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中的川军(八) 第四章 台儿庄中悲壮之役,二十二集团军五千将士血洒滕县(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

五, 悲壮的滕县保卫战全面展开

二月下旬,敌人已经在济南和泰安集结了第五、第十两个师团,还以第一一四师团不断进行补充。另又以海军陆战队登陆攻占青岛等地,并向西南沿胶东半岛南岸推进,以策应津浦路正面陆军的攻势。

面对日军这种咄咄逼人的形势,战区长官部制定了一个决战计划,准备调集兵力,在曲阜和邹县一带展开殊死一决。为此,首先抽调了在津浦路南段淮河地区作战的一支劲旅,著名的战将张自中的第五十九军北援滕县,受二十二集团军指挥。此时,原二十二集团军总司令邓锡侯回川接替刘湘遗缺,受命四川省绥靖主任一职。集团军总司令已由原副总司令孙震升任。

高度机械化的日本军队往往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和先机。当张自忠到达滕县的时候,日军第五师团已经沿着胶济铁路向东、后又折向南,其先头会同从青岛而来的日海军陆战队对临沂发起了猛攻。

驻守在临沂的是另一支杂牌军庞炳勋部万余人,作战多日,已渐不支。临沂是通向徐州的重镇,有多条公路在此交汇,距台儿庄仅数十公里。如果临沂不保,日军可迅速占领台儿庄,并直下徐州。

而在此时,五战区的台、徐地区犹同一座空城,凡能抽调增援的部队尚在数百公里外的路途中。李宗仁思虑再三,不得已挖肉补疮,又将张自忠的五十九军从滕县向东飞调,驰援临沂。

三月一日,在滕县立足未稳的张自忠向东开拔而去。津浦路正面又恢复几天前的原样,仅留下了二十二集团军的二万余人独挡一面,向北防御。

同二十二集团军相对持的,是虎视眈眈的敌第十师团。

日军第十师团是参加过日俄战争的老牌师团,以本州南部的兵库县为主要兵源地,所以又以兵库县著名的历史名城姬路为名,称姬路师团。该师团驻扎在朝鲜半岛,是一支骁勇善战,残忍狠毒的作战部队。当一九三六年二月六日东京发动“二二六”军事政变的激进军人,多有来自这个师团的少壮派。战争后期,这个师团参加了太平洋战争,最后在菲律宾向美军投降。这个师团是甲种师团,拥有二万八千人的常备兵,火炮五十余门,马匹七千余匹,再加上它能得到空中和战车的支援,其作战能力无论在人数和武器上都远远超过我二十二集团军。

在津浦路北线这时的对持中,我军明显处于劣势。

矶谷廉介中将是第十师团的师团长。此人是一个有名的中国通,曾任日本驻华武官,为日军在华北扩大侵略行径上窜下跳,干尽了强盗的各种勾当,声称继承其岳父、前日本驻华武官、侵华特务巨魁青木宣纯的遗志致力于开发华北。此人又是一个军国主义分子中的强硬分子,一九三○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五期,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个人生性狂妄骄横,残忍凶狠,因为侵华有功,后来被任命为日本驻香港总督,其间对香港人民进行了穷凶极恶的屠杀和掠夺。将香港居民的大量财富和英国屯积在香港大量物资搜刮一空,运往日本。

抗日战争胜利后,矶谷廉介被判定为甲级战犯,关押在东京鸭巢监狱,后经南京军事法庭审判后枪决。

一九三八年三月九日,日军进攻作战的准备就绪,华北方面军第二军参谋部向第十师团口头传达了准备进攻的意图。第十师团立即加强了对我军的特务活动和小股部队的火力侦察,另外对为我阵地的突出部位进行攻击。

三月十三日,日军第二军正式下达了南进占领滕县和临城的命令。此时,在邹县的矶谷廉介师团长踌躇满志,跃跃欲试,早已按捺不住欲取头功攻入徐州的亢奋:那些横挡在自己前面装备简陋的川军队伍,根本不是我十师团的对手,只消踢上一脚,倾刻就叫他的防御土崩瓦解!望着自己率领的钢铁一样的队伍,一排排闪烁发亮刺刀,高昂的炮口和四蹄生风的战马,矶谷不无得意。

乘第五师团正在临沂同张自忠、庞炳勋激战之机,矶谷廉介立即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终于,三月十四日拂晓,第十师团以濑谷支队七千余人为主力,从两下店等地向我二十二集团军发起总攻击。

山东省的中南部是一片幅员辽阔的沂蒙山区,在沂蒙山区的西南方向,是呈北西走向的微山湖,微山湖长达一百五十公里,著名的京杭大运河便通过其间。滕县(现在已改为滕州市)便位于微山湖和沂蒙山之间的湖滨平原上。在滕县以北二十公里的地方,从沂蒙山伸出一条支脉,直达微山湖边。这条支脉横垣东西,成了滕县的天然屏障。已经多次同日军发生过交火的葛山等阵地便是这道天然屏障东头的几个山头。

