眼熟之人是谁,便又问道。

“这个俺也不知道。”万适之并没有回答。

宋一牙沉思了片刻,道,“徐师兄,你替俺参加开业庆典吧,俺突然有些不舒服。”

徐风是个明白人,并不打听为什么宋一牙不出席,只是应道,“是!请少帮主注意身体!”说罢,从万适之手中接过礼物,又嘱咐了万适之照顾宋一牙,便向新开业的中药铺子走了过去。


经过这些天的准备,史大来的中药铺子终于开业了,名字选的还是日福堂,宋一牙因为远远地看见史大来,怕他认出自己来,便托病由徐风代表自己出席开业庆典,史大来其实也早就知道了城里的菜刀帮风头很劲,便央求姑父魏平一定要请那少帮主赴会,今日看了徐风递上的名贴,上面赫赫然的三个大字“宋一牙”,只觉得名字十分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哪里听过,便道了谢,称改日登门拜访。开业庆典过后,史大来认真想过,突然脑中一亮,想起了羊皮坦村的宋一牙,不禁心中一愣,暗自道,“能是一个人吗?”心中便存了疑惑,突然心生一计,便叫过一个亲信,附耳嘱咐了几句,那亲信便离开中药铺子直向县政府而去,史大来又想了想,便叫人备了礼品,准备第二天到菜刀帮分舵拜访。

宋一牙回到分舵后,也是心惊肉跳,暗想此事与李得胜、许二楞商量恐怕很难商量出个结果,这两个人脑筋比较直,这个事找谁商量呢,突然一个人影闪现在他的头脑中,便急急地道,“万师哥,叫顾师哥来!”

三个人坐在屋里,宋一牙简单把情况向二人做了说明。

顾卫平也感到情况不好,便问道,“连长,那小子是不是汉奸?他能不能认出你来?”

宋一牙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俺只和他见过一面,但是你们也知道,俺的名字太特殊,恐怕他能记住俺的名字。”

“要不,咱们今个儿夜里把他……”顾卫平化掌为刀,用力向下一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