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神七”飞船升空震撼自由女神!

中国“神七”升空,受到美国的密切关注。美国多维社报道说,中国在北京奥运证明了在争夺“第一”方面,他们是世界最优秀的;现在中国又将显示,他们也会对铜牌感到满意。


在苏联宇航员列昂诺夫首次从停留在外太空轨道上的飞船外迈出舱外、行走12分钟的43年后,中国成为在苏联和美国之后,第三个实现太空行走的国家。

这一壮举将成为一次科技和公关的胜利。美国智库CNA公司的中国问题分析师成斌说:“北京在向世界示意,他们是一流的太空科技强国。他们能够做到只有美国和苏联曾做过的事情。他们在宇宙赛跑上要领先日本和欧洲太空局。”

《时代周刊》记者驻亚洲记者王霜舟从北京发出题为《中国新的太空冒险》的报道说,“神七”是从俄国的联盟号太空船改造而成的,船上带著俄国和中国设计的两种宇航服。两名航天员会穿上宇航服,完成历史性的太空行走。在这样一个“中国制造”的声誉再次因为产品安全丑闻受到打击的时刻,中国将把成功完成一次宇航任务,视为夏季奥运会荣誉的延伸。北京清华大学国际研究院院长阎学通说:“当我们把这与一次成功的奥运加在一起,就很难在把中国看成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为京奥和神7宇航任务)花费的巨额资金和显示出的高科技能力,会使世界相信,中国是个发展成熟的国家,而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这种有力的宣传并不仅是针对海外。美国智库CNA公司的中国问题分析师成斌说,它也相当于在对中国人说,“是的,中国存在一些问题,但是,这个信息就是,通过显示他们所达到的成就证明,他们的控制政策是正确的。他们主办了奥运会,让中国人进入太空,使中国成为一流的太空科技强国。”


已经退休的中国科学院宇航学家李靖说,一个国家的宇航项目可以带来的威望是显而易见的。他说:“像我这个年纪的中国人,对前美国总统肯尼迪有很多感情。为什么呢?因为阿波罗计划让美国一跃成为科学领域的领头羊。”就像上一次宇宙竞赛中的美国,中国可以预期的是,一个宇航项目可以在高科技和军民两用科技领域创造新的工作,并且,还可以提高学生们对数学和科学课程的兴趣。


在罗得岛纽波特的海军战争学院的中国航天项目专家琼·约翰逊•弗雷塞说:“中国人读过有关阿波罗项目的材料,他们明白美国从登月项目中所获得了什么东西。”弗雷塞说,中国尚未宣布登月计划,但这是他们宇航项目多年辛劳的最终目标。在2003年10月15和16日,中国航天员杨利伟乘坐“神五”飞船环绕地球14圈,使中国成为苏美之后第三个独立让人类进入太空的国家。两年后,“神六”载著两名中国航天员进入太空。而“神七”的太空漫步,是建造一座中国太空实验室的准备工作的一部分。今后的宇航任务将会带著实验室部件升空,但弗雷塞指出,如果中国想发射一个更大的宇航船,例如,太空站,或者发射人驾飞船登月,他们需要开发一种承载量更重的发射火箭,这可能需要10年的时间。作为为唯一成功实现登月的国家,美国说他们希望到2020年时将再次登月。


据美联社报道,身为美国航天领军人物的美宇航局局长米切尔•格里芬,9月14日曾在洛杉矶发表长篇讲话,全方位解读“神七”和中国的“载人航天探索精神”。并号召美国最高决策层和航天人士要发扬“北京奥运精神”,重塑美国航天无可挑战的霸主地位。


“保证未来50年方向不偏,是我们航天发展的关键”,格里芬感慨地说,“我不是为了向国会讨钱而来,预算并非宇航局未来50年最大的挑战。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要坚定不移地朝既定航天探索目标走,而不能偏离。”格里芬痛心地说,美国航天人怎么也想不到,“阿波罗11号”在1969年成功登月后的3年半时间里,美国民选领导人逐渐降下了美国航天计划的大幕,美国宇航局也因此被人斥为“目光短浅”,“真正缺乏眼光的是我们的民选总统,是尼克松总统的战略失误,让我们失去了太空的眼光与国家航天事业的目标,让我们退回到低轨道太空探索时代。”


“失去太空就是失去未来!”格里芬说。“这并非我危言耸听。50年前,我们的国家克服太空探索刚刚起步的巨大困难,成为这个领域的佼佼者,并因此在基础科学、制造技术、工程技术和数学领域遥遥领先其他国家,占美国总人口不到4%的科学与技术精英,担负了美国绝大多数的发明创造重担,解决现实问题,并且探索地球和宇宙的秘密。”但“随着老一代美国航天人的离开,如制造航天飞机、哈勃太空望远镜、国际空间站和火星探测器科学家们的退休,美国宇航局去哪里找替代人才呢?更为严重的是,我们可能会失去整个未来!”