从行政区划上说,这条支脉属于邹县南缘。二十二集团军的前沿阵地便设立在这里。津浦铁路从中纵贯南北,在前沿阵地后面的界河和北沙河等纵深防御的第二、三线阵地。

二十二集团军作了如下的布署:津浦铁路左侧前沿阵地由四十五军的一二五师防守;铁路右侧由四十一军的一二四师一个团防守。四十五军的一二七师配备在第二、三线阵地,一二七师师长陈离受任前线总指挥。

激烈的战斗首先在前沿各阵地展开。

三月十四日拂晓,日军分成四路同时向我打响。刹那间,猛烈的炮轰和十余架飞机的轰炸开始,阵地上顿时烟雾腾腾,火光四起。

香城是右翼最为突出的一个阵地。这个地名颇似庞然大物的地方,实际只是山沟里一个村镇,由我军的一个营防守。全面攻击开始前,这里已经同敌人的先头小股部队战斗了三天。总攻开始后,敌人以密集的炮火猛轰香城阵地,然后以坦克沿公路为先导,掩护骑兵和步兵发起冲锋。守军杨宜营激战三小时后,伤亡惨重,寡不敌众,不得已放弃香城,向左退守普阳山主阵地。

普阳山阵地是前沿的主阵地,是七四五姚超伦团指挥所的位置,津浦铁路从其左侧通过。如果普阳山失守,日军即可沿铁路直抵界河镇。这里的工事修得较完备,除重机枪、迫击炮有工事外,士兵也都有战壕和单兵掩体,团指挥所视野开阔,而且同阵地上、阵地后方都有电话线连接。这样的配置在当时,对二十二集团军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随着杨宜营退守普阳山,日军尾随就到。普阳山左前方的黄山阵地也几乎在同时被敌人攻占,守在黄山上的一连全部壮烈殉国。占领黄山阵地的日军未有稍许停滞,立即直取普阳山而来。

两股日军以大约两个中队的鬼子在炮火的掩护下迅速向主阵地攻击。团长姚超伦不慌不忙,看准敌人蜂涌而至的时候,下令先以迫击炮轰击。看见冲锋的鬼子从爆炸的烟雾中冲出来,又下令重机枪开火。不足的是重机枪太少,一个团总共只有四挺,射面过宽构不成浓密的火网,大量的鬼子还是从火网中漏出来,弯着腰向阵地冲锋。我军士兵都不用步枪射击,因为步枪太破旧,打起来“通、通”地空响,就像在打火药枪,距离稍远一点就打不准。大家干脆把枪放在旁边,只作近距离肉博时使用。士兵们两手紧握手榴弹注视着那些跑得气喘吁吁对手。到了足够的近距离,随着一声令下,成片的手榴弹不断从阵地中飞出,进攻的敌人完全被淹没在爆炸腾起的火光和烟雾之中。有的士兵提着手榴弹冲至近处向敌人投掷,其中一名士兵来回冲到敌人阵前八次投掷,最后光荣牺牲。鬼子被炸得鬼哭狼嚎,稍有从烟雾中漏出来的又受到重机枪的近距离射击,敌人完全组织不起有效的进攻,丢下成片尸体向下溃退。

反复冲锋几次,尽管在鬼子不断加大炮火的密度的疯狂轰击和飞机轰炸下,我军伤亡不断增加,但姚团依旧死守不退。敌人仍然无法从正面攻破普阳山阵地。

到了下午,又一阵更加猛烈的炮击开始,炮弹不断在团指挥所附近爆炸,团长姚超伦感到情况有异,忙带了两个警卫走出掩蔽部观察。刚走出掩蔽部十来步,一颗炮弹在身后爆炸,两个警卫都被打翻,受伤一轻一重,伤重的被打断了腿,后来成了残废。姚团长浑身都溅满了爆炸腾起的泥土石块,被擦伤了不少地方。姚超伦顾不得周身生疼,举着望远镜仔细搜索。

果然,正面敌人只在佯攻,另有两路日军从右绕过香城,先以坦克、骑兵开道,随即步兵以行军纵队跟进,天上还有飞机低飞侦察,指挥官坐着吉普车,约有一千余敌人的兵力,向我后方纵深和滕县方向穿插而去。敌人的路线远在我军迫击炮和重机枪的射程以外,根本无法拦截。敌人欺侮我军没有大炮,摆出一副大摇大摆的样子行军。从望远镜中看到这种欺人太甚的模样,姚超伦牙齿咬得“崩、崩”直响,真恨不得一口撕碎了这群耀武扬威的狗东西。

显然,日军并不只押宝在正面突破上,又拿出多次应用过的迂回包抄战术!应该承认,对于被动防守中的我军来说,日本人这一手干得相当有效。姚超伦立即回指挥所用电话向后方报告。不一会电话线即便截断,一场更为惨烈的战斗在后方界河、北沙河的二线阵地展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