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花一个月工资检测三聚氰胺

近日,国家质检总局公布《可检测“三聚氰胺”的食品检测机构名录》,其中广州有两家机构。广州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个人可以自己携带奶粉或液态奶样品前来进行检测,收费600元。而位于北京的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十一”长假过后,他们就可接受个人的样品检测,不管采用何种检测法,均统一收取每个样品1000元的检测费。



在广州和北京,一个民工一个月的工资能有多少?600元?1000元?每个样品1000元的检测费,如果想检测好几个,岂不是得把几个月的收入都扔在检测费上?个人送检,如果产品检测出了三聚氰胺,消费者能向生产厂家要求“报销”检测费吗?



这一个个很现实的问题,追问出了公民维权成本、维权门槛之高。根据现行《消法》第49条“退一赔一” 的规定,你如果自己把一盒3元钱的牛奶拿到质检机构检验,检不出三聚氰胺,检测费你花得有点“冤枉”;而更窝心的是,即使检测出了三聚氰胺,你的维权成果也只是:退货,加上价值3元的“赔一”,而成百上千的检测费,却没人“买单”。这样的维权机制,最高兴的可能就是一些不法生产企业。



其实,这样的维权困境,在三鹿事件上就已暴露无遗。5月,有网民在天涯社区发帖,反映其13岁的女儿食用了三鹿奶粉后,出现了结石病症。该网民还向当地消费者协会投诉,但消协说,需要通过规定程序抽样送检,如果产品没有问题,上万元检测费就全部由他个人承担。他不愿承担如此之高的鉴定费用,就向三鹿厂方索要检验报告。但是厂家一直没有答复。他只能通过在网上发帖求助媒体。三鹿奶粉代理商获知消息后,给了他4箱奶粉作为补偿,收回了问题奶粉。



不少人认为,那位网友再前进一步,就能阻止灾难的发生,就能成为英雄。可是,高昂的检测费关上了公民维权之门。



在公民维权之风扑面而来的当下,尽管你的维权意识很强,尽管你对生产伪劣商品的企业嫉恶如仇,但谁都不能超脱于生活现实。因此我在琢磨,谁会花一个月的工资甚至是更多的钱去检测三聚氰胺?



该对落后的公民维权制度做彻底手术了。国家有关部门的抽检是重要的环节,公民对产品质量的质疑和较真,更是对企业的爱护和监督、对自身权益的张扬和重视。产品检测机构应放低门槛,产品检测应尽快回归公益的本质,而一旦产品被检测出不合格或有质量问题,检测费用必须由企业负担,并由相关的执行渠道来保证,或者以企业先行交纳质量保证金的形式来解决资金问题。而那些财政富裕的地方,不妨试行国家免费检测制度,把纳税人的钱用在维护公民权益的刀刃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