格里芬端出了一组美国众议院科技委员会提供的令人震惊的数据:与1957年人类成功发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旅伴号”相比,如今美国颁发的物理学士学位数字,只相当于当年的一半;工程学士学位的数量在过去20年间也跌了20%,其中还有许多学位是外国留学生取得的,他们中的不少人学成后返回祖国。最新调查显示,美国公共学校学生对数学和科技的兴趣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甚至不及阿塞拜疆、拉脱维亚和中国的澳门。


格里芬强调,如果不能扭转这一颓势的话,那么美国的科技水平将被其他国家全面赶超,其不利影响远不只在太空探索领域,而是会直接威胁到我们的全球市场竞争能力。


格里芬非常感慨地说:“美国应该从北京奥运会学点东西。在精彩绝伦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他们欢庆自己的航天计划和对太空的未来探索,如在‘鸟巢’四周打出太阳系的图像,然后是航天员在黄色的太阳背景下跳舞。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据报道花了3亿美元,堪比美国的‘阿波罗11号’登月工程。然而,这一目的就是要向世界宣布,中国正步向超级大国之列。”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有一份最新报告称,几年前中国启动了《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明确中国的科技目标和实现目标的方式。这份报告明确表示,要在2020年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2020年要在科技方面居世界前列,成为世界五大专利国之一。中国重金打造航天事业,因为中国决策者和民众都理解其价值。航天事业是发明创造和民族国家自尊的驱动器,是人类目光投向更远星空的基础平台。


另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国会众议院9月24日通过了总数大约6000亿美元的2009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有条款规定,五角大楼应该审议国防承包商在参与中国太空项目时,是否可能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是否让美国的太空资讯不当外流给中国。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斯凯尔顿在院会上表示,这项法案获得参众两院两党议员的支持。斯凯尔顿众议员说:“这项法案对国防部以及能源部的国家安全项目授权拨款美金5314亿元。此外,也对2009年美国持续在伊拉克与阿富汗的驻军,授权686亿美元的拨款。”


2009年国防授权法案中有条款规定,美国国防部长必须定期审议、并且在2009年3月1号之前,向国会国防事务委员会递交报告,阐述中国的太空发展计划,中国所发射的卫星,以及美国的国防承包商是否让中方不当获得美国的太空资讯。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首席共和党人亨特是这项法案的提案人之一,他说,美国应该确保敏感科技不会落到中国手中。“我认为中国政府努力以合法与非法的管道,从美国获得科技。我们必须确保敏感科技不当外流的事情不会发生。”

不过,美联社报道引述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新闻发言人王兆耀在酒泉发射场的话说,两名宇航员的训练活动一直是“由俄罗斯专家支持的,这些专家参与了整个的过程。”但实际上这次中国神秘的、由军方支持的太空计划,绝大程度上一直是依靠国内科学技术和专利,而与俄罗斯的合作一直非常有限。所有的航天员,现在也全都在中国的设施进行航天的准备工作。而中国媒体报道说,这次“神七”飞行,中国自行研制的“飞天”航天服,其技术“堪比美国”。此前,中国的航天服均从俄罗斯进口,不仅价格高,而且比较笨重,无论在舱内活动还是舱外都非常不便。


美宇航局局长米切尔•格里芬表示,中国的载人飞船吸纳了俄罗斯飞船的一些设计,但两者之间“除了外形相似外几乎完全不同”,用格里芬的话来说是,“中国神舟远比俄罗斯飞船更强大”。


格里芬还说,“中国即将进行首次航天员离舱太空活动,还会发射轨道舱,最终建立自己的空间站——虽说比我们的简单而且更初级,但未来几年肯定能提高很多。事实上,尽管中国官方还没宣布登月计划,但他们靠‘神舟’飞船和‘长征五号’火箭就能实现登月梦想,因为‘长征五号’堪比当今世界任何其他国家的先进火箭。”


作为美宇航局局长,格里芬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强调,美国并非要与中国或者印度以及其他国家进行“新太空竞争”,而是尊重这些国家为发展太空能力而进行的努力,同时关心美国的太空探索。


无论如何,自从2007年中国击毁了一个自己发射的报废的卫星后,中国天空计划已经引起西方社会对中国“太空军事野心”的关注。对此,中国人是否有些哭笑不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