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九章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阿衣古丽在梅久香的指导和帮助下,学习成绩进步很快,在期末考试中成绩优秀,成了班里的佼佼者。她长得漂亮,才学出众,让很多男同学青睐、动心,追求她的维吾尔族男生像苍蝇一样缠着她,让她讨厌、恶心。阿衣古丽是一个有志向的姑娘,一心用在学习上,在没有完成学业之前,决心不考虑个人的问题。

阿衣古丽在校园里经常遭到维族男生的性骚扰,有的给她写纸条,递情书,有的给她送电影票,戏票,她一概置之不理,当面提出和她约会,她都婉言谢绝了。班里有一个叫托乎提的维吾尔族男学生,完全被她的美丽所迷住,死皮赖脸缠着阿衣古丽。托乎提,二十出头,长的很帅,一米八的高个子,发达的肌体,魁梧强悍。他乌黑的卷头发,高高的鼻梁,胡子刮的干干净净,下巴泛着青光,深眼窝里闪着一双蓝眼睛,眼睛虽不大,但很亮,有神,还有一付好嗓子,维族歌曲唱的很好听,舞跳的也不错,他是系里的文艺、体育骨干,他玩世不恭,不务正业,学习不用功,成绩不咋样,除了上课外,一有空就泡在舞厅或者在操场上玩,仿佛进了大学就进了保险柜,学习好坏都能毕业,不愁安排不了工作。有不少维族姑娘喜欢和他唱歌、跳舞,有的爱上了他,可是他却看不上她们,偏偏爱上了阿衣古丽。托乎提有事没事主动找阿衣古丽交谈,多次请她吃饭,约她跳舞,阿衣古丽总是推辞,不愿理他,他还是紧追不舍。

托乎提为博得阿衣古丽的欢心,每天提前来到教室,在她的书桌上放一支玫瑰花,阿衣古丽实在推托不过去,只好答应了托乎提的一次约会。

那天傍晚,托乎提打扮的挺帅,在公园的小桥旁等着阿衣古丽,他没有白等,阿衣古丽果真来了。

托乎提恭敬地说:“阿衣古丽,你长的真漂亮。”

阿衣古丽不软不硬地说:“你约我有事吗?”

托乎提说:“快一年了,难道你看不出来我爱你吗。”

“你知道我爱你吗?”

“今后,你让我向东,我不敢往西。”

阿衣古丽思考片刻,说:“我考你三道题,你如果回答上来,我就答应和你交往,答不上来,希望今后不要缠着我,行吗?”

托乎提勉强地点点头。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请问,下二句是什么?”

托乎提用尽脑筋,苦思苦想,怎么也想不出来,他回答不上来,摇摇头。

“这首诗课堂上已经学过,‘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末?’是唐朝王维的诗词。下一道题,好好听清楚,‘爱情不是花荫下的甜言,不是桃花园中蜜语,不是轻绵的眼泪,更不是死硬的强迫,爱情是建立在共同基础上的。’请问,是哪位名人的格言?”

托乎提不知道,有些尴尬,只好摇头。

阿衣古丽心里想:堂堂的大学生,一问三不知,还有什么脸呆在学校,真丟人显眼。她接着又问:“最后出一道简单的题,是一个歇后语,临死挨几个耳光——”

托乎提马上回答说:“不知道疼。”

阿衣古丽提高了嗓门,严肃地说:“死不要脸。你一问三不知,狗屁不懂,你凭什么让我爱你。托乎提,我郑重告诉你,今后,你再缠着我,就没有这么客气了。”

阿衣古丽说完,转身走了。

托乎提直愣愣地站在那里,有失意之感,落荒之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