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样的耳光我们还要承受多久?


2006年5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出访中国,双方首脑宣布“中德关系进入成熟阶段”,可是仅仅过了一年的时间,2007年9月这个德国老太太就在不打任何招的情况下,执意会见分裂中国的藏独头子达赖,直接向中国的核心利益挑战,结结实实给了中国政府一记耳光。


2007年11月还沉浸在对德国老太太愤怒之中的中国政府,迎来了法国总统萨科齐的访华,就在萨科齐从中国政府手中拿走“核能利用、购买空客飞机、传染病防控等20多个合作文件捎带一条披肩”之后,转过年来的2008年3月法国总统萨科齐公开表态,以所谓对中国镇压西藏人进行惩罚为由,要低制北京奥运会,特别是在访英期间更试图鼓动英法联合,并发起欧盟联合低制北京奥运会。同样又给了中国政府一记邪恶的耳光。


二〇〇八年九月第六十三届联合国大会上我国领导人刚刚善意地表示了中国“愿与美国加强协调配合,也希望各国团结一致,克服困难,共同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心愿、刚刚发自肺腑的向西方列强们表达了我们“近代屈辱的历史使中国人民懂得,一个国家丧失主权,人民就没有尊严和地位。中国坚决捍卫来之不易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决不允许任何外来干涉。”的立场,可还没过几天,美国政府就通知国会,同意了六项对台军售案,总金额为64.63亿美元, 公然插手中国内政,直接威胁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再一次给了我国政府重重的一记耳光。


我们是什么啊?是东郭先生吗?是仁慈的农夫吗?还是西方政客捞选票的机器?供其随意把玩的玩意儿?我们就是再不开窍的脑袋,现在是否也该醒醒了?我们就是再一往情深的热脸,是否也该从西方的冰冷屁股上挪开了?


我们怎么会瞪着眼睛就看不出来?在西方列强的眼中,用得着我们的时候,给我们两句好话、带几个高帽、忽悠两下,而其实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在他们的潜意识中,我们中国永远都是个属于社会主义的另类国家;永远与人家“根本就不是一条道上跑的车”;永远是“一群五十年不变的呆子和暴徒”;永远是需要致死地而后快的死对头。


看看今天的俄罗斯吧!中国就是真的有一天彻底的投降或颜色了,西方列强这些自认为是地球优等种族的帝国主宰们,照样不会放过我们这个和北极熊一样庞大的中国龙的。与东欧那些无足轻重的前社会主义小国不一样,西方列强对待中国和俄罗斯的策略,永远会是:肢解其领土、分裂其民族、搞垮其经济、沦为其仆从。而我们的出路也只有两条,一条是向另一个亚洲大国一样,成为一个世界人口一流的弱国,去重新过我们曾经熟悉的“病夫”日子;当然,生活可能会很富裕,国家却如一盘散沙,没人会拿我们当盘菜;另一条就是像现在的俄罗斯一样,“丢掉幻想,准备斗争”,而我们“准备斗争”的唯一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让那些所有敌视中国的反华势力,能够有一天真正主动放弃了与我们的斗争,起码是不敢随意羞辱我们,拿中国政府不识数。“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这支歌我们不是唱了几十年吗?


不管怎么说坚持“绥靖政策”都将会是死路一条!对待那些无耻的西方政客,我们就是整天向他们“掏心窝子”,甚至把心给他们拿出来看看,他们的大嘴巴子依然会毫不留情地煽了过来,这种堵心的日子,我们真的就不能再过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0-6 9:37:46 被吉鸿昌